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忠民:新冠疫情與數字貨幣的新姿態模式

共享財經

媒體 | 營銷 | 諮詢

王忠民:新冠疫情與數字貨幣的新姿態模式

摘要: 數字貨幣新姿態模式

中國財富管理 50 人論壇(CWM50)學術委員會主席、全國社保基金理事會原副理事長王忠民近日在“2020 金融科技發展論壇”上提出,疫情下數字貨幣將呈現新業態。首先,從數字貨幣的應用場景看,各地政府正推出數字形式的財政補貼,依託已有的支付平臺刺激經濟,推動 GDP 和稅收增長。其次,疫情推動全球數字貨幣競爭加劇。最後,對於中國,疫情將催生數字貨幣的新場景、新功能,提升數字貨幣的全球競爭力。以下爲發言實錄:

新冠促成了線上、鏈上的活動交易,使得交易額通過數字支付的形式產生了巨大的成長。這一現象已經頻頻顯現。最近有幾個方面的數據可以證明這樣的一個影響。一個是剛剛過去的 618 電商的活動,儘管 618 活動期間疫情已經再次有所表現,但是 618 依然使電商的線上交易額度達到了 16.91 萬億。

從疫情爆發以來,數字貨幣領域中的競爭和發展態勢較爲明顯。前期的表現是各地的城市政府進行補貼,即利用本地已形成的數字支付平臺,推動當地 GDP 的成長。從杭州開始到 6 月初北京推出的最大規模的補貼,補貼的效能已經充分展現。由於 GDP 基於以流轉稅爲基礎的數據統計,所以社會商品零售總額和消費總額就可以在終端的 GDP 計算實現大規模增長。在流轉稅的基礎之上,零售總額增長後,當地 GDP 中稅收的部分也會增長,這也是當地政府通過補貼刺激當地活動的應用場景。哪個地方推行得快,哪個地方的數字支付、哪個地方的 GDP、哪個地方的社會商品零售總額、哪個地方的稅收就會有迅速的增長。

基於數字支付端的競爭也很激烈。在國內我們看到 DCEP 加速了研究和測試。測試首先在杭州的交通補貼中。這就表明 DCEP 的設計、架構、邏輯、技術和應用都已完成,只需在測試中進行進一步的提高和優化,形成其有效應用。如果央行 DCEP 成長夠快,這實際是在中國數字支付領域中,加入了主權數字支付和市場性數字支付。如此既能發揮兩者互動協同成長的效應,也能通過競爭促進競爭業態下的成長環境的構建。

從全球的範圍內看,這一階段數字貨幣的競爭並未因新冠疫情而降低,反是因新冠疫情有所增強。除了前期國外數字支付進入中國之外,近期基於後臺的結算清算 SAAS 公司已經和國內市場化機構鏈結起來,承接已有的數字支付結清算中的雲端化服務業務。同時在全球的競爭當中,我們看到 Libra2.0 已完成架構和設計。Libra2.0 的功能已經超過 1.0,特別是把原來基於支付聯盟的一些公司重新組合。Libra 2.0 最根本的邏輯在於如何使數字錢包包容的場景、包容的空間更加多維化、更加有效,特別是將基於社交的數字錢包的功能表現的更加充分。

疫情期間數字美元在美國已經開始。過去美國曾明確表態不搞數字化的美元體系。但隨着疫情進展他們發現這個領域是必爭之地,所以也提出了數字美元的方案和構想。

在中國抗疫期間,我們可以提出這樣一個問題,即基於新冠抗疫過程中產生的新的數字貨幣的需求,如何能夠催生、拉昇中國數字貨幣的應用和場景,從而在全球數字貨幣這樣一個成長和發展過程中,能夠實現有效的、快速的進步,實現多功能的提升和發展。

回到各地城市部門補貼的初始場景,各地政府通過當地的數字支付平臺購買當地的商品,促進當地的商業鏈條背後的生產鏈條的恢復,從而實現 GDP 的微型反轉和稅收的微型反轉。過去我們的支付都在 2C 端,都在居民和居民消費之間,騰訊曾經在幾個新的場景應用支付後獲得了長足的發展。最新推出的紅包一下子打開了數字支付在親友、朋友之間,基於小額的友情轉換的空間。我相信微信支付在過去幾大新場景的應用,大大提升了數字支付的能力,從而佔領了一個市場空間。在支付領域應用進步最大的,是在出行領域即滴滴出行和互聯網領域中應用數字支付,微信支付的出現使我們的支付領域產生了極大的改變。

我們還有其他的應用場景。例如能否用數字貨幣的方式實現基於城市的補貼、疫情補貼以及量化寬鬆的補貼。暢想一下在疫情之後所謂的坐着直升機散錢。美國散錢基於個人賬戶和基於企業賬戶,從疫情之初到現在,美聯儲宣佈可以無限期進行量化寬鬆,目前已從 4 萬多億美元上升到 7 萬多億美元,上升的幅度相當大,世界其他經濟體也在散錢。

中國在這個過程中也做了大量的工作。比如說在個人賬戶和企業賬戶中,提升五險一金可以緩交、可以免交的時間的長度,比如如果是租的辦公用房和商業用房在國有的物業體系當中可以緩交多少。我們還通過不同的渠道給個人一些補貼。現在考慮把這些方法,用數字貨幣的邏輯,特別是基於區塊鏈的數字貨幣的形式加以實現。過去支付都是鏈接到銀行的賬戶當中,還是採用原有的貨幣形式。現在我們把這些補貼,在中央財政、地方財政、中央貨幣層面,在貨幣政策、財政政策基於疫情反轉出現大幅變動的時候,全部用數字貨幣的形式加以實現。這將會產生與過去運行方式的一個巨大的不同,即以前如果要撒錢,一定需要明確需要多少給多少。用貨幣補貼害怕用貨幣進行理財,補貼實物害怕對象不準。現在把補貼放到前臺,組織、管理、定量、定性、定人、定物的工作都不存在。一旦疫情爆發,採用數字貨幣的形式,基於手機和數字支付端口的普及性就可以將數字貨幣全部注入到個人手機和數字支付的平臺賬戶當中。這過程可不考慮注入的數量。這一補貼只能進行一般性的生活商品的購買。如果處於失業狀態,個人賬戶的 8% 可以用補貼繳納保險,保障五險一金和養老賬戶的延續性。如果是小型企業,有租辦公用房,就可以用補貼付租金。我們把這些內嵌到數字支付的功能和場景當中,前面的校準、統計、定位都不再需要。扶貧、社會救濟和慈善都可以用這個方法。用數字貨幣的方法重新組織疫情補貼,不僅能夠放大補貼的層級,而且能夠擴大補貼的類別、種類,完善社會功能。

數字貨幣的這一應用可以回答最近的一個問題。最新的國務院常務會議提出,金融機構要給實體企業再讓利 15000 億。要實現這一目標是需要金融機構提供服務的時候,降低服務風險收益中的價格進行讓利,還是把淨盈利撥出 15000 億?通過數字貨幣可直接解決企業的現金流的問題、資產負債表的平衡問題。

擴大範圍後我們可以發現,疫情需要及時充分有效的補貼,這將成爲數字貨幣的新場景。數字貨幣在支付端口發揮作用過渡到在錢包端發揮作用。錢包端的邏輯是在補貼的時候採用基於區塊鏈的數字貨幣發送到手機端。貨幣基於手機錢包的時候已經是一種數字化的貨幣,而不是原來支付當中採用的紙幣和主權貨幣。我們可以將錢包擴展到所有的補貼、救濟、五險一金,深入思考現在提出銀行的讓利。實際上在中國的市場當中,今天的支付平臺已經完成了後臺的結清算基礎設施建設。在前端進行基於疫情的補貼和發揮其他的社會功能將催生社會公共財務管理中的數字化延展,數字化延展過後將產生垂直髮展。過去金融在數字貨幣層只能基於支付,現在不僅在前端可以設計出真正的數字錢包、數字貨幣,用現有的數字支付平臺也可以實現提供數字結清算中後臺的基礎設施服務。

放大到基礎設施。疫情之後整個社會需要基礎設施的大爲改善。前面專家提到了基礎設施、新基礎設施和傳統基礎設施,雲計算和數字中心基礎設施的差別。我現在強調的是目前數字支付後臺的結清算的基礎設施已經具備,但它是通過私營企業、社會企業進行供給。當需要應用時,由於這種基礎設施已經產生且邊際成本趨於零,我們只需將新增加場景的數字貨幣的功能在已有基礎設施上加以應用,不僅不會產生重複投資,而且能夠促進原有基礎設施的進一步完善、成長和豐富,從而通過最小的投資完成了貨幣結清算的大發展。

國外結清算已經進入中國,騰訊也參與到其中。這實際上是借用原有的基礎設施應用新場景。這一過程中社會無需增加新的投資。這才能在數字化基礎設施的規模效應和新應用的基礎上,不會產生新基礎設施的替代和全面的重複投資,帶來新的數字效能。深入觀察,如果在數字美元尚未產生前,將數字支付轉變成基於補貼、基於疫情之後的數字錢包的功能,就能夠回答這次陸家嘴論壇中提出的一個問題。即如果基於國內的需求和產業內循環,是否能產生國內的數字化需求、數字化金融需求、數字化貨幣的需求和數字化錢包的需求。用好數字錢包會催生國內的數字化競爭、數字化產業和數字化貨幣的競爭力。這恰好是先把這一功能和場景應用國內,將支付優勢轉變成錢包優勢。這其中還會產生一個新的邏輯,正如前文的政府補貼,採用收費爲零但增加補貼的方式要求平臺公司做具有社會公共價值的事情。通過上鍊商品廠家的讓利、銀行服務的讓利,全社會將因此產生更多的交易、更多的支付、更多的清算,實現利益在全社會的普及。如此我國的數字錢包可以走在全球最前面。就如過去數字支付的技術邏輯和商業化場景都是在國外,國內應用後催生了數字支付平臺的快速發展,具備了競爭力。如果我們把基於疫情的一個場景用在國內的數字貨幣領域當中,相信我們會走在全球的前面。把這件事情做好後,我國數字貨幣在新應用場景中將出現大爆發、大成長和大進步。

今天演講的題目,不僅針對疫情之後中國的數字化成長和發展,這個發展當中還引申出兩個內涵。一個是對騰訊來說。通過微信支付和支付中的結清算,不僅使騰訊積累了很多,深圳市和市場性的企業,包括華爲和其他的機構,在與騰訊形成的聯盟當中,也積累了也很多。從這個意義上我們會積極鏈接新的社會功能。

另一點功能,國內已經存在包括央行數字貨幣的支付平臺。在引入新場景時,國內可以通過招標的形式。這幾大平臺之間可以用自己基礎設施趨於零的成本競標,誰能設計出滿足要求的功能,誰競標快就支撐誰的發展,從而支撐中國數字錢包大的飛躍和發展。如果這一步能夠實現,就能夠將應對疫情過程中獲得的新的應用場景在所有的補貼、救災、成長、發展當中進行擴展。如果能基於政府、稅收、五險一金等發展應用,那就能完成未來 2B 端的數字支付和數字錢包的基礎性的轉變。如果 2B 端未來再爆發,那中國的數字貨幣不僅可以在今天曙光再現,未來一定會產生出真正領先的生態級的公司。這將對我們應對疫情,對支付和錢包產生影響,而且會在全球走在以應用催生爲進步牽引力的軌道當中,成長出全球級的生態級的公司。

來源:金融科技研究

_
_

_
_

王忠民:新冠疫情與數字貨幣的新姿態模式

王忠民:新冠疫情與數字貨幣的新姿態模式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