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FT 不僅僅是收藏家的物品,也是一種可以讓任何開發人員都能混用的可編程資產。

原文標題:《a16z 前合夥人:NFT 讓互聯網「Ownable」》
撰文:Jesse Walden,風投基金 Variant Fund 創始人
翻譯:左譯

本文作者 Jesse Walden 曾任 a16z 加密基金合夥人,在藝術與傳媒領域有長達十年的工作經驗。2020 年 5 月,他離開 a16z,成立了自己的風投基金 Variant,專注於對區塊鏈領域和所有權經濟的投資。

Jesse 對 NFT 領域有着精闢的理解。在本文中他提出:

「加密技術正在開闢一條完全不同的道路,這是一個更廣泛的敘事,即:下一代互聯網平臺將由用戶直接構建、運營和擁有。在媒體行業裏,NFT (非同質化代幣)可以讓創作者『保留』內容所有權,同時又不會限制其文件在互聯網上進行傳播。這意味着,NFT 極可能會顛覆媒體內容的所有權模型,向創作者、內容受衆、以及相關開發者提供服務,這也是一種基於平臺驅動的、貨幣化的可行替代方案。

通過 NFT,互聯網上的圖像不再需要成爲一種只有『X 軸』和『Y 軸』的『二維框』,相反,它可以有『Z 軸』(Z-Axis),第三方可以查詢到一副作品的所有歷史和背景,從而增加其文化和金融價值。」

本文值得想要深入瞭解 NFT 領域的投資者和創業者精讀,以下爲原文:

爲什麼 NFT 會成爲所有互聯網媒介的「入口」?

在進入科技行業之前,我是一個在音樂行業裏的藝術家經理人。當我創辦公司時,我非常堅信音樂產業裏有一個不爭的事實:所有權賦予權力。通常,唱片公司擁有音樂所有權,因此就擁有了「掌控」藝術家的權力。

我們的目標是利用技術直接聯繫粉絲,以幫助藝術家保留其作品所有權並獨立經營自己的業務。但現在,我們每個人都可以成爲線上創作者,所有權繼續發揮着舉足輕重的作用。然而,所有權在科技平臺上的角色卻常常被忽略。

我們每天都能在社交媒體上共享數十億份圖像、視頻、歌曲和其他各種媒介作品。當這些文件被髮布之後,人們可以從創建者的設備中獲取媒體副本,並將其粘貼到分發該文件的平臺服務器上,比如 Facebook、Twitter、YouTube、TikTok 等。

這似乎是一種輕量級的交互,但是創建者在上傳文件時不僅會進行簡單地複製——他們還會將「文件所有權」複製粘貼到平臺本身。

我不是在談論版權,而是指內容平臺制定的「服務條款」。這些條款通常指定當創作者上傳文件時,平臺將共享作品的所有權,以便他們在認爲合適的情況下獲利。這些「條款」具有一些優點:平臺可以爲創作者帶來可持續優化的廣告收入,以及隨着粉絲數量增長的規模經濟。但是,如今平臺給出的獲利模式並不總是與創作者的最大利益保持一致,而且這種狀況早已經不是什麼祕密了——而這,其實也是真正的問題所在,即:長期以來,平臺方總是能從創作者提供的內容中獲得大部分收益和價值。

加密技術正在開闢一條完全不同的道路(我稱之爲「所有權經濟」),這是一個更廣泛的敘事,即:下一代互聯網平臺將由用戶直接構建、運營和擁有。

在媒體行業裏,NFT (非同質化代幣)可以讓創作者「保留」內容所有權,同時又不會限制其文件在互聯網上進行傳播。這意味着,NFT 極可能會顛覆媒體內容的所有權模型,向創作者、內容受衆、以及相關開發者提供服務,這也是一種基於平臺驅動的、貨幣化的可行替代方案。

考慮 NFT 的一種簡單方法——將數據存儲在區塊鏈上,這意味着內容不能被複制粘貼、編輯、刪除或以其他方式操縱。區塊鏈之所以能夠提供這些保證,主要是因爲其自身技術屬性(其實該屬性也能使加密貨幣變得有價值):像比特幣一樣,NFT 是一種被購買、出售、交易的數字代幣,其所有權和出處總是被區塊鏈一成不變地追蹤。你的資產就是你的資產,而且可以被驗證,更無需任何第三方來充當該所有權的「中介」。

有了 NFT,擁有數字媒體資產的方式與擁有數字金融資產的方式就變得一模一樣了。

對許多人而言,NFT 看起來像是一個全新的高科技「玩具」,當然也有人覺得 NFT 是一個即將破滅的泡沫。的確,花在數字藝術和加密收藏品上的金錢正在快速增長,但 NFT 實用性卻能讓創作者獲利更多,而不會被平臺「剝削」。

所以,我相信我們正在努力使 NFT 成爲互聯網上所有媒介的「進入端口」(port of entry),其中包括基於 2D 音頻 / 視頻和基於文本的 Web 作品、以及新興的 3D 作品,甚至會涵蓋未來的遊戲和虛擬世界。

我認爲,如果想要儘快實現這樣一個世界的到來,對於每個涉足的利益相關者而言,選擇由 NFT 支持的業務模型都是一個更好的選擇。無論是創作者、內容受衆,還是相關開發者,都可以在一個實現了真正數字所有權的市場中獲取更大的收益。

爲了進一步說明這一點,我將在接下來的文字裏迴應關於 NFT 的某些常見問題。下面的許多答案都是針對我在過去幾年中撰寫的「Tweetstorm」展開的。

NFT 如何運作?

實際上,NFT 只是表示數字文件的唯一性代幣,每個代幣都有一個規範的標識符、一個唯一的 ID,以及與該 ID 掛鉤的元數據(例如,誰創建了該 ID、它的名稱或價格歷史是什麼)。當創作者創建 NFT 時,這些信息都會被一成不變地註冊在區塊鏈上,併成爲該作品的一種「數字護照」。再近一步看的話,只要將媒介作品分發到另一個平臺上,該平臺就可以「檢查其通行證」並查看其整個交易歷史。

這意味着,任何一個創意想法實例,最終都可以在區塊鏈上註冊,也可以查詢到原始的、不可篡改的歷史記錄。互聯網上的圖像不再需要成爲一種只有「X 軸」和「Y 軸」的「二維框」(two-dimensionalbox),相反,它可以有「Z 軸」(Z-Axis),第三方可以查詢到一副作品的所有歷史和背景,從而增加其文化和金融價值。

數字藝術品是否有價值?

如今市場上的確存在一種普遍的批評聲音,即:由於數字藝術和數字收藏品都是可以複製的,因此它們不會擁有太多價值。但是 NFT 引入了一種全新的可能性,即當藝術作品繼續在網上自由流通時,一樣可以擁有真正的所有權。

對於一份文件來說,在網絡上共享和瀏覽的次數越多,其內容價值就越高,比如我們可以看到許多印有安迪·沃霍爾影像的海報和 T 恤被大量生產。(CryptoC 注:安迪·沃霍爾被譽爲 20 世紀藝術界最有名的人物之一,是波普藝術的倡導者和領袖,也是對波普藝術影響最大的藝術家。他大膽嘗試凸版印刷、橡皮或木料拓印、金箔技術、照片投影等各種複製技法。)

隨着社會主流越來越重視版權等問題,抄襲和盜版會讓你變得臭名昭著,所以,擁有規範著作的概念變得更加令人興奮,並且也會成爲一種社會地位的標誌。如果購買後擁有作品所有權,那麼它還可以提高轉售作品的價值。NFT 使收藏家可以享受擁有藝術品的大部分好處,此外,他們的收藏品也可以不受限制地在互聯網上自由共享,從而獲得更大的好處,因爲作品發行的範圍越廣泛,獲得的價值就會越多。

實際上,NFT 不僅能在藝術領域提供支持。越來越多的加密貨幣收藏品、遊戲資產、數字時尚、皮膚以及更多內容,你會發現,藝術品和程序化實用工具之間的界線正變得越來越迷糊。下面,讓我們繼續展開分析。

爲什麼要收集 NFT?

人們收集 NFT 的原因有很多,比如:

  • 你可能發現了一位非常有前途的新藝術家或藝術品,然後感到十分激動;

  • 你可能發現了一件作品具有極大的文化價值潛力和吸引力;

  • 你可能發現了一種能夠擁有獨特且經典的「社會狀態」;

  • 你可能發現了一個通過轉售作品來獲利的機遇。

目前,在 NFT (和其他加密市場)中,許多人在收集一些具有投機價值的作品。與其他加密市場一樣,NFT 市場同樣具有「自反性」(reflexive)。就像加密貨幣和傳統藝術一樣,只要認爲 NFT 資產可能具有價值的人(即使出於主觀原因)越多,通常可以在市場上獲得的實際價值就會變得越高。

舉個例子,比特幣市場的反身性始於比特幣變得越來越「流行」(popularity),一開始,比特幣只是一個可以購買披薩的 Memecoin,但現在已經變成全球最重要的儲備資產,而且這種勢頭正變得越來越大。同樣,NFT 一開始可能看起來像是一種娛樂活動、或是加密貨幣巨鯨遊戲,但是隨着更多的資金流入這些市場——以及越來越多的內容創作者鑄造代幣並參與其中,圈外人士將會看到這個價值流通狀況越來越好,市場感知價值也水漲船高。這種自反性會產生積極的反饋迴路,在許多情況下,隨着時間的推移,這種反饋迴路有助於推動市場活動不可避免地上升。

長期來看,NFT 發展方向如何?

回到實用性問題:與許多技術發展週期一樣,投機價值通(speculative value)最終會讓位於功能價值(functional value)。由於這些 NFT 資產是可編程的且開放的,因此任何開發人員都可以在 NFT 之上構建自己所需的東西。不僅如此,由於 NFT 是可被輕鬆攜帶的,因此這種可編程資產可以在我們整個數字世界中佔據全新的領導地位。

代幣和智能合約被稱爲「貨幣樂高」,因爲它們允許程序員編寫和重新混合 DeFi 應用程序。同樣,NFT 也會成爲開發人員和創作者重新混合並構建新體驗的「媒介樂高」,甚至可以在未經許可的情況下進行。因此,用戶將能期待獲得更豐富的體驗,並在他們擁有的物品周邊增加更多實用性。

採用 NFT 是不可避免的嗎?

我認爲 NFT 將成爲所有互聯網媒介的「進入端口」(port of entry),因爲涉及這一領域的每個人都可以從其所支持的市場中賺到更多的錢:

對於創作者而言

通過直接賣給粉絲並在每次轉售 NFT 時收取使用費,他們就能賺取更多錢。這是一種全新的收入流,只有當你獲得作品的真正數字所有權——即在媒介本身中編入「忠誠度邏輯」——纔有可能實現。

對於消費者而言

NFT 是一個更好的模型,因爲它們將兩種資源很好地結合在一起:

  • 社交和實用優勢

  • 複合效用和利潤轉換可能性

或如今,在網絡上,消費者租用了許多商品和服務,包括一些內容創作者。全新的所有權經濟平臺有一個主要原則,即:「在遊戲中融入皮膚」,就會產生激勵作用。如果你想爲創作者提供支持,現在已經有了一種全新模式——我稱之爲「贊助+」( Patronage+),其中「+」就是與您支持的創作者一起獲得價值的可能性。當然,這是一個強烈的,尚未被開發的激勵機制,但我認爲這種機制可能會推動市場上對創造性作品的需求,從而吸引更多的人蔘與並給予回饋。

對於開發人員而言

他們可以通過建立全新的 NFT 市場來賺錢。傳統平臺存在許多問題,比如:

  • 阻礙開發人員對應用程序接口(API)的訪問

  • 限制開發人員在自由市場從事開發工作

而在 NFT 市場中,即便在未經許可的基礎架構之上構建,開發人員也有機會逐步進入日益增長的所有權市場經濟之中,而且在許多方面,這種所有權經濟功能都與實體世界中的功能類似。

我們在 NFT 的採用週期中處於何處?

2021 年,加密貨幣市場(包括許多其他市場)開始進入牛市,加上互聯網開始覺醒並進行集體投資運動(WallStreetBets)——在這種背景下,爲 NFT 市場進入狂熱階段創造了合適的條件,這個新興市場開始引起主流關注並吸引了大量資金。

現階段,大部分 NFT 仍主要發生在數字藝術領域,但一些新興的利基市場也開始探索 NFT,包括遊戲世界資產(例如 Axie Infinity)、其他加密收藏品(例如 Hashmasks 和 CryptoPunks、或是通過程序在鏈上創建的生成性藝術品(generative artworks)。

我們還看到許多全新的 NFT 交易平臺如雨後春筍般出現,創作者可以在其中創建 NFT 並與收藏家聯繫。Foundation 在其上線第一週的銷售額就超過了 15 萬美元,包括有史以來創作的第一部 Vine 視頻,其售價爲 1.4 萬美元。風險投資人也開始在自己的投資組合中購買 AI 生成的藝術品(包括我本人)。值得一提的是,最近我在去中心化博客平臺 Mirror 上爲論文發表融資,並且獲得了超過 13,000 美元衆籌款,隨後我把自己的作品作爲 NFT 進行了拍賣,從而讓那些捐款者拿到了不少回報。

不過需要注意的是,目前與以太坊上的 NFT 進行互動仍然相當笨拙且昂貴,但每個新興事物都是這樣,萬事開頭難。目前鑄造一個 NFT 大約需要花費 100 美元的 ETH,而購買和交易 NFT 也會產生高額的交易費用。

但是對於加密貨幣行業來說,2021 年會是重大技術升級的一年——交易成本將不斷降低、網絡吞吐量會變得更高,這一切都會幫助開發人員將 NFT 推入更大量級的社交領域。舉個例子,Zora 正在朝着這個方向發展,他們推出了類似輕博客 Tumblr 的界面,其中每個「發文」都能以 NFT 的形式出現。由於這些社交體驗,我們看到一個越來越大的 NFT 市場被催生出來,並且用戶可以與他們支持的創作者一起賺錢,因此每個人都產生了強烈的參與動機。

請記住,NFT 不僅僅是收藏家的物品,也是一種可以讓任何開發人員都能混用的可編程資產。隨着開發人員爲 NFT 的生存創造全新的環境,數字創作者的需求也將不斷增加,只要將自己的作品包含在 NFT 中,就能獲得無可爭辯的所有權。

總結

2014 年,我成立了一家名爲 MediachainLabs 的公司,當時我們正在開發名爲 Mediachain 的開放協議。我們的目標是建立一個「通用媒體庫」,以處理數字媒體資產,就像比特幣處理數字金融資產一樣。

現在六年過去了,在這個世界上大多數人擁有數字貨幣的世界中(超過 10%的美國人擁有數字資產),數字貨幣基礎設施和市場已經變得無處不在。

我非常感謝能夠繼續參與通過 NFT 建立通用媒體庫的團隊和社區,如果你也是其中一員,我也十分希望能夠了解你們正在構建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