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行的比特幣治理模型是否增強了免信任性?本文是整理自 Pierre Rochard 在 Chain-In 會議上的 演講

原文標題:《科普 | 比特幣的治理》(Bitcoin Governance)
作者 : Pierre Rochard
翻譯 & 校對 : 閔敏 & 阿劍

我們爲什麼要關心比特幣的治理?

比特幣的治理之所以如此重要,是因爲它不僅是密碼學貨幣的開山鼻祖,而且是所有密碼學貨幣中流動性最強,又最具盛名的一種。用 Michael Goldstein 的話來說:「健全貨幣是文明的支柱,比特幣正是這樣一種強大的工具,能夠促進社會協作。」 如果比特幣的治理模型存在缺陷,就無法發揮其全部潛力。如果比特幣的治理模型存在缺陷,其利益相關者就應該去努力修復這些缺陷。

每當人們談到比特幣的治理,總會將關注點落在 「誰是最終決策者」 這個問題上,無非就是礦工、節點和投資者這幾類羣體,對於治理的目的和機制卻諱莫如深,乃至與現實脫節。對過往治理情形的評價通常是看哪一方在決策中 「勝出」 或 「失敗」,而非決策過程是否充分。

何爲比特幣治理?

比特幣治理指的是就一套交易和區塊驗證規則達成共識並予以執行的過程。所謂 「執行」,就是每個人都採用這些規則來驗證來自交易和區塊的付款是否符合他們對 「比特幣」 的主觀定義。只要有兩個或以上的人採用了同一套驗證規則,則他們都從主觀意識上對 「比特幣」 的定義達成了社會共識。

比特幣治理的目標是什麼?

比特幣治理應達到什麼樣的目標?大家的觀點都各不相同。在治理上取得什麼樣的成果是比較理想的?

  • Matt Corallo 認爲免信任性是比特幣最重要的一個特性。Matt 對免信任的定義是 「在使用比特幣的過程中,用戶除了要運行開源軟件之外,無需信賴其他任何東西」。如果缺少了免信任這一特性,比特幣就會喪失很多優勢。
  • Daniel Krawisz 認爲實現比特幣價值最大化是治理所要達到的理想成果。Daniel 表示「比特幣升級的一般規則是隻採納那些能夠提升比特幣價值的升級」。

就比特幣治理這塊而言,以上兩位的觀點分別體現了道義論和結果論之間的經典分歧。我更偏向於 Matt 側重免信任性的觀點。縱觀整個貨幣史,從古代的造幣局到現代的中央銀行,信任他人來製造貨幣的結果無一例外是這份信任被濫用。如果放棄了免信任性,比特幣只能在局部地區達到價格的巔峯,無法在全球範圍內創造新高。

此外,沒有證據表明比特幣的價格與比特幣協議的升級有關。比特幣的基本價值或許有受到升級的影響,但這並不能從市場價格中有效反映出來,因爲比特幣具有極強的流動性和波動性。如果我們無法看出升級對比特幣價值的影響,那麼結果論者的方法就失去了憑依(變得不可操作)。

我們應該先給當前的比特幣治理流程下個定義,才能依據上文提到的維護免信任性和提升價值這兩種目標做出評價。

當前的比特幣治理流程是如何運作的?

比特幣治理流程的用意在於維護一套驗證規則。從抽象層面來看,這套驗證規則涵蓋了語法(syntax)、數據結構、資源使用限制、完整性檢查、時間鎖定、內存池和主要分支的調和、coinbase 獎勵和費用計算以及區塊頭驗證。要想不做出任何犧牲就改進這些規則可不是那麼容易的事。

這些規則大多都來自中本聰。已經添加和改進了一些規則來處理故障和拒絕服務(DoS)漏洞。另外還更改了一些規則來實現新的創新項目。例如,新增了 Check Sequence Verify 操作碼來實現新的腳本。

研究

每一個規則更改都要從研究開始。例如,隔離見證就源自解決交易重塑性(malleability)的研究。交易重塑性是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如果不能解決的話,閃電網絡就無法部署在比特幣上。在業內外研究者的共同努力之下,最終創造出了隔離見證技術。

批評者指出,研究者想要研究什麼,用戶期望獲得什麼以及什麼對網絡屬性有利,這三者之間偶爾會出現脫節。此外,學術型的計算機科學家喜歡 「科學模擬」 更勝於 「工程試驗」。這就是研究者圈子爲何如此焦慮的原因之一。

提議

研究者發現某個問題的解決方案之後,就會將自己的改進提議分享給其他的協議開發者。主要的分享渠道有:以郵件的形式發送至比特幣開發者郵箱列表;撰寫成一份正式的白皮書;以及 / 或者 一個比特幣改進提議(BIP)。

實現

要想在節點軟件上實現某個提議,要麼由給出提議的研究者自己完成,要麼由其他對此感興趣的協議開發者來完成。如果該提議超出了研究者的能力範圍,或是無法通過同行評議,就會被擱置,直至被放棄或是被修改。

雖然這麼說可能會給大家一個印象,就是比特幣協議開發的貢獻者可以對一項提案投票表決,但實際上研究者可以繞過開發者,直接將提議公諸於衆。在這種情況下,如果研究者沒有足夠的知名度和信譽度,就會處於不利地位。

在實現階段還會遇到另一個問題,如果某個參考實現得不到比特幣協議開發者乃至比特幣社區內其他成員的認可,參考實現的維護者就不會把它合併入真正的軟件實現中。參考實現的維護者會有意識地順應共識的變化,而非強制改變共識。託管在 github.com/bitcoin/bitcoin 上的 C++ 參考實現直接繼承自中本聰的代碼庫,目前已經發展成熟且可靠性強,一直以來都是最熱門的比特幣節點實現。

要想繞過參考實現的維護者、擺脫社會共識的影響,只需將比特幣代碼庫複製過來,根據改進提議修改之後發佈即可。BIP-148 的用戶激活軟分叉(UASF)就是這麼玩的。

涉及到修改驗證規則的提議可能會導致軟分叉或硬分叉。一些提議只能通過硬分叉來實現。從分叉前節點的角度來看,軟分叉實現是前向兼容的(forward compatible)。如果是軟分叉,分叉前節點不需要升級它們的軟件,也可以繼續驗證分叉前的共識規則。不過,這些分叉前節點不會驗證由軟分叉更改過的規則。從分叉前節點的角度來看,硬分叉是向前兼容的。由分叉後節點所組成的網絡是不會接納分叉前節點的。

硬分叉和軟分叉會對網絡和用戶造成什麼樣的影響?這點一直存在爭議。軟分叉相比硬分叉似乎風險更低,因爲前者不需要節點做出明確的選擇,不過,軟分叉也可以視爲強制性的,因爲如果有人不同意軟分叉,必須通過硬分叉的方式來逆轉它。

部署

一旦將某個實現部署到節點軟件上,就必須說服用戶使用改版後的節點軟件。並非所有的節點用戶都具備同等的重要性。例如,「區塊鏈瀏覽器」 的重要性更強些,因爲很多用戶都依賴其節點。此外,交易所可以決定哪些驗證規則集合對應哪個幣種(貨幣符號)。投機交易者、持幣大戶和其他交易所都會對這些幣種的驗證規則進行檢查。

個人用戶可能會在社交媒體上暴露自己正在使用哪個版本的節點軟件,這可能會引發女巫攻擊。對共識規則的終極測試就是,你的節點軟件收到的付款是否符合你對比特幣的主觀定義,以及你向交易對手的節點軟件發送的付款是否是符合其對比特幣的主觀定義。

有一個叫做 BIP-9 (設有超時和延遲的版本位)的鏈上治理提議是與關於軟分叉的。該提議通過測量礦工的支持率來決定是否實行軟分叉。也就是說,用礦工的支持率代替整個社區的支持率來決定是否通過某個提議。悲催的是,由於挖礦活動不斷趨於集中化,礦工和用戶之間又存在利益衝突,這種替代式測量的結果可能不準。讓礦工來進行鏈上 「投票」 的機制也會延續一系列的迷思,比如:比特幣是礦工執政的,是礦工來決定交易和區塊有效性的,等等。僅在我們意識到並且接受這種替代式測量的條件下, BIP-9 纔是有用的。

執行

對驗證規則的更改是由完全驗證節點組成的去中心化點對點網絡執行的。節點利用驗證規則來獨立驗證節點運營方所收到的付款是否包含在有效的比特幣交易和比特幣區塊中。節點不會將違反規則的交易和區塊廣播出去。事實上,如果有節點收到了無效的交易和區塊,會與發送方節點斷開連接並拒絕通信。正如 StopAndDecrypt 所言,「比特幣在驗證方面是牢不可破的。」如果所有人都認定某個區塊是無效的,那麼挖出該區塊的礦工就得不到 coinbase 獎勵和交易費。

礦工的職責是基於一組交易序列生成一個經過難度值調整的工作量證明,其中包括一個發佈函數證明(通常被稱爲 「時間戳」)。礦工一方面消耗硬件和電力成本來提供算力,另一方面 通過 coinbase 獎勵 + 交易費來獲得收入。礦工就好比是僱傭兵。過去,礦工在提供挖礦服務的過程中不會執行完全的規則驗證。由於挖礦活動的集中化,不能相信礦工會自動自覺執行驗證了。

現行的比特幣治理模型是否增強了免信任性?

我認爲,現行的比特幣治理模型防止了免信任程度的下降。過去的 5 年來,比特幣鏈上交易的數量急劇增加,且勢頭不減。去年,礦工呼籲要將區塊容量翻一番,如果比特幣的治理模型沒能阻止他們,那麼在提高交易吞吐量的同時勢必會犧牲免信任性。

現行的比特幣治理模型是否提升了比特幣的價值?

我認爲二者之間不可能存在因果關係。比特幣的價格相比兩年之前已經有了大幅提升,不過這一過程似乎是由交易者的心理,而非技術基礎驅動的。不可否認的是,就技術基礎而言,現行的比特幣治理模型已經修改過了共識規則,使得閃電網路可以部署在比特幣網絡上。我已經在已有通道上做過試驗,並進行過閃電付款了:我認爲閃電網絡無疑增加了比特幣的價值。

來源鏈接:medium.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