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個行業似乎到了一個開始集體反思的時刻,以及對 DeFi 重新定義的時刻。

原文標題:《當我們在聊 DeFi 時,我們在聊什麼》
整理:orangefans

上週,橙皮書 x Algorand 在上海舉辦了「DeFi 的中場危機」主題活動,這也是橙皮書第一次做線下的活動。

活動現場的流程雖然有些磕磕絆絆,但好在去了現場的讀者朋友大多都覺得內容很好,乾貨滿滿。

這篇文章是對當天每一個演講和圓桌的簡單 Review,更加詳細的現場內容,歡迎持續關注橙皮書,後續我們會陸續放出現場詳細的文章 / 視頻內容。

我們組了場圓桌和演講,集體反思區塊鏈與 DeFi 的定義

演講:如何用第一性原理創造貨幣 By 楊民道 dForce 創始人

在民道的 演講 中,他認爲貨幣應該滿足:

1. 交易媒介 – 穩定、買賣流動性支持
2. 價值儲藏 – 相對穩定性、獲得收益
3. 記賬單位 – 穩定、法定定價權

於是 dForce 在設計 USDx 的時候,分別圍繞上面三點做了很多的考慮:

1. 消費 – OTC,方便快捷地支付(USDx 在一開始就打通了法幣通道,但很多穩定幣推出但沒有意識到這個問題)

2. 投資 – 幣幣現貨、期貨、穩定幣(USDx 已經上了交易所幣幣交易,如果一個穩定幣沒有交易對手方,買賣是不成立的)

3. 儲藏 – 被動收益 (保本 抗通脹)(穩定幣的借貸業務讓持有者能夠擁有生息功能,這將衝擊到傳統金融業務,USDx 利率來自於抵押 eth 借貸的人,利率是由市場調整的,比如池子裏的資金被借出大多數,利率會被推升到很高,進而吸引用戶存入獲得收益)

4. 信用 – 借貸 (可用資產抵押借貸)

而貨幣的可編程性讓這些設計得以實現,它也是 DeFi 的基礎。

大辯論:DeFi vs CeFi :未來的金融產品,在中心化和去中心化之間會有一個平衡

主持:風答
嘉賓:楊民道 dForce 創始人、劉毅 Cdot 創始人、林榕 Matrixport VP、Mable 涅槃資本合夥人

本次辯論分爲兩個陣營,DeFi 方:民道 & 劉毅,CeFi 方:林榕 & Mable;

在辯論中,投資人 Mable 在談 DeFi 投資邏輯時表示,DeFi 目前能夠做的的事情還不夠多,有點拿着錘子找釘子的意思,雖然它產生了價值,但目前很難有價值捕獲,投資人很難在其中獲得收益。

長期來看,他需要先讓一些人找到一些真正的應用場景,然後再慢慢發展出一些投資機會,且不一定非要在 protocol 層面,比如面對現在的超額抵押問題,未來鏈上身份可能是不錯的機會。

而 DeFi 從業者民道則認爲,如果有機會成爲 HTTP,就不會去做 APP,這是他們選擇做 protocol 的原因,他認爲跟 CeFi 相比,DeFi 最大的優勢就是沒有對手盤風險,用戶不用擔心跑路。而目前 DeFi 面臨最大的問題在於用戶進入門檻和資產缺乏,這都需要一些時間解決。

面對 DeFi 的競爭,在做中心化借貸業務的林榕則表示,去中心化和中心化並不是二元對立的,未來中間會有一個平衡,而現階段中心化最大的優勢是安全和流動性,CeFi 可以更加高效的將更多資產帶進來,同時 DeFi 的合約長期暴露,被攻擊的風險也更大。

同時,林榕認爲,真正大規模完完全全去中心化的場景(Libra 不算),可能在有生之年難以看到。

針對這個問題,劉毅認爲去中心化是指一個不能由單一實體或者說少數人決定的 protocol 去取代原來的傳統中介或互聯網中介,或者去創造新的市場,使傳統中介和互聯網中介都不能協調的一些交易能夠發生。

因爲中介原來是爲了解決信息不對稱,爲了解決交易摩擦誕生的,但是它處在中間位置,他要麼是信息中介要麼是經濟交易中間,有天然的地位優勢。

然後這些中介又都是私營公司,所以它會有動力兩邊壓榨利潤,它就做了這麼多貢獻,但是因爲它處在一個特殊的地位上,他就可以不斷的去擴張自己的收益。

所以我對於 DeFi 相對樂觀,我們可以從一些市場開始,可以部分取代中介。

演講:Algorand 在 DeFi 領域的探索 By Naveed Head of Engineering Research from Algorand

作爲新的公鏈,Algorand 自然不會放過 DeFi 這個賽道。

關於 DeFi,Algorand 擁有創新的,更快更安全的 Layer 1 交易協議:

  • 支持用戶在 layer 1 發行自己的通證,無需智能合約,具有和原生通證相同的安全保證。
  • 同時保證交易雙方公平性(原子互換)從而支持更多、更復雜的金融場景。跟基於智能合約的原子交換相比,交易各方不用擔心 DDoS 攻擊,因此不需要哈希鎖和時間鎖,不用把要交換的通證長時間鎖定。更安全,更快,更方便。
  • 在 layer 1 支持多種交易場景。
  • 可以支持多筆轉賬交易一次打包 (更快,手續費更便宜)

此外,Algorand 加入了金融衍生品協會,對於開發者來說,未來可以更快速的跟合規的傳統金融打通。

圓桌:DeFi 的危與機:用戶進入門檻是目前 DeFi 面臨最大的問題

主持:吳逸飛 cDot 聯合創始人

嘉賓:代世超 Cypherjump CEO、Charles Findora 創始人、Chris Algorand Head of BD&IR、卡咩 Stafi & Wetez 創始人、bowen DDex 聯合創始人

本場圓桌討論了幾個重要的問題:

1. 目前 DeFi 最大的問題在於:用戶進入門檻過高,大量幣圈用戶都不知道該如何去 compound 套利,更不用說吸引圈外用戶了。

2. 目前用戶體驗層面的問題,不應該由應用開發者來解決,比如用戶使用 DeFi 產品需要等個 10 妙延遲,這點開發者再怎麼努力也很難做到,需要公鏈層面的支持。比如 Algorand 可以提供更快更安全的方案。

3. Compound 的後門問題,代碼是人寫的,Compound 預留後門可能並不是因爲他們有從合約裏拿錢的動機,而是給未來不可預測的 BUG 留一個金手指可以挽回損失。

從這個層面去講,由迴歸到了區塊鏈本源的問題,它解決的是信任,你信任的是代碼和算力,但都是人創造的,仍舊會有出錯的可能,大家只能無限接近 100% 的信任。

演講:DeFi 危與機,破壞性技術進步?By Bowen DDEX COO

博聞在演講中首先 回顧 了目前主流金融市場的利率,同時跟 DeFi 市場進行了對比。

他認爲目前 DeFi 的優勢在於:

  • 公開,公正, 公平
  • 無准入門檻
  • 適合 24 小時,低頻, 大金額的操作 - 大戶生意

現在的區塊鏈適合:

  • 低頻 ,大額交易
  • 24 小時, 無國界交易

用 DeFi 的用戶都是

  • 對安全有高需求的大戶 - 硬件錢包使用者
  • 早期 ETH 支持者 (ETH ICO 參與者)
  • 理解代碼即法律

博聞認爲,對主流市場不具備吸引力的破壞性技術屬性正是建立新型市場所依賴的屬性。DeFi 通過無國界、免准入的特性,輕鬆連接世界利率,讓世界沒有難以觸達的資本。這可能就是 DeFi 現在的機遇。

圓桌:如果所有人都失憶了,重建的 DeFi 會是什麼樣子?

主持人:李陽

嘉賓:潘超 MakeDao 中國區負責人、Dovey Wan Primitive Ventures 創始合夥人、Tina Yellow Hat 創始人、Tony Tao X-Order 創始人 NGC 創始合夥人

這可能是本次活動離主題最遠的一次圓桌討論,大家從 DeFi 的定義開始,逐漸開始聊代碼信任、permission,甚至最後都開始上升到哲學層面。

這也是本次活動討論最激烈的圓桌,出現了很多啓發性的觀點:

1. 目前對於 DeFi 的定義太過狹隘,BTC 就是最好的 DeFi 應用,也有最多的用戶。

2. 區塊鏈讓大家相信代碼,同時給了一個公開驗證的條件,但它仍舊逃不出信任權威的框架,比如支付寶,大家是信任阿里,相信阿里內部不回作惡,於是放心的把錢交給它,由政府部門來監管。

到了區塊鏈這裏,大部分的人不懂代碼,他相信的其實是,一部分人對這個公開的代碼做過校驗,他大概率不會出錯,而那些驗證過的人,和現在政府部門 / 支付寶其實都是公衆信服的權威。

3. 與上一條觀點相反的視角是,區塊鏈給了一個機會:只要你想,就可以去驗證。而中心化的場景,你想驗證,有能力都沒有辦法。

4. Libra 上線後,它的金融產品是 DeFi 麼,它完全可以按照現在的產品思路去做,而它的天然優勢是擁有最多的用戶和最好的流動性,到時候現在的公鏈和產品如何去競爭?

5. 目前 DeFi 對於資金的利用率是非常低的,由於各種原因,抵押 10 美金等值的比特幣,只能借出 8 美金左右的法幣,這樣的設計就很難讓大衆接受,因爲你看目前的銀行或者現在的非區塊鏈金融產品,你抵押 10 美金,可以借出更多的錢。

如果這個問題得不到解決,現在所謂的 DeFi,可能只是一部分人爲了延續信仰提出的概念,就像當年的 Dapp 一樣。


我全程在現場聽完了所有的演講和圓桌,順帶還主持了一場,最大的感受是:今天我們聊 DeFi,跟去年已經完全不一樣了。

整個行業似乎到了一個開始集體反思的時刻,以及對 DeFi 重新定義的時刻。

或許當橙皮書明年再做一次 DeFi 討論的時候,又會有新的方向。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