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麼以去中心化的方式創造易用性,要麼讓主流玩家的力量加速去中心化的死亡。

原文標題:《留給散戶的時間不多了?大規模採用使加密技術走向中心化》
撰文:JoëlValenzuela
翻譯:Soraya

今年是加密貨幣終於開始成爲主流的一年。

從馬斯克和特斯拉投資並接受比特幣支付,到最近的令牌 (NFT) 熱潮,區塊鏈技術被密碼朋克和程序員所主宰的時代已經過去。不過 儘管如此,但區塊鏈技術還沒有發展到普通人可以輕鬆自如使用的階段。

而且,非技術型用戶瞭解接觸到加密貨幣的時間越長,那麼中心化公司通過影響對審查制度抵制的方式,來改善易用性這一任務的風險就越大,因爲這種相對較新的技術最終湧進主流意識。

我們現在來看一下當今加密貨幣易用性的現狀。

觀點:加密技術或因大規模採用而走向中心化

比特幣:「要麼閃電要麼崩潰」的方法面臨着障礙

當比特幣選擇拒絕通過大塊交易進行鏈上擴展時,它基本就將其作爲日常貨幣可用的所有希望和夢想放置在了二層擴展解決方案(Layer2)上。

其中,最重要的是閃電網絡。儘管閃電網絡已開始運作,但也引發了一系列複雜性,包括流動性平衡、打開和關閉渠道、路由支付路徑等。

也許對新用戶來說最具挑戰性的是,將資金從鏈下轉移到閃電網絡需要進行鏈上兌換,從而觸發那些令人不悅的、漫長的確認時間和高昂的費用。

總而言之,即使對於精明的加密貨幣用戶,這也是一種令人失望的體驗,並且也絕對不適合一個新手進行操作。

值得慶幸的是,開發人員已部署了新一代的閃電網絡電子錢包,可將用戶體驗顯著提高到非技術用戶可以方便使用的水平。

第二代閃電網絡錢包(例如 Phoenix)通過將常規閃電網絡節點的某些功能(包括開放渠道,管理流動性,自動備份等)外包給錢包提供商來實現此目的。

從本質上講,它們幾乎在任何方面都類似於託管錢包,只是它們不是託管錢包。也就是說,用戶控制着自己的資金,而服務提供商不能帶走 (或拒絕用戶使用) 他們的資金。

基本上,有兩個主要目標是需要優先考慮的 : 易於使用和用戶對資金的控制權。

如果你使用第二代閃電網絡錢包,你可以很容易地發送和接收信息,而不受複雜的網絡內部工作機制的影響,而且你仍然可以隨時完全控制自己的資金。與僅在鏈上使用比特幣相比,您只需要信任閃電服務提供商(LSP)即可。

這種方法使得越來越多的用戶依賴數量不斷減少的大型 LSP 來輕鬆地移動他們的比特幣,這類似於傳統金融系統,兌換處理是圍繞少數主要支付公司進行的。

當然,許多用戶仍然能夠控制自己的資金免受通貨膨脹和貨幣操縱的影響,但除了少數技術愛好者能運行自己的節點,大多數人將依賴中心化實體進行操作。

用戶角度:即使是競爭對手也不喜歡這樣

觀點:加密技術或因大規模採用而走向中心化

並不是每一種加密貨幣都會受到擁擠主鏈,以及 Layer 2 的複雜影響。尤其是主要的比特幣分叉和如萊特幣這樣的項目,都有很低的上鍊費用和定期確認時間。

然而,對於最終用戶來說,即使是類似於這樣的體驗,也是不夠的。不管比特幣現金的擁護者怎麼說,實際上操作都不是即時的,通過許多流行的支付處理器支付或存入平臺仍需要等待多次確認,這可能需要幾分鐘到幾小時的時間。

一般用戶不會理解爲什麼他們必須等待,或者爲什麼等待時間是可變化的,或者該服務應該能夠信任零確認,但卻沒有這樣做。用戶只知道他們必須等待,這是一個讓用戶非常沮喪的體驗和感受。

然而,並不是所有的平臺和服務都完全理解底層技術,因此這種體驗可能是偶然的。不過,也有其他網絡也可以在幾秒鐘內完成,但這可能會帶來重大的網絡可靠性權衡。

用戶名:令人不安的隱私問題

即使解決了快速、可靠兌換的問題,對於大量採用可用性仍然有一個重要的關鍵:用戶名。雖然二維碼掃描可以足夠簡單,但對於網絡、遠程和其他情況,複製和粘貼較長的加密哈希值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我們需要一種利用可讀的用戶名和聯繫人列表這種簡單的、社會化的方式讓人們付費,現在已經有相當多的系統在一定程度上實現了這一點。

然而,大多數在可用性或信任之間進行了極大地權衡,像以太坊名稱服務這樣的解決方案只是簡單地解析到一個靜態地址,它仍然經常會在用戶界面中顯示長而繁雜的地址。

並通過將你的整個交易歷史暴露給任何可以簡單地將你的地址粘貼到區塊鏈瀏覽器中的人,從而產生一些令人不安的隱私問題。

錢包間的可操作性的基礎是類似的,但是由於特定於錢包的領域和實現從而更加複雜。

加密兌換必須更容易

觀點:加密技術或因大規模採用而走向中心化

另一種解決方案是由 HandCash 提供的,這是一個流行的 BSV 錢包,它不解析靜態地址,並支持聯繫人列表。問題在於解決方案是中心化的:用戶必須完全依賴公司及其基礎設施。

在 BSV 生態系統中也有類似的設置,Paymail 讓用戶每次都可以輕鬆地解析到一個新地址,而不依賴於單一的中心化系統。然而,就像電子郵件一樣,Paymail 依賴於託管你域名的服務器,要抵制審查,唯一的選擇就是託管你自己的服務器。

此外,也沒有通用的聯繫人列表系統。這兩種更友好的解決方案都不幸地朝着中心化的方向,因爲容易使用的解決方案很難去中心化。

再次說明,DASH 專注於爲可用性問題提供最理想的解決方案——構建一個分佈式的應用層,其中包括在協議層以直觀、用戶友好、完全分散的形式提供用戶名和聯繫人列表。

然而,這個醞釀多年的解決方案仍在測試網中,它是否會及時發佈,從而影響中心化服務的大規模採用趨勢,還有待觀察。

小結

當然,真正的風險不是加密貨幣的易用性解決方案將難以或無法成功。更大的風險是,完全託管解決方案將輕易勝出,導致我們回到我們曾經試圖逃離的老金融體系,只不過 (據稱) 得到了加密貨幣的支持。

我們已經看到了這樣的例子,激勵博客平臺 Publish0x 鼓勵直接提取到中心化平臺以避免高昂的以太坊費用,再到到美國快餐巨頭 Chipotle 將比特幣專門分發給交易平臺賬戶。

此外,PayPal 和 Visa 等支付巨頭也開始涉足加密貨幣領域。如果我們不小心,未來我們可能會通過同樣的巨頭公司和服務來消費加密貨幣,仍然受到那些玩家擺佈。

我們正處在一個十字路口:以一種去中心化的方式創造易用性,或者讓主流玩家的力量加速去中心化的死亡。挑戰是艱鉅的,雖然風險太高,但也不能輕易認輸。

加密貨幣能勝任這項任務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