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久見!500 萬人不打算還錢了

作者 | 貓哥

來源 | 大貓財經 (ID:caimao_shuangquan)

01

最近一段時間,不少搞催收的人發現生意越來越難做了。

以前無論是短信威脅還是電話轟炸,身經百戰的討債大哥有總有辦法讓借款人就範。再說疫情期間泥沙俱下,催收人也不指望真的能拿回多少錢。

現在真正讓大哥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其實是借款人的態度變化。往日電話裏唯唯諾諾的小綿羊像是換了個人,不僅腰桿硬了不少,甚至有了成體系的“反催收方法論”——

如果是上徵信的合規平臺,只要催收員開始施壓,就“直接開罵”。最誇張的,有人借款的平臺太多,所以從早上八點就開始應付,一天少說五十個電話,一邊對罵,一邊工作,真是充滿激情……

催收的要是敢回罵,那就錄音向銀保監會等監管部門投訴。三番五次下來,基本都能談到協商分期、減免本息這一步。

活久見!500 萬人不打算還錢了

如果是不上徵信的放貸平臺,那就更好辦了——拒接電話、拒絕還款,逼急了甚至可以威脅舉報平臺。總而言之就是堅決不還,就當發工資了。

活久見!500 萬人不打算還錢了

除了散佈在各大社交軟件中的羣聊之外,很多短視頻平臺也成了這些人交流經驗的平臺。

有的是走技術路線,視頻標題也都很簡單粗暴:“你知道催收怕什麼嗎?”、“來看逾期小哥如何硬懟催收小姐姐”,點贊收藏不少;

活久見!500 萬人不打算還錢了

活久見!500 萬人不打算還錢了

還有的走循循善誘的苦情路線,比如有個 90 後奶爸在西瓜視頻上講述自己負債 150 萬的經歷,評論區裏全是應付催收的經驗分享,播放量近百萬。

有人統計過,在多個短視頻平臺上,已有數百個與反催收相關的大號,還有數千個正在成長的小號。它們的粉絲量,少則上千,多則幾十萬——這是個有近 500 萬人關注的反催收聯盟,都打算借錢不還了。

02

其實在很久之前,類似的教程就已經在各類網貸羣裏大行其道了。只不過這類組織鬆散,不僅效率很低、手段和方法也有限,要麼硬扛要麼對罵,沒什麼存在感。

不過在疫情爆發之後,多部門出臺了一些強化金融支持的舉措,再結合法律法規中的一些具體條文,不少“反催收中介”發現了更多鑽空子的機會——

比如很多視頻中經常提到的“停息掛賬”,依據的是《商業銀行信用卡業務監督管理辦法》中的規定:

在特殊情況下,信用卡欠款金額超出持卡人還款能力、但持卡人仍有還款意願的,髮卡銀行可以與持卡人平等協商,達成個性化分期還款協議,最長期限不得超過 5 年。

具體怎麼操作呢,很多人選擇在“還款意願”上下手,保證每個賬單期有還款記錄就好。如果你連最低還款額都還不起,那就每天還一塊,錢多的時候每個月還個一兩百。

在疫情期間,大家手頭都不寬裕,這些往常被人嗤之以鼻的“乾貨”搖身一變成了衆人追捧的香餑餑,也催生了不小的商機。

有的中介公司成立了專門的業務團隊,不光有律師專門研究法律法規,還有維權人員專門和金融機構協商賬單分期、停息掛賬;

不過他們的收費也比較高,一般的服務都在 1288 元至 4988 元之間。按照平均每天過百的成單量,這樣的“高端”公司頂峯期月收入差不多有 280 萬。

那些在短視頻平臺經營賬號的散兵遊勇也算是神通廣大,不僅可以用生意虧損、遭遇詐騙、疾病、車禍、被拘留等理由向銀行申請個性化分期,甚至可以幫持卡人僞造貧困證明、住院證明等資料。

“如果客戶自己找銀行進行協商,一般得是分 5 年需還款 18 萬元。但若委託我們進行談判,可以分 5 年還款僅 8 萬元。”

當然了,他們收起錢來也不含糊。

普遍的收費標準是按債務額的 8% 到 10% 抽傭,還有一些中介比較黑,直接收 20%;有的人也會推出定製化的退費退息方案,價格從幾百元到數千元不等,甚至還有一些近千元到付費課程。

活久見!500 萬人不打算還錢了

還有的人在網上賣網貸防爆通訊錄攔截軟件、投訴信的文字模板,以至於不少銀行和平臺收到的投訴信都很雷同,連錯別字都是一樣的,逼得投訴平臺不得不特意發了公告——“不許抄作業”。

活久見!500 萬人不打算還錢了

最騷的是那些一直沒有生意的催收公司和放貸中介,行業不景氣、做催收又容易被抓,只能另謀生路。爲了不浪費自己的專業知識,乾脆加入敵方陣營,也算是知己知彼的“降維打擊”。

借錢的欠着不還,討債的轉行幫人“賴賬”,也算是人間奇景了。

03

最近這幾年,消費信貸業務發展的很快,沒辦法,這門生意賺錢太輕鬆了。之前有人算過,無論是分期的手續費還是逾期後的利息,貸款平臺的利潤空間很大,“真實利率”一個比一個誇張。

也正是因爲這個,各種各樣的借款平臺層出不窮。做電商的、送外賣的、賣二手車的,甭管主業是做啥的,只要是能申請到牌照的公司都想進來摻一腳。

在不少短視頻平臺上,還有各種魔性的洗腦廣告,雖然劇情空洞、表演誇張,但傳播效果還是很好的,來一個宰一個。

活久見!500 萬人不打算還錢了

貸款平臺慷慨放款,幾萬額度輕輕鬆鬆就批下來了,再配上絕妙的消費主義廣告,人們身上的債務可不就是越來越多了。

但在緊隨疫情而來的降薪、裁員大潮中,過去脆弱的收支平衡正在被打破。尤其是那些既沒儲蓄意識、又無穩定收入的人,很快就陷入到了欠款、逾期的窘境中。

其實早在今年 2 月不少銀行就出現了信用卡逾期增多的苗頭,只不過靠着監管部門推出的延期還款政策延緩了逾期風險的暴露。

今年 3 月份央行發佈了一組數據,截止 2019 年末,我國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償信貸總額就有 742.66 億元;招行銀行也在一季報中披露,其信用卡業務逾期貸款率爲 4.13%,較上年末增長 51.28%。

而在信用卡之外,琳琅滿目的消費金融平臺也有不小的負擔。

業內人估算過:去年中國的消費信貸餘額是 14.6 萬億,哪怕非常保守地按照不良率 3% 來算,也有接近 4000 億的巨大規模。

但在“反催收聯盟”的干擾下,“欠債還錢”似乎已經不是天經地義的事情了。

活久見!500 萬人不打算還錢了

04

拋開極少部分油鹽不進的“老賴”,大部分普通人還是想要靠自己還清債務的。

只不過在短期的疫情和經濟衝擊下,不少人無奈的陷入了逾期的惡性循環中。這部分人需要的,可能只是一段時間的過渡和一個東山再起的機會,這也是“反催收聯盟”滋生的土壤。

其實在國外,債務重組已經是一個相對成熟的行業,也有着不少可以借鑑的成功樣本。比如在美國,就有許多專門幫人們解決債務問題的機構,叫 CCCA。

在需要考證上崗的“債務重組諮詢師”的幫助下,欠款人和金融機構之間有了平等對話的橋樑。

首先,CCCA 會調查欠款人的真實情況,並確定他每月可以還的金額;

緊接着,CCCA 會去和金融機構協商,確定一個合理的還款計劃;

在接下來的時間裏,欠款人定期將錢打給 CCCA,再由後者分配金額還給金融機構。

對於金融機構來說,憑藉 CCCA 的介入,哪怕對方還得慢,但起碼回款還是可以保證的;如果去催收的話,這些用戶未必能還款,欠的錢可能成爲永久的壞賬。

可問題的關鍵是,現在國內的不少機構和中介給出的“債務重組方案”壓根就是錯誤的。

比如針對借款平臺申請互聯網仲裁的現象,“導師”的說法是這樣的:“互聯網金融仲裁目前運作的不是很成熟,目前國內的法院很少配合互聯網仲裁的,所以大家收到仲裁書等同於白紙。”

但實際上互聯網仲裁作出的裁決書也是有法律效力的,在借款人不履行生效的裁決書時,申請執行人可憑該生效裁決書向被執行人所在地的中級人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要是沒當回事就真慘了。

他們更普遍的是利用大部分人不瞭解金融機構關於息費規則的情況,誘導他們支付一定費用承諾去做減免分期等,轉頭就用投訴等手段要挾金融機構和第三方催收公司進行敲詐,本質上就是騙。

把翻身的希望放在他們身上,可能還不如直接在“反催收”羣裏聯繫那些活躍的廣告哥。。。

活久見!500 萬人不打算還錢了

本文系網易新聞·網易號“各有態度”特色內容

活久見!500 萬人不打算還錢了

活久見!500 萬人不打算還錢了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