6 月中旬,主營加密資產存貸業務的「貝寶銀行 BabelBank」正式將品牌升級爲「貝寶金融 BabelFinance」。隨着加密資產市場規模不斷擴大,綜合而專業的服務正成爲加密金融佈局的焦點。爲什麼我們需要更完善的加密金融?現階段加密金融距離傳統金融的標準還有多遠?已成爲亞太地區最大的加密資產存貸業務提供商的貝寶,正逐步解答這些問題,並展開新一輪佈局。

撰文:裏德

如果你還不知道加密世界中這個異軍突起的明星,現在 , 是瞭解它最好的時刻。貝寶 Babel,這個加密貨幣圈的「隱形巨頭」,剛剛實現了總貸款餘額 1 億美元的「小目標」,並在比特幣價格再次起飛的這個初夏,宣佈進行業務的全面升級,計劃邁向下一階段:成爲一家綜合性加密資產金融服務提供商。

用傳統金融模式爲加密資產築基,貝寶 Babel 如何向加密「摩根大通」躍遷?

這個以傳統銀行爲背景的團隊,在 2018 年 7 月入局以來一直以加密資產存貸爲主要業務,現如今已發展爲亞太地區最大的加密資產綜合金融服務提供商之一。下一步,傳統金融在加密資產領域進行實踐的貝寶團隊,計劃繼續爲加密金融建造基礎設施,從簡單的商業銀行存貸業務,向定製化槓桿業務及其他更多加密金融衍生品組成的綜合金融服務跨越。這個業務升級的邏輯非常簡單:貝寶表示,加密界需要、也將會有「摩根大通 J.P. Morgan」出現。貝寶團隊說,成爲加密世界的摩根大通,是這家業務正在突飛猛進的初創公司的長遠標杆。

1 億美元里程碑

6 月 5 日是一個重要里程碑。這一天,貝寶單日放款 1800 萬美元,在貸餘額新增 25%,達到了 8800 萬美元,並在隨後一週超過了 1 億美元。自 2018 年 7 月成立至今,貝寶的累計總貸款額已超過 1.3 億美元。

此前,雖然全力投入業務拓展的貝寶鮮有媒體發聲,卻已是細分領域內不可或缺的參與者,在 2018 年下半年,加密市場低谷之際,爲加密貨幣、尤其是礦圈生態提供了大量的增量資金支持。知名加密基金 NGC 創始合夥人谷濤日前發文探討投資時曾提到,在 2018 年中旬 NGC 獨家投資的貝寶,其「業務量 10 個月增長了接近 20 倍,併成爲全球最大的虛擬貨幣借貸提供商之一。」

在加密貨幣的低沉期,貝寶專業服務於資金的流動性,得到了 NGC、光速資本、真格基金等機構的資金加持,如今,已被證明是投資者們在熊市中一項明智的投資。

其實,真正受益的不僅是投資機構,還有礦圈及幣圈的參與者

熊市中礦工普遍的惜售情緒導致了質押比特幣、借貸法幣需求的增加,礦工需要現金去支付挖礦主要成本——電費及運維支出。貝寶提供的資金爲礦工繳納電費提供了大力支持。與 Poolin 等全球領先的礦池及四川、雲南等地的巨型礦場及供電商建立合作,也意味着貝寶能直接觸碰到比特幣超過 40% 算力背後的比特幣產出,一個每年 8 億美元的電費、10 億美元挖礦設備改造升級費用的市場。

「在國內,如果想在 24 小時內借 500 萬美元等值的穩定幣甚至更高的體量,貝寶之外,能做到的沒有」,貝寶創始人兼 CEO 楊舟直觀的描述了貝寶目前在行業的定位。他說,加密貨幣的大額借貸,貝寶幾乎是國內繞不過的選項。

去年 12 月比特幣跌到 3000 美元區間時,真正的借貸需求開始顯現。楊舟也正是在這個熊市中找到了借貸資金的真正需求方。區別於許多同期興起的卻瞄準散戶或 token fund 等其他借貸平臺,去年 9 月份熊市開始時,貝寶抓住了礦工這個重點資金需求方。後來許多平臺在 2019 年初行業嚴冬之時紛紛關停,貝寶的資產卻在那時開始快速積累。

「一季度市場真正開始觸底,聰明的礦工開始積累比特幣,貸款需求隨之增加」,楊舟說,「雖然創立已有將近 1 年,但達到 1 億美元的貸款餘額其實也就用了半年」。在去年 12 月,貝寶的貸款餘額僅爲 750 萬美元,今年 1 月份開始猛增到 2000 萬,3-4 月份實現業務爆發,5 月到達 7000 萬,6 月份貸款餘額正式超過 1 億美元。

貸款規模的快速增長是市場活躍性的體現,而體量的增長也要求一個遠超借貸概念的綜合性金融服務機構的出現。在這個重要的業務時機,貝寶決定對品牌和業務進行全面的升級。

牛市預期下的業務升維

無論是比特幣的牛市來臨,還是團隊專業銀行的業務願景,都助推貝寶的再出發。

第一,從市場來看,短期變化和長期趨勢爲業務「升維」提供了條件

短期看,貸款資金結構發生了改變。以往的貸款資金中有 90% 是礦工爲挖礦費用的融資需求,如今整體規模大幅增長的同時,90% 轉爲以交易爲目的的融資。新散戶、機構的入局隨之對應了新的資金需求,市場信號帶動經營策略的調整。

長期看,對於市場的預期看漲。貝寶團隊預計,在 2021 年 6 月,亦即比特幣下次產量減半的 18 個月後,比特幣價格到達 5 萬美元以上是極大概率事件,楊舟認爲,「比特幣的價格增長趨勢與黃金、白銀的估值模型十分匹配,相關性達到了 95%,比特幣的稀缺性已經達到白銀級別,邁向黃金級別。」

而基於以上牛市的預期,以目前的業務增速,貝寶將在 2020 年中將達到 20 億美元規模

的在貸餘額,佔據加密貨幣借貸市場 1% 的份額。類比傳統銀行業數據,楊舟把這「1%」的市場份額解讀爲一個不錯的成績。

「宇宙第一大行中國工商銀行的市場份額佔據全球 1.4%,美國最大商業銀行摩根大通佔其國內的 8%,銀行的性質決定了它是一門資金拆借的槓桿生意,銀行間也一直存在着多個拆借市場,合作的意義大於市場份額的爭奪。」楊舟解讀。

第二,綜合性加密銀行的賽道也是具有潛力的競爭賽道

在加密貨幣領域做專業銀行的競爭並不激烈,一方面,大多數機構都在搶佔交易所賽道,另一方面,可以做專業銀行的團隊其實並不多,甚至有很多人還不太明白做銀行的商業邏輯。與交易所用戶量與交易深度螺旋式上升的「馬太效應」不同,做銀行是以流動性爲核心的,而下一個牛市對流動性的需求劇增,所以這或將成爲加密貨幣銀行超車的機會——將新散戶、機構等新用戶搶先「截留」在第一站

基於短期的市場變化和他們長期看好的預期,通過判斷賽道內的競爭機會,楊舟與王立決定重塑品牌,從幾乎包攬國內礦工借貸行業的「礦工銀行」形象轉型,從貝寶銀行 BabelBank 升級爲貝寶金融 BabelFinance,讓業務更全,範圍更廣。

綜合金融服務商的佈局

第一,新的貝寶金融 BabelFinance 將爲個人和機構提供多樣的金融服務

對於加密貨幣個人持有者:貝寶金融可以提供加密貨幣貸款、存款,及基於加密貨幣存貸業務的現貨槓桿做多、做空、定投等。據貝寶介紹,近期將要推出的一個名爲「Babel Triple」的產品,這是一個低成本、易用的保證金交易工具,爲風險偏好者提供操作簡單、結算迅速的 3 倍槓桿,主打屯幣而非交易需求,主要面向數字貨幣領域存量和場外增量的中高淨值用戶

對於機構機構合作伙伴:機構合作方將能更容易的進行大宗場外交易協議回購(REPO)、貨幣互換、拆借等傳統機構間金融業務,同時提供 BTC 場外大宗期權交易機會結構化基金等。其中,結構化基金也主要進行 3 倍槓桿的比特幣定投,面向投資者推出三種不同風險層級的投資產品,按照優先、夾層、劣後的結構,分別爲低、中、高風險偏好的用戶提供預期 8%-30% 以上收益的產品。聚合資產交易、質押套保等業務也將根據市場情況開展,業務線將從商業銀行向綜合金融業務逐步擴展。

第二,除了金融產品,Babel Labs (貝寶實驗室)也將成爲此次轉型中的重點佈局

楊舟介紹,在今後一個階段,團隊將傾注大量資源到 Babel Labs 上,這一「未來實驗室」,將在前沿區塊鏈技術研究、區塊鏈技術應用、開源計劃三個方面應對 DeFi 等趨勢帶來的挑戰,通過開源技術,更廣泛地支持加密金融網絡,更好地服務於世界上的大型加密貨幣機構、傳統金融機構和加密市場參與者。

首先,Babel Labs 將公開部分加密金融脫敏數據,以供機構、學術研究,在區塊鏈技術和金融創新(DiFi)領域進行探索;
其次,Babel Labs 將利用區塊鏈技術爲傳統行業及政府機構提供區塊鏈解決方案,加速區塊鏈應用落地;
同時,Babel Labs 還將區塊鏈行業所用到的大量技術代碼,如交易所、錢包、智能合約等進行開源,以降低行業技術門檻,爲加密世界的發展做出貢獻。
最後,Babel Labs 今後將在穩定幣、支付兩個方向加大研究投入。

楊舟在 Babel Labs 的目標中,着重介紹新的穩定幣計劃。「由於 DeFi 趨勢興起,加密貨幣監管的不確定性,錨定法幣類型穩定幣的潛在風險等因素,建立一種以比特幣爲儲備的穩定幣,將是加密貨幣行業一個實際的解決方案。」楊舟說,貝寶正在呼籲和聯合行業內大型交易所、OTC 平臺、做市商、礦池、錢包共同組成一個 DAO,共同發行以比特幣爲儲備資產的穩定幣。

而這一穩定幣,也將促成一個加密貨幣界的「聯儲」。正如美聯儲一樣,貝寶希望通過這一舉動,讓私人機構成爲爲比特幣儲備穩定幣的 Stake holder 機構,對貼現率、質押率、存款保證金率等涉及貨幣政策的核心問題進行決策,爲加密世界提供一個不需要任何傳統金融體系支持也能持續運轉的貨幣體系

重新定義加密金融

1 億美元以上的貸款、3.5 億美元的存幣和授信,在這樣的業務規模下,貝寶創始人楊舟和王立開始思考在借貸業務之外,如何將金融更完美地在加密貨幣領域實踐。

金融的本質是資產在時間、空間兩種價值上的分配。」楊舟介紹說,「人們用存、貸、匯三個基礎業務把控這兩種價值。」其中,「存與貸」對應的是時間價值,而「匯」則對應的是空間價值。

金融機構在價值的時空轉換中不斷獲取利益,這在加密貨幣行業尤爲明顯。高波動率的背後暗藏着更高的時間價值,加密市場平均融資成本爲 22%,在 2017 年底比特幣幣價到達歷史峯值時,融資利率一度高達 64%,加密市場對於資本的「時空轉換」需求可見一斑。貝寶則正在以更豐富的形式,不斷拓寬連接傳統市場和加密貨幣市場之間的流動性通道。

楊舟、王立兩位創始人帶着對於金融行業的獨特見解,與來自 BATJ、搜狐、360 等企業的 30 餘人團隊正朝着加密貨幣行業的「摩根大通」目標邁進。

行業領先的借貸平臺 Genesis Capital,也是貝寶的合作伙伴之一,在今年第一季度共發放 4.25 億美元的加密貸款,未償貸款總額達到了 1.81 億美元。而作爲亞太地區最大的借貸方,貝寶具有更廣闊的用戶羣體和更豐富的服務維度做支撐,團隊預計將在 2020 年前趕超 Genesis 的業務體量。

相比競爭,實現良好的同業合作對於確保流動性更有意義。貝寶,也正在從單向業務轉像「多線程」業務,爲加密資產行業提供更穩定的流動性,讓加密資產保持高速率和接近低成本,零遲滯的連接和交換,重塑、升維加密金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