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技術誕生十年,投資側重方向正由「純技術故事」 向 「商業故事」轉變。

原文標題:《【萬向區塊鏈蜂巢學院公開課第十課】鄧超:區塊鏈生態與投資》
演講者:鄧超,HashKey Capital 首席執行官

本文爲萬向區塊鏈蜂巢學院公開課第十課,鄧超(HashKey Capital Managing Director)的演講內容整理。鄧超根據他們團隊的投資經驗,爲大家分享了區塊鏈產業地圖、未來投資趨勢等。

HashKey 鄧超:區塊鏈投資正從純技術側重向商業故事轉變活動現場:鄧超

今天主要和大家分享從投資角度怎麼看區塊鏈,會涉及到一些方法、框架、具體項目,大概分爲四個方向:

第一,行業概述;

第二,產業地圖(上中下游區分);

第三,投資與資產管理;

第四,趨勢、主題與展望。

其中有些是自己在過去一年多看的項目、投的項目中總結的一些經驗及教訓,和大家分享一下。

行業概述

整體投資視角是把區塊鏈現在的階段和互聯網 2000 年左右進行對比。之前在新加坡參加活動的時候,有幸與幾位傳統投資界資深人士請教了下,對比他們當年投互聯網,現在看區塊鏈是否有可比性?如果有可比性按照時間維度大概是怎樣?其中一位總結的是 2001 年左右,所以我們把區塊鏈現在的階段和互聯網 2000 年對比是符合潮流的。

從技術的成熟度來看,記得我上大學那會兒上網站一般情況下打開需要 30 s~1 min,如果帶圖片可能時間更長。現在區塊鏈技術成熟度差不多就是那個階段,系統能跑起來,但性能上有多快有多好?還是需要一定的時間。

從使用者角度,2000 年左右的互聯網時代用戶是 3 到 4 億,現在全世界區塊鏈用戶初步估算在 4000-5000 萬左右,處於比較早的階段。商業應用已經有方向,但是離大規模應用還有一段路要走。

從投資角度,2000 年左右互聯網泡沫,這和區塊鏈 2016、2017 很像,泡沫過後就是寒冬。在這個階段,技術由不成熟趨向於成熟;商業由開始摸索到有可能大規模應用;投資從泡沫破滅到行業進化。這正是投資比較好的階段。

區塊鏈和互聯網有相似的地方,但是也有不太一樣的地方。互聯網剛誕生的時候 90% 的屬性是技術屬性,10% 是金融屬性。但是區塊鏈不一樣,區塊鏈從誕生開始就除了本身技術屬性外,還有投資屬性、金融屬性。

接下來,從幾個維度和大家分享一下。

產業維度

HashKey 鄧超:區塊鏈投資正從純技術側重向商業故事轉變

Multicoin 在 2018 年從技術角度劃分了區塊鏈技術維度,最底層的互聯網通信協議 layer0,到 layer1,再到中間層協議層、應用層。從互聯網通信協議到和區塊鏈相關的,再到和中間層相關的,再到應用層,每一層又有多個細分領域,比如說智能合約會分辨協議以及衍生其他應用,到鏈下會有通道等等。技術名詞大家聽了很多,圍繞着細分技術領域有各個項目。像早期互聯網階段有的人做瀏覽器、郵箱,還遠遠沒有到達商業階段。

Unicom Watch 分的更加廣一些,大概分成四層,其實應該是五層,在 Smart Contract 下有 layer0 (互聯網通信協議)。中間層提升 layer1 層信任、相互操作性、跨鏈、隱私計算等等。layer3 是區塊鏈原生的系統和服務,layer4 是區塊鏈技術在商業上的應用,其中很多和金融相關。

HashKey Capital 投資時劃分會更加概要,我們把所有和區塊鏈相關的領域劃分爲四個領域,最底層的基礎設施可能包括 layer0、layer1,中間層和前面的劃分一樣,提升底層基礎設施、性能的項目和應用。第三層的應用是廣義上的區塊鏈應用,可能是在某些細分領域,有點像互聯網的商業應用。第四層在行業裏是和區塊鏈金融相關的領域,我們覺得應該單獨劃分。從業務屬性來說的話金融屬性更多,包括基礎設施、安全、託管、合規平臺等等。

產業地圖

剛纔從行業上下游角度做了概要的劃分,區塊鏈技術和其他技術一樣,都是從學術誕生的,論文寫出來到工程實踐,到實驗室、商業落地探討,最後纔是大規模應用。

上游的製造業是什麼?就是和「礦」相關的,所以最上游是芯片,緊接着是礦機、礦池。中游是圍繞着區塊鏈技術的所有項目、應用。下游是應用,一般應用是講垂直行業的應用,區塊鏈應用和傳統應用不太一樣。對比互聯網有點像阿里系支付、騰訊系支付、銀行支付,傳統銀行服務是基礎設施。但是和傳統銀行服務又不一樣,是在互聯網新的場景下的應用。區塊鏈也是一樣,DApp 和傳統商業有相似的地方,但完全是在區塊鏈生態下的應用。

HashKey 鄧超:區塊鏈投資正從純技術側重向商業故事轉變

上游

區塊鏈行業上游和電子製造業很像,很重視資本和技術。在「礦」領域最核心的不是礦機本身,而是芯片。因爲成本非常高,而且產能大多被幾家大公司壟斷了。有些礦機公司把源頭的芯片源、生產線壟斷後,其他競爭者就沒有剩下多少機會了。

礦機有點像電子產品的製造業,四川被稱爲「礦都」,比如說挖礦,全球 60% 的挖礦算力在中國,且全球 50% 的算力在四川。礦機的大部分在深圳生產,2019 年下半年我在深圳周邊看過很多和礦機生產相關的公司,深圳礦機公司大約有三十家左右。

中游

公鏈當中,像以太坊、Cosmos 等等。聯盟鏈 2016 年講了很多,2017、2018 聯盟鏈被提起來的次數比較少。最近區塊鏈技術被提升爲國家戰略的時候,聯盟鏈的聲音又多了。其實 2016 年已經有比較完善的聯盟鏈存在了,但是沒有很好的商業應用場景。

下游

劃分了三個方向:

一是 DApp,和現實的商業活動聯繫最少,是區塊鏈原生的很多應用。

二是基於區塊鏈的金融,現在還處在對比傳統金融業務模式、金融框架下的金融服務,但是底層資產是區塊鏈資產。

三是垂直行業應用,這個比較多,萬向區塊鏈已經有落地行業應用,比如供應鏈金融、汽車供應鏈等。

投資與資產管理

和大家分享一下我們從投資角度怎麼劃分市場以及實操環節。

怎麼選項目?標準不是區塊鏈投資機構創造的,而是向傳統做的很好的 VC 機構、資產管理機構學習借鑑,在傳統投資領域內已經被證明是最佳實踐,而且運行的良好、健康,有幾十年歷史的最佳實踐和投研框架。從項目發掘、投資過程、投後管理、退出,和傳統 VC、PE 的流程一樣。區塊鏈投資不一樣的地方是區塊鏈技術、區塊鏈項目有本身的特點,比如說社區屬性很強。

我們一方面和社區保持比較好的聯繫,同時又基於投資的研究框架,我們研究有哪些項目現在做的比較好,各自的優劣勢是什麼。對照我們自己的研究結果去判斷哪些項目值得接觸。2018 年年底 HashKey Capital 剛成立的時候,市場上對我們一無所知,我們只能從頭做起。找到好的項目,必須先介紹我們是誰,我們能給你帶來什麼,有什麼資源。

得真的給項目帶來價值,項目纔會認可你。HashKey Capital 非常重視合規,當地市場的監管機構是否認可,給你的許可是否被全球其他地方的監管機構認可是很重要的因素。到目前爲止,HashKey Capital 和全球主要地區的投資機構、主要的社區都建立了比較好的聯繫。和大家分享一下數據,去年我們團隊總共看了 550 多個項目,投資了 20 幾個項目,投資的項目表現也都非常不錯。

趨勢、主題與展望

分享下團隊在過去一年中的經驗和教訓。

整體趨勢

中國很少有人直接把區塊鏈當作一個行業,第一不夠大,第二不夠成熟。大部分人會稱作「區塊鏈領域」。國外也比較少有人講「區塊鏈行業」,用的詞是「Space」。如果問我們自己,區塊鏈是否已經被大衆關注了?答案是肯定。區塊鏈是否已經成爲行業了?確實否定的答案、至少目前還沒有。

區塊鏈發展階段還很早,按照傳統 VC 的標準,大部分都在 A 輪以前,處於天使、種子佔大多數。所謂的天使、種子輪就是技術還沒有完全驗證完,更不用談及商業模式了。

區塊鏈投資領域已經由原來的所謂去中心化、分佈式支持項目變成了由 VC 機構主導,轉折點在 2018 年。

投資主題

大致有幾種主流的技術特徵:

1、圍繞比特幣的技術生態,比如說挖礦、借貸、保險、閃電網絡。

2、以太坊生態。實際上以太坊是現在所有區塊鏈裏最具競爭力的,無論從開發者的數量、生態的豐富度還是技術的成熟度。

3、POS (Proof of Stake)生態,跨鏈等,衍生了很多商業機會。

投資方向

給大家分享一篇文章《WEB3.0 簡史》,web3.0 究竟要實現什麼?實現數據、資產、財富全部由個人掌控。現在有些項目講分佈式、去中心化的,廣義來講都屬於 WEB3.0 的範疇。在國內更多的是聯盟鏈,各個細分行業領域都有很多機會。

方法論、熱點、趨勢及其他

區塊鏈大的歷史背景前面講的比較偏互聯網,想到兩本書在這裏推薦給大家。

HashKey 鄧超:區塊鏈投資正從純技術側重向商業故事轉變

《這一次真的不一樣》(This Time is Different),每一次有新的浪潮和投資機會來的時候,人們從主觀上會覺得這一次和上一次不一樣。某一階段投資的標的物可能從技術組件、商業、社會意義上有些不一樣,但是放大到更大的社會背景下看,可能沒太大不一樣。

《硅谷百年史》,在硅谷還是一片農場的時候先從半導體誕生講到互聯網泡沫,再到互聯網經濟,講怎麼產生新的想法、技術新突破、商業化,怎麼用商業方式把技術大規模推廣。

在這個大背景下看區塊鏈投資會更容易理解,人類歷史上過去八百年的金融投資史,區塊鏈可能還會經歷泡沫。從商業的角度來說,投機和投資的趨勢都會一直圍繞技術如何被大規模應用、大規模商業化來進行?參照硅谷過去的一百年,怎麼從學術到實驗室,到早期的商業探索,再到大規模商業應用,乃至到監管參與讓行業更加規範化,我們堅信區塊鏈會經歷相似的路徑。

投資是看大方向,在合規、技術正確、團隊靠譜、方向沒有大問題的情況下,很多團隊把項目劃分的很細,甚至各個維度打分,技術成熟度以及團隊商業意識等,最後看總分來判斷項目是否可以投資無論是傳統的 PE、VC 還是區塊鏈投資機構,看項目其實是沒有單個標準的,基本上都是從大方向出發。比如團隊背景、技術水平、商業模式等。國內在政策出現之前會有很多機會,如果監管處理完 P2P 之後深入探究區塊鏈領域的業務,相信這個領域未來會更清晰、規範。

下面我會結合看過的一些項目和大家進行分享經驗。

理想主義 vs 現實主義: 案例—Lightnet

HashKey 在東南亞投了此項目,泰國有很多勞工把錢轉回老家(東南亞其他國家),如果用傳統方式的話成本是 8% 到 10% 甚至更高。中間過程大部分會涉及到 8~9 個機構,時間是 3 個工作日到一週甚至更長。假設某勞工寄了 100 美元,一週之後家裏纔會收到,除去各種成本,最終可能只剩下 82 美元。

Lightnet 在便利店的網絡基礎上增加了以區塊鏈爲底層的清算結算系統,當然是在不違背當地外匯管制的前提下。員工只要去到周圍的便利店,說明寄多少錢以及家的地址,找到離家最近的便利店。從技術上幾秒可以實現,操作運營的角度要幾分鐘或者幾小時,是原來成本的十分之一,效率由幾天變成了最短几秒中,最長几個小時。

這個模式在其他金融基礎設施欠發達的地區,或者跨國轉賬成本比較高的地方,會是很大的市場。團隊的背景都是商業背景,技術是找其他技術機構合作。

主題投資 vs 生態投資: 案例—AlphaWallet

究竟投資是主題投資還是生態投資?從 2016 年至今出現過哪些新熱點新主題?這些主題長的存活半年或者一年,短的 2 個月就沒人關注了。區塊鏈領域一定程度上和傳統的 PE、VC 市場是一樣的,傳統技術投資領域基本按年開始算的。我是從 2012 年開始關注 Fintech,參與 Fintech 投資。

2012 年講大數據、雲計算、VR、AR、3D 打印。如果技術行的通,或者商業化應用就是一年兩年,而區塊鏈卻是把按年算變成了按月算。我們更多把 HashKey Capital 當作生態系統投資機構,對生態系統把握較大,不會盲目追尋某個主題,會順勢投資,AlphaWallet 是在一個未來 Web3.0 時代的資產入口。

投商業 vs 投技術: 案例—Tassat

投技術還是商業呢?Tassat 是給金融機構、銀行提供資產化的技術平臺,給合作機構提供基於區塊鏈技術的基礎設施。Tassat 成員都是傳統商業背景出身,做項目的目的不僅僅是單純追求技術上有多大突破,而是用技術實現商業的目的。

從方法論看一下除了目前市場上投資機構追求的熱點外,HashKey Capital 覺得應該同等重視的方向。

用戶體驗

以太坊從 2017 年左右開始重視「用戶體驗」,在此之前區塊鏈很多應用基本都是針對有技術背景的人。ZenGo 是以色列的項目,我很尊重以色列的創業者,他們很實際,不純講技術,就講如何簡單直接地能被運用。這個錢包的技術基於 MPC 簽名,簡單實現了不需要記私鑰、輸密碼,依託於現在的蘋果 IOS 系統下載,所有操作都和使用互聯網產品一樣。他們很實際,用戶處在什麼樣的技術階段,他們就怎麼幫助用戶、順應用戶,而不是反過來培養用戶。

開發者友好

區塊鏈領域有很大的瓶頸,所有的公鏈都在建生態,生態是靠公鏈上的項目、應用。然而誰來建項目?誰來建應用?答案是開發者。全球的區塊鏈開發者有多少?據說以太坊有超 20 萬以上開發者,其他的公鏈有多少呢?少的幾十個人,多的上百人。爲什麼很多開發者不願意到你的公鏈平臺開發呢?因爲搭建開發平臺、開發環境太難了。

ChainIDE 做的很前沿,把全球近 15 條鏈的平臺都搭建好了,並且是全球第一個搭建參與 Libra 開發平臺的公司。與此同時和高校一起設置了區塊鏈課程。學生們現在有了教材,開發環境也不需要重新搭建了。

入口

解決普通大衆對區塊鏈的瞭解和區塊鏈應用的路徑。比如說 Blockfolio,用戶有 500~600 萬。鏈聞傳遞的不僅僅是信息,而是有價值的信息。很多區塊鏈媒體就是信息的搬運工,把別人的新聞通稿發一遍,而鏈聞對信息進行了篩選,我們通過鏈聞發現了很多投資機會。

合規

Blockstack 獲得了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的批准,團隊背景也非常好。我們在香港、新加坡對傳統投資者有很多溝通,但限制他們進入區塊鏈領域很重要的因素就是合規。如果有合規的通道進入市場的話,他們很願意把一部分資產配置到區塊鏈技術領域。

什麼時候區塊鏈作爲技術能夠被主流、大衆應用,什麼時候能進入到主流資產管理領域?我分享下自己的體會:

1、沒有「小」 項目。

Maskbook 這個項目大家最近可能在新聞上看到,他們最早是作爲 Facebook /twitter 上的加密插件。社交工具上信息很容易泄漏,數據主權被大互聯網公司佔據了。但如果有插件把所有信息都加密,就很符合技術極客最原始的想法,把數據主權從大的互聯網公司奪回來。

和他們聊過以後發現他們的定位太小,首先把自己變成小插件,其次把自己放在了現在成熟商業、既得利益的對立面。我們給到的建議是他們可以作爲連接 Web2.0 和 Web3.0 的通道,要把現在所有的 Web2.0 (互聯網時代)的所有服務模式轉變到 Web3.0。他們滿足了我們對 Web3.0 的標準,數據、資產、財富都是用戶自己的。與其把商業和用戶培養成這個狀態,不如做一個更高層的架構,把現在所有的 Web2.0 服務集成。

2、沒有「貴」項目。

區塊鏈早期項目全靠投資機構和項目的相關談判,某種程度上只是摸着石頭過河,相互達成默契,最後得到估值。有一些大範圍的對比,比如說體量多大,估值是什麼範圍,但具體的估值模型是沒有的。

爲什麼沒有貴項目?因爲在項目不同階段,估值會有很多因素,也有可能投資機構沒有看到。PlatON 是很硬核的 MPC 項目,JPMorgan 會願意給他的服務付費。簡單來說,如果大家認爲項目是有價值的,在早期的時候糾結它究竟是估值 1000 萬還是 1500 萬沒有多大實際意義。如果你看重方向應該很有魄力地去投,就像我們投 PlatON 一樣,就看大方向。

3、沒有「完美的」項目。

關於技術、團隊、資源、商業,如果是特別技術的項目看商業的維度會少一點,特別商業的看其他維度就會少一點,基本的模式 Work 就可以了。

早期沒有任何一個項目在每個維度都是完美甚至優秀的,好的項目都是大家去搶的,如果項目都很完美了,請問你能給項目帶來什麼?基本我們投項目的時候不是找問題,任何一個項目都可以提很多問題,而是應該帶着資源和項目方談,帶着解決方案去投項目。

總結和展望

最後,分享下總結和展望。

2019 年被稱爲正規軍入場了,是大規模商業化的元年,但從現在市場的體量、資金、資源、應用來看還沒有。從投資機構的角度看,傳統大 VC、金融機構還沒有大規模進場。如果大規模正規軍進場,那現在的從業者護城河在哪裏?HashKey Capital 有 1~2 億美元投資基金規模,如果某一個大的金融機構進來,可能規模要比我們再上去一個量級,我們在資源方面的優勢在哪裏?從行業場景來說,大機構天然有應用場景,單打獨鬥的區塊鏈項目應用場景優勢在哪裏?大家應該從春風中冷靜下來,認真寫代碼、做商業,才能在正規軍進來之前建好護城河。

2019 年行業最重要的事情,是「春風」以及 Libra。Libra 是 C 端應用,JP Morgan 是 B 端應用,如果 JP Morgan 應用網絡更大的話,可能是機構在聯盟鏈領域內很好的落地應用。

2020 年,在投資領域,專業化會是趨勢,真正具備挖掘、投資和幫助優秀項目成長的專業能力和資源網絡的投資機構會被市場更加青睞。合規化也是必要而且不可阻擋的,區塊鏈投資機構向傳統優秀投資機構看齊,構建規範的業務流程,按照屬地監管框架規範運營,並得到相關監管機構的資質准許。

區塊鏈技術誕生到現在已經過了十年了,投資側重方向由「純技術故事」 向 「商業故事」轉變,投資者會越來越看中基於區塊鏈技術的商業機會。

進行一下 2020 年的猜想,憧憬區塊鏈全球真實用戶超 1 億,資產市值過萬億美元。

區塊鏈世界現在被兩股力量主導,一股是中國,一股是美國,說的廣泛一點就是中文社區和英文社區。預計 2020 年開始中文社區和英文社區主導市場的格局應該會更加明顯。

今天分享到這裏,謝謝大家!

HashKey 鄧超:區塊鏈投資正從純技術側重向商業故事轉變活動現場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