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區塊鏈在中國成爲顯學的時候,讓鏈聞來揭祕神祕且低調的 Dragonfly Crypto Summit:一場最懂區塊鏈的高手在中國的聚會,以及他們眼中看到的區塊鏈的未來。

作者:鏈聞

看上去激動人心的政策紅利,正在推動中國的區塊鏈行業用百米衝刺的速度向前發展。過去的兩週中,在中國,沒有人可以逃脫關於「區塊鏈」的信息轟炸。「區塊鏈」三個字成爲了中國媒體頻繁提及詞彙。大量上市公司和初創企業正在用各種方式,顯示自己已經在研究區塊鏈技術、或實現該技術應用的道路上奔跑;各色解讀區塊鏈政策內涵和技術方向的意見領袖也在涌現,紛紛展示自己對該技術偉大前景的憧憬和嚮往。

在區塊鏈的賽道上,一時間百舸爭流。

不過,這場突然迸發的區塊鏈熱潮,讓我不由想起 10 月中旬在北京一場不事張揚的區塊鏈和加密貨幣的聚會上,紅杉中國創始人沈南鵬向幾個頂尖區塊鏈投資人拋出的發問——作爲「古典互聯網」領域最成功的中國投資人之一,沈南鵬在 10 月中旬於北京舉行的 Dragonfly Crypto Summit 上發問:

很多年前,當我們開始投資互聯網的時候,投資人都是各方面均涵蓋(general)的風險投資機構,並沒有什麼人說自己是「互聯網基金」,或者說自己是隻關注某一個具體的「專門領域」的風險投資機構。但是爲什麼今天在區塊鏈和加密貨幣領域,就不一樣了。加密貨幣市場上活躍的投資機構都只專注於加密貨幣和區塊鏈領域。這究竟是怎麼了?

這是一個好問題。顯然,連最成功的風險投資人,對區塊鏈和加密貨幣這個領域,都感覺是完全新鮮的未知之地。

爲什麼區塊鏈及加密貨幣投資與傳統投資不一樣?

回答沈南鵬這個問題的是三位年輕人,他們屬於目前全球區塊鏈投資領域最活躍的投資人:區塊鏈投資基金 Paradigm 聯合創始人 Matt HuangPolychain Capital 創始人 Olaf Carlson-Wee 和 Dragonfly Capital 聯合創始人 Alexander Pack

他們的回答頗耐人尋味。

Matt Huang,曾就職紅杉,他 2012 年從硅谷到北京旅遊時經人介紹認識了張一鳴,一眼看中當時還屬雛形中的今日頭條的價值,成爲了今日頭條的早期投資人,因此在投資領域一役成名。去年,他離開紅杉,全身投入區塊鏈世界,與 Coinbase 聯合創始人 Fred Ehrsam 共同創建了新的加密資產投資基金 Paradigm。這支基金成功募資 4 億美元,並獲得了來自耶魯大學的資金。他回答沈南鵬的問題說,在他看來,「加密貨幣是個獨特的領域,無論從文化還是具體技術演進來看,和其他科技領域都不相同。」

他舉了個很有意思的例子。他說,紅杉中國是一個成功的投資機構,這個機構依附於紅杉美國,但是又與紅杉美國完全不同。他覺得,當年紅杉做了一個極其明智的決定,就是說服沈南鵬創立了一個完全立足於中國的新的投資機構,這樣,紅杉中國聚焦於中國,更懂中國,纔是過去這麼多年脫穎而出、取得成功的關鍵原因。

他說,這也是爲什麼區塊鏈投資機構和傳統 VC 應該有所不同的原因:在加密世界,文化、技術等等方面和傳統的科技領域非常不同,所以需要真正的「專家」和專業人士。

你看百舸爭流,我看大家還走在無人的道路上在北京的 Dragonfly Crypto Summit 上,紅杉中國的沈南鵬向 Paradigm 的 Matt Huang、Dragonfly Capital 的 Alexander Pack 和 Polychain 的 Olaf Carlson-Wee (從左至右)發問

Polychain 的 Olaf Carlson-Wee 和 Dragonfly Capital 的 Alexander Pack 均對 Matt Huang 的觀點表示認可。Alexander Pack 更是指出,加密貨幣投資領域之所以會這麼獨特,一方面是因爲該領域這關係到技術趨勢,關係到對早期技術的理解和判斷,但是同時,區塊鏈相關投資又是在投資一種「資產類別」。

Alexander Pack 說,在區塊鏈領域進行投資,不僅僅是在進行高風險的早期的技術項目,更是在投資一種「資產」,「必須要考慮資產本身所應該注意的要素,比如流動性、波動性、市場走勢等等」。並且,加密市場從第一天起,就是一個全球化的市場,這對投資人又提出了很高的要求。

被割裂的兩個世界

相比較席捲中國轟轟烈烈的區塊鏈熱潮,這幾位全球最重要的區塊鏈投資人的聲音顯然沒有太多人聽到。究其原因之一,是這場對話發生在 Dragonfly Crypto Summit,而這個論壇本身是一個閉門會議。

那還是 10 月中旬,國家層面對區塊鏈技術的肯定態度尚未出臺,公開談論區塊鏈和加密貨幣還屬於敏感的話題。每個與會者均被告知,不要通過社交媒體發佈該會議的信息。

可是,這並不能阻擋關於這個論壇的信息在社交媒體上流傳。最被熱議的是一張圖片。那是沈南鵬、Dragonfly Capital 及策源創投創始合夥人馮波、以太坊創始人 Vitalik、美團創始人王興、大衆點評網創始人張濤的合影。社交媒體和自媒體最多的評論是:「王興這樣的互聯網大佬正在關注區塊鏈投資。」

你看百舸爭流,我看大家還走在無人的道路上社交媒體上傳播很廣的一張關於該次閉門會議的照片

事實上,王興等互聯網大佬並不能算是這場會議真正的明星。 在 Dragonfly Crypto Summit 上,包括從中國區塊鏈投資領域具有教父地位的萬向區塊鏈董事長肖風、分佈式資本創始人沈波,到火幣創始人李林、OKEx 創始人徐明星、比特大陸創始人吳忌寒;從以太坊的 Vitalik Buterin、Consensys 創始人 Joe Lubin、Coinbase 聯合創始人及 Paradigm 聯合創始人 Fred Ehrsam,到一系列海外明星區塊鏈項目的核心團隊成員,均齊聚一堂。

你看百舸爭流,我看大家還走在無人的道路上

在北京舉辦的這場 Dragonfly Crypto Summit,可以算是在中國境內舉辦的爲數不多的世界級水平的區塊鏈和加密貨幣領域行業會議——唯一能與之媲美的,也只有已經在上海舉辦了五屆、由中國老牌區塊鏈投資機構萬向區塊鏈組織的「上海區塊鏈全球峯會」。

你看百舸爭流,我看大家還走在無人的道路上《加密貨幣的未來》圓桌討論,左起:Dragonfly Capital 管理合夥人 Haseeb Qureshi、比特大陸創始人吳忌寒、以太坊聯合創始人 Vitalik Buterin、Coinbase 聯合創始人 Fred Ehrsam

當然,如果真正把這場會議的議題和所有參會者信息發佈在社交媒體上,絕大多數關心科技行業發展趨勢的人,也還是隻能認出其中寥寥幾個互聯網明星。就如同在區塊鏈行業中,很多人的疑問也是:組織這場聚會的馮波是誰?

這是一個殘酷的現實:區塊鏈一直都還是一小羣人的世界。

在英文中,人們用如同愛麗絲夢遊仙境裏「掉進了兔子洞」,來形容真正進入區塊鏈的世界。技術理解門檻較高、加密貨幣自有的原生思想、鬆散但又需要找到組織的社區文化,讓區塊鏈和加密貨幣的世界一直與大衆保持距離。即便「區塊鏈」已經成爲一個公衆口中的熱詞,但是真正理解其真諦的,也只是少數人,絕不是那些因政策紅利而突然出現的熱門面孔。

中國與世界

同樣存在割裂的,是區塊鏈領域中,中國與世界的關係。

儘管 Dragonfly Capital 的聯合創始人 Alexander Pack 指出,加密貨幣市場的一大特點是,這就是一個全球化的市場。但是沈南鵬敏銳抓住了這一點,峯會上的一場圓桌討論中向其發問:

你說加密貨幣是一個全球化的市場,但是很有意思的是,顯然從投資人的角度看,大家在地理上還是有些選擇的。挺有趣的一個現象是,中國人可以運營全球最大的交易所,但是在基礎設施、底層協議這樣的硬核技術方面,似乎並沒有什麼特別出色的地方。你們都是在全球進行投資的投資人,你們怎麼看這種現狀?你們覺得中國有機會在這方面改變這種情況嗎?

Paradigm 的 Matt Huang、Polychain 的 Olaf Carlson-Wee 和 Dragonfly Capital 的 Alexander Pack 三位投資人對這個問題都持有同樣的看法:從硬核技術開發的角度看,美國的加州、MIT 確實涌現了不少企業家,他們在推動技術創新方面做的確實不錯;而中國團隊在商業模式方面和應用層方面很有優勢。

Olaf Carlson-Wee 直言,他在中國很難找到硬核技術的項目——這位管理資產曾經超過 10 億美元的區塊鏈投資人說,目前他僅僅找到並投資了一箇中國的硬核技術團隊(指公鏈項目 Nervos)。

當然,Matt Huang 也指出,其實在全球範圍內看,能夠在基礎設施和底層協議層面帶來巨大突破的團隊也是寥寥可數的,不僅僅在中國缺少這樣的團隊,在西方國家,這樣的人才也並不多。

而 Dragonfly Capital 的 Alexander Pack 則認爲,這樣的現狀其實蘊含着機會,在區塊鏈領域,不同地域之間的割裂需要填平。

這正是 Dragonfly Capital 從創立之始的投資理念。去年 10 月,曾在貝恩資本領導區塊鏈相關投資業務負責人 Alexander Pack 和策源創投創始人馮波聯合成立了 Dragonfly Capital 這個全新的區塊鏈風險投資機構,並完成 1 億美元募資,包括比特大陸、OKEx、火幣、BitMEX、Ripple、Coinbase 聯合創始人、貝恩資本、Founders Fund 等聲名顯赫的 LP 參與了注資。

Alexander Pack 向鏈聞表示,這支新基金希望成爲聯結東、西方加密貨幣產業的橋樑,可以幫助亞洲的項目和投資人獲得西方開發的技術,也可以幫助西方的區塊鏈項目接觸到亞洲的加密貨幣市場。他說,「真正的全球化,需要的是一半中,一半西。在這個領域取得成功,必須從第一天開始就考慮全球化的發展。」

你看百舸爭流,我看大家還走在無人的道路上在 Dragonfly Capital 官網上,「Global from day one」是最顯著的口號

就像風險投資巨頭 Andreessen Horowitz 標誌性的口號是 「Software is eating the world」,馮波和 Alexander Pack 在介紹 Dragonfly Capital 時最常用的一句話是:「Global from day one」。

誰是馮波?

所謂的「一半中,一半西」裏的「中」,在 Dragonfly Capital,顯然指的是該基金的另外一位創始人,馮波。

是時候回答一下「誰是馮波」這個問題了。

在上一輪中國的互聯網投資浪潮中,馮波絕對是最拔尖的弄潮兒。2000 年之後很長一段時間裏,馮波位於北京秦老胡同一個四合院裏的辦公室,一直都是中國「新經濟」投資的中心。在 2003 年到 2007 年「Web 2.0」那波互聯網投資熱中,我曾陪當年創業的朋友多次拜訪過那個大院。那裏是互聯網弄潮兒敲開未來大門的起點。

那是一座曾經屬於清康熙年間重臣索額圖的三進四合院,裏面的辦公桌上擺放着橙色的金融時報和那個年代最時髦的 JBL 透明水晶音響,甚至還有一個會議室裝修成地洞的樣子,鋪着純白色的毛皮地毯。每個房間裏都一副摩登前衛的樣子,和青磚灰瓦、玉階丹楹的古樸院落外表形成鮮明對比。在這裏,馮波和他的策源投資早早在 3G 到來之前,就開始佈局移動互聯網相關投資,涉及的領域從電子商務、互聯網社區,到移動搜索、移動門戶、手機安全等方方面面。

你看百舸爭流,我看大家還走在無人的道路上馮波在 2011 年左右接受《創業邦》雜誌採訪時的照片

其實,馮波在中國科技行業進行投資的歷史,還可以再向前推多年,他是中國風險投資和高科技投資最早的引路人。 1994 年,馮波在美國加入總部位於舊金山的投資銀行羅伯森 · 史蒂文斯(Robertson Stephens & Company),1995 年,他代表這家公司在中國開展業務,尋找投資機會。

彼時在中國,有多少人知道互聯網,或者按照那個年代的說法——「信息高速公路」,到底是什麼?在整個九十年代,計算機(或者在當時叫做「微機」)還是一個高級且奢侈的名詞,某個科研單位或者學校如果擁有計算機,通常還會專門開闢一個「計算機室」,要專門安裝空調來照顧這種奢侈的物件。

但這些並不阻礙馮波在中國科技行業作出投資。新浪網曾是中國互聯網行業 1.0 時代最著名的企業,而馮波是新浪網前身四通利方最早的投資人。他還是 90 年代由兩名海歸創辦的亞信科技的主要投資人,這家公司曾經是中國最重要的電信軟件供應商。在那個時代,馮波是鏈接中國與硅谷投資圈子和科技圈子的核心橋樑。1997 年,美國《福布斯》雜誌策劃一本關於「新經濟」的特刊,邀請了比爾·蓋茨、安迪·格魯夫和楊致遠等人撰文介紹「新經濟」對自己工作的意義,馮波是唯一受邀撰文的中國企業家。

之後,互聯網投資的幾波熱潮,馮波都是最核心的投資人。每一個關鍵風口,他都沒有缺席。

我們還走在無人的道路上

馮波和他的策源創投早已經把辦公室從索額圖的王府,搬到了北京 CBD 的寫字樓。現在,終於到了一個「Web 3.0」成爲熱詞的時代。區塊鏈投資基金 Dragonfly Capital 也成爲了他早早爲這個時代佈局的重要平臺。

馮波和 Alexander Pack 在多個場合表示,Dragonfly Capital 希望成爲傳統互聯網和古典 VC 進入區塊鏈世界的橋樑,希望能夠爲真正的區塊鏈技術和加密貨幣精神佈道。基於此,他們提出了 Dragonfly Capital 三個主要的投資方向:

  • 核心區塊鏈技術和底層協議
  • 連接中心化和去中心化經濟體的基礎設施
  • 作爲母基金投資新型的加密資產管理基金

你看百舸爭流,我看大家還走在無人的道路上Dragonfly Capital 三位主力合夥人:Haseeb Qureshi、馮波、Alexander Pack

此外,就在最近,之前曾在 MetaStable Capital 就職的的著名加密貨幣投資人 Haseeb Qureshi 最近也正式加入 Dragonfly Capital,擔任管理合夥人一職。他在此前接受鏈聞採訪時曾表示,希望把自己在硬核技術領域專業知識帶入 Dragonfly Capital,代理團隊投資更多硬核技術項目,同時,和加密貨幣原生社區建立更緊密的聯繫。

你看百舸爭流,我看大家還走在無人的道路上Dragonfly Capital 目前已經公佈的投資組合

截止目前,Dragonfly Capital 團隊已經宣佈了約 20 項投資,除了 Cosmos、Coda、Celo、Oasis Labs、Spacemesh 這樣的公鏈項目之外,還包括 ErisX、Tagomi、CoinFlex、Anchorage (加密對衝基金投資組合管理平臺)等加密資產交易和託管基礎設施。此外, 馮波和 Alexander Pack 的團隊在去中心和金融(DeFi)領域佈局也頗爲積極,已經投資了 MakerDAO、Compound、dYdX、UMA、Nuo 等項目。該基金還投資了 Amber Group 和趙東創立的人人比特兩個中國團隊。

佈局藍圖已經展開,下一個問題是:這些投資何時能夠開花結果?

在 Dragonfly Crypto Summit 上,馮波抓起話筒提出了一個問題:「好,現在假設我們打開宴會廳的大門之後,突然發現我們來到了 2049 年。 世界會有什麼變化?」

「這個房間裏的每個人都變得很富有了!」有人大聲回答到。每個人都笑了。 而沈南鵬拋出了這樣的問題:

如果把區塊鏈和互聯網相比,我們現在到底在那個階段?究竟是在 2001 年 .com 泡沫破裂的時刻,還是在移動互聯網即將騰飛的前夕

Paradigm 的 Matt Huang 給出了一個很有意思的答案。他說,區塊鏈技術的騰飛和普遍應用,只是一個時間的問題。他說,其實大家不妨看看年輕人的想法,「因爲事實上,很多文化都是年輕人創造並說了算的。可以和普通的年輕人聊聊,他們大多都瞭解比特幣或者加密貨幣的概念,他們的觀念和老傢伙們可是完全不同的。」

他還舉例說,「我們花了很多時間和機構投資人討論區塊鏈,給他們講加密貨幣,每次會上,我們都帶一個年輕的傢伙,一個不滿 23 歲的小夥子,他才能真正說服比他年齡大的多的人。我相信,大家接受加密貨幣只是時間問題。」

Matt Huang 這番看法讓我不禁想起和一位中資銀行背景的區塊鏈投資人之前的一番對話。

對話發生在 9 月份上海區塊鏈國際週中。那時,沒有人會預料到 2 個多月之後從天而降的區塊鏈政策紅利。在上海 W 酒店裏,也是一場盛大的全球區塊鏈社區的聚會,大堂、酒吧、餐廳裏擠滿了人,每個人都興高采烈地向別人介紹着自己項目的進展和廣闊前景。但在私底下,每個人都不無憂慮地質疑:什麼時候會看到真正的大規模用戶?

我和這位中資銀行背景的區塊鏈投資人也談到了這個話題。她說,其實不用擔心這些,先努力建設。

她說,在一次飯局上,馮波講的一席話讓人記憶猶新。馮波說,「我在 90 年代投資互聯網的時候,大家也都在問同樣的問題。我告訴他們,不用擔心,這是不可阻擋的趨勢,億萬的用戶會來的。現在也是一樣的情況。不用焦慮,區塊鏈的世界遲早會有數以億計的用戶涌入。在他們涌入之前,我們需要做的是把路修好。我們現在還走在無人的大道上。 總有一天,這條路會熙熙攘攘。」

Proof of VALUE 2019 價值共識大會

你看百舸爭流,我看大家還走在無人的道路上

鏈聞 ChainNews 作爲關注區塊鏈長遠價值的觀察者,與 The Blockchainer 聯合發起 Proof of VALUE 2019 峯會,將於 2019 年 12 月 6 日至 7 日在上海舉行。

PoV 官網:www.chainnews.com/pov
PoV 商務合作:sponsors@povconf.com
PoV 嘉賓申請:chainnews.mikecrm.com/W0B79wj

🌟發光發熱,捕獲價值,點擊 進入官網🌟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