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finity 「代碼即服務」模式能夠降低軟件供應商的開發成本並提高效率,使得數字化服務的區塊鏈價值交換成爲了可能。

拓展閱讀:《睽違五年 Dfinity 發佈重要進展,一覽產品亮點與開發計劃

原文標題:《DFINITY:代碼即服務》
撰文:Flanker

DFINITY 致力於構造一個擁有超級運算能力的安全軟件的互聯網計算機,遵循「代碼即服務」模式,開發方只需將其代碼上傳,對應的應用和服務即可部署完成並開始運作,大大節約了應用開發和運維的成本,且真正實現數字加密世界內部各個服務的價值交換,從而加速推動全球數字化進程。

代碼即服務:號稱「無限擴容」的 Dfinity 會爲區塊鏈應用帶來什麼?

與傳統互聯網應用的對比

衆所周知,若要在傳統互聯網上推出自己的產品,需要利用各大商業雲服務、雲工具、各種數據庫和防火牆等組件、相關虛擬化技術、軟件開發平臺等。由此產生的軟硬件和各個供應商網絡所組成系統的複雜性,使得系統因爲需求變化而調整變得既昂貴又困難。如今,在一般的 500 強企業中,85% 的 IT 成本由 IT 運營部門承擔,他們通常要花費 90% 以上的時間來處理與他們試圖提供的功能無關的系統複雜性,如配置基礎架構組件等。

而 DFINITY 要構建的互聯網計算機則重新設計了軟件來應對上述挑戰,解決上述複雜性可以降低開發成本並縮短上市時間,從而帶來巨大的收益。例如,當開發人員編寫描述數據的代碼時,這些數據會安全地自動保存在託管其軟件的內存頁中,無需開發人員在數據庫內外編解碼數據,甚至不必考慮數據持久化的工作原理(這個特性也被稱爲「正交持久化」)。因此,互聯網計算機開發人員專注於編寫他們想要實現的「什麼」,而不是「如何」系統構建和互操作,效率大爲提升。而開發速度的提升和開發成本的下降能夠降低應用服務價格,縮短產品迭代週期,並改善用戶體驗,從而幫助應用開發商在激烈的競爭中脫穎而出。

從 DFINITY 近期發佈的幾個測試網的實際 Demo 小程序中可以看出,DFINITY 爲開發者提供了一種無縫的開發體驗,開發者可以使用一種與 Rust 相似的 Motoko 語言快速完成應用後端的開發,並且和使用 Javascript 和 Html 開發的前端頁面共同編譯生成一套可以直接部署在這個互聯網計算機上的應用。一旦部署完成,用戶便可以在電腦或手機上直接通過網頁訪問並調用這些應用和服務。

性能瓶頸

我們目前可以在以太坊的網絡上部署各種各樣的智能合約來實現想要的功能和應用,但其性能瓶頸也一直是制約其發展的關鍵因素。DFINITY 則利用更高效的共識技術,在以太坊協議上需要 10 分鐘才能完成的事情,採用 DFINITY 協議僅需 1 秒即可完成,將交易速度提升了兩個數量級

在以太坊的 Casper 方案中,大約 125 個區塊之後才能實現最終確認,出塊時間約爲 2~10 s,因此最終確認時長大約爲 10 分鐘。而 DFINITY 的最終確認時間等於兩個出塊間隔加一點時間延遲(網絡遍歷或傳輸時間),因此幾秒即可完成一個區塊確認。

DFINITY 的共識採用 PoS+隨機數的技術方向,其中共識方面的設計可謂其最大的技術亮點,而其中最重要的組成部分即爲共識的隨機數信標部分。通過這個隨機數信標,網絡中分佈在世界各地數以萬計的節點能夠隨機選擇一小部分成員參加共識,從而共同而高效地達成一致。同時,這個隨機數也會用於判定最終確定的鏈,從而快速使臨時分叉的鏈得到最終確認(兩個區塊內即可確定最終鏈)。此外,該隨機數也會爲之後衆多 DApp 提供底層的穩定的隨機數。其中 DFINITY 採用基於 BLS 的閾值簽名算法便是其核心,同時具備了可驗證、唯一確定性、非交互性三個特點。

共識隨機數技術不僅大大加快了 DFINITY 網絡最終確認區塊的速度,爲支持高 TPS 應用提供了保證,同時也爲整個網絡提供了近乎無限的可彈性拓展的性能和資源。整個網絡中由於共識隨機數的產出,加之出塊與公證都由固定數目的節點來執行,因此新節點的加入不會影響到運行的速度。而每新加入一個節點,都需要爲網絡提供一定性能的計算與存儲性能。

在 DFINITY 最近的測試網 Demo 上可以找到一個基於密碼學安全的視頻會議應用程序(Magnify,github 地址),能夠對參會者進行身份驗證(如下圖所示)。這樣的應用能夠在 DFINITY 網絡中流暢運行也證明了其性能的優越。

代碼即服務:號稱「無限擴容」的 Dfinity 會爲區塊鏈應用帶來什麼?

經濟問題

目前在數字加密世界中,加密虛擬數字貨幣很少能夠直接用於參與服務或產品的價值交換過程。除去中心化的交易所等應用外,幾乎很少見到能夠通過提供服務實現盈利的應用,更遑論用於與實體經濟相結合的服務了。

DFINITY 互聯網計算機則自帶一套經濟機制 ,軟件提供商根據真實的資源消耗爲整個網絡各個分佈式的數據中心付費,這些資源包括 CPU 的計算量、數據的存儲量、網絡流量等。而這部分成本最終由應用的使用者也就是最終客戶來支付,且不需要軟件提供商在啓動服務之前先租賃或購買一臺服務器。由此可見,DFINITY 上的軟件必須完全在鏈上運行,這同時也意味着 DFINITY 上的軟件也無法再在其他的傳統雲服務平臺上運行。

再結合上述 DFINITY 的「代碼即服務的」的特點,以代幣結算的協議使代碼具備了直接盈利能力,互聯網計算機將成爲開發者的遊樂園,這將激勵大量的創新,產生豐富多樣的開放服務。開放服務之間還能互相調用融合(實際上都在一臺虛擬機上運行),組合出更優的服務,這種多贏博弈爲網絡創造了巨大的「互助網絡效應」,使其有能力與壟斷的互聯網巨頭展開競爭。

但另一方面,鑑於系統會以 DFINITY 代幣的形式向數據中心等節點支付報酬,如果這種代幣的價格在短期有一定的波動,將導致服務費上漲軟件供應商盈利下降。即使在這套經濟體系中採用穩定幣來作爲支付代幣,政府的監管也可能會成爲阻礙軟件供應商進入的一大障礙,因爲政府可能無法允許任何人都可以用除了法幣以外的貨幣來購買商品和資產。

總結

DFINITY 由於具備較快的區塊最終確認速度和較高的 TPS,能夠運行各種傳統互聯網的應用,而且其「代碼即服務」的模式也能夠明顯降低軟件供應商的開發成本並提高效率,使得數字化服務的區塊鏈價值交換成爲了可能。但 DFINITY 的未來發展又與政府的態度息息相關,能否獲取政府的支持或將成爲其成功與否的關鍵一環。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