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ust Network 品牌負責人佑安和 ChainCapital 合夥人既白做客深鏈財經「PolkaShot·波卡生態系列沙龍」,圍繞「Crust VS Filecoin,波卡生態分佈式存儲會更勝一籌嗎」主題進行分享。

2021 年 2 月 4 日,Crust Network 品牌負責人佑安和 ChainCapital 合夥人既白做客深鏈財經「PolkaShot·波卡生態系列沙龍」,圍繞「Crust VS Filecoin,波卡生態分佈式存儲會更勝一籌嗎」主題進行分享。

Crust VS Filecoin,波卡生態分佈式存儲會更勝一籌嗎?

以下爲對話分享實錄,深鏈財經略有編輯:

深鏈財經:首先給大家介紹一下,Crust Network 是怎樣一個項目,它在波卡生態中的角色是怎樣的?

佑安:Crust Network 是一個基於波卡生態的分佈式存儲網絡。Crust 的核心功能和落地應用價值,都是存儲。Crust 的願景是構建一個注重數據隱私和主權的分佈式雲生態系統。

但是不同於處在存儲層本身的 IPFS 網絡,Crust 處在激勵層。Crust 作爲一個存儲項目,我們不提供存儲空間。存儲空間由 Crust 節點提供,Crust 在用戶和節點之間搭起了一個橋樑,Crust 公鏈負責調度訂單並且給節點工作獎勵或懲罰。這就是我前面所說的激勵層,Crust 的模式很像一種共享經濟。

我們目前加入了 Substrate Builder's Programme,參與了第一屆的 Web3 Bootcamp,同時我們還是非常早期獲得 Web3 Foundation Grant 贊助的項目。波卡是做跨鏈的,所以非常講究項目之間的互通互助,Crust 現在已經和多個波卡生態內項目達成合作,合作不限於對方使用 Crust 存儲。比如與 Litentry 的身份認證合作,實現存儲數據確權;還有通過 Phala 隱私身份,實現雙重的隱私保護等等。

深鏈財經:爲什麼 Crust Network 要選擇在波卡生態進行建設?出發點是什麼?

佑安:Crust Network 開發初期也考慮過以太坊和 Cosmos 生態,除了技術上的不吻合,在生態發展注重程度上也讓我們不是很滿意。當時 Web 3 積極回覆了我們並提供了一系列的技術甚至資金支持。Substrate 框架非常完美的契合我們的需求,比如它的高度可定製化、鏈上升級、鏈上治理等等。

波卡項目的作風比較務實,穩紮穩打。波卡致力把所有人的創新力都聚集在這個平臺上,同時孵化了雲生態,甚至也拿出了很多資金直接資助,所以我認爲這樣的平臺適合開發團隊,足夠開放。我們對於波卡項目寄予滿懷希望,期待這個生態能夠繁榮發展。

深鏈財經:作爲投資機構,ChainCapital 怎麼看待波卡生態以及分佈式存儲這條賽道?你們投資佈局的理由是什麼?

既白:波卡賽道代表的是更高性能的基礎設施新賽道。如果只從生態項目的角度來看,和以太坊上的生態建設並沒有太大的差別,甚至其生態項目的創新性還不如 ETH 生態。

最大的差別就在於兩個生態的基礎設施的性能,看誰更能影響的區塊鏈產業變革的未來。

區塊鏈產業苦性能久矣、苦手續費久矣,如果波卡能夠解決這些問題,對於區塊鏈技術全面的商業化落地絕對是很好的幫助。

分佈式存儲是區塊鏈應用場景下的又一基礎設施,存儲是數字時代最普遍的應用場景,中心化存儲顯然滿足不了區塊鏈產業的需求。隨着產業生態的發展和成熟,分佈式存儲的必要性也愈加突出,所以波卡上的分佈式存儲就更有想象空間了。

從投資的邏輯來看,基礎設施和底層擴容都是偏中長線的賽道,中長線賽道的佈局是我們投資組合中非常重要的板塊。

深鏈財經:同樣屬於分佈式存儲賽道,Crust Network 和 Filecoin 的異同是什麼呢?

佑安 :首先共同點是我們同樣是基於 IPFS 做去中心化存儲激勵層的應用。Crust 相比於 Filecoin 我認爲主要有兩個優勢,一是礦工角度的:挖礦門檻低;二是用戶使用角度:應用真正落地使用性強。

Filecoin 的礦工挖礦之前需要購買高配設備,挖礦還需要買幣抵押。但是 Crust 網絡有不同的設計:不同於 FIL 的複雜密碼學計算,Crust 把證明問題交給 TEE 硬件解決,沒有額外的複雜、不確定的算法,Crust 的節點配置門檻較低,也會比較固定,避免了礦機層面的不確定性。

Crust 網絡基於 GPoS 權益證明,並不強制要求礦工持幣。類似波卡和大多數波卡生態項目,節點提供存儲服務,任何持幣者可以爲節點進行擔保,這個擔保可以轉化爲節點的有效質押。促進持幣者和節點的合作,以及促進節點提升服務質量。

第二個優勢是落地性,也是最重要的。因爲無論是 Crust 還是 Filecoin,我們的願景都是走向實際應用場景,服務於未來的雲存儲、邊緣存儲等巨大需求。

這裏我舉個例子來說明 Filecoin 和 Crust 落地性的差異。爲了抵禦各種攻擊,Filecoin 和 Crust 對存儲的文件都需要經過“封裝”才能被正確存儲。而 Filecoin 由於受到算法限制,封裝 32G 文件需要接近兩個小時,而 Crust 基於 TEE 自帶的重加密技術,每 1G 只需要 2s。

在這一點上的差距,是小時級和秒級的差距。也是可用和不可用的差距。

Crust 礦機是非常普遍常見的服務器+存儲硬盤即可,Crust 網絡挖礦收益也是即刻釋放的不需要鎖定。

深鏈財經:一直以來分佈式存儲都被認爲是一個萬億級別的市場,這條賽道的項目也非常多。目前仍舊沒有一個落地應用非常廣泛,且能夠與中心化存儲相媲美的項目,這中間的問題是什麼?

產業的發展有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中心化存儲 AWS 雲,谷歌雲,阿里雲,這些巨無霸的發展也不是一蹴而就的,都是隨着產業的成長,循序漸進的成長起來的。

當然,對於去中心化存儲而言,它生在一個相對草莽的產業環境裏,沒有成熟應用場景的催動,更需要一個這樣的過程,或許會更加漫長。

在有效市場環境中,所有的產品都是用戶導向的,用戶對於存儲方面需求的有三層,第一是可用,第二是好用,第三是個性化需求的滿足。

根據這個標準,分佈式存儲目前也只能處於可用的階段。與好用和個性化需求的滿足還差一段距離,而且這個距離還挺遙遠的。所以在大規模應用落地之前,在成長爲一個可以媲美中心化存儲的巨頭之前,在全面超越中心化存儲的格局之前,必須有非常成熟的技術條件、非常流暢的用戶體驗,最終纔有可能在市場的大浪淘沙中上留存下來。

目前來看,整個區塊鏈產業,像以太坊這樣的底層基礎設施都尚未成熟,我們也沒法苛求分佈式存儲能走在最前面。

佑安:要完全去中心化地去做存儲證明其實非常難。之前一些真正能存儲的項目,比如 Sia、Storj,其實都並沒有真正地做了去中心化存儲證明,而是做了一些設計上的 tradeoff。比如依賴(可信任的)超級節點、或者中心化的證明+用區塊鏈技術來簡單記賬。而 Filecoin 和 Crust 的設計目標,就是不要超級節點,儘可能地去中心化。只有去中心化才能真正讓礦工大範圍加入,形成真正去中心化網絡。在此基礎上,還要有合適的經濟模型設計纔行。

社區觀察團 Andy (風捲草):Crust Network 的代幣經濟是怎樣的,和 Fliecoin 的差別是什麼?

佑安:和 Filecoin 幾乎是完全不同的經濟模型。我們採用的是 GPoS 的激勵模式,加入了 guarantor 的角色,讓代幣質押不再成爲礦工的負擔。

在 Crust 網絡中,CRU 代幣主要具有以下功能:

  1. 致力於維持 Crust 網絡的 GPoS 共識
  2. 用於保證選中的節點
  3. 充當提供資源服務的合同保證和佣金
  4. 作爲使用網絡的交易費用
  5. 用於購買資源服務
  6. 用於鏈上治理機制的選舉和投票,並對提案進行投票

社區觀察團 Andy (風捲草):除了技術本身以外,項目的曝光度也是項目能否獲得大衆認可的一個關鍵因素,在這方面 Crust 是否也有相應的計劃?比如和相關的知名項目進行合作,以及登陸一些交易所?

佑安:對,過去幾個月我們的工作重點一直在測試網和預覽網上,但是同時我們也在致力於市場運營。CRU 去年 9 月首發火幣,目前也在與其他幾大所 engage 當中。我們的 Twitter 已經有 11k+粉絲,也經常得到 Gavin wood 的轉發互動。目前我們有 4 種語言的海外 Telegram 社羣。

我們會定期宣發合作 PR,尋求波卡生態內外的合作,最近比較火熱的有 Litentry、Moonbeam、Reef、Cere、Darwinia 等等。

社區觀察團 Cris Gao:想問一下 ChainCapital,作爲投資機構,你們投資項目時比較關注哪些維度?

既白:早期項目看團隊多一些,成熟的項目看產品多一些,中後期項目看業務多一些。

社區觀察團 Cris Gao:想問一下 Crust Network,普通用戶有哪些參與 Crust 生態的方式和機會?

佑安:

  1. 在 Maxwell 預覽網,我們正式開放存儲市場,你可以使用 crust 存儲測試,就像使用阿里雲、亞馬遜雲一樣(Crust 價格是他們的十分之一
  2. CRU 持幣用戶,擔任 guarantor 角色,爲節點投票質押,賺取收益,今晚 10 點半正式開啓,6 小時結算一次收益,收益即刻釋放不需要 unlock
  3. 技術宅可以配一臺礦機,我們的節點配置要求很低,Maxwell 共計爲礦工發放 54 萬 CRU
  4. 加入我們社羣參與 Crust 社區活動、BUG 檢測、進言獻策,我們都有準備豐厚周邊和 Candy 空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