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立播第十七期 | 比特幣“黑色星期五” 覆盤與展望(上)舟立播第十七期 | 比特幣“黑色星期五” 覆盤與展望(上)

點擊音頻收聽本次節目,這樣就可以隨時聽了哦~

楊舟:

比特幣暴跌這個事情對市場的整個影響是非常大的,所以這次希望能夠透過這個節目爲大家回顧一下這件事情。爲大家解釋一下貝寶在這個過程中起了什麼作用,做了一些什麼應對。同時還會進行一下展望,就是說經過這次去槓桿的暴跌之後,比特幣和加密金融行業會變成什麼樣子。

王立:

市場上有非常多的關於過去事件的解讀和未來的一些猜測,有一些我們是認同的,有一些我們是不認同的,我們也說一下自己的看法。

舟立播第十七期 | 比特幣“黑色星期五” 覆盤與展望(上)

王立:

一開始我們先回顧一下過去,其實把 3 月 12 號星期四和 3 月 13 號星期五這兩天,作爲一個事件的高潮的話,其實這整個事件是有連續性的。往前看的話,其實在二月份就已經有一些端倪。

楊舟:

二月份那時候特別忙的就是,每天給人放款。當時好像在二月十幾號的時候,當天就放了 1500 萬 USDT,那時候是非常瘋狂的。回顧一下,就是因爲基差很高嘛,就是期貨和現貨的價格相差的比較大。年化的時候最高達到了 50%,所以很多人進行一個所謂的心中所想的無風險套利。

王立:

從春節後我們在家裏面辦公的時候,明顯的感覺到這個市場在瘋狂地加槓桿,有兩個重要的指標。

第一個重要的指標是機構間拆借利率上升。數字貨幣的借貸這個領域一些比較大的平臺之間,會有一個拆借的一個市場。這個拆借的利率其實有點類似於傳統世界裏邊的銀行拆借的利率,其實它是有一個指導作用的。

如果在機構間拆借的利率快速提升的話,那說明這個時候是大家在瘋狂加槓桿。比如說 USDT 的利率飛速地上漲,這個市場在做多比特幣方向上的槓桿是急速在增加的。

機構間拆借利率其實在二月份的時候,從之前的年化 5%-8% 這個水平,其實最高的時候上漲到了 16%-18% 這個水平,也就是翻了兩倍多。這是機構間拆借的利率。

如果長尾市場的話,大家其實也可以有一些感覺。在一些交易所融 USDT 去做多的時候,其實都是一個是借不出來,另外一個是即使能借出來,利率也是到了最高那個點,也就是千一一天。

另外的一個指標就是基差的增加。

其實在比特幣二月份的價格到 10500 刀的時候,3 月份到期的交割的合約,其實當時的年化的溢價差已經到了 40%-50%,這是一個非常恐怖的套利空間。這也是爲什麼這麼多人來借款,可能他不是去做多了,他可能是借 USDT,哪怕他付出 36% 的成本套利的話,他可以掙到 40%-50%,而且這個風險是極低的。

楊舟:

我觀察到的另外一個指標就是,一般來說怎麼判斷是槓桿牛還是說場外資金進入,還有一個是比特幣的所謂的佔比(dominance)。

在這次二月份這次牛市,其實比特幣的佔比是不斷下降的。也就是說這一次大概率就是,場內的槓桿的一個推波助助瀾的作用。

一、恐慌引發的流動性危機

舟立播第十七期 | 比特幣“黑色星期五” 覆盤與展望(上)

楊舟:

回到 3 月 7 號到 12 號,3 月 7 號應該是 OPEC 談判失敗,然後原油開始暴跌引爆。當時的境外的情況是海外疫情還沒有引起那麼大的恐慌,剛開始有一些苗頭。原油的這波暴跌然後帶來了美股市場上的一些相關行業的一些公司的暴跌,拉低了美股的指數。從二月底應該是美股不斷地在下跌,比特幣市場其實也是一樣的,因爲恐慌的情緒已經慢慢地散佈了。3 月 7 號這個原油暴跌以後,其實加速了這個過程。

其實當時我們有一些指標已經開始報警了,3 月 8 號的時候 Bitfinex 的交易所當天 24 小時的淨賣出量達到了四萬個比特幣。平時交易量就是可能淨賣出 6000,淨買入 6000,當時是一個超量的事情。當時就比較引起了注意,但是整個過程還沒有完全催化。

王立:

其實從 3 月 7 號到 8 號,比特幣的價格應該是從 9200 美元左右一路跌到了 7600 美元,從 7600 美元再進一步下跌的過程中,纔開始引發了下一波的踩踏。

我們可以從兩個市場來分析一下,現貨市場和合約市場。

3 月 12 號的時候,當時我們看到由 Coinbase、Bitfinex 這些歐美所開始了一種斜線下跌的情況,就是 45 度下跌。一直往下走,然後反彈力度非常小,不斷地下跌一下,反彈一點,再下跌一下,一種 45 度角的角度出現。這時候其實應該是有機構淨賣出比特幣。

那時候我們有一些感受,就是說可能會引起一定的踩踏,但是並沒有想到直線下跌。到 6 點多的時候,就相當於一分鐘跌 5%。那個時候其實已經引起了期貨市場的一個槓桿被爆的這麼一個連環踩踏。

第一波踩踏的結果是最低現貨價格達到了 5500 美金,後來快速反彈到 6000-6200 美金的樣子。這一波的直接原因其實是現貨市場引起的,然後帶動了期貨市場在這麼高企的一個槓桿下,槓桿的連環爆倉。

當天晚上是到了 5500 美金,5500 美金其實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支撐位在技術上,因爲是 200 週週線。200 週週線的話這個支撐強到什麼位置呢,包括 2018 年底的 3000 美金,持續的很長一段時間的 3000 多美金,其實都沒有跌破 200 周線。

楊舟:

市場上認爲 5500 美元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支撐位,所以當時出現了一定的買盤,然後在 6000 美金左右緩住了。

王立:

其實記憶猶新,當時我們把大屏幕投上了幣價,然後的話我們所有的前臺部門,我們的客戶經理、我們的風控然後還有我們的交易部門全部都在待命。

3 月 13 號是真正的黑色星期五。從 6000 美金然後進一步下跌到 3800 美金,這兩個小時其實是真正的這一次的我覺得衝擊的一個核心。那一個早上所有的價格其實都已經失效了,在短時間內流動性的缺失,其實已經造成了交易的標的不能被完整地定價。

我記得很清楚,那天早上因爲一晚上沒睡,13 號早上起來大概七點過的時候,開始從 5800 美金左右一路下跌。第一波是衝到了 4500 美金左右,然後的話有一個快速的反彈又彈到了大概是 5000 美金的樣子,然後的話又往下跌到了最低 3800 美金。

這個時候就出現了一個很有意思的事情。

楊舟:

當時 BitMEX 的價格已經衝到 3300 美金了,如果說繼續往下走,將會直接把比特幣打到歸零。頭一天從 7600 美金到 5500 美金的這一波,其實很多的做市商他們的損失也很大。他們的儲備已經不夠了,做市商在那個時間已經抽出來了,沒有做市了。

所以那天早上出現了很奇葩的事情,就是不同的交易所之間的價格,甚至最高的時候差到了 1000 美金,而且這些交易所都是最頭部最頂級的交易所。Coinbase 和幣安當時最大差價在 1000 美金-1200 美金之間,所以我們定義那時候的價格是無效的嘛。

最有意思的事情就是 10:00~10:05 的時候,BitMEX 斷了。

有兩種傳言,一種傳言是說 BitMEX 自己關了。

另一種傳言是說有人進行了 DDOS 攻擊,然後去 Coinbase 拉價格。因爲沒有這個監管機構和沒有熔斷機制這種市場,由一個當時交易量最大和持倉量最大的交易所,完成了一次自我熔斷。

二、借貸平臺爲何不是主因

舟立播第十七期 | 比特幣“黑色星期五” 覆盤與展望(上)

楊舟:

很多媒體一直在說一個問題,就是借貸平臺在這次的暴跌裏面起到了一個負面作用。其實我們還是想澄清一下,就是借貸平臺背不了這麼大的鍋。

主要的原因還是一些高槓杆的合約平臺,他們內部的所謂的一個連環踩踏造成的。根本原因當然是因爲流動性危機催發了一個比特幣爆倉造成的一個連環下跌。

王立:

借貸本身就還是一個加槓桿的行爲嘛,既然是這一次因爲市場的槓桿過高導致的這種會跌這麼多。那肯定是有鍋的,只是說主要的鍋可能像貝寶或者說像貝寶的友商這樣的場外借貸平臺,如果說是要分鍋的話,可能鍋沒有那麼大。因爲首先場外的借貸槓桿是相對較低的,其次它是有緩衝的,它不是直接的爆倉。

楊舟:

我們是有一個所謂的給客戶緩衝的機會。

三、期權如何發揮保護作用

舟立播第十七期 | 比特幣“黑色星期五” 覆盤與展望(上)

王立:

我們在二月底的時候,其實就開始逐步地去通過期權去做了一些對衝,我們應該是二月份的交易額,在主流的期權市場裏面是超過 10% 的。我們建立了很多的看跌期權,因爲當時的幣價還很高,當時是 9000 多美金、10000 萬多美金的時候,我們的期權的成本也不高。

當時其實只是一個風控的動作,當時我們沒有預期到會價格跌到 3000 多。

楊舟:

雖然我們有風控的動作,但是我們的風控的動作不足夠,其實這是一個反思。

王立:

在二月底購買的這些看跌期權的頭寸,其實我們給貝寶主要的借貸業務提供了非常多的空間。當價格下跌以後,在流動性缺乏,然後市場定價不充分的時候,我們相對從容。

因爲那個時候的價格,你用那個價格去,哪怕我們想去平倉,那麼其實因爲沒有流動性,你的平倉的損失損耗會非常的大。

這個看跌期權的頭寸的話,相當於在那個時間點,我們可以不用馬上在缺乏流動性的時候去做一些賣出的動作,然後同時也給了我們的客戶更多的補倉時間。其實我們的線下貸款的很多單子都是有補倉時間的,從 6 個小時到 12 個小時左右,所以當時的期權給我們帶來了非常大的保護。

也就是說客戶比如說在 6000 美金爆倉的,我完全可以不爆他。如果你能夠在規定的時間以內給我補倉,不管價格怎麼動,你給我補到一個安全的價格,你可以保留你的比特幣的頭寸。

貝寶的應對呢,其實剛纔提到了一個是事前的對衝。事中我們儘量地去保護了客戶。其實每一個線下的借款單,哪怕是最後我們去處置它的質押物,也是提前跟他達成了共識。他沒有補倉能力,或者說他不願意補倉的這種情況下,然後我們去跟他達成了一致,纔去把他的質押物處置了。也沒有在最低或者說相對比較低的一個價格去處置。

事後其實我們還是總結了很多。

楊舟:

我們之後要提升的一個點,經常應該給所有的客戶發佈這種我們看到的一些指標,我們看到的一些問題,把市場的更多的信息分享給客戶,讓這些市場客戶更多地理性地去應對。

獲取貝寶金融每日晨報(Babel Desk Morning Digest)

請掃碼關注下方微信號~

舟立播第十七期 | 比特幣“黑色星期五” 覆盤與展望(上)舟立播第十七期 | 比特幣“黑色星期五” 覆盤與展望(上)舟立播第十七期 | 比特幣“黑色星期五” 覆盤與展望(上)

舟立播第十七期 | 比特幣“黑色星期五” 覆盤與展望(上)

敬請期待下一期舟立播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