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Fi 發幣潮之下,散戶真能賺到錢嗎?

   **加入社羣**

    **掃碼 加入幣友會交流羣 ,每日早盤分析、各幣種分析;段叔親自傳授炒幣技巧;與更多炒幣大神實時交流。**





![DeFi 發幣潮之下,散戶真能賺到錢嗎?](https://img.chainnews.com/material/images/c65290cec05617e2fb982ce46f0d0b94.jpg)

來源: Odaily 星球日報(ID:o-daily)

DeFi 發幣潮之下,散戶真能賺到錢嗎?

“大家對 DeFi 市場的期待,某種程度上是矛盾的,怕它不增長,又怕它失控式瘋長。”

三個月前,DeFi 衆產品還陷入集體性信任危機中: 「3.12」暴跌下的擠兌提幣、連鎖反應下的清算、擁堵不堪的以太坊網絡、接連被黑客攻擊的 DeFi 協議……

沒想到,只三個月後,隨着去中心化借貸協議 Compound 上線治理代幣 COMP,推出“借貸挖礦”模式,COMP 從定價 18.4 美元最高漲至 326.81 美元,近 20 倍的漲幅讓 DeFi 賽道迎來史無前例上的高光時刻(Odaily 星球日報注:Compound 團隊在 COMP 開挖的第一天,在 Uniswap 上放上 2000ETH / 25000 COMP 交易對,即 COMP 上所定價爲:1 COMP= 0.08 ETH,按當時 ETH 的價格合計爲 18.4 美元)。

6 月 24 日,去中心化交易平臺 Balancer 接棒 Compound,在以太坊部署其治理代幣 BAL,BAL 價格從種子輪 0.6 美元,最高漲到 22 美元,漲了近 40 倍。

自從 Compound 和 Balancer 開啓造富效應之後,越來越多的 DeFi 項目開始走向發幣之路。

DeFi 發幣潮之下,散戶真能賺到錢嗎?DeFi 項目開啓發幣潮,

小水窪吹成新藍海

7 月 1 日,去中心化穩定幣交易平臺 Curve 公佈治理代幣 CRV 的分配機制,及其去中心化自治組織 CurveDAO 的草案。Curve Finance 是去中心化交易平臺 Uniswap 的一個分支,專門專注於高效的穩定幣交易。

CurveDAO 基於去中心化自治組織管理平臺 Aragon 框架創建,此前採用的治理機制是一枚 ANT (Aragon 的原生代幣)享有一票投票權,現在 Curve 更改了這一治理機制,新的投票治理採用基於 CRV 的時間加權機制,鎖倉 CRV 時間越長,投票權重也就越高。但需要注意的是,鎖定代幣的賬戶不能是智能合約(因爲可以交易和 / 或標記),除非是白名單智能合約(例如,廣泛使用的多簽名錢包)。

根據 Curve 開發者在 github 上發佈的 Curve 代幣分配模型,Curve 初始計劃發行 10 億 CRV 代幣,逐漸通脹增加至 30.3 億 CRV 代幣,CRV 代幣採用分段線性通脹模型,通脹率每年下降 √2,初始通脹率爲 59.5%,這對於早期參與者的吸引力較大。

此外,只有 Minter 智能合約纔可以鑄造 CRV,而且只能在通脹率限定的範圍內鑄幣,每當通脹率發生變化時,預示着一次新的挖礦熱潮即將開始。

DeFi 發幣潮之下,散戶真能賺到錢嗎?CRV 代幣通脹模型

和 Compound 一樣,Curve 採取的同樣是流動性挖礦模式,CRV 代幣將會分配給流動性提供者。需要注意的是,用戶需鎖定 LP 代幣才能申領通脹獎勵(Odaily 星球日報注:用戶只有在 Curve 上的 sUSD 或 sBTC 池中存款,纔可以獲得 LP 代幣,用戶存款越多,獲得的 LP 代幣也就越多,LP 代幣代表用戶在 Curve 中所擁有的權益)。

該草案還建議 Curve 將收取的協議費重新分配給 CurveDAO,最終用於銷燬 CRV 代幣。

DeFi 發幣潮之下,散戶真能賺到錢嗎?去中心化自治組織 CurveDAO 草案(圖片來源於:Twitter)

CRV 代幣的具體分配時間尚未公佈,很多羊毛黨已經準備好彈藥,伺機而發。自 Compound 和 Balancer 年化收益率回落之後,Curve 便成了市場最爲期待爆發的下一個 DeFi 項目。

除了 Compound、Balancer 和 Curve 這種明星 DeFi 項目之外,還有一些沒那麼耀眼的 DeFi 項目,也藉着這波熱潮發幣募資。

6 月 22 日,DeFi 貨幣市場協議 DMM 發行了治理代幣 DMG,1570 萬枚 DMG 被售出。DMM 是一個以現實資產(汽車)抵押作爲背書,提供 USDC、DAI 與 ETH 的 DeFi 借貸平臺。在公開發行 DMG 後,DMM 從中獲利 680 萬美元。知名風險投資人 Tim Draper 通過購買 DMM 的治理代幣,加入了該協議背後的中心化自治組織 DMM DAO。

6 月 8 日,由波場創始人孫宇晨發起的基於波場的合成資產平臺 Oikos 正式上線,治理代幣 OKS 即將進行 IEO,基於波場的合成資產平臺 Oikos 官方網站顯示,Oikos Swap 已於 6 月 8 日上線。

今年 5 月底,MakerDAO 治理代幣 MKR 暴漲 25% 引爆 DeFi 代幣集體上漲的行情,已經預示着 DeFi 項目即將開啓發幣浪潮,COMP 的借貸挖礦的火熱讓越來越多的項目方在熊市裏看到希望,直接加速了 DeFi 項目方的發幣進程。

但也有一些 DeFi 項目決定不發幣,他們認爲代幣可能只會使協議複雜化,或引入一堆投機交易者。法律問題也有一定影響,一些代幣容易被定義爲證券。

比如 Uniswap、dYdX 等協議,他們的智能合約也承載了資金,似乎證明着在區塊鏈中構建有用的產品和發幣,並非充要條件。

那麼什麼情況下才需要代幣呢?較爲明顯的例子是一些足夠大的網絡,比如 ETH 可用於 ICO、DeFi 的抵押品、以及通用燃料等。這些都是以太幣支撐以太坊網絡的實例。

DeFi 發幣潮之下,散戶真能賺到錢嗎?COMP 挖礦收益怎麼算?

對於個人投資者,相比“項目是否需要代幣”,顯然更關心“代幣是否值得投資”。

對於沒參與進 COMP 早期私募的個人投資者,除了挖礦,就只能在二級市場購買。那散戶參與挖礦,會是個好選擇嗎?

下面,我們來算一下當前 COMP 挖礦的收益,挖礦至今一共釋放了 54332 個 COMP,分佈在 2890 位用戶手裏,而 Compound 內鎖倉量也從 0.9 億美元增加到 6.24 億美元。

DeFi 發幣潮之下,散戶真能賺到錢嗎?

根據 Uniswap 數據,1 COMP=187.96 USDT,那麼每投入 1 美元產生的 COMP 收益爲:54332*187.96/(6.24 億-0.9 億)=0.019 美元,再加上近日“借貸挖礦”熱潮導致以太坊網絡 GAS 費飆升,很多散戶表示現在去挖 COMP 還不如定投比特幣等主流數字資產。

據 PeckShield 態勢感知平臺數據顯示,近兩個月以來以太坊 GAS 消耗飽和度一直處於 90 以上的高位,GAS 消耗排行榜中除了一直在前的 MMM、easy Club 等資金盤項目,Unisiwap、 1inch、Kyber 等 DeFi 相關平臺也赫然在列。

而且 Compound 的鎖倉量也已經出現小幅下滑:

DeFi 發幣潮之下,散戶真能賺到錢嗎?

此外,Odaily 星球日報根據鏈上數據發現,礦工們挖出的 COMP,很多都已流進 Uniswap 和 FTX 交易所。目前尚不能判定否交易賣出,不過有大戶向 Odaily 星球日報表示,這兩天 Balancer 接連發生的兩起黑客攻擊事件,讓他對 Balancer 的安全性有些許不放心,只得先把幣提到 Uniswap 交易所或者其他 CEX 以求安心。

DeFi 發幣潮之下,散戶真能賺到錢嗎?DeFi 發幣潮之下,散戶真能賺到錢嗎?

DeFi 發幣潮之下,散戶真能賺到錢嗎?“借貸挖礦”背後多爲“巨鯨”套利,這健康嗎?

既然,COMP 挖礦沒想象中那麼“性感”,那麼到底哪些人在挖這些 DeFi 代幣?他們把挖來的 DeFi 代幣都如何處理了,是否真參與到 DeFi 項目的社區治理中?

DeFi 發幣潮之下,散戶真能賺到錢嗎?

以 Compound 爲例,根據 TokenTerminal 數據,在大約兩週的時間裏,大約有 3.4 億美元資金在 Compound 池子裏進出。有趣的是,大部分需求方(借款人)似乎都是機構參與者。看看這個用戶類型在平臺上的分佈。COMP 的上線僅僅吸引了大約 800 名借款者和 5000 多名新存款者。

DeFi 發幣潮之下,散戶真能賺到錢嗎?

而且,挖礦而來的 COMP 主要集中在“巨鯨”手中,TokenTerminal 數據顯示,大約有 20 個地址獲得了一半的 COMP 挖礦獎勵,而存入錢包的代幣數量中位數僅爲 0.07 COMP,價值約 20 美元。

像 NEXO 這樣的中心化平臺也親自下場到 Compound 上進行套利操作。

DeBank 數據顯示,6 月 18 日,NEXO 向 Compound 存入 2000 萬 USDT ;6 月 19 日, NEXO 又向 Compound 存入 2800 萬 USDT;之後陸續向 Compound 存入資金進行挖礦套利,先後一共存入了約 6000 萬 USDT。

此外,一週前,BAT 大戶曾幾乎壟斷了 COMP 挖礦,7 名 BAT 大戶先將價值 1.7 億美元的 BAT 存入 Compound,這 7 名大戶佔到 BAT 總存款額的 70%,目前 BAT 的存款年利率 25.65%。存款利率越高,COMP 挖礦的效率就越高。

單邊提高 BAT 存幣規模無法提高利率,直接影響利率的因素是借貸比例。BAT 大戶們就在賬戶中存入其他資產,不斷提高抵押規模,直至能將此前存入的 BAT 全部借出。其中 BAT 第一大戶 0x3ba21b6477f48273f41d241aa3722ffb9e07e247 存入了價值 5000 萬美元 的 BAT,同時又借走等額的 BAT。左手付利息,右手收利息,就這樣 BAT 在 Compound 的資金利用率達到了驚人的 88.71%。

當 BAT 大戶壟斷 Compound 借貸市場時,主流資產被邊緣化,無法獲得應有激勵。藉助 Compound 不夠健全的運行機制,BAT 大戶進一步壟斷了 COMP 的發行。一場去中心化金融的試驗,在大戶的操縱下,顯得如此脆弱,或許就是當下 DeFi 們的煩惱。

DeFi 發幣潮之下,散戶真能賺到錢嗎?社區開始正視“治理代幣中心化”問題

上面,我們提到了 BAT 大戶壟斷 COMP 挖礦的問題,COMP 代幣的發行有利於那些擁有大量資產的大戶,那些擁有大量資源的大玩家會賺取到大多數的 COMP,這就爲去中心化治理埋下了一顆定時炸彈。

而且,目前大部分 COMP 還掌握在創始團隊和投資機構手中,非小號顯示,目前接近 40% 的 COMP 掌握在投資機構和創始團隊手中。在 Compound 的官網上,投票權重排名前 10 的主要是 Compound 的早期投資機構和創始人。

Compound 社區開發者也意識到了 COMP 的中心化問題,7 月 1 日,Compound 社區通過了一項專門針對代幣市場分配機制設計的補丁提案(011 治理提案 )建議,移除 COMP 借款利率在影響 COMP 分配中所佔的權重,並減少惡意破壞(griefing)風險,重點解決 COMP 分發中存在的兩個問題:

  • 用戶利用「閃速貸款」可能暫時減少跨市場的 COMP 分配,升級後需要外部擁有的帳戶(而非智能合約)來刷新每個市場的分配。

  • 用戶總希望在能支付最多利息的市場上 farm (“耕作”),升級後將按照市場借貸規模來確定分發速度。其中第二點直接涉及 COMP 的分配,之前是根據各借貸市場(ETH、USDC、DAI 等)上支付了多少美元的利息來獎勵 COMP,升級後則是根據各個市場上借貸了多少美元來分配 COMP,這有助於消除將市場推向極端利率水平的動機,並消除用戶聚集在單一市場(BAT)的動機。

數字文藝復興基金會董事總經理曹寅對 Compound 的 011 提案評價道:“非常棒的治理提案,獲得 COMP 代幣激勵的將是資產負債表兩頭的真實用戶,而不是那些高風險高利率資產的羊毛黨,COMP 分配更公平,更分散,來自新挖出的 COMP 拋壓也將更少。”

區塊鏈安全公司 PeckShield 品牌總監郝天對 Odaily 星球日報表示:“市場是具有很強的跟風效應的,當 Compound 治理代幣嚐到甜頭之後,勢必會有很多後來效仿者都一股腦涌入發行治理代幣的熱潮當中。而且 Compound 的鎖倉機制以及新實施的 011 治理提案都會對後來的想要發幣的 DeFi 項目起到警示和示範作用。”

此外,郝天認爲大家對 DeFi 市場的期待,某種程度上是矛盾的,怕它不增長,又怕它失控式瘋長。因爲所有的 DeFi 產品都跑在以太坊鏈上,同一時間段鏈上羊毛黨過多,就會不可避免的造成以太坊網絡擁堵,從而影響以太坊網絡的使用體驗,當年的 FOMO3D 遊戲和 FairWin 資金盤就是例子。

2018 年,加密貨幣市場經歷了魔幻的 1CO,2019 年又讓我們見識到了狂熱的 IEO,2020 年一場 IDO (D=DEX)的狂潮也許會就此拉開序幕。ICO 刺激市場帶來了一次史無前例的瘋牛,IEO 也帶領市場從熊市中展開一波波瀾壯闊的小牛,那麼 IDO 會帶來什麼,能持續多久?後續還會持續跟蹤報道。

覺得文章不錯,可以推薦身邊的朋友關注幣友會,感謝關注。

-----------------------------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