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開放金融發展報告》重磅發佈,透視 DeFi 行業現狀與未來

2020 年的區塊鏈與加密貨幣行業,雖有比特幣減半、機構大舉進場、Filecoin 主網上線、以太坊進入 2.0 等節點性事件備受矚目,但最富有創新性和爆發力的領域當屬 DeFi (去中心化金融、或稱開放金融)。

數據上,據 OKLink,1 月 6 日的 DeFi 總鎖倉量已突破 273 億美元,DEX (去中心化交易所) 24 小時交易量超過 19 億美元,抵押借貸項目的借款總量在 37 億美元左右,而 DeFi 總市值超過了 267 億美元。

模式上,Liquidity Mining (流動性挖礦)、Yield Farming (收益耕作)、AMM (自動化做市商)、DEX 空投等接連不斷地引發風潮,甚至讓 NFT、廣告業務等非金融領域也跑來借鑑。

產品上,DeFi 項目正在將被傳統金融驗證過的服務一一搬至鏈上,並進一步組合;同時,行業針對 DeFi 原生問題提供了多樣化解決方案,並發展出較爲豐富的業態分支。

基礎設施上,身份、徵信、合規組件、預言機、索引器、新型資產等,爲上層應用大廈提供穩固的築底和支撐。

事實上,DeFi 的這輪爆發,爲整個加密行業貢獻了太多想象力。

創新項目們在這片最有生機的試驗田野播種、雜交、輪作,並學習如何面對天災與掠奪。DeFi 產品恣意生長的背後,底層公鏈和基礎組件也得以發揚,講出新的故事。

爲了回顧這一年 DeFi 的精彩瞬間、預判行業未來趨勢,Odaily 星球日報內容團隊爲讀者們帶來《2020 開放金融發展報告》。

在本篇報告中,我們將先對 DeFi 進行定義、確定討論範圍,爲 DeFi 細分領域劃分領地界限、呈現頭部和特色項目,再按時間順序依次介紹 2020 年的 DeFi 熱點事件、把握行業發展脈絡,並從數據面覆盤上一年,最後我們將剖析 DeFi 得以高速成長的條件、限制繼續發展的瓶頸、預判行業未來的演進方向、發現新機會。

《2020 開放金融發展報告》重磅發佈,透視 DeFi 行業現狀與未來

目錄

一、開放金融的定義與分類

二、開放金融行業圖譜

三、從熱門事件把握行業發展脈絡

四、數據覆盤

五、基礎設施與發展土壤

六、制約高速可持續發展的瓶頸

七、未來的演進方向和行業新機會

《2020 開放金融發展報告》重磅發佈,透視 DeFi 行業現狀與未來

一、開放金融的定義與分類

DeFi 是特指類比於傳統金融各細分業態的去中心化產品 / 服務,還是也涵蓋比特幣這樣的去中心化貨幣及 Chainlink 等支持型組件?DeFi 的天花板和基準線究竟應對標傳統金融還是泛化至經濟活動?在當前“複製與拼接”爲主的行業氣氛中,該如何提前窺探到下一爆款模式或產品方向?

爲了釐清這些問題,Odaily 星球日報認爲,我們首先需要的是一套較爲嚴謹且更適合 DeFi 新物種的定義和分類法則。

狹義的 DeFi 開放金融,特指基於區塊鏈的金融產品與服務。從技術架構上可分爲應用層和 Layer2 協議層。兩者的區別在於,Layer2 協議層提供了一套開源的解決方案,任一應用都可基於其靈活構建;而應用層,更多是已經調試好的、特定的解決方案,產品邏輯和諸多參數相對確定,靈活性較低。

廣義的 DeFi 開放金融,還應包括支撐上層產品與服務的資產(例如中心化發行的穩定幣 USDT 和 wBTC 等)及基礎設施(例如預言機、鏈上檢索工具等)。

本報告的分類方法,主線上採用業內通用的按業態分類法,譬如 DEX、借貸、穩定幣等。其中,穩定幣既包含去中心化的加密資產抵押型穩定幣(如 DAI),也包含中心化的法幣抵押型穩定幣(如 USDT),而並不囿於上述言及的狹義與廣義。

之所以做如此區分,皆因本報告含有一條副線,在按業態分類之外,仍囊括 DeFi 的基礎設施部分進來。它們雖不算是嚴格意義上的 DeFi,但卻是 DeFi 離不開的原料和工具。

《2020 開放金融發展報告》重磅發佈,透視 DeFi 行業現狀與未來

二、開放金融行業圖譜

DeFi 項目的數量不下上千個,限於精力和篇幅,我們不做一一陳列,只求能覆蓋到其主要代表產品和具有閃光點的項目。因此,我們在篩選產品時也有三大原則。

  • 以太坊生態爲主。以太坊是衆多經典 DeFi 的發源地和代表市場,一直被衆多公鏈加以復刻,因此本文主要圍繞以太坊生態的 DeFi 進行介紹。

  • 根據總鎖倉量。總鎖倉量(TVL)是衡量一個 DeFi 項目使用規模最重要的指標之一,也是衍生價值的基礎。該指標通過計算所有鎖定在某一項目智能合約中的各類 ERC-20 代幣的總價值(美元)之和而得。

  • 向創新特色傾斜。本文提及的部分項目尚未憑鎖倉量躋身頭部,但在產品定位、模式、效率等方面獨具一格。我們認爲這類項目更具潛力,且暗示着行業的發展方向,因此也將其納入圖譜中來。

本圖譜分爲三大類和 19 個細分領域,共 140 個項目。我們將各細分領域重點項目按上文的分類法集成在下圖,並在 《三萬字「2021」DeFi 行業全景掃描》 一文中對每個項目展開介紹。介紹的維度根據不同細分領域有所不同,包含:行業總鎖倉概覽、項目誕生的時間、投資方、迭代歷程、平臺特點,特色功能展示,以及代幣、鎖倉量等數據。歡迎感興趣的讀者點擊“閱讀原文”查看網頁版內容(可直接跳轉至每個項目的官網)。

《2020 開放金融發展報告》重磅發佈,透視 DeFi 行業現狀與未來

《2020 開放金融發展報告》重磅發佈,透視 DeFi 行業現狀與未來

三、從熱門事件把握行業發展脈絡

2020 年 6 月,在「比特幣減半」的故事講完後,加密市場陷入了短暫的靜默期。但緊隨其後,新一輪的狂熱來臨,這便是 DeFi。

2020 年的 DeFi 熱潮,很大程度要歸功於 Compound,首開「借貸挖礦」,也引得其他項目競相模仿。

此後,陸續興起聚合挖礦(YFI、YFII 等)以及 DEX「流動性挖礦」(SushiSwap、Uniswap 等) 熱門玩法,極大激發了參與熱情,用戶爭當「農民」進行挖礦耕種。

除了挖礦熱潮,2020 年 DeFi 中也有一些熱門概念走紅,例如預言機、DAO、NFT、衍生品、DeFi 保險以及算法穩定幣。

需要說明的是,上述熱門概念並不是按照時間順序承接,而是融合在一起。例如挖礦走熱時,預言機板塊集體飆升,同時也出現算法穩定幣的身影。

在這一部分,Odialy 星球日報將梳理 2020 年 DeFi 領域的熱點事件以及項目,並分析相關產品和模式的創新點。

1. 花式挖礦大賞

貫穿 DeFi 發展全年的,大概只有「挖礦」。

從 6 月到 12 月,人人爭當「農民」挖礦,並貫徹「挖-提-賣」的操作流程。某大戶 5 天挖礦收益甚至達到 500 萬美元。

在這半年間,DeFi 挖礦也經歷了三次變化發展:借貸挖礦 → 聚合挖礦 → 流動性挖礦。

(1)借貸挖礦

2020 年 6 月 16 日,借貸協議 Compound 首推「借貸挖礦」,將其治理代幣 COMP 分發給借貸用戶作爲激勵。

彼時,絕大多數投資者對這一模式並不看好,並直言「借貸挖礦」是復刻 2018 年 Fcoin「交易挖礦」的玩法,最終將會崩盤,

然而,隨着 COMP 上線去中心化交易所 Uniswap,價格飛漲,短短一週最高上漲近 20 倍,財富效應凸顯。投資者們再次上演「真香定律」,大量資金湧入 Compound 協議。一週之內,Compound 協議中鎖倉資金直接超過 MakerDAO,躍居第一;並且,COMP 市值也超過 MKR 成爲第一。

“借貸挖礦“的模式火了。這讓不少 DeFi 項目蠢蠢欲動:

  • 6 月 22 日,DeFi 貨幣市場協議 DMM 發行治理代幣 DMG;

  • 6 月 24 日,去中心化交易平臺 Balancer 在以太坊部署其治理代幣 BAL;

  • 7 月 1 日,去中心化穩定幣交易平臺 Curve 公佈治理代幣 CRV 的分配機制,用戶存入穩定幣即可獲得收益;

  • 8 月 3 日,dForce 宣佈進行借貸挖礦,將治理代幣 DF 分配給挖礦用戶;

  • 8 月 5 日,借貸協議 Aave 宣佈發行新的治理代幣 AAVE,並將部分代幣給予挖礦用戶;

  • ……

短短兩個月間,數十個借貸協議爭相模仿開始發行自己的治理代幣,並通過「**即挖礦」的模式招攬用戶。由於這些治理代幣上線後價格一度飆升,吸引了市場的極高關注。Compound 借貸協議也被市場分叉,誕生了新的 Cream Finance。

在 「借貸挖礦」模式出現的一個月內,鏈上鎖定加密資產總價值激增超過一倍,從 6 月 16 日的 10.7 億美元增長至 25.3 億美元。

(2)聚合挖礦

隨着各類挖礦項目的產生,市場開始變得混亂無序,眼花繚亂的項目也干擾了用戶的注意力。此時,聚合挖礦開始問世。

如果說第一階段的「借貸挖礦」,還只是小打小鬧,更多的用戶仍然處於觀望。那麼,當聚合挖礦類項目產生的時候,DeFi 市場進入了加速的快車道,用戶熱情被充分點燃。

什麼是聚合挖礦?簡單來說,聚合挖礦平臺挑選列出多個收益較高的 DeFi 挖礦項目,用戶將資產放入其中獲取收益,該方案的集大成者便是 Yearn Finance (YFI)。

7 月 17 日,Yearn Finance 創始人 Andre Cronje 宣佈產品上線併發布治理代幣 YFI。在最初的版本中,Yearn Finance 允許用戶通過將 Balancer 的存證 BPT 和 Curve 的存證 yCRV 放入其管理頁面而賺取平臺原生治理通證 YFI,而後允許存入其他加密資產獲得收益。

而後,Yearn Finance 遭到社區分叉,誕生了新的項目 YFII。YFII 的創新點在於,提供放貸機槍池,YFII 持有者可以決定選擇上線哪個 DeFi 項目進行挖礦,從而獲得最高收益;機槍池無入場費,YFII 從利潤中收取 2% 費用作爲未來項目和社區發展。

需要注意的是,YFI 以及 YFII 雖然在模式上是創新的,但誕生之初並未受到關注。直到 8 月底,YFI、YFII 價格飛漲,才極大地吸引了普通散戶的目光。其中 YFI 價格最高達到 43337 美元 / 枚,YFII 最高 9800 美元 / 枚;YFI 鎖倉量最高達到 9.6 億美元。

YFI 也成爲首個將聚合器推入加密主流視野的項目。此後,多個項目紛紛效仿。

例如,8 月 12 日,DeFi 聚合挖礦項目 Yam Finance 進行了首次代幣分配,並將其中的 200 萬初始代幣(YAM)平均分配給 8 個質押池:COMP、LEND、LINK、MKR、SNX、WETH、YFI、ETH/AMPL Uniswap v2 LP。 上線之初,YAM 價格最高上升至 160 美元,挖礦年化收益一度高達 2000%~50000%。不過,由於智能合約存在漏洞,最終導致 Yam1.0 版本失敗,幾乎歸零,此後的 2.0 和 3.0 版本也沒能再次掀起波瀾。

這一時期,除了 YFI、YFII、YAM 外,其他項目的影響力較爲一般,並且項目上線一週內基本難逃「價格崩盤」的怪圈。

值得注意的是,聚合挖礦也引起中心化交易所的關注。

由於彼時絕大多數加密用戶並不習慣使用 DAPP,鏈上 gas 費用高昂,OKEx 等多家交易平臺推出交易所聚合挖礦。用戶可以將穩定幣以及其他加密資產存入交易所指定產品,由交易所代用戶進行挖礦操作。好處是免去了繁瑣的質押流程,不過風險自理,交易所並不能保證相關 DeFi 項目的安全性。

總體來說,聚合挖礦幫助了用戶降低了挖礦選擇門檻,特別是即機槍池的配置,也將成爲未來很長一段時間聚合挖礦平臺標配。YFI 這種龍頭聚合項目,至少短期內並不會消亡。

(3) DEX 流動性挖礦

整個 7 月、8 月,都是借貸挖礦、聚合挖礦大行其道。

但隨着各類 DeFi 治理代幣的誕生,去中心化交易所交易量水漲船高。特別是 Uniswap,更是成爲衆多 DeFi 項目上幣的第一站。並且,Uniswap 也是 DEX 中上架代幣最多、用戶最多、交易量(市場份額)最大的平臺。

Uniswap 的創新在於,是使用自動做市商算法(AMM)與兌換池,而不是使用訂單簿模式;Uniswap 定價曲線採用經典的 X*Y=K,恆定常數乘積:X 是新幣的數量,Y 是 ETH 數量,K 是常數。除了 Uniswap,Bancor、Kyber 等幾乎都選擇了 AMM。

截至 9 月 1 日,Uniswap 的總交易量超過 100 億美元,僅僅 8 月交易量就達到 65 億美元,單日交易量最高記錄是 4.5 億美元,超過了中心化交易所 Coinbase Pro。

彼時,所有人都期待着 Uniswap 加入交易挖礦的大軍中,發行自己的平臺幣。但 Uniswap 遲遲未動,這也給了其他競爭者機會。

8 月 27 日,分叉自 Uniswap 的去中心化交易協議 SushiSwap 上線,發行平臺幣 SUSHI 獎勵流動性提供者。項目上線後年化收益一度高達 9500%,吸引了市場的關注,三天內鎖定資產總價值(TVL)就已超過 7 億美元。成功搶佔了 Uniswap 的寶座,後者甚至一度掉出前十,市場份額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戰。

9 月 1 日,三大交易所同時爭搶上線 SushiSwap,SUSHI 上線後價格一度暴漲至 16 美元,此後開始暴跌。

在 SushiSwap 的帶頭下,各類分叉 DEX 的項目層出不窮:SushiSwap 分叉項目 KIMCHI (泡菜)、波場項目 Pearl (珍珠)、Salmon (三文魚)等不一而足。當然,這些項目上線後,同樣經歷了「上線即巔峯」,此後開始瀑布式暴跌。

就在大多人以爲 Uniswap “堅守初心”、不會發幣時,9 月 17 日 Uniswap 官宣開展流動性挖礦,發佈 UNI。當日各大中心化交易所,均火速發佈公告將開通 UNI 交易對,整個市場再度狂熱起來。

(4)小結

總結一下過去幾個月的「**即挖礦」模式。

如果將 Compound 等借貸協議比做傳統銀行,那麼「借貸挖礦」的本質就是「高息攬儲」。通過這種方式,確實幫助借貸協議等 DeFi 項目在短時間內獲得了大量資產,值得借鑑和推廣。

並且,與此前的 ICO、IEO 等代幣分發模式不同,挖礦在某種程度上更加公平,無論是大戶還是散戶都站在同一起跑線上。可以想見,未來通過挖礦(IDO)進行代幣分發會是一個很大的趨勢。

但是,如果抵押資產不能進行增值,只是無限套娃,治理代幣價值也就不大,只是空氣而已。

從目前來看,絕大多數新興借貸協議以及 DEX 只是曇花一現,在幣價暴跌後用戶流失嚴重。而老牌的協議即便經歷了治理代幣價格暴跌、年化收益降低,依然留存了大量的用戶。比如目前 Compound 鎖倉量位列第二,僅次於 DeFi 數字央行 MakerDAO;Uniswap 依然穩居鎖倉量前五。

2. 預言機大熱

隨着各類挖礦項目的走熱,預言機作爲 DeFi 中最重要的基礎設施,開始爆紅。

什麼是預言機?預言機協助區塊鏈協議以可靠、可信的方式從第三方來源收集數據,然後將數據反饋給高度網絡化和自動化的去中心化應用 Dapp 和智能合約,以實現來自鏈外世界的信息源、數據源的溝通引入,從而建立鏈上權威事實。

正是預言機爲各類應用提供喂價功能或數據源,才使得這些 Dapp 能夠正常運轉。比如 Compound 藉助預言機的價格來確定借貸能力和抵押要求,以及用於計算清倉線。而對於 Uniswap 這類採用 AMM 方案的 DEX 來說,由於交易規模小、深度不足,其市場價格很容易受到大額交易的影響而出現劇烈波動,這也需要預言機提供主流交易所數據來避免這種劇烈波動。

8 月 9 日,以 Chinklink 爲首的預言機板塊出現普漲,紛紛創下歷史新高,引發關注。整個 8 月,LINK 最高上漲至 20 美元,最高漲幅超過 150%;NEST 最高上漲至 0.24 美元,最高上漲 430%;BAND 最高上漲至 17.78 美元,最高漲幅超過 320%;DOS 最高上漲至 20 美元,最高漲幅超過 150%。

實際上,這次預言機板塊的走紅,主要是受到龍頭 Chinklink 的帶動。作爲去中心化預言機的鼻祖,ChainLink 誕生於 2017 年,具備先發優勢,產品可靠、應用較廣,在該領域中具有明顯優勢。實際上,大多去中心化預言機都沿襲 Chainlink 的思路進行優化和改進。

此輪 Chinklink 的上漲,也與 Zeus Capital (宙斯資本)做空有關。

7 月 30 日,Zeus Capital 發佈報告,堅稱 Chainlink 是一個巨大的拉高出貨計劃,指控 Chainlink 宣佈的 140 多家合作伙伴關係誇大其詞,甚至有的完全是謊言,報告建議賣空 LINK。

並且,Zeus Capital 身先士卒押注上千萬美元做空。但這種明牌做空,在資本市場無疑給了對手打壓的機會。接下來幾周 LINK 不跌反漲,Zeus Capital 做空虧損達到上千萬美元。

於是,我們梳理出一條因果鏈:Zeus Capital 做空+DeFi 市場走熱 → LINK 暴漲 → 推動整個預言機板塊拉昇。

實際上,在瘋狂的 8 月後,整個預言機板塊開始走下坡路,跌幅普遍在 50% 以上。截至 2020 年年底,沒有一個預言機項目回到 8 月的歷史高位。

除此之外,頻繁出現的「閃電貸」攻擊,通過操縱預言機價格,導致項目受損,也使得外界對預言機自身的性能更加不信任。

11 月 26 日,下午 Coinbase 交易所穩定幣 DAI 價格出現劇烈波動,一度暴漲超 30% 至 1.34 美元,後又快速回落,這導致使用 Coinbase 作爲預言機喂價信息的去中心化借貸平臺 Compound 的抵押資產出現了大規模清算。

救人者先自救,預言機只有真正完善自身性能,才能在 2021 年爲 DeFi 項目提供更加周密的安全保護。

3. 其他熱點

在流動性挖礦所帶來的財富效應減弱後,市場開始思索下一個熱點是什麼?DAO、NFT、DeFi 衍生品、DeFi 保險以及彈性(算法)穩定幣相繼成爲市場的短時焦點。

(1) DAO

DAO,即 Distributed Autonomous Organization,譯爲分佈式自治組織。

簡而言之,DAO 通過智能合約運轉,成員可自由加入、退出,組織規則可自定義,代碼公開且強制執行、杜絕了人爲操作,沒有法律實體、沒有人能夠干預。

實際上,DAO 並不是新的產物。早在 2016 年,一個名爲「The DAO」的項目就通過以太坊上智能合約進行 ico 衆籌,28 天時間內籌得 1.5 億美元,成爲歷史上最大的衆籌項目。不過,The DAO 後來被黑客攻擊,項目胎死腹中,也給 DAO 概念造成沉重打擊。

從 2020 年來看,DAO 板塊在市場的炒作下,短時迎來爆發,Aragon (ANT)、DaoStack (GEN)和 Kleros (PNK)等通用型 DAO 平臺獲得不錯的增長。特別是 ANT 創下歷史新高 14.5 美元,年內最高漲幅 2700%,累計漲幅 630%。

簡單介紹一下 Aragon,其定位是 DAO“製造工廠”。在 Aragon 上,用戶只需要花幾分鐘、幾美元(以太坊網絡狀況良好的情況下)來創建並運營一個 DAO。該項目獲得硅谷風投教父 Tim Draper 、紐約風投基金 Placeholder、CoinFund 和硅谷風投公司 BoostVC 等衆多機構投資。

雖然 DAO 概念很前衛,也進行了實踐,但從市場反應來看,似乎並不買賬,整個 DAO 概念板塊在 8 月之後開始走弱。畢竟,完全的去中心化,在當前的區塊鏈世界,似乎走不通。

頗爲有趣的是,每當市場沒有熱點時,一些老概念就會被翻出來,DAO 就是其中之一。如果 2021 年市場繼續走牛,DAO 概念可能再次被翻出來炒作,但估計很難再吸引太多老韭菜上車。

(2) NFT

與 DAO 差不多同時被翻炒的另一個老概念,就是 NFT。

所謂 NFT,即 Non-FungibleToken,非同質化代幣,每一枚代幣都是獨特的,不可分割和交換,主要應用在遊戲、藝術品、域名、收藏品、現實資產通證化(STO)等領域。

NFT 概念最早火於 2017 年的加密貓,在 2020 年重新燃起。點起 NFT 這把火的,是 SAND。

項目正式上線後,一度上漲超過 1000%,帶動一批老 NFT 項目爆發:MANA 月度最高上漲 250%,並未回到此前歷史高點;ENJ 月度最高上漲 80%,同樣未能重回巔峯。

僵局一直持續,直到 DEGO 的誕生。

9 月 27 日,DEGO 發佈空投計劃,用戶通過綁定 Twitter 和 Discord 賬號、登記以太坊地址等操作,可以領取 NFT,市場價值幾百至上千美金。雖然 gas 費用高昂,但依然阻擋不了用戶的參與熱情。

DEGO 另外一個有意思的設計便是,對標加密藝術品交易平臺 opensea,引入拍賣機制。在其第一場拍賣中,一副名爲「Sotoshi Nakamoto (中本聰)」的 NFT,最終價格落在 129 ETH,摺合人民幣約 30.3 萬元,再次獲得關注。

總體而言,DEGO 將 DeFi 與 NFT 進行結合。一方面,將 NFT 藝術品、收藏品帶向更廣大的用戶,爲 NFT 市場引入更多流量,並且用戶在娛樂的同時也能收穫投資回報;另一方面,也爲 DEFI 市場提供了新的玩法。特別是 DEGO 挖礦,對此前的流動性挖礦、質押挖礦、套娃挖礦進行創新,在 DeFi 的樂高世界中又增加了一層當鋪模式的玩法。

在 DEGO 之後,相繼湧現出多個 NFT 項目,例如 ALPA (羊駝)、加密狗、EvolutionLand 等。Opensea、Rarible 等多個 NFT 交易平臺的交易量,也隨之水漲船高。根據 Rarible 數據,2020 年網站月瀏覽量近 6 萬人次,進行交易的用戶已超過 2.9 萬, Rarible 官方推特粉絲數量超過 2.6 萬。

Odaily 星球日報認爲,不同於 DAO 概念的寬泛宏大,NFT 的可視化以及互動性較強,用戶感知度更高,並且與生活更加貼近,因此獲得用戶青睞。加之有着加密貓的成功案例在前,用戶對 NFT 的認可度更高。2021 年 NFT 概念有望繼續成爲爆發,成爲市場的佼佼者。

(3) DeFi 衍生品

2020 年 10 月 2 日,加密衍生品交易平臺 BitMex 被美國 CFTC 以及司法部聯手起訴。

中心化交易所不斷髮生事故,導致用戶產生信任危機,用戶該何去何從?此時,去中心化衍生品交易成爲市場關注的熱點。

簡單來說,去中心化衍生品即交易雙方依靠智能合約,無需一個信任的第三方即可將標的資產、看多還是賣空、價格等因素寫入智能合約,該合約將根據市場情況自動觸發執行,降低中間的交易成本及第三方惡意操控的可能性。

去中心化期貨方面,目前以 dYdX、DerivaDEX 爲代表,期權方面以 Opyn 及 Hegic 爲代表(關於項目的具體介紹可 點擊這裏)。

需要說明的是,DeFi 衍生品目前處於萌芽狀態。根據 Bit-Z 的數據,DeFi 衍生品當前的總成交量雖然增速很快,但僅佔交易所衍生品交易規模的 0.01156%,遠未達到與 CEX 衍生品相抗衡的階段。

另外,DeFi 衍生品也存在着潛在的風險及問題:代碼安全風險;定價機制不完善;無保證金交易;行權時需手動操作,無法掛單等等。

但從長遠來看,DeFi 衍生品具備抗審查、鏈上結算、簡單易用等優勢,未來或許可以獲得不錯的發展。

(4) DeFi 保險

在 DeFi 的發展中,始終伴隨着黑客攻擊、合約漏洞等問題,因此爲了降低項目損失,DeFi 保險應運而生。

8 月 17 日,yEarn Finance 背後的開發團隊宣佈發佈名爲 Yinsure Finance 的代幣化保險平臺。通過資金庫和索賠治理,它在 DeFi 協議之上創建了保險服務。

Yinsure 包括三個核心組件:

  • 承保金庫(Insurer Vaults)

  • 投保金庫(Insured Vaults)

  • 理賠治理(Claim Governance)

該系統的設計允許對具有金融原始要素的任何資產進行投保,無論是基礎資產(例如 DAI)還是複合資產(例如 aDAI 或 yDAI)。LP 將獲得啓動費和周費,但是他們同時也要負責理賠治理,這個基礎系統沒有最低法定人數,因此 LP 應主動治理理賠。如果 LP 拒絕有效理賠,被保險人只會將其資金移出,使得 LP 無利可圖,從而調整激勵。

9 月,Yinsure 重新命名爲 Cover Protocol;11 月 28 日,Cover 與 Yearn Finance 合併。

在 Yinsure 誕生前,早在 2019 年 5 月就誕生了第一款 DeFi 保險協議 Nexus Mutual,用戶可以質押原生代幣 NXM 進行投保、索賠、評估。

頗爲諷刺的是,即便是 DeFi 保險本身,也難逃被攻擊的命運。

12 月 14 日,Nexus Mutual 創始人 Hugh Karp 賬戶遭遇黑客攻擊,被盜 37 萬 NXM (833 萬美金)。根據官方披露細節 , 攻擊者通過獲得 Hugh Karp 個人計算機的遠程控制後,對計算機上使用的 Metamask 插件進行修改 , 並誤導其簽署圖一中的交易——這筆交易最終將鉅額代幣轉移到攻擊者的賬戶中。

12 月 28 日,Cover Protocol 遭遇黑客攻擊,導致代幣增發超過萬億枚。黑客先後在 SushiSwap、Uniswap 等 DEX 上進行套現,直接導致代幣 COVER 價格從 800 美元暴跌超過 90%。雖然黑客最後歸還了所得收益,但 Cover 代幣價格依然趨於歸零,最終迫使項目方重新發行新幣。

對於 DeFi 保險項目而言,初衷是爲其他 DeFi 項目降低風險損失。本來就被黑客覬覦,理應加強安全防護。如今卻由於自身漏洞被黑客屢屢攻擊,遭受損失,這樣的保險項目真的能幫助用戶抵禦風險嗎?既然 DeFi 的世界崇尚「代碼即法律」(Code is Law),那就把代碼做到極致,不給黑客留下任何可乘之機。從目前來看,DeFi 保險自身並沒有做到上述安全要求。

此外,保險承保範圍有限。目前 DeFi 市值 200 億美元,但 DeFi 保險項目少之又少,難以覆蓋整個市場。因此,明年 DeFi 保險領域仍然是一個不錯的藍海。

(5)彈性(算法)穩定幣

所謂彈性穩定幣,即不錨定法幣等任何資產,而是通過增發或銷燬來使價格維持穩定。這種設定的明顯好處在於無論哪國法幣貶值,都不會直接影響加密市場的安穩。

2020 年 8 月,以 AMPL 爲首的彈性穩定幣就獲得一定的關注。

AMPL 是基於以太坊智能合約發行,AMPL 協議最重要的部分是“代幣基數再調整”(Rebase)機制,其可以根據市場價格自動調整 AMPL 在所有用戶錢包上的代幣數量。這種調整,並不會造成代幣稀釋,而是同比例增減。其調整依據主要是依據市場供需關係變化,然後通過價格信息傳導,促使人們博弈和套利,從而促使 AMPL 尋找價格平衡點。

到了年末,市場對彈性穩定幣的熱情再次高漲起來,並在彈性穩定幣的基礎上更進一步推出算法穩定幣,代表項目便是 BASIS、ESD。主要特點是,代幣調整不是通過智能合約進行全局調整,而是通過用戶主動完成,並用經濟激勵機制刺激用戶行爲。

以 BASIS 爲例,Basis 協議中有三種代幣:BAC (Basis Cash 的縮寫)、BAS (Basis Share 的縮寫)、BAB (Basis Bond 的縮寫)。其中,BAC 的目標價格是 1 美元;BAS 和 BAB 的主要作用是將 BAC 的價格拉回到 1 美元。持有 BAS 可以獲得新增發的穩定幣獎勵,相當於享有鑄幣稅;BAB 則有機會獲得溢價收益。

具體來說,當 Basis Cash 交易價格低於 1 美元時,用戶可以享受一定折扣來購買 Basis Bond,用戶購買 Basis Bond (BAB)的同時銷燬 Basis Cash (BAC),從而減少 BAC 供應量,把 BAC 價格拉回 1 美元。當 Basis Cash 價格上升至 1 美元以上時,持有 Basis Bond 的用戶就可以按 1:1 匯率直接贖回 Basis Cash,當 Basis Cash 被用戶贖回後,Basis Bond 就會被銷燬。Basis Bond 沒有利息支出,也沒有到期或過期時間。算法穩定幣的這種市場調節機制很好保證了其鑄發貨幣的信用,也更爲容易實現“貨幣”穩定性。

算法穩定幣之間大體設計類似,但是存在一些細微差別,比如 ESD 中的 Coupon (類似 BAB)有截止日期;另外,在紀元時間和鎖定時間上也存在不同。這些會使價格偏離程度、市場投機程度、市場調節機制的靈活度出現不同,最終發展出不同軌跡,在許多算法穩定幣的競爭中,市場將選擇出最佳的“貨幣”。

據 Odaily 星球日報分析師「二十三畫生」,算法穩定幣較第三代彈性穩定幣表現更爲“穩定”。

首先,算法穩定幣借鑑了 Basecoin 的設計,具備很強的合理性;同時,也結合了流動性挖礦和彈性穩定幣的經驗,以市場供需變化形成了較爲完善的“貨幣”調節機制,這與中本聰所設想的“貨幣”功能會更爲相似。未來具體哪個算法穩定幣可以成爲龍頭,還需要等待市場選擇;不過,從 DeFi 的發展軌跡看,先發優勢仍然非常重要,如果後來者只是一味模仿或“微創新”,價值將相對有限,用戶參與的風險也相對較大。

4. 空投使人暴富

2020 年 DeFi 中財富效應最大的,莫過於空投治理代幣。

2020 年的我們,見證了 Uni、GRT、1inch、LON 等多個現象級「撒幣」項目。多者上百萬收益,少的也有一萬元左右。幣圈的空投似乎在告訴你,錢是大風颳來的。

空投之風,始於 Uniswap。

9 月 17 日 Uniswap 官方發文宣佈發行治理代幣,初始供應量爲 10 億枚,其中 1.1 億個 UNI 被無償空投給早期用戶,最高價值近 10 億美元。

根據 Uniswap 的代幣分發協議,只要在 9 月 1 日之前與 Uniswap 智能合約發生過交互的以太坊地址,在主動申領之後,都能獲得 400 枚 UNI 空投,彼時最高價值 3000 美元。OKLink 數據顯示,UNI 空投最高數量的地址約有 115 萬枚,最高價值 1023.5 萬美元;排名第二的地址擁有約 91 萬枚 UNI 代幣,最高價值 809.9 萬美元。

一時之間,領到空投的紛紛在朋友圈以及社交媒體上曬單,而錯過的人,無不懊悔莫及。

此輪代幣空投引發兩個結果:一是大量用戶爲了領取空投,導致以太坊網絡擁堵,gas 費用上漲至 500Gwei,突破歷史新高;二是此後一週 Uniswap 鎖定資產價值從 10 億美元躥升至 22 億美元,一舉拿下了此前被 SushiSwap 奪走的失地,重回 DeFi 王座。

Uniswap 空投結束後,一些勤奮的投資者猜測,其他未發幣的 DEX 項目或許也會效仿,於是奔赴各大 DEX 平臺「刷量」。

果不其然,Tokenlon、1inch 也在 12 月份陸續發幣,並對早期用戶進行代幣激勵:

  • 12 月 22 日,Imtoken 拿出約 686 萬 LON 用於回饋 Tokenlon 用戶,覆蓋近 14 萬個地址,滿足以下任一條件的地址即可獲得 LON 獎勵:創世挖礦前,在 Tokenlon 進行過交易的地址;創世挖礦中,在 Tokenlon 進行過交易或推薦邀請激活成功的地址;通過 Snapshot 投票參與過 Tokenlon 社區預治理的地址;

  • 12 月 24 日,1inch 宣佈空投治理代幣,用戶需滿足以下條件之一:在 9 月 15 日之前至少有一次交易,或至少總共 4 次交易,或交易總額至少爲 20 美元。

對照規則,我們可以發現,無論是 LON 還是 1inch 已經開始針對羊毛黨設置門檻,不過依然有衆多用戶獲得了代幣獎勵。

此外,區塊鏈數據索引器 The Graph 也在 12 月 13 日進行了代幣空投,規則暫未可知。根據社區成員爆料,合格地址可以領取 3.3 萬枚代幣,最高價值 2.5 萬美元;多的可領取 200 萬枚,最高價值 150 萬美元。

無論是 UNI、LON、1INCH 還是 GRT,通過空投進行財富分配的方式,給幣圈帶來了巨大的衝擊。

對早期用戶而言,空投是一種不錯的價值補償,讓早期用戶共享項目紅利;而對項目自身而言,通過營造財富神話,可以進一步擴大知名度,吸引更多的用戶入場。畢竟,如果不是百萬空投,GRT 的名氣恐怕不會像現在這麼大。

《2020 開放金融發展報告》重磅發佈,透視 DeFi 行業現狀與未來

四、數據覆盤

在這麼多熱點的輪流轟炸後,DeFi 行業究竟實現了多大的增長?

DeFi Market Cap 數據顯示:2020 年 4 月 14 日,DeFi 代幣的總市值爲 10 億美元;6 月 9 日,市值 20 億美元;6 月 25 日,市值 60 億美元;8 月 11 日,市值破百億美元;12 月 31 日,市值到 210 億美元。

OKLink 數據顯示,去年年初,鏈上鎖倉價值只有 6.6 億美元,到了年末升至 143 億美元,年內累計漲幅接近 2000%。如下所示:

《2020 開放金融發展報告》重磅發佈,透視 DeFi 行業現狀與未來(2020 年 DeFi 鏈上鎖倉價值變化情況)

那麼哪些平臺對這般飛昇的鎖倉價值貢獻最多呢?

2020 年 10 月末,頭部加密分析公司 Chainalysis 放出過一組數據,其中包括 DeFi 平臺們的周度捕獲價值:

《2020 開放金融發展報告》重磅發佈,透視 DeFi 行業現狀與未來

由圖可見,DeFi 增長背後的主力是 Uniswap、Kyber、Curve 和 1inch。

關於各平臺鎖倉量和市值的動態排位,歡迎關注 Odaily 星球日報每週一晚更新的“DeFi 週報”欄目。而站在靜態的角度,激烈競爭了大半年的江湖排位又會是怎樣?

據 OKLink 2021 年 1 月 5 日數據,按鎖倉排名前十的項目依次爲:

《2020 開放金融發展報告》重磅發佈,透視 DeFi 行業現狀與未來

在 DEX 領域,據 OKLink 2021 年 1 月 5 日數據,按 24 小時交易量排名前十的去中心化交易所依次爲:

《2020 開放金融發展報告》重磅發佈,透視 DeFi 行業現狀與未來

在抵押借貸方向,據 OKLink 2021 年 1 月 5 日數據,按借款量排名前十的項目依次爲:

《2020 開放金融發展報告》重磅發佈,透視 DeFi 行業現狀與未來

看完了“供方”,我們再來看看“需方”:究竟是誰在用 DeFi 產品 / 服務?

區塊鏈用戶畫像很難用傳統互聯網的方式去分析,所幸“鏈上大數據”依然能描繪出平臺使用頻度 / 熱度、資金量、資金流這些基本信息。

Chainalysis 曾公佈過 2020 年 DeFi 平臺們捕獲的轉賬量(下圖紅柱)和轉賬額(下圖藍柱)的分佈情況:

《2020 開放金融發展報告》重磅發佈,透視 DeFi 行業現狀與未來

由圖可見,DeFi 的當前用戶仍以“散戶”爲主,佔比最大的轉賬金額不到 1 萬美元;不過,專業投資者卻在真正主導 DeFi 市場,平臺總“收入”的 47% 來自於 10 萬美元以上的單筆轉賬 / 交易。

此外,OKLink 還總結了一些有趣的數據結果,如下:

《2020 開放金融發展報告》重磅發佈,透視 DeFi 行業現狀與未來

《2020 開放金融發展報告》重磅發佈,透視 DeFi 行業現狀與未來

五、基礎設施與發展土壤

從上一部分的數據結果中,我們可以明顯看到 DeFi 在 2020 年“做大做強”,那也自然會發出這樣的疑問:爲什麼是 2020 年夏天?

實際上,這輪 DeFi 熱潮並非偶然,而是多種內外因素共同促成的結果。一方面,外部環境出現“大變局”,爲區塊鏈以及 DeFi 行業創造了巨大機遇;另一方面,區塊鏈行業發展至此階段,基礎設施更加完備成熟,使得金融類應用的“着陸”更爲堅實。

我們將這些內因外因進一步拆解成四點詳述:

1. 區塊鏈接棒金融科技創新風口,社會認知不斷提升

2019 年 10 月 24 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就區塊鏈技術發展現狀和趨勢進行第十八次集體學習。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在主持學習時強調,區塊鏈技術的集成應用在新的技術革新和產業變革中起着重要作用。我們要把區塊鏈作爲核心技術自主創新的重要突破口。

2020 年 10 月,數字人民幣在深圳正式試點推行,隨後又借勢“雙 12 蘇州購物節”,在蘇州市繼續試點推行。據財新網報道,數字人民幣試點最近數月將在全國多地漸次推開,而且還將繼續擴大範圍;除了已經公佈的雄安、蘇州、成都、深圳和冬奧會場景,還將新增上海、長沙、海南、青島、大連、西安六地試點。放眼全球,區塊鏈技術的升級與央行數字人民幣的開發也方興未艾。

以上偏宏觀層面的利好政策與央行行動雖然和 DeFi 缺乏最直接的聯繫,卻“由上至下”吸引來各級政府、商業機構、開發者、投資者等社會角色對區塊鏈領域的興趣與廣泛關注。

在數字化時代來臨之際,傳統金融迫切需要尋找新的金融創新窗口,作爲上一風口的“互聯網金融”創新正因其高風險性被嚴格管控。此時,與金融行業存在強耦合性的區塊鏈技術,借典型“產品”數字貨幣開始落地,使得公衆對於區塊鏈和數字貨幣的認知大大提升。這也間接幫助 DeFi 完成了一部分初級的用戶教育。

2. 新冠疫情加速傳統金融解構,DeFi 補充原有金融體系

據美國財政部統計,截至 2020 年 12 月中旬,美國債務總額已高達 27.39 萬億美元。在 2020 年,爲應對疫情,特朗普政府推出了史上最大規模(2.2 萬億美元)財政刺激政策。在美國債務無法縮減之前,美元信用將會因債務累積而不斷受損。

大量放水的不僅僅是美聯儲,全球主要央行也印鈔不止,傳統金融體系加速解構,傳統資本的避險需求和情緒高漲。

在這樣的大背景下,衆多傳統金融機構大舉進入加密金融市場,比如 Paypal、星展銀行,以及部分華爾街投資基金。開放金融不再只是加密世界一小部分人的狂歡,而逐漸有傳統金融機構以研究、投資等方式參與共建。

伴隨越來越多投資機構和名人積極入場,中小投資者也開始跟隨進入。據灰度 2020 年 10 月的 《財富大轉移推動 BTC 成爲主流投資標的》 報告顯示,在接受調研的比特幣投資受訪者中,63% 表示做出投資比特幣的決定是因爲受到新冠病毒疫情影響。投資比特幣的背後原因在於對傳統金融的擔憂,而比特幣表現出避險屬性,成爲資金避風港。站在比特幣身後的頭部公鏈和 DeFi 項目繼而承接比特幣的一部分溢出投資價值。

3. 多輪試驗之後,金融創新引爆 DeFi

外部環境提供的“土壤”還只是次要因素,DeFi 在“對的時間”得以爆發主要還是自身努力的結果。

DeFi 並非新概念,最早的 DeFi 項目 BTS 誕生於 2014 年,當前去中心化抵押借貸龍頭 MakerDAO 成立於 2017 年,彼時加密用戶就能通過抵押 ETH 貸出穩定幣 DAI。在 2018 年到 2020 年之間,還誕生了“交易挖礦”、Skating 等一系列“挖礦”模式。雖然這些嘗試最終熱度散去,卻都留下了值得借鑑的寶貴經驗。

這一輪的 DeFi 熱潮也可以說是由金融創新直接促成的。我們在報告的第三部分按時間線重點介紹了 DeFi 多輪創新的成因和結果。需要說明的是,同屬 DeFi 的不同板塊實際上在相互促進。舉個例子,爲 DeFi 破局的 Compound 的業務邏輯類似融資融券。Compound 的起勢讓數字資產交易更爲活躍。用戶可以從 Compound 類應用中以低息借到數字貨幣,然後將其用至能獲得更高收益的交易行爲當中。數據顯示,DEX 龍頭 Uniswap 在同期的交易量出現大幅增長。

雖然一團火熱下必有泡沫,但 DeFi 產品們在通過數據自證鏈上繁榮並非全是炒作,依然有真實需求支持。這些創新將原本的中心化金融設施成功遷移到了區塊鏈上,因此可以說 2020 年這輪 DeFi 熱潮具有里程碑意義。

4. 技術升級與基礎設施完備化共同助推 DeFi

DeFi 產品和模式創新的背後離不開區塊鏈技術與生態的發展。

以 Compound 爲例,預言機的存在不可或缺。預言機爲去中心化借貸等各類 DeFi 應用提供可被智能合約引用的鏈上價格。可以說,預言機等通用工具的成熟,爲 DeFi 應用的大規模出現提供了重要技術支撐。

再比如區塊鏈索引工具 The Graph,也是和預言機一樣不可或缺的重要技術組件。區塊鏈本質上是分佈式賬本,這種特性使得鏈上各方對於數據查詢的需求非常大。比如,一個事務在形成共識或者說最終記入賬本前,可能需要礦工查詢或者驗證同一筆交易。Multicoin Capital 統計顯示,以太坊開發人員每天查詢 Infura (以太坊 IaaS 平臺)的次數超過 100 億次,但主要的以太坊客戶端中並未提供強大的索引功能,無法滿足大規模查詢需求。據 The Graph 官網介紹,DeFi 龍頭 Uniswap、Synthetix、Decentraland 以及 Aragon 等都已採用 The Graph。據 The Graph 數據顯示,在 8 月份 The Graph 處理的查詢總量達 40 億次,9 月份查詢總量達 76 億次。

除了 Chainlink、The Graph 等一批和 DeFi 密切相關的“中間組件”在 2020 年趨於成熟外,Filecoin、Polkadot、Dfinity 等更爲底層的公鏈也在 2020 年陸續上線主網或者完成主要開發。

所以說,DeFi 熱潮發生在 2020 年,其深層原因同樣離不開底層技術走向成熟。

《2020 開放金融發展報告》重磅發佈,透視 DeFi 行業現狀與未來

六、制約高速可持續發展的瓶頸

DeFi 雖然在 2020 年得到了快速發展,但相較傳統金融,其規模仍然非常有限。在增長變慢的階段,我們也提出了一些疑問,這種滯緩是螺旋上升的正常喘歇還是泡沫破滅前的大廈將傾?DeFi 持續性和根本性的需求是什麼?需求的天花板在哪裏?政策不明朗、風控不完善的 DeFi 真的有可能在未來走向主流嗎?

爲了試圖回答這些問題,我們從四個方面總結出制約 DeFi 高速可持續發展的瓶頸:

1. 監管

“DeFi 與傳統金融的碰撞和融合”將成爲 DeFi 未來發展不得不面對的問題。區塊鏈本身具有抗審查性,這對金融監管機構也提出了較大挑戰。2020 年,市場上假借 DeFi 概念進行非法集資詐騙的資金盤屢見不鮮。這類“假 DeFi 項目”往往先通過誘導宣傳和發行加密貨幣攬來用戶的 ETH、穩定幣等加密資產,再通過混幣等手段轉移所得資產或在場外套現爲法幣,加大了執法機構追溯、反洗錢的難度,同時也對 DeFi 行業產生負面影響。即便是“正經做事”的 DeFi 項目,由於所處於屬性特殊的金融服務領域,依然面臨操作風險、信用風險等各類風險,同時受限於團隊自身的能力侷限,需要 code 以外的 law 來約束和規範。

DeFi 如何接受監管,上級機構如何在鏈上參與審查,何種註冊和備案制度適用於原生 DeFi 項目……這些問題都將決定 DeFi 未來的發展。

2. 安全

很多人“抗拒”DeFi 是因爲處於初期階段的 DeFi 項目們看上去很像是“博高收益、但賭本金”的投資遊戲。據 Odaily 星球日報不完全統計,從二月借貸及交易協議 bZx 被盜,到年末明星保險項目 Cover Protocol 崩盤,2020 年 DeFi 領域內已發生了四十餘起攻擊事件,損失金額高達 1.774 億美元(其中約 4939 萬美元已追回,詳見下方表格)。事實上,在 DeFi 熱潮下,市場投機性極高,很多項目方擔憂錯過機遇期,往往忽略代碼審計,用戶又因追求高收益忽略安全問題,這些都是 DeFi 安全事件頻發的主要原因。根據具體事件發生的不同起因,我們將所有攻擊分爲了技術因素、金融因素、人性因素以及其他因素四大類,並覆盤了各類事故背後的邏輯和後續,總結出一些安全建議。感興趣的讀者歡迎點擊閱讀本報告的延伸篇 《DeFi 之暗面——HackFi》。

《2020 開放金融發展報告》重磅發佈,透視 DeFi 行業現狀與未來

3. 市場

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裏,大多數專家和民衆都將比特幣認定是金融騙局。即便到了 2021 年,對加密貨幣和區塊鏈有清晰認知的人依然是少數派。因此,社會上對 DeFi 存在普遍誤解,也並不奇怪。顯然,目前大衆對 DeFi 認知遠遠不夠,DeFi 也距離傳統意義的“普惠”相去甚遠,僅僅把握住了“幣圈”的一小部分用戶。“DeFi 究竟服務於誰”是服務提供方需要長期思考的問題。2021 年,項目們要想破局,更需認準投機之外的市場需求,找到更廣大的用戶羣體,維護項目的形象和信譽,加強用戶教育,提升社會認知。

4. 體驗

“太難用了”是很多圈內用戶對 DeFi 產品和服務的初印象。儘管 2020 年,在造富效應的吸引之下,不少“老韭菜”願意嘗試並投身於“挖礦”中。但有限的服務語種、拗口或自造的金融術語、不友好的 UI、低效的底層系統支撐、擁堵期高額的手續費、匱乏且不及時的客戶服務等依然構成“新韭菜”入場的種種阻礙。站在產品功能的角度,雖然不乏自稱“一站式平臺”的 DeFi 項目,但各主要垂類目前仍處於相對割裂的狀態,用戶不僅要頻繁轉出轉入才能使用不同服務,甚至還需要兌換或持有更多的新幣種,徒增風險。

《2020 開放金融發展報告》重磅發佈,透視 DeFi 行業現狀與未來

七、未來的演進方向和行業新機會

“萬物皆有裂痕,那是光進來的地方。”

“批評”過後,我們更希望提出建設性意見,並會在 2021 年重點關注解決 DeFi 原生問題的方案,這也將是 DeFi 行業新的機會點。

1. 安全方面

(1)鏈上合規的探索

美國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CFTC)主席兼 CEO Heath Tarbert 在近期的活動中討論到 DeFi。他認爲,DeFi 的整個理念是革命性的,且最終可能導致金融系統和傳統參與者大規模的非中介化。DeFi 甚至可能在某種程度上降低系統性風險,因爲我們沒有將金融體系集中在這些全球性的、具有系統重要性的大型機構中。但是 Tarbert 預計這種轉變不會立即發生,可能需要“數十年之久”。

此外,作爲監管機構,Tarbert 表示應該期待 DeFi 的發展和成長,“每個監管機構都需要努力確定 DeFi 如何適應自己的管轄範圍。在缺乏監管的情況下,行業將需要弄清楚如何確保市場完整性和消費者保護。這些都是監管機構未來要關注的領域。”可見,監管方也在跟隨行業一同成長。同時,一些頭部鏈上分析企業,不僅在協助監管“整治”行業,也在與監管一道探求更適用於區塊鏈項目的監管方式。

(2)測試與審計的必要性

對於大多數項目方而言,安全遠遠排在增長之後。而真正有長遠發展目標的團隊,應在產品上線前預先進行充分測試,尤其是要測試極端情況下的協議承壓狀況;此外,項目方有必要尋求專業的、有經驗的第三方審計機構對協議進行全面審查,後續也可以通過一些 Bug 賞金計劃來積極調動社區力量;鑑於一些經典的攻擊手段(比如代幣遭異常增發)相對而言有跡可循,項目方或許還可以針對一些特定的被黑場景提前部署災備方案,以便在意外發生時快速做出反應;針對自身業務和 DeFi 的特性,應充分考慮到可組合性風險。

在這一過程中,靠譜的審計機構將積累案例與經驗,服務於更多新興項目。

另外,站在項目治理的角度,團隊的責任制和社區成員的自由度終將達成更完美的平衡。

(3)類保險服務的潛在空間

雖然 Nexus Mutual 和 Cover Protocol 等保險項目在 2020 年都沒有逃過黑客魔爪,但 DeFi 保險賽道絕不會就此消寂,未來 DeFi 領域的保險服務一定會日益完善,投資者可以考慮適當投保,以規避潛在的黑客攻擊風險。DeFi 保險、衍生品市場依然處於空白狀態,2021 年將迎來新一輪爆發。

2. 技術方面

(1)跨鏈推動生態融合

這屆 DeFi 狂歡中,最令人苦惱的莫過於以太坊網絡的擁堵以及高昂的 gas 費用。雖然目前 ETH2.0 並不可用,但主打跨鏈功能的高性能網絡正在蓬勃發展,未來將成爲承接以太坊價值溢出的重要通路。目前,Bancor 宣佈增在探索通往波卡跨鏈橋的開發。此外,1inch 宣佈由其開發的自動化做市商協議 Mooniswap 將同時部署在 NEAR 上,以探索 NEAR 和以太坊互操作性的各種可能性。開發者尋找新底層、遷址新生態將是 2021 年 DeFi 擴大規模的重要方向。

(2)擴容提高區塊鏈性能

伴隨區塊鏈發展,技術難題有望被加速解決。目前以太坊已經踏上 2.0 升級之路;“跨鏈之王”波卡也即將開始步入落地階段,在推進 Web3.0 進入高速發展階段;主攻分片的 Near、Layer 0 的 Marlin 等一衆不同的擴容解決方案也有所進展。雖然路徑不同,但皆劍指“高速、低手續費”,這些擴容方案正在爲 DeFi 下一輪爆發鋪平跑道。

(3)支撐組件伴隨 DeFi 成熟

2021 年,我們對預言機、檢索器、鏈上身份、鏈上徵信等一系列“DeFi 組件”繼續抱有期待。這些“工具”正在爲 DeFi 的正常運轉提供支持,也在爲下一個爆款產品提供可能性。

3. 產品方面

(1)固定 / 浮動收益的拆分

面向不同風險偏好的投資者,一部分 DeFi 項目正從收益率的層面豐富自己的產品線,滿足多元需求。我們判斷,DeFi 在 2021 年會更趨向傳統金融領域,在產品上分拆出短 / 中 / 長期、固定 / 浮動收益等不同類型。

(2)流動性的進一步釋放

質押作爲多項金融業務的基礎,降低了資金利用率。而釋放流動性,將資金利用率發揮到極致也是 DeFi 圈內追求的方向之一。

(3)易用性、UI、客戶服務的升級

在易用性和客戶服務方面,DeFi 產品其實與互聯網產品的目標一致,在此不做贅述。

(4)業態的集成與多元化

目前 DeFi 領域的主要場景仍然圍繞交易、借貸、理財等,其餘業務類型的市佔率並不高。2021 年,我們將見到更多傳統金融業態被複制到去中心化世界。同時,形態各異的業態有望被集成到同一套服務體系內。自此,用戶無需在各平臺間切換,即可完成各類操作。大型 CEX 和資管方正在努力實現這一理想,只不過,處於競爭環境中,各家發行的代幣和不同的資金渠道仍然在“割裂”市場。

(5)跨領域融合

當前 DeFi 產品透出的“投機”氣息較濃。投機需求固然是重要需求,但過度追求高收益並不利於平臺的長期穩健發展。2020 年下半年,我們見證了 NFT、遊戲、甚至廣告領域在借鑑 DeFi 的挖礦玩法,以增強用戶粘性。這些非金融領域的融合爲 DeFi 帶來了更“佛系”的變種。“DeFi 圈外人”也可以不是出於投機,而是藉着遊戲樂趣、收藏之心、真實業務需求潛移默化地成爲 DeFi 和代幣經濟的用戶。

4. 代幣方面

(1)更巧妙的代幣分發

2020 年,項目方們深刻認識到挖礦、空投可以爲自己帶來流量、用戶以及曝光量。而 2021 年,關於挖礦分發代幣(IDO)和空投將出現更高級的玩法。

(2)更靈活恰當地應用協議標準

很多公鏈在 2020 年找到了新定位,也建立起一些並不類似 ERC20 的協議標準。2021 年,在 ERC20、ERC721、ERC777 之外,將有不同種類的代幣發掘出 DeFi 還未被大衆意識到的新需求。

最後作爲總結,DeFi 正如一片剛剛開始墾殖的“新月之地”,各式各樣的重要創新在不斷湧現,我們期待着它的擴張和對傳統金融的征服,也祝願投資者在 2021 年能夠發掘更多優質項目,早日收穫投資價值。

更多鏈上數據,點擊“閱讀原文”前往 OK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