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機局勢,往往會加快新技術和新想法的應用。

2020 年這場突如其來的新型冠狀病毒 COVID-9 席捲全球后,生產停滯、消費驟降、市場崩盤、經濟衰退、社會恐慌,金融穩定和貨幣政策傳導面臨巨大沖擊,從多個維度倒逼全球貨幣體制加速變革。

新冠病毒的高傳染性要求人與人之間儘可能避免接觸,替代現金的電子支付手段被提到重要位置。此外,危機時期對貨幣政策傳導有效性需求的攀升,也突顯了數字貨幣這一新興支付體系的可取之處,各國的大量研究表明,數字貨幣在優化央行貨幣支付功能、提高央行貨幣地位和貨幣政策有效性上具有重大潛力。

不少人認爲此次突發疫情是數字貨幣爆發的重要機遇,各國主權貨幣當局也正在加速佈局數字法幣,中國央行數字貨幣或將加速推出,美國作爲全球第一大經濟體也提出“數字美元”的經濟刺激計劃,數字貨幣在全球金融體系中的地位或將在這場危機中崛起。

非接觸交易需求攀升,數字貨幣的替代性作用引發熱議

隨着冠狀病毒在全球範圍內大流行,世界衛生組織在 3 月中旬建議廣大民衆在購買產品和服務時使用電子支付方式代替現金操作。伊朗衛生部長也在 3 月初建議其公民避免使用紙幣,爲此,市場認爲,可以預見數字貨幣未來幾個月內在伊朗會變得越來越流行。

加密貨幣一直被視作中東的避風港,據 Coindesk 3 月 14 日報道,從黎巴嫩到也門的小規模貿易商表示,對比特幣作爲一種避險資產而非投機性資產的興趣比以往任何時候都強。此外,比特幣分析公司 Gate Trade 估計,目前有 30 多家伊朗公司使用比特幣而非法幣進行跨境交易。

此外,穩定幣在這一時期也表現突出。新冠病毒引起的恐慌給全球市場造成了損失,而穩定幣卻藉機證明了其在市場下滑時廣受尋求保護財富的投資者的歡迎,3 月份 USDT 市值一度超過 50 億美元,USDC 也經歷了市值上漲。

Circle 首席執行官 Jeremy Allaire 表示,這樣的需求增長對行業來說令人鼓舞, (新冠病毒)大流行後出現的一個更廣泛的宏觀主題是,企業需要更充分地依賴信任最小化、去中心化的基礎設施。人們和企業都希望有這樣一種體系結構,他們能以更低的交易對手風險和更高的安全性進行支付和收款。

各國央行數字貨幣工作進程加快

3 月 9 日,在麻省理工學院座談會上,來自波士頓聯邦儲備銀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以及麻省理工媒體實驗室 (MIT Media Lab) 的三位專家一致表示,雖然各國央行尚未決定是否通過分佈式賬本技術發行數字貨幣,但央行數字貨幣的引入是對現有全球金融體系的必要改進,因爲它們促進金融包容,降低現金處理成本,並有助於減輕危機期間的風險。

在新冠肺炎疫情在世界範圍內呈現出大流行特徵之後,各國並沒有因爲疫情原因影響央行數字貨幣的步伐,反而似乎將相關工作進一步提速。

馬紹爾羣島主權數字貨幣 SOV 指定的組織者 SFB Technologies 於 3 月初宣佈將使用 Algorand 技術構建世界上第一個國家數字貨幣(馬紹爾羣島主權貨幣,SOV),SOV 將與美元一起流通,並幫助馬紹爾羣島在全球經濟中有效運作。

巴哈馬央行數字貨幣項目 Sand Dollar 也在 3 月份取得重要進展,在埃克蘇馬島首次試點成功後,已被迅速推廣到阿巴科斯島,且巴哈馬副總理兼財政部長 K Peter Turnquest 表示,有望在 2020 年下半年被推廣到巴哈馬所有島嶼。

目前巴哈馬央行正在對該項目進行設計更改,以適應新冠疫情的新需求。3 月 26 日,巴哈馬中央銀行(CBOB)行長 John Rolle 表示,將對其央行數字貨幣進行設計更改,以幫助滿足因新冠病毒爆發而產生的支付需求。並表示相關基礎設施正在根據時間表穩步推進,並正在適應向巴哈馬提供設備和供應的限制。

此外,夏威夷州政府於 3 月 17 日宣佈建立“數字貨幣創新實驗室”,希望通過監管沙箱的實踐,在未來兩年內對數字貨幣及其活動有更多瞭解,並着眼於制定法律。

萬億經濟刺激計劃後,“數字美元”或成最後抓手?

英國央行雖尚未最終決定是否引入數字貨幣,但也已表現出對 CBDC 的興趣。3 月 12 日,英國央行發佈了一份關於數字貨幣的討論文件,並表示 :“我們對 CBDC 感興趣,因爲這是一個貨幣和支付發生重大變化的時期”,認爲建立 CBDC 將是“在向公衆提供資金的形式和支付基礎設施方面的一項創新”。英國央行表示,CBDC 可能帶來許多機遇,包括“更有彈性”的支付格局,以及未來更好的跨境支付的“基石”。

央行數字貨幣或成中國定向經濟刺激的選擇

2 月中旬,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區塊鏈工作組組長、中國銀行前行長李禮輝表示,在當前防控疫情的情況下,應該可以加快數字貨幣發行。

萬億經濟刺激計劃後,“數字美元”或成最後抓手?

中國人民大學未來法治研究院金融科技與區塊鏈研究中心主任楊東也認爲,總體看,受疫情影響,數字貨幣的推出或將進一步加快。原因是“疫情病毒使得人與人之間直接接觸的頻率大大下降,現金作爲一種交易媒介受到了’排斥’,從而使需要當面進行支付的“紙幣”的使用量進一步減少。”

雖然冠狀病毒的爆發導致包括央行在內的政府機構推遲恢復工作,央行數字貨幣工作進展可能受到一定壓力,但相關知情人士表示,由於中國央行擁有技術基礎,資源和豐富的人才儲備可以加快研究速度,因此仍可能會按計劃啓動,並稱 DCEP 的試點工作將在今年如期進行。

3 月 3 日,在國家發改委數字經濟新型基礎設施課題研究第九次會議上,10 餘位專家學者作出研判:

疫情是數字經濟的催化劑,快速、全面、精確的數據採集和分析是高效決策的前提。疫後時期,國家可能會加大投資與採購力度。央行數字貨幣可能會加快推出,成爲流向全程可控的特殊“專項資金”。央行數字貨幣,或成爲“新版四萬億”定向刺激的選項加速推出。

由此可見,中國政府部門正考慮將數字貨幣視作疫情關鍵時期進行經濟調控和刺激的可行手段之一,並欲加速推出央行數字貨幣。

“數字美元”計劃或成美國經濟刺激的最後抓手

作爲全球最大的經濟體,美國在這次疫情中遭受了重創。美股在 10 天內觸發 4 次熔斷,道指由最高的將近 3 萬點,整整跌去三分之一。

美聯儲採取了史上罕見的強勁政策來拯救國內經濟,兩週內降息 150 個基點,利率直接降到零,外加 7000 億美元的量化寬鬆,接下來又是 5000 億美元的隔夜回購,10000 億美元的經濟刺激計劃……

種種激進政策都表明,美國經濟的危險性極大,但這些舉措似乎都沒能獲得預期的良好效果。

美國衆議院民主黨正在嘗試制定大規模經濟刺激法案,以應對冠狀病毒的流行及其經濟影響。據 The block 報道, 3 月 22 日發佈的法案的一個版本包括一項條款,如果獲得通過,將創建一個“數字美元”,用於提供刺激性付款。

據小蔥瞭解,該法案對“數字美元”的相關含義、具體實施方案以及法律法規依據都做了詳細描述。

該法案計劃通過數字美元錢包每月向符合條件的個人支付緊急款項(刺激資金),以提振經濟,該法案要求所有聯邦儲備銀行在 2021 年 1 月 3 日前向美國所有公民、美國合法永久居民和美國境內商業實體提供數字美元錢包,並提到需要聯邦儲備系統的理事會頒佈相關條例來執行這一計劃。

但很快“數字美元”的提案就被擱淺,美國衆議院民主黨針對新型冠狀病毒的刺激法案最新版本已取消“數字美元”提案,《爲工人和家庭承擔責任法案》沒有提到數字美元,支付方式也發生重大變化,似乎採取通過財政部提前退稅的形式。

雖然關於“數字美元”的提案未被納入最終版本,而是像此前由衆議院金融服務委員會成員提出的另一項法案(也包括數字美元條款)一樣無疾而終,但藉助“數字美元”來提振本國經濟的計劃已然被提上議事日程。

美國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CFTC)前主席 Chris Giancarlo 在近期的採訪中表示,美國應將中國央行數字貨幣和 Libra 視爲考慮數字美元的“充分理由”,他指出,目前的金融結構正日益過時,政府需要提出一種能夠徹底改革和改善當前體系的結構。

小蔥認爲,雖然在針對新冠病毒的刺激法案中將“數字美元”計劃提起又擱下,但“數字美元”必將是美國在這一階段的重要戰略選擇,原因可以從三方面來看。

首先,現有的美元體系將在危機期間暴露越來越多的問題。目前,隨着新冠病毒引發全球性經濟恐慌,市場專注於生存,這一時期對美元的過度依賴,可能會引發流動性問題和重大的外匯風險,瑞士信貸的兩份研究報告強調,儘管中央銀行可以幫助以本幣流動性,但在某些轄區,用美元來幫助企業是更大的挑戰,對於任何持有美元計價債務的非美國公司而言,它現在必須償還更多的等值當地貨幣。

其次,全球央行對數字貨幣的重視已經提到新高度。如前所述,除中小國家積極佈局央行數字貨幣試點和應用推廣之外,中國作爲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也已經全面佈局央行數字貨幣,央行數字貨幣產業鏈已基本建立完善,廣電運通、長亭科技、新晨科技等數十家國內企業已先後披露在央行數字貨幣項目中承擔的角色,2020 年中國央行的 DCEP 呼之欲出,且或將成爲“新版四萬億”定向刺激的選項。

最後,前有 Facebook,後有 Telegram,都對美元地位形成潛在威脅。Libra 的出現震懾了包括美國在內的各主權貨幣當局,受監管影響,Libra 目前正在研究由政府支持的數字貨幣,同時仍然計劃提供擬議的 Libra 代幣,數字錢包 Calibra 計劃於 10 月推出。此外,在 Libra 之後,另一知名社交軟件 Telegram 也強勢來襲,推出去中心化的應用貨幣 Gram。

Facebook 與 Telegram 本身都具備龐大的用戶基礎,其推出數字貨幣應用都可能會衝擊現有國際金融體系,打破美元一家獨大的國際貨幣體制。雖然二者都受到監管的種種制約,但即使這些項目失敗,也還會有新的項目推出,這種勢頭已然不可阻擋。

上述種種,都在倒逼美元作出重大改變和革新,美元要想在全球數字經濟浪潮中捍衛其主權地位,必然需要藉助“數字美元”參與競爭。

此前小蔥的研究文章也指出,進入 2020 年之後,美聯儲圍繞發行 CBDC 的種種表態和動作,都讓人明顯感受到其態度發生了轉變。不僅加快數字支付、數字貨幣政策、法規制定等數字貨幣發行相關問題的研究,美聯儲還啓動了數字美元計劃,以緩其他數字貨幣對美元地位的衝擊。

美聯儲理事佈雷納德也在年初公開表示,“鑑於美元的重要地位,我們必須保持在(央行數字貨幣)研究和政策開發的前沿。”

此外,3 月 26 日,數字美元基金會(Digital Dollar Foundation)宣佈成立一個顧問委員會,任命 22 人,將幫助開發創建美國 CBDC 的框架,新成員包括前財政部負責反恐和金融情報的副部長 Sigal Mandelkar、曾擔任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顧問的 Tim Morrison、世界經濟論壇(WEF)區塊鏈項目負責人 Sheila Warren、多元化貿易公司 DRW 創始人和首席執行官 Don Wilson、以及前 CFTC 委員 Sharon Bowen。

相信這些鋪墊,都將爲“數字美元”計劃的實施做更多、更好的準備,或許很快,我們就會看到,在全球應對疫情危機的關鍵舉措中,數字貨幣發揮出更多效用。

萬億經濟刺激計劃後,“數字美元”或成最後抓手?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