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火集結號「2020 以太坊生態全國行」正式啓航,來自以太坊礦業的行業領袖,包括知名金融機構、明星公鏈、礦機廠商、挖礦軟件開發者屆時將齊聚一堂,分享行業洞察,一同探討以太坊礦工未來的發展之路,展望產業發展的未來趨勢。

2020 年,是數字資產礦業格局急速變遷的一年。無論是比特幣減半,傳統投資機構佈局礦業,還是新冠疫情的蔓延,DeFi 崛起致使以太坊 Gas 費用的暴增,預期的發展、行業的黑天鵝和新機遇都在無時不刻的影響着整個礦業的發展。在技術和資本的浪潮下,礦業正在醞釀更大的變革。星火集結號「2020 以太坊生態全國行」在這個特殊的背景下再度啓航。本次大會由星火礦池、貝寶金融主辦,Nervos 提供戰略支持。

10 月 12 日,星火集結號「2020 以太坊生態全國行」首站將在福建龍巖啓動,首站嘉賓包括星火礦池首席研究員喵叔、貝寶金融全球合作部董事總經理悟空、Nervos 礦工社區經理 DC、熊貓礦機銷售總監胡宇峯等。本文爲福建龍巖站活動精彩回顧。
行業領袖圍坐共議以太坊礦業未來|星火集結號「2020 以太坊生態全國行」首站龍巖站精彩回顧

主題演講|ETH 2.0 時代,星火礦池助力礦工迎接新機遇

演講嘉賓:星火礦池產品負責人 喵叔
行業領袖圍坐共議以太坊礦業未來|星火集結號「2020 以太坊生態全國行」首站龍巖站精彩回顧
以太坊經歷了這麼多年,走到了非常關鍵的時刻,走到了里程碑的時刻,就是所謂的 2.0 的階段,今天非常有幸能夠來到這裏跟大家分享 2.0 以及星火現在的一些情況。從今年 1 月份到 10 月份,9 個月的時間裏以太坊的算力增長的幅度將近八成,目前達到了全網 260T 的水平。而以太坊的手續費也在過去一段時間裏提升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高點水平。較大資金體量進入到市場中來之後,就面臨着規模化組織管理等問題。我們要控制成本,同時追尋更多的收益。整個鏈路當中,大家都在拼速度,爲了達到更快的目標我們購買了阿里雲和亞馬遜的服務,也測試過谷歌雲、騰訊雲等。大家能夠感知到的是,星火在過去幾年當中,幾乎沒有發生過宕機。此外星火也對產品的穩定性有着相當極致的追求,我們做了很多的努力來解決問題,同時也做了很多防範措施來防止一些攻擊的出現。

接下來以太坊不僅有 PoW,還會有質押,也就是說以太坊的 2.0 來了,以太坊現在的礦池要發生改變。從去年到今年我們一直在增加算力,現在可以看到一個較爲確定的機會,以太坊大概率在 11 月份啓動以太坊 2.0 第零階段,這個階段和最終的呈現預計還是會有一些差異化的細節存在,因此風險也還是存在的。此外,我們也和客戶端團隊與社區開發者社區保持着聯繫,有任何新的變動,我們會第一時間與大家分享。所以我們要跟進和不斷的去告訴大家信息的來源,然後不斷的去關注。

星火做了很多的事情,並且也思考了該怎麼樣爲現在的礦工服務,我們真的需要讓每個人拿出 32 個以太坊參與嗎?這個並不是特別合理,所以我們把他設計成你不需要 32 個幣,我們希望可以讓更多願意參與到 2.0 的礦工,類似於用定投的邏輯來參與,可以拿少量的以太坊來參與。

主題演講|礦業金融如何爲挖礦增益?

演講嘉賓:貝寶金融全球合作部董事總經理 悟空
行業領袖圍坐共議以太坊礦業未來|星火集結號「2020 以太坊生態全國行」首站龍巖站精彩回顧我們爲什麼要挖礦?挖礦挖的是數字貨幣資產,而數字貨幣資產的價值來自於共識,只有在越來越多的人看到價值之後,這個價值才能夠增長。加密貨幣本身讓我們最看重的一點,是它的抗通脹的模式,像比特幣是通縮模式,雖然以太坊不是通縮模式,但是也可以大概知道總的流通量有多少,今年能印多少。這一點很重要,因爲所有的法幣都是可以無限增發的,而增發了多少大家也不知道,如果總體的經濟規模不變,錢印多了,錢就會貶值。

今年有幾件事情加強了抗通脹金融產品的市場需求。第一個是新冠疫情,疫情本身讓全球增加了很多不確定性,包括對經濟的擔憂。全球各大央行只能通過加大印鈔量來刺激經濟,這也就導致大家開始嘗試尋找一些更安全的資產。在全球範圍以前最安全的資產是黃金,但是黃金在存儲上存在較大的短板,而數字貨幣就是更便捷的、電子化的黃金。

對於顯卡挖礦這個領域來說,最重要的兩個點是算力增長和以太坊價格。以太坊價格從低谷到現在翻了 5 倍,但是算力只漲了 70% 多,還是比較慢的。比起比特幣來說,以太坊挖礦還是比較公平的,而不是單純的大戶的遊戲。
考慮到目前顯卡挖礦的回本週期在 10 個月左右,這個週期要明顯短於參加比特幣挖礦,因此顯卡還是一個非常性感的價值窪地,預計越來越多的人會開始用顯卡挖礦。其實比特幣挖礦比參與傳統的投資回本週期快很多。以投資酒店爲例,酒店的回本週期在 8 年左右。所以說顯卡挖礦 10 個月的回本週期相當可觀,而且更重要的是,我們可以使用一些金融工具來鎖定回本週期,在 10 個月回本之後,顯卡硬件至少還有百分之四五十的殘值。

貝寶金融從加密貨幣借貸起家,之後逐漸變成一家綜合性的加密金融機構。對一個金融機構主要看兩點,一點是資產規模,一點是服務質量。貝寶目前的資管規模約 9 億美元,爲高淨值人羣提供包括借貸、資管,一些簡單的交易執行、套保等服務,幫助用戶在控制風險同時,獲取更高收益。

最後總結一下,爲什麼數字貨幣值得投資?因爲全球不確定性在逐漸增強。借用貝寶 CEO 楊舟 的一句話,“要做時間的狐朋狗友”,持有數字貨幣也不能單純地一味持有,放着不管,我們要利用合理的金融工具控制風險,做一些合理的理財,讓數字資產不斷升值。

主題演講|讓 DEFI 鏈接更廣闊的世界

演講嘉賓:Nervos 基金會 POW 社區經理 DC
行業領袖圍坐共議以太坊礦業未來|星火集結號「2020 以太坊生態全國行」首站龍巖站精彩回顧
大家知道現在 DeFi 的情況嗎?我從一個概括的視角介紹一下 DeFi 的現狀。CoinMarketCap 上面有一個 Top 的總的市值,可以看到接近 800 億人民幣總的市值,就包括所有 DeFi 的項目,跟 DeFi 相關,可能會看到有 WBTC,他映射到以太網上的代幣,用 WBTC 可以去參與一些 DeFi 協議的一些質押一些收益,就是連這種代幣算進去之後,總共才 800 億。我找了一下,我之前是金融初審,在券商,你可以在 A 股中找着相對應實值的標的,就是南京銀行,DeFi 最終到底層其實都是一個借貸的協議,銀行可以做很好的類比,所有 DeFi 相加,相當於是一家南京銀行的市值,就是 800 億。

然後我們再舉一個具體的例子,大家都知道 Maker,Maker 是相對來說比較早成名的 DeFi 的協議,我們看到 Maker 的總市值是 38.5 億人民幣,你可以質押以太坊,然後生成 CDP 得到他的穩定幣,叫 Dai,生成這個 Dai 的總市值 60 億人民幣,我想找一家市值跟 Maker 一樣相對應的銀行,我始終找不到,我就把 A 股銀行板塊拉到最低,最低的那個是叫蘇農銀行,蘇農銀行現在市值 83 億,可以看到他的財務報表裏面,就可以看到他的貸款總額,貸款總額相對來說把儲戶的一些房產或者是一些存單,再貸出去,也可能有信用的這部分,比如說發了信用卡或者是你的信用借款,然後貸出去的款項總共有 700 多億,大所以可以看到 Maker 在 DeFi 裏面已經排第五了,根本就比不上 A 股最小的一家銀行,他的市值的差異,貸款的差異基本上是 10 倍的差異,所以你可以看到 DeFi 現在還是很小的,我們可以去思考一下,爲什麼他們現在還這麼小,或者說他缺少哪一部分的東西,我們剛剛有提到一點,我們先留一個疑問。

然後我們再來對比一下,其實傳統的金融服務包括了銀行、保險、投資這三大類,銀行其實主要的是借款,借貸、信用、理財產品,還有一些票據,大家如果經常有一些供應鏈的朋友,就會知道票據,商業匯票,保險其實也挺多,主要還是壽險和財產險,投資所有跟票有關的大部分都是屬於投資,跟證券有關的屬於投資,比如說股票基金交易。我們再看一下傳統的大類資產,有這麼幾個類似,有現金和現金的交易,還有固定資產,還有房產,還有車,還有其他的大宗商品,比如說石油,還有有色進入,然後還有農產品,農產品可能大家接觸比較說,但它也是大宗商品,證券,比如說股票,還有債券,我不知道現在還有多少人會買國債,國債其實現在還是可以買的,從這個上面可以看到跟區塊鏈的金融服務和有一個對比,你可以看到從上面可以看到,其實區塊鏈的金融服務和金融資產非常少,我們再一一看一下借貸部分,有兩個比較著名的協議,MakerDao 和 Aave,保險目前來看就只有一個比較冒尖的,就是 NXM,交易所可能大家都比較熟悉,比如火幣等,區塊鏈資產,你可以看到區塊鏈資產比較獨特,也不能說比較獨特,就是大家都認識,因爲他都是原生的資產,沒有再往線下或者是別的拓展,比如比特幣、以太坊還有各種項目。

我們再看一下傳統金融賬戶用戶的使用習慣,你可以用身份證、手機、郵箱去註冊這個賬戶,賬戶的體系是人類可讀的,什麼意思呢?你可以用自己的名字縮寫或者是電話號碼或者是你熟悉的,你喜歡用的短語作爲你的賬戶,或者是設置成密碼,然後密碼是可以找回的。區塊鏈的賬戶使用習慣,我知道在座有人申請人類不可讀的各個公鏈私鑰,丟了私鑰找不回來,所以資產就丟了,這對用戶來說是非常致命的,如果我是一個比較大的公司,我會想盡一切辦法去保存私鑰,千萬不能讓他丟了,因爲丟了有可能找不回來。可能有些人會使用硬件錢包,但是硬件錢包曾經也是出現過故障,如果覺得硬件錢包不是特別靠比的話,你可以用紙去記下你的私鑰,但是這些東西都物理存在,物理存在就有可能丟。

然後我們來看同時各條公鏈上的資產的流動是限制的,基礎設施也不兼容,比如說你現在要用以太坊的這個 DeFi,你要用以太坊的一套架構體系,你要下載他的錢包,以太坊助記詞,要購買以太坊的資產,在 DeFi 繁榮的情況下,他可能會蔓延到各個公鏈,比如說他蔓延到五個公鏈,你就需要五套賬戶,五個助記詞,你都要去記,萬一丟了一個,你的資產就找不回來了。所以這些項目方他必須要去把這些基礎設施建設完全,然後同時就算他把這些基礎設施弄完全了之後,其實用戶門檻也同時上升了。

我們上面的介紹可以總結出爲什麼目前 DeFi 那麼小,不能說缺陷,目前四個不足的地方,首先資產種類很少,剛纔對比了,傳統金融資產有你的房產,你在區塊鏈上能有你的房產嗎?目前來說看不到,服務種類也少,我們剛剛看到其實在區塊鏈上面只有保險、銀行、借貸,就這麼幾個服務,你還缺少了一個東西,就是信用的這部分。我們每個人都有信用卡吧,信用卡銀行爲什麼會授信你這樣的額度呢?其實是憑藉你的身份證,你是一箇中國公民,然後你可能有一些銀行的流水賬戶,可能還可以通過法律去追溯你的資產,他是可以做一個授信,是無抵押的,但是區塊鏈是做不到。然後不易使用,你如果習慣使用傳統的金融賬戶,比如說銀行卡,你去銀行拿身份證,他給你一張卡,同時他有配套的密鑰給你,你可以用你的臉部識別,或者是可以用你的電話號碼進行登錄,這些密碼是自己設的,非常的適應現在的用戶習慣,但是區塊鏈還不行,目前的區塊鏈不行。基礎設施缺失,所有的新的項目方都會想要去做錢包,尋求礦池,然後其他錢包,這些用戶量比較大的錢包去支持,你還要做技術的對接,其實這是很浪費時間的,要重複造輪子的。

試想一下,如果一條鏈上用戶可以不用信任的能夠把另一條鏈上的資產搬到這條鏈上,你只要記住一個私鑰就可以了,比如說現在大家都在以太坊的私鑰,你記住一個私鑰,你在上面有資產,你就可以用很多條鏈的金融服務,你甚至可以記住私鑰,使用郵箱或者是人臉註冊和登錄你的區塊鏈,就是跟區塊鏈交互,你就不用擔心你會忘記密碼或者是助記詞丟失,因爲你隨時可以通過你自己的人臉還有郵箱賬戶去找回你的所有資產。然後項目方可以輕易的去移植以太坊的協議,移植到別的區塊鏈上面,比如你的產品設計足夠好,但是以太坊目前的性能擁堵的情況不能讓你的協議發揮到最好的狀態,那麼我們準備了另一條區塊鏈,然後去獲取以太坊的數據。如果能把這些項目方帶到現在 web2.0 非區塊鏈的用戶,能讓所有人沒有感知的使用區塊鏈的服務,那以後將會是什麼樣的 DeFi?其實說了這麼多,這是我們在今年提出的一個概念,我講到了互操作性,你們可以理解是簡單的跨鏈,我們叫它超級跨鏈,因爲大家也知道跨鏈雙雄,但是他們其實有一個悖論,跨鏈其實是很難相互互跨,因爲他們的框架一樣,需要這兩個架構去支持跨鏈流動,但是我們不用,我們爲什麼不用呢?就是通過以上的組合,通過我們在 CKB 上做的開發者工具,我們可以把以太坊的簽名算法在 CKB 上部署一套合約,CKB 就可以去使用以太坊的地址去收發 CKB,同樣的利用這個功能,我們可以把現在的架構體系,大家如果知道的話,其實手機裏面就有加密芯片,他是硬件級別的,我們可以把手機裏面的簽名算法放到 CKB 上面,所以你手機可以作爲你的錢包,就不用再借助別的錢包再去登錄,然後類似於用他的一些中轉的架構,你的手機就是你原生的節點,一個錢包。所以你的人臉其實也是一套加密算法,你通過人臉變成你的私鑰,然後登錄到 CKB 上,CKB 上面寫的比較簡單,其實理解上也比較簡單,可以把其他的鏈上的資產移到 CKB 上,這個跟大家理解的跨鏈是一樣的,大家知道目前還是生態最繁榮的一條公鏈,所有的開發者首先第一都會想在以太坊上去開發,雖然以太坊現在非常慢,雖然它有些設計上的不足,我曾經聽過一些開發者拿 DB 來找我們,他找我們可能還要找別的 VC,他在他的 BV 上面是寫的他想在以太坊做,然後我問他爲什麼?他說你如果不寫在以太坊上做,VC 第一個問題就問你爲什麼不在舞臺放上去開發呢,大家理解可以從以太坊的所有的用戶可以自定義,這使得任何資產,你的房子、車子這些東西都可以在 CKB 上去發行,所以我們可以在不改變任何用戶使用習慣的情況下,變成萬鏈資產可以做到互聯,如果我是一個比特幣的用戶,我可以直接使用比特幣的地址,你不用申請別的地址,然後我拿到別的鏈上的資產使用 CKB 上的一些 DeFi 的協議,同樣的這些公鏈都可以支持,你都不用重新註冊賬戶。

剛剛說的這些,如果到了現實就是萬物可以直接用人臉接到 Nervos 上面,跟 Nervos 交互,同樣可以使用以太網的地址,用戶可以自己搞定自己的 ID 信息到鏈上,就可以去中心化的無抵押貸款。所以說把 ID 的護照的精密算法弄到 CKB 上,就可以讀取你個人信息,如果有去中心化無抵押借貸的協議,他需要知道你的個人信息,當然他不需要知道你的全部,我們可以用一個算法做一個範圍的界定,比如說你是到 20—30 歲,我可以給你一個指標的分數,我就可以做相應的壽險,同時如果有中心化一些權利機構的介入,他還可以做到追償,完全可以做一套去中心化的無抵押借貸。項目方無序重複造輪子,其實 Web2.0 基礎設施已經很豐富了,不需要再自己做一套,然後讓你增加用戶的行爲。

主題演講|顯卡礦工進化史

演講嘉賓:雲鏈科技聯合創始人 陳龍
行業領袖圍坐共議以太坊礦業未來|星火集結號「2020 以太坊生態全國行」首站龍巖站精彩回顧
一個勤勞礦工的必修課。所有的礦工會慢慢從一個小礦工慢慢走上一條這個路,最早我挖礦的時候,我們要看特別多特別多的數據,因爲主要是在國外嘛,國外的 bitcointalk,也就是那個論壇,主要是在國外,CoinMarketCap,這就是全球幣價的展示論壇。當時特別多礦幣,ETH、EC,很多很多,有很多被遺忘到塵埃裏面的一些幣,我們需要通過這個網站來看誰的收益最高,然後我們就到那邊去,我們礦工總規來說就是一個最現實的人,哪賺錢往哪跑,各種錢包,跳轉工具,當時不會用,一天晚上發行一個新幣,根本不知道該怎麼挖,然後網上我經常看到一些新的項目,做控投,做 ICO,做一些相應的公募、私募,我們就要用到 Twitter,電報等等。把所有的參數設置的清清楚楚,真的是費了非常大的功力,還有做套保的時候,還有前面介紹的貝寶等,這幾樣東西都可以讓礦工更好的去鎖定收益,所以這些都是礦工的好朋友。但是在我們花特別多心思去做挖礦,去做調整的時候,我們還有更重要的一個東西,我們在下剪刀之前,要再看三次,一切要以謹慎爲主。

對礦工的必修課來講,我們最重要的是要守護好自己的財產,我兩年前有在這邊參加過這一場星火的集結號的時候,大家應該還有一點印象,當時我極力在推崇的幾樣東西,就是我們的硬件錢包,因爲在這三年以來,鐵打的礦工流水的交易所,我們不知道經歷過多少家交易所的成立、興盛和倒閉,但始終幣在手裏,纔有最會的機會,你的機會才能延伸下去,人生中最痛苦的一件事是人還在幣沒有了,還有一件更痛苦的事情是人沒了幣還在。每次和朋友聊起交易所跑路這樣的問題,我每次都會跟大家安利,比如說像 METAMASK 和 imKey 這樣的產品,以太坊有星火做守護者,我們錢包裏面的幣就要靠我們自己。

爲什麼說我們要做一個勒緊褲腰帶的礦工,大家很好奇,其實對我們礦工而言,我們現金流其實非常優秀的,每天星火都會準時把幣打到我們錢包換成以太坊,以太坊換成 USDT 或者任何一個交易所支持的幣種,很快就可以換到銀行賬戶裏面去,但是爲什麼要強調勒緊褲腰帶,因爲那麼長時間的一個經驗告訴我,牛市很短,熊市很長,每一次牛熊轉換,都是一場狂歡之後伴隨的都是悲鳴。2013 年我們第一次創業的時候,30 臺礦機,當時感覺真的很爽,白天一兩萬塊錢人民幣這樣進賬,然後到 2014 年年初的時候,開始經歷了一場熊市,整個不知道應該怎麼面對,因爲這個市場給我們的信息真的星星點點,不知道應該怎麼去做,到後面的結局就是賣礦場賣礦機,然後可能就退出這個市場,退出這個行業了。我們再上一次的熊市大家記憶應該非常深刻,2017 年的 9 月 4 號,當時的走勢,我也看到非常多人的是在 5 月份 6 月份就斥巨資買了很多礦機,當時一個顯卡賣到 2000 多塊錢,一臺礦機 2 萬塊,當 9 月份之後市場突然間下滑,政策收緊,大家還是在做同樣的事情,到今年的 3 月 12 日,又一場熊市,反正熊市特別多,牛市特別少,我們在整個挖礦的過程中所轉的每一分錢,每一度電,我覺得大家都應該要有一個什麼樣的心態呢,作爲礦工我覺得應該要勒緊褲腰帶去節約你的每一分錢,因爲你今天每挖的一塊錢,在真正的熊市裏面可能會乘以 10 倍或者 100 倍。因爲在這個行業有特別多的人是白手起家,從一無所有做到現在大家都有一個非常愉快的生活,但是如果不珍惜現在這樣的一個收益,而過多的貪圖享樂或者是做一些盲目投資的話,可能在下一次牛熊轉換的時候就會被市場淘汰,因爲這個市場是非常殘酷的。只有我們今天做到在牛市裏面做好每一分錢的把控,在熊市裏面才能做到團隊調整,增加你的礦機,去守護好你的幣,去調整你的團隊,真正才能變成一個快樂的礦工。

其實我們礦工說到底,應該都是一個快樂的社會角色,大家都非常的清楚是在入住礦場的時候,之後所有的操作,做好運維再家裏收錢就好了,但是我覺得我們礦工這個行業是一個知識變現的行業,在我們躺在家裏的時候,更多的是多去了解一些區塊鏈能帶來哪些東西,比如說以太坊他實際上是一個超級計算機,他是一個把更多一些價值傳到映射到主鏈的公鏈,種種的一些 DeFi 產品,比如說一些其他幣圈的金融產品,它更好是讓我們利用好這個工具,怎麼去讓我們個人的認知變現,去更好地參與到這一場挖礦的遊戲裏面。所以說覺得礦工就是土豪嘛,把礦機一搭,就等着打錢的工作,我們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認知,我們賺的每一分錢其實都是通過對這個行業的理解認知得來的,而之後我們虧的每一分錢可能都是因爲我們對這個行業不夠了解,我們的認知缺失而虧的所有的錢,所以說我作爲礦工其實相當自豪的,就是因爲多少礦工行業不造成任何污染,也算是一個知識密集型的行業,提供不少的就業機會,然後我們在四川、貴州、雲南,乃至於新疆、內蒙這些地方進行廢物再利用,然後我們爲區塊鏈貢獻算力,守護着以太坊比特幣這些未來可能創造出無限價值的網絡,雖然說以太坊可能會 PoS 化,我們的顯卡礦機可能會段時間內退出這一舞臺,但是我覺得我們即便是完成這一階段的歷史使命,未來會有我們礦工的一個新的天地給我們去施展,感謝大家。

主題圓桌|暢想新世代挖礦

主持人:
* 貝寶金融全球合作部 VP 王妍兮

圓桌嘉賓:
* FlintOS 商務負責人 尹錫隆
* 貝寶金融全球合作部董事總經理 悟空
* 雲鏈科技聯合創始人 羅連龍
* Todek 聯合創始人 Pony
* 熊貓礦機銷售總監 胡宇峯
* 星火礦池產品負責人 喵叔

行業領袖圍坐共議以太坊礦業未來|星火集結號「2020 以太坊生態全國行」首站龍巖站精彩回顧
主持人:說一說你們跟顯卡挖礦打交道的故事。

尹錫隆:我其實加入區塊鏈行業不是很久,今年 8 月份,我接觸到顯卡挖礦應該是在 2017 年,我之前之所以加入這個行業,是因爲有一個很好的朋友,因爲我之前在華碩,正好趕上 2017 年顯卡挖礦的火熱,我們這邊無論是主板,包括顯卡等等一系列的東西也會跟他們有一個頻繁的交流提貨等等,所以也是那時候認識一個礦工,我記得在 2017 年初的時候,我們晚上在一起喝酒,喝完之後,他說兄弟如果你有點前錢,比如你有一兩萬塊錢,你可以嘗試一下投一下 ETH,那時候 ETH,我記得好像是 300 多人民幣的時候,他說你投一點,那時候我們就取消他,兄弟你忘了你當時挖別的幣挖成什麼樣子,最後沒有辦法又去賣電腦了,但是真的沒想到再後來,2017 年整個區塊鏈行業的爆發,這時候我認識很多客戶加礦機,包括跟朋友聊礦機,真的體會到這個行業爆發式的財富積累的速度,也是它其中的一個魅力吧,這也是我跟咱們區塊鏈行業的一些小故事。

悟空:其實我還不算一個顯卡礦工,至少現在還不是。我還沒有拿到我的卡,兩個月前我剛下了一些卡。不過,我之前租過一個顯卡礦機,挖過一個小幣。那時候體會到了挖頭礦,經常看到什麼東西收益比較高,可以很快的轉過去。今年因爲貝寶跟很多顯卡用戶有合作,開始做一些換季的顯卡貸款,我對這方面正在慢慢學習,希望通過這個機會跟大家一起多交流。

羅連龍:我們最早是在 2013,我們第一臺礦機有 6 張 790 配了兩個電源,但是在電腦城裏面配的,沒有人見過這個東西,當把這個東西搬回家的時候,朋友調侃我說你這是騙人的,然後有一天是不是顯卡弄來打遊戲,就從那時候開始一直到現在,差不多經歷了七到八年,中間很多時期,過了 2014 年的時候,其實開始都是虧損,到 2015 年以太剛出來的時候,第一天就開始挖,一直到現在,整個公司從最早的一臺礦機現在已經做到接近 5000 臺,是這樣一個過程。

Pony:回過頭來我跟顯卡礦機的淵源,我們也是在三四年前,因爲我跟拓德是十幾年好朋友,就是另一個創始人,但是我真正進入到這個公司開始,作爲 CEO 來操作這個公司的日常,也就是今年 6 月份以後的事情,也很短。當時我們接觸到這個事情,我記得是在 2017 年,那個時候我的第一個感覺,因爲他 Todek 是在很資深的顯卡芯片行業,叫英偉達,我當時在 2017 年,2016 年我突然發現我買不到卡了,我打遊戲,找朋友幫我買,我就找他,他說這時候還打什麼遊戲,這個卡一張出去,我們 2017 年一個月幣都收回來 200 萬,那都算小的,我供韓國、供日本,供國內所有的顯卡都生產不過來,當然這是好的時候,我一聽當時對這個行業瞬間產生了非常強烈的好奇心,因爲那時候我還在互聯網公司,日子也過得非常好,簡單以收入來說可能也不比礦工差多少,但是你會產生好奇心,這是什麼樣的行業,後來突然有一天講,顯卡不能弄了,一個月把一年掙的錢就虧出去了,有的機器斷水斷電了,一會兒怎麼樣了,你會感覺到這種起伏,再到今年我們發現這麼火,又跟以太坊有關係,你發現現在雖然因爲英偉達又發佈了新的 3 系列的顯卡,但是一搶而空的全部都是礦工,反而真正那些所謂的玩遊戲的拿不到,這個市場很有意思,剛剛聽到龍巖本地的這位資深礦工的分享,還是可以看到幸福的躺在那麼多片顯卡上,我相信很多人是很羨慕的,就先分享這些。

胡宇峯:我這邊接觸顯卡挖礦,我第一次聽到應該是 2016 年,當時朋友說這門生意大概半年回本,一直我也沒有理,直到 2017 年 10 月份左右,自己投了一批,然後大概在 9 月份,當時這個真實的回本週期是多長呢?3 個月就回本了,然後就入了大坑了,就再也出不來了,然後在 2018 年是頂峯的時候,一開始肯定是小投一點,然後你見到真實的收益就把自己比較多的財產投進去了,在 2018 年的時候算是入了大坑,也是藉此這個契機才進入到熊貓這邊,瞭解到整個東西雖然我在 2018 年,在整個價在山頂的時候接了不少盤,但是整個這幾年下來,我們對整個顯卡挖礦這一塊是比較有信心的,也包括今年整個挖礦的收益重新起來之後,也讓大家看到了這一個行業其實還是有它的魅力,也是有它的前景所在。

喵叔:我不算一個專業的礦工,但是進入這個行業其實非常早,13 年跟挖礦有一點關係,我當時買了一個小礦機,大部分都聽過,叫烤貓,烤貓的礦機賣得很火,基本上在最後一次事件之前 15 萬一片,我買的不是 15 萬一片,是一個 USB 的,這裏有很多人有過,有沒有人用過?這已經是典藏版了,基本上下單都要單人只能買最多 100 個,買 100 個再專門定製那個 UBS 的插槽,然後一個一個插槽插上去,然後不夠,電腦還要買擴展,那時候老闆說你這個是不是耗電,給公司要多交一點電費,很搞笑。後來這些礦機都沒有用了,因爲一個小的 USB 就是 330 兆,基本上是不可能回本的,完全是作爲一種娛樂和情懷的參與,在之後,自己也配置過一些不是說專門用來挖礦,但是挖過什麼元寶幣,這種特別特別,怎麼說呢,已經被以往在歷史的的塵埃的塵埃中的小幣,以至於到後來另外一個,可能也有人知道,PTS,可能也有人挖過 PTS,PTS 怎麼挖呢?因爲是 CPU 挖礦,沒有那麼多 CPU,我是做技術的,互聯網出身,所以我去亞馬遜把西海岸兩個區域所有的 624 和以上的機器全部包下來,當時亞馬遜西海岸的機器我一個人包下來了,我讓架構師幫我安一個腳本,寫了一個自動拍賣,有任何一個機器出現隨時去拍,發現拍瞭如果我自己的機器下線了,說明就沒機器了,就不拍了,就等一等再拍,當時也很少,正好創業的公司倒閉,那個房租沒有到,然後我們幾個人一起來挖,最後另外兩個朋友挖,挖到最後他們錢包丟了,不然的話他們早自由了,就不用奮鬥了,就是各種緣起,導致我其實有一個投機性的心態在參與,直到後來我去研究比特幣的代碼,自己實現過一個比特幣的基礎框架,到現在來參與星火的以太坊相關的事情,我覺得都是有一定因緣的。

主持人:各位接觸以太坊大概多久,然後你們對於以太坊的未來是一種什麼樣的預期,在我們可以預估到的以太坊 POW 挖礦階段裏面,作爲以太坊的礦工,你們最擔心的風險是什麼?

尹錫隆:我是 2017 年接觸的以太坊挖礦,針對以太坊挖礦這部分,從短期來講,就是 4G 轉 8G,大家有接近 30% 的算力產自於 4G 顯卡,可能當年你不能挖了,這部分算力確實。所以可能在未來的 Q1,我們礦工如果提前部署 8G 的配置,可能從收益上來講,算力相比於以往可能有一個短暫的提高。同樣的話,之前分享過了,它有一個風險,就是越來越多的資金和人關注以太坊挖礦,必然的造成了現在很多新的顯卡一卡難求,或者是價格很高,就是因爲有越來越多大的資金來到以太坊這個生態裏面,可能在未來如果資金不斷注入,可能在未來我們現有礦工的收益會逐步降低,但是大的資金更多的人關注以太坊這個生態,我相信會在未來可能有更多的項目,更好的項目會爆發,或者之前談的 CKB 等等,在這個生態有更多的資金注入後,會迸發出更精彩的項目和成果,這是我的理解。謝謝。

羅連龍:我接觸以太坊是以太坊出來第一天,當時全網的算力只有 70G,我一個人有 10%,等慢慢的,其實那一年以太坊的走勢不好,到了年底的時候全網算力只有 300G,到今天算力接近 260T,現在講整個以太的生態沒有什麼問題,對於預期的話,只要 2.0 上線之後,能順利跑通,沒有風險的話,我覺得之後發展肯定是無限可期的,最重要我們在每一輪算力上比較高的時候,上一輪的高位在 2018 年差不多 7、8 月的時候,那時候 290T 的算力,雖然說當時大家還是很樂觀,其實每一輪算力到位的時候都是一次風險的出現,爲什麼呢?只要你發現一卡難求的時候,都是下一次熊市即將出現的一個徵兆,所以大家一定要把控好資金和流向。如果你是作爲一個三五年的長期投入的,肯定沒有問題的,因爲每一年都會有一個反覆的週期,包括一個人差不多 30 年的大週期,比特幣整場還是其實還是以它爲主體,其他幣種一起帶動,然後一個大流,如果沒有做好三五年的長期準備,你就想 10 個月回本,這個基本上熊市來了你就得賣機器,退出這個行業,我說最擔心就是這個問題,其實 4G 升 8G 這些都是小問題。

Pony:我說一些比較感性的感受,前面幾位做金融做技術比較多,我想說如果我今天看以太坊挖礦的風險,我想大家比較熟悉的 51% 的攻擊,雙花、三花的攻擊,大家可能會有一些技術手段來做一些防備,包括一些交易所被攻破等等,其實背後的本質都是利益驅使,利益驅使有短期和長期的,今天我們就挖礦這個事情,本質上大家還是有一個預期和共識,這個詞比較老,但是我怎麼看待?我們的預期是它會漲,我們會掙錢,我們會從中獲益,實際上我們本質上對它這些項目,包括以太坊也好,2.0 也好,對它後面的應用場景,它今天不管是應用在金融交易也好,還是用在一些可實現的真實的一些現實的業務上也好,其實本質上應該有這樣一個關聯,當我們對這些關聯裏的認識比較深,或者是你對他有信仰,背後的項目有足夠信仰的時候,實際上它纔是可能變成我們的一個預期。更多的人,什麼是共池,比如說我今天的預期是掙錢,我們去澳門買大小也是一個預期,但是往往你會發現你預期兩次三次,一方壓得多,啪一下把你 90% 的人都首個了,那是賭博,那個共識我覺得不叫共識,這就是一個短期的投機而已,但是如果今天我們在做以太挖礦,或者其他 2.0,或者其他項目的時候,我相信這個共識不應該輕易在某種時刻被一些特別簡單直接的割韭菜的行爲把在座都收割了,如果是這樣的話我覺得這是一個純賭博的遊戲,這個做下去,我們其實很難講接下來的風險是 50% 還是 90%,還是說可控的 30%,所以我想這個是我們有點看法,就像我們其實現在在芯片上做的一些投入,這個下一個話題再分享,這是我剛剛想到的內容,給大家做這個分享。

胡宇峯:跟以太坊的接觸,我入行開始,最主要是在開始做實打實的一名礦工,基本上是實打實的一名礦工,現在目前來說對於像我們這種一直都在挖礦的人來說,其實最大的風險點,現在目前大家看到的是手上的機器,如果真的 PoS 之後,轉 2.0 不能挖,這時候我們手上的機器怎麼辦,我覺得風險點可能在這邊,但是有一點,相對來說是目前比較樂觀的一件事情,是它沒有那麼快去實現這個東西,在中間我們可以做很多的調整,這是第一個。第二個其實顯卡機這一塊,是有很多的選擇,像我們去年的一些小幣種,他會不會異軍突起,Pony 講的這個點我非常的認同,我們在挖礦的時候,我們一直說看它當天收益的高低去選擇這個幣種還是對這個幣的背後,不管它的技術也好,還是它的理念也好,有一些共識才去挖,我覺得這是對於一個礦工來說是兩個截然不同的方向,真正有信仰的,我覺得像比特幣這個,真正有信仰的礦工,如果他真的從最初可以挖礦到現在一直挖,他的收益是不可比擬的,如果說他在每一個低谷的時候都走掉了,那可能他並沒有,即使他全程參與了,可能他在整個收穫上並沒有一個很大的質的提高,所以風險很多時候我們需要自己去把控,但是其實風險背後肯定就是機遇,我個人看法是這樣,所以目前來說我覺得顯卡就是挖礦這一塊,以太坊還是存在很多的機會。

喵叔:我自己不是一個礦工,但是我對這個話題有兩個點可以分享。一個是我自己本身對礦業整體基礎的理解,我的理解是這樣的,大家雖然在討論礦機,芯片的升級,討論這樣的問題,但是我的認知是整個挖礦行業是一個能源行業,礦機是可以增發的,算法是可以改變的,永遠都可以迭代升級礦機,這是增加你的 pow,增加你的能力,但是有一個不能改變的,你永遠要依託於能源,所以這是爲什麼地域性非常強,你永遠離不開一些地方,因爲能源在那裏,你礦機的採購優化你總能找到更好的方案。我們當前以太坊 1.0 版提 2.0 的時候,我們整個行業會發生一個跟過去的認知上有一些很大的變化,帶來的不是對礦機的改變,不是礦機淘汰了,或者是 GPU 行業的改變,我覺得今天會變成這些顯卡礦機如何去把這個消耗掉之後變成新的收益,這個是 GPU 礦工,大礦工也好,小礦工也好,真正去探討和尋找的方向。億另一個我們談到 2.0 的各種風險,這種風險背後到底機會在哪裏,有一個數據剛剛忘記講了,是什麼數據呢?以太坊的增發率是多少,現在一年 450 萬以太坊,轉 PoS 之後是多少?現在整個升級的話語權還是在基金會這一端,他們選擇的方向會讓整個在 PoS 鏈上的收益降到大概多少?按百分比可能就是收益斬到腳可能再往下,爲什麼是這樣的呢?我們也不斷的探討這樣是否合理,對礦工來說是否收益過低,他們承擔的風險和收益是否成正比,最後我評估是一個相對更爲,在 POS 領域來說是一個相對更爲合理的邏輯,因爲如果你希望讓大家來長期承擔風險參與治理,就一定留下的是那些更爲看重長期價值,比如他明白以太坊到底在解決什麼樣的問題,提供什麼樣的服務,爲鏈上金融帶來什麼樣的機會,纔會去參與,否則你不可能說我爲了算一個年化率,最後我就把以太坊放進去了,換作我,如果我沒有研究過他後續的各種方向,我一定是不會參與,所以這兩個問題結合起來就變成了我的回答是這樣的,PoW 的整個路線可能會有以太坊最後會尋找新的方向,但是以太坊的路線一定是堅定向前的,他一定有新的機會,可能不是我們當前看到的形態,甚至不拘泥於現在這個邏輯,大概是這樣。

主持人:對於顯卡礦機來說,切換各種幣種的頻率是不是很高,對喜歡挖小幣種的用戶來講,是更喜歡挖賣提還是囤着博未來?對於顯卡礦工來講,新幣種的機槍挖礦的做法你們是怎麼看的?

胡宇峯:我們熊貓有自己的託管體系,我們從銷售我們的機器,到客戶託管在我們這邊,都有一體化的東西,因爲我們自己自身的用戶,因爲我們這邊有幾類型的客戶,一類是非常散戶,非常散的,一臺兩臺都有,還有一些是大戶,上千臺這些都有,從他們的行爲習慣來說,經常性的切換幣種這個事情好像並沒有經常性的發生,最主要的原因是熊貓機器基本上都是 A 卡,我理解可能切換比重這個事情,可能在 N 卡方面,可能會更傾向於做這個事情。

胡宇峯:我們自己公司體系內有一個小幣種的研究團隊,這個大機率的挖礦基本上都是挖賣提,挖賣提的形式是什麼樣呢?就是把這個小幣種兌換成以太坊,基本上是這種形式,不會長期的留存。最後一個問題是機槍池,我覺得機槍池這個東西,這個還是 Pony 講的那個,我非常的認同,我們在挖機槍池這個邏輯非常的簡單,每一個幣種的當天收益高,或者是這段時間的收益高我們會選擇切換過去,但這個行爲對幣種一定程度來說是有損害的,什麼原因呢?一旦它的收益下降,那麼這個幣所支撐的算力就可能會大幅度減少,我們可以反推一下,想一下什麼是 PoW,PoW 在我看來就是一個以力破巧的行爲,是什麼意思呢?我們的安全性,我們的性能,我們用什麼東西去對抗,去做一個保證,我們就大批量的堆砌算力,你失去這樣的根基之後,整個幣種是會不穩的,我們看過很多的小幣種,因爲缺少算力,他的收益可能在低迷時期的時候,然後缺乏算力,最終導致這個幣種走向了沒落。其實我們可以再想一件事情,還是剛剛的邏輯,就是如果說你對一個幣種是有堅定信仰的,如果這個幣最終是有逐步的成長,什麼人能在這裏面得到最多的獲益,很多時候來說是礦工,因爲礦工挖完幣種之後不會很快的變賣掉,因爲他持續會有幣產生,他很難把幣全部清掉了,一個邏輯來說,可能你 2010 年的時候挖 100 個比特幣,可能就是幾塊錢的事情,我留到現在,可能這一個不得了的財富,同樣的道理可以用到機槍池這邊,機槍池當它從收益上來說有一個吸引度的,但是對顯卡挖礦這邊,對幣種其實是有一定的損害性。

羅連龍:這個講到切換,就講到顯卡挖礦的歷史,我 2013 年剛進入的時候,在整個顯卡礦業萊特當時是巨頭,以萊特當時的創業來講,全網只有 6 萬張顯卡,什麼概念呢?也就一萬臺左右的機器,當時來講只要出了新幣種,顯卡切過去都是收益非常高的,爲什麼?因爲沒有大算力,直接挖賣提,只要是大算力你一定是挖賣提,很現實的,今天一天收入不夠明天就欠比特幣了,其實礦工的信仰就是賺錢,之後講到現在的話,因爲現在已經全網算力已經接近上千萬張的顯卡在挖以太坊,所以新幣種出來想博小幣種的高收益是非常困難的,以現在的情況來講,特別是正常的小礦工挖幣種,都是這樣一個新幣出來,挖了幾天等它上交易所,但是上交易所的話會有一波拉盤,這就是博高收益的階段,但是以現在的情況來講,現在變化特別快,現在只要有新幣上,就一定可以上交易所,但上和新交易所一定是砸盤子,很難有握在自己手裏的幣,一旦沒有在手裏了,就想收以太好了,特別是像機槍池的狀況,機槍池我是特別譴責這種機槍池的存在,爲什麼?因爲對整個礦業來講是一個損害形式,任何一個有前景的幣種,只要機槍池有存在的話,他是很難在短時間內聚集大量的算力保護整個網絡安全,比如說一個新幣種出來了很優秀,價格也不錯,只要機槍池掃到了,把他價弄下來了,就沒有算力保護他,在長期一段時間來講就很難受到一個正面的發展,所以在 2014 年的時候,整個礦業還是可以的,但是萊特幣出現之後,就改變了整個局面,到了差不多 7、8 月份的時候,只要顯卡開機就是虧錢,所以我們是比較討厭機槍池的存在的。

主持人:一句話告訴大家,你最近的財富密碼是什麼?

尹錫隆:老老實實挖礦。

悟空:在風險可控的情況下穩健投資。很多人希望賭博式的投資,1 塊錢賺 10 塊,其實我們要有一個良好的心態,如果一塊錢一年賺 10%,連續賺 5 年,收益也是非常可觀的。

羅連龍:一句話總結,就是牛市存錢,熊市存幣。

Pony:還是要多思考,然後暴漲的時候不要槓桿加滿,暴跌的時候不要被迫被各種踩。

胡宇峯:我直接打廣告,買我們熊貓,財富密碼。

喵叔:大家其實都給自己打廣告,我也打廣告,我的廣告特別的簡單,就是直接在星火挖礦,同時大家到以太坊來投,準備以太坊的 2.0,另外可能是一個風險點,就是今天不停有一個詞在出現,就是流動性挖礦,這是一個風險點,如果你不知道這個風險點在哪,要不要參與,要不要去買入,其實你可以下載一個 Gas,我是 24 小時在上面有一個數值,這個就是我今天是否做操作的唯一指標,就看到 Gas 很低,說明大家確實農耕結束了,在休息,Gas 很高,你有不知道的新東西,就要起牀去看一看,所以其實沒有什麼財富密碼,因爲速度太快了,因爲迭代很快,只能說保持這樣一個心態,有很多方法去甄別是否要投入或者是是否要退出來。

主持人:謝謝各位嘉賓,我們今天的活動到此結束,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