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OStep Two 回顧 - DAO 在於降低組織契約的管理成本@rotekirsche2

11 月的 DAOStep Two 如期舉行,本次活動相比上次人數倍增,產生了更多迥異但優質的思維火花,本文將盡可能再現當時的情境。
最小可行 DAO 彎道超車,DAO 大規模應用目前還是個 1C0 的故事 DAOStep 協作實驗:DAOStack,Aragon,Moloch 的調研分享,三個 DAO 的項目的 Keyhighlight 對比:

| DAOStack| Aragon| Moloch
---|---|---|---
1C0| Y| Y| N
投票方式| Reputation (不可流轉)| 多模版(可流轉、不可流轉、一人一票等)| “出資人”投票(不可流轉)
投票獎懲設置| 有,和投票結果一致獲得 reputation 獎勵,反之則 reputation 減少 | 模版未設置,在 Aragon Court 的仲裁中體現 | 投票同意“股權”被稀釋,投票不同意可以選擇怒退,離開 DAO (Rage Quit)
募資功能| N| Y| Y
參與方式| 開放 | 開放 | 邀請制
token 的使用場景| 權益 (數據搜索、信息置頂等場景)| 權益(仲裁等場景)| “股權“的憑證
構建 DAO 的難度| 高 | 低 | 中
針對 DAOstack 和 Aragon,調研者提出:ICO 項目是在負債前行,這兩個項目成功的募資在項目的推進中反而成爲了累贅。因爲初始 token 分配機制設計,目前他們都無法解決投票過程中大戶壟斷的問題,進而也影響了整體社區的參與度。 反觀 Moloch,作爲最小可行 DAO 的踐行者,它純粹從需求出發,爲了完成一個特定任務,在最小的應用場景的裏面聚集起來了一羣志同道合的人,因而在一年不到的時間裏獲得了與前輩相同,甚至超過前輩的影響力。在 Moloch 的機制設計中,除了資金和投票由區塊鏈護航,大部分內容都由人來決定,這與 DAOstack 和 Aragon 想構建精密數字”鏈上“ 組織的理念截然不同。但他們都被稱爲 DAO,因此引出了一個很基本,也很關鍵的問題,**什麼是 DAO?

什麼是 DAO?Moloch 的調研者 Buster:DAO 是基於數字貨幣經濟基礎的一種上層建築方式,它利用區塊鏈的強制自動執行特徵對組織參與者進行約束,可以說對標於傳統世界的法人概念,目前的 DAO 無法替代公司制,更類似於一個基金,或者說一個資金池。
Suji@Dimension:公司與基金本質上是相同的,或者說基金是公司的終極進化形態。福特基金會就是來自福特公司,並獨立運作,資產規模越做越大,其利潤來自於資金本身,是資金最高效的一種組織形式。 回顧 Slock 的“the DAO”白皮書,Christoph Jentzsc 指出,傳統的“組織”主要是由“人”或者“法人實體”按照一定的“契約規則”組織而成。這樣的組織面臨一個問題,
大家對於契約約定的內容理解很難達成一致,實際組織過程中契約管理和執行成本很高。** The DAO 的提出是爲了將“契約”在區塊鏈上標準化並通過代碼自動化執行,爲組織的權益方提供一個實時掌控自己在該組織中“權益”的工具。 經過“The DAO”事件之後幾年的實踐和探索,目前我們更傾向於將 DAO 看作是一系列協作和組織契約的集合。通過區塊鏈和智能合約把原本紙面上,需要第三方強制執行的“離散”契約編程在區塊鏈上,變成“連續“的契約,從而演化出了新的組織形態。 這個組織最終是“相對封閉”、”決策和資源“更集中的“合夥制“組織;還是擁有一定開放性、但決策相對集中的”上市公司“;抑或是決策去中心化程度更高,相對鬆散的社區,是根據每個組織性質和目標演化決定的。共同點在於組織“契約“的管理成本降低了,組織內的利益相關方加入和退出組織協作也更便利。 從這個角度來看,DAOstack 和 Aragon 都在探索更多組織的模版和生態,而 Moloch 則專注在一個相對明確的需求基礎上發展。

**

**
離開區塊鏈看分佈式協作, 網絡價值的沉澱是痛點本次活動也請來了來自區塊鏈之外分佈式社區運營和治理的實踐者,希望瞭解真實協作場景中的痛點和需求。

706 是一個持續運營了近 10 年的一個 NPO,目前有近 5 萬名社區成員。Cuipeng 是 706 上海生活實驗室的負責人。在 Cuipeng 看來,公司與 NPO 最大的區別點在於目標的不同。 公司的目標是盈利,而 NGO、NPO 有每個組織自己的目標,從經營中獲得利潤是爲了支持這最初的目標能夠實現的一種途徑。 NPO 和 NGO 通常不會主動募資,因爲這種行爲很容易構成股東與公司的關係,歪曲本身的目的,其資金來源主要是捐贈,資金的性質不同決定了組織、項目的發展不同。這點或許也適用在 DAO 以及區塊鏈行業,ICO 的發起者即使不是爲了盈利,其參與者也大多是利益導向的,而參與者的行爲也被默認爲是投資,因而導致項目的目標被“股東”歪曲,成爲一種扭曲的存在。 706 作爲一個持續了近 10 年的 NPO,最遺憾的是沒能充分沉澱下這麼多年志願者參與者們的貢獻,有 10 萬多的參與者爲 706 做出了貢獻,而他們產生的價值和影響力則成爲了歲月中的落葉,消失在大地之中,價值的沉澱,或許是區塊鏈力所能及之處。

妙語遺珠KK@Dipole:DAO 不應是一個故事的開始,以這個故事爲由去吸引融資;從 Moloch 的案例中我們可以發現,DAO 成爲了一個良好的結果,而這一良好的結果是來自於 Moloch 的人治,來自於其對於成員的篩選。DAO 不需要很大,人員精簡的組織纔能有效且高效。

James@Nest:DAO 是一個組織,而組織之所以存在就是因爲在組織內部的交易成本小於在市場購買成本,如果 DAO 作爲一種新生的組織有其存在的意義,那它就是能進一步減少交易成本;抑或是可以使過去無法進行交易的事物變得可交易,例如將強權進行交易;以及目前,DAO 主要是爲去中心化經濟體所使用,那未來它是否能被中心化經濟體所使用。 Damo:如果 the DAO 不被盜,沒有恐慌性拋售,可能就沒有 17 年底的牛市了。

Jay@loopring :我們是 DxDAO 最大的 reputation 持有者,DxDAO 是個很有意思的治理實驗和工具。通過 dxDAO 的實踐,讓我們感受到 DAO 前期投票權設置十分重要,如果過於集中會導致社區激勵不夠,活力不夠。即使是分佈式協作的 DAO,也需要一個某種意義上的”領導者“來負責和推動,不然社區很容易陷入沉寂。雖然目前看到的很多 DAO 都還是實驗性的,但是相信最終 DAO 會有一個出口。

DAOStep Two 參會人:Aero,Bob,Buster,Cuipeng,Damo,James,Jay,KK,Suji,Terry,Ruby

DAOStep Three 見!

關於 DAOStep:DAOStep 是分佈式協作愛好者的聚集地,專注區塊鏈技術、治理和經濟體設計相關的調研、分享,活動和實驗,希望共享非守恆的有價值信息,用集體智慧使個體受益。 選擇天上的 DAO,還是深陷腳下的泥,是行業的普遍焦慮,資產網絡的漲落中總有噪聲,探索者並不真的在意,因爲我們深信,雲泥之別其實只缺一場雨
__點擊“閱讀原文”,加入 DAOStep 12.8 在上海舉辦的 DAOFEST 活動!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