牽手供應鏈,解決票據三大難題

(點擊圖片查看詳情)

票交所董事長宋漢光日前接受專訪時表示,供應鏈票據平臺建設的初衷在於從源頭上促進應收賬款的票據化,同時更好滿足企業差異化、零碎型的支付需求,進一步提高票據的支付效率和融資功能,進而解決中小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

“未來爭取將所有的業務,即從簽發、承兌、背書到融資、信息處理等全部轉爲線上化操作、一鍵高效處理,預計將在今年第四季度完成。”宋漢光還稱,在《標準化票據管理辦法》頒佈後,將做好以供應鏈票據作爲基礎資產的相關產品創設服務。

01

供應鏈票據平臺將加速應收賬款票據化

應收賬款佔比高是當前民營和中小微企業發展困難的一大原因,影響企業資金週轉、投入產出等。統計局數據顯示,截至 2020 年 3 月末,中國規模以上工業企業應收賬款餘額爲 14.04 萬億元,同比增長 7.3%。

爲了盤活沉澱的應收賬款,不少供應鏈金融平臺以核心企業應付賬款爲基礎,自創了應收賬款電子債權憑證等類票據產品。但此類產品法律風險較大,融資成本較高,流通性也比較差。

與應收賬款相比,票據則具有憑證法定、賬期固定、市場認可度及流動性較高等優勢,監管層此前也提及要推進應收賬款票據化。在此背景下,供應鏈票據平臺於今年 4 月 24 日開始試運行。

“事實上,應收賬款和票據兩者有着本質不同。”宋漢光表示,一方面,應收賬款電子債權憑證從根本上講,依據的是合同法律關係,雖然它可拆分、可流轉,也能通過銀行、保理、小貸公司進行融資,但並沒有明確的法律地位,企業在打官司的時候,具有較多的風險隱患,賬期不固定,不利於對債權人的保護。

相較之下,票據是更爲規範的應收賬款表現形式,有專門的《票據法》作爲約束,是法定的金融產品,且供應鏈票據依託於真實的貿易背景,簽發流轉更加便捷,融資渠道更爲暢通,市場接受程度也更高。

在業內人士看來,供應鏈票據平臺的推出,將加速推動應收賬款票據化,企業間因貿易行爲形成應收應付關係時,即可通過供應鏈票據平臺直接發起票據簽發、背書轉讓指令,爲核心企業將應收賬款轉化爲票據提供便利。

宋漢光表示,供應鏈票據一來可以支持供應鏈金融規範發展,提升票據市場服務實體經濟尤其是中小企業的效能;二來,可爲供應鏈上下游企業提供更加高效、便捷的操作平臺,提升票據的支付效率和融資功能。

02

大大降低融資成本,企業“比價”也更直觀

還需一提的是,應收賬款的票據化一定程度上也降低了企業的融資成本,這一方面是由於票據貼現、再貼現價格相比應收賬款更加市場化;另一方面則是供應鏈票據平臺上,企業“比價”更爲直觀。

“中小企業在進行應收賬款貼現時,由於話語權相對較弱,再加上應收賬款貼現缺少標準化的價格參考,一般貼現成本會更高,相當於變相提高了民營和中小微企業的融資成本。”宋漢光表示。

而通過使用供應鏈票據,企業可以直接對票據進行背書轉讓,且無需支付額外的費用,再加上票據市場有轉貼現價格做參照,一定程度上降低了企業的融資成本。“尤其是在疫情影響特殊時期下,加快了企業資金週轉,有助於企業更好實現復工復產。”宋漢光強調。

業內人士表示,“在供應鏈票據平臺上,票據的簽發、流轉、承兌更快了。在收到核心企業開具的供應鏈票據後,基本上當天就會發起融資申請,這個時候平臺上可能有好幾家銀行報價,我們通過比對價格後,選擇價格最低的那家機構貼現,然後當天就能收到資金,節省了很多時間。”

在資金價格方面,近期的貼現價格和以前比下降了千分之五左右。同時,“都是線上化操作,不像以前,還要跑銀行,等銀行報價,還不確定到賬時間,現在技術上的改變,是小企業財務人員特別歡迎的,足不出戶就能辦理業務。”

在 6 月 18 日供應鏈票據貼現功能上線當天,共 9 家企業通過供應鏈票據貼現融資 10 筆、金額達 506.81 萬元,貼現票據全部爲商業承兌匯票,貼現利率均在 2.85%-3.8% 之間,大大低於其他金融工具的融資成本。

歐冶金服總經理陳然表示,供應鏈票據爲中小企業提供了更加便利的融資服務,相當於把大企業自身的信用再分配給了供應鏈上的中小企業。同時,對於平臺來講,藉助這一產品,也能把核心企業的信用、供應鏈上的數據資源優勢,比如採購合同信息、發票信息、物流信息等,轉化爲服務企業的載體。

而在與供應鏈金融平臺進行對接時,票交所也會制定相應的供接入標準,比如要求平臺承擔企業身份和業務意願真實性、供應鏈票據簽發環節的貿易背景真實性等審覈責任,以便從源頭杜絕僞假票風險的發生。

03

等分化簽發流轉,解決不可拆分痛點

與普通電子商業匯票相比,供應鏈票據的創新還在於實現了等分化的簽發和流轉。而在此前,不可拆分是票據結算功能上的主要痛點。

近年來,隨着票據電子化的普及,儘管票據在結算效率上有所提高,操作風險也在降低,但在背書流轉的過程中,電子票據仍經常出現票面金額與待支付金額不匹配問題,這就需要通過貼現或者質押後大票拆小票來解決,這不僅僅增加了結算成本,部分業務也面臨合規性爭議。

供應鏈票據的出現解決了這一痛點,將單張票據的面值定義爲 1 元,爲票據結算過程中的拆分提供了可能和路徑。宋漢光稱:“這在技術上是一個重大突破,以前票據是等額的,1 億就是 1 億,等分化後,拆成 1 億個單位,對外支付就能進行隨機組合支付,使供應鏈票據平臺上的流轉變得十分方便。”

具體而言,比如企業 A 向企業 B 單次簽發 100 萬元供應鏈票據,相當於簽發了 100 萬張 1 元面額的票據,企業 B 收到這 100 萬元票據後,可根據實際支付需要將任意金額的票據進行背書轉讓,並在各級供應商的結算中,進行逐級的拆分、流轉,穿透整個供應鏈,如可以拆分爲 50 萬元分別支付給 C 企業和 D 企業,也可以 1 元面值爲單位進行拆分流轉達到等分化的效果。

寶鋼財務公司副總經理張波表示,供應鏈票據通過等分化實現拆分流轉,可以使得優質核心企業的商業信用最大限度滲透到產業鏈上的各個環節,爲產業鏈上的大量小微企業實現信用賦能,增強金融機構信心,降低小微企業融資成本,有助於金融對產業的精準滴灌。

對於金融機構而言,張波稱,供應鏈票據作爲一種有公信力的標準化電子債權憑證,爲金融機構服務產業提供了一種非常好的載體。供應鏈票據融合了應收賬款和票據的雙重優勢,一是票據貼現比應收賬款保理操作更加方便,二是金融機構保理資產變成了貼現票據,後者流動性更好,交易更活躍,有利於中小金融機構加速資產週轉,降低再融資成本,提升產業鏈服務能力。

“再者,供應鏈票據的開具是基於供應鏈平臺上的交易數據,在出票環節已經進行了一道交易背景真實性審覈,相當於進行了前置確權,這對於金融機構貼現環節的風險把控,尤其是交易背景審查方面非常有幫助。”張波說道。

   來源:協同金服

牽手供應鏈,解決票據三大難題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