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太坊的植物根基正在生長出一個木質的、穩定的、整體的網狀網絡。網狀網絡越密集,木質性和穩定性就越高,DeFi 經濟也就越可靠。

撰文:David Hoffman,POV Crypto 主持人兼 RealT 首席運營官
翻譯:盧江飛

該文首發在聚焦於開放金融的英文付費電子雜誌「Bankless」。Bankless 與鏈聞聯合發佈該文章的中文版本, Bankless 的訂閱地址爲:bankless.substack.com

加密貨幣行業最有意思的地方,就是能與許多不同知識領域相關聯:數學、密碼學、計算機科學、博弈論、經濟學、金融、物理學、社會學、政治學……

但有一個學科似乎並沒有與加密貨幣建立聯繫,那就是:生物學。今天我們就來從這個角度來研究一下:如果我們把以太坊比作一種「植物」,那麼它結出的果實就是「信任」。在一個沒有信任的世界裏填補空白,以太坊可以發揮重要作用。

第一章:生命

生命是一種自下而上的現象,生命機制可以從混亂中產生秩序,通過利用周圍世界的能量,「生命」就像是一種有機算法的產物,能夠從周圍世界輸入能量並輸出指令。一旦建立了最初的秩序基礎,生活就會在初始基礎之上增加越來越多的秩序,然後不斷髮展壯大。

用生物學視角解讀以太坊價值:信任之樹與 DeFi 之葉來源:https://app.rarible.com/token/0x60f80121c31a0d46b5279700f9df786054aa5ee5:90471:0x3d6cdfafbfb3b76dc02bbee72564dd3160eacb8a

這就是生命從單細胞生物發展到多細胞生物,再到複雜的器官、綜合系統、激素、大腦和意識的過程,就像是一場交響樂。生命從很小的地方開始,然後在數百萬年時間裏不斷地進行自身分層,演變成我們今天所知的、千差萬別的生命形式。

重要的是,每一次關於生命進化的迭代都是基於每個個體動機。理查德·道金(Richard Dawkin)在他的著作《自私的基因》裏討論了有機體每個基因如何成爲生命的最小單元,正是這種對自身保存和複製的內在自利性爲整個生命奠定了基礎。

好的基因可以生存,壞的基因最終死亡。相比與保持獨立的基因,與其他基因結合在一起的基因做得更好,因爲羣體協調可以提高生存效率。

查理·芒格(Charlie Munger)的名言:「告訴我動機,我會告訴你結果」,同樣適用於生命,因爲生命本質上就具有「生存」的動機,也是賦予生命堅持和進步能力的主要動力。簡單來說,生活只是生活慾望與實現生活所需工具的結合。

如果有足夠的時間,最終我們會有一個充滿各種形式生命的繁榮星球,因爲某種新的生命形式會填補所有空白和壁龕。

大自然不喜歡真空狀態,所以在時空的各個角落都有可能出現新的生命,只要有足夠強大的基礎和創造生命的工具,即使是時空中最空曠的區域也能夠承載生命。

第二章:加密經濟生命

在全新的生存領域中,像比特幣和以太坊這樣的加密經濟系統也代表了一種生命形式,也就是互聯網的原生生命形式,加密貨幣之所以能在這種現實的替代平面中存在,主要就是因爲它們從根本上具有獨特性。

比特幣和以太坊並不是最早「居住」在互聯網領域的「生物」(organism),基本上,計算機病毒與互聯網一樣古老,隨着進化的進行,首先出現簡單、高度可複製的互聯網生命,然後再出現內部結構、相互協調工作的複雜「軀體」(body),最終會產生大於其各個部分總和的「物體」。

在這個領域裏,我最喜歡的是布蘭登·奎特姆(Brandon Quittem)所做的相關工作,他被稱爲「比特幣蘑菇人」(Bitcoin Mushroom Man),旨在說明比特幣和菌絲體之間的聯繫,菌絲體是地下真菌網絡,在地面上會像蘑菇一樣開花。

加密貨幣這個行業的最大特點之一,就是能與所有領域的知識相關聯,特別來說,我認爲加密經濟學與生物學之間的關係最令人着迷,但同時又沒有被充分重視。對諸如比特幣和以太坊這樣的加密經濟系統而言,如果想要全面深入去理解就必須利用生物學的一些觀點,同時還要整合複雜性和自適應系統的概念。

當我們討論以太坊、以及與以太坊相關的應用程序或概念時,我們經常被放大得太近,因此無法以整體方式全方位查看這些系統,但當您縮小以太坊並將其視爲一個連貫的系統時,生物學無疑會是一個非常好的審視視角。

舉個例子,在解釋說明比特幣和以太坊這些系統運行狀況的時候,我們經常用的指標是:「節點數」,或者每個系統能夠複製其自身的「實例數」。好的加密經濟系統很容易複製,「下載鏈」(downloading the chain)可以很容易,例如比特幣。但是,也有一些加密經濟不容易複製,例如 Ripple 和 EOS。實際上,具有良好複製能力的系統具有抗脆弱性,並且易於生存

這就是像比特幣和以太坊這樣的加密貨幣系統可以像「病毒」一樣發展,因爲當你想消除節點的時候,會發現所需的可行協調勞動量反而更大,也就是說創建比特幣和以太坊節點比消除節點更快!

毫無疑問,比特幣和以太坊想活下去,他們有自己的內在動力,以及實現目標的獨特策略。像所有生命一樣,比特幣和以太坊是面向目標的系統,具有長久生存和繁榮的意願。

以太坊應用程序正在不斷探索產品 / 市場契合度,正式因爲這些以太坊應用程序,才讓以太坊不斷髮展新結構並幫助以太坊其實現目標。在以太坊上開發新協議時,就像以太坊發芽出新的附屬物一樣,這是一種可以讓以太坊長久生存和繁榮的新工具。

人類從四足動物進化成兩足動物,釋放了雙手和前額葉皮層,我們使用這些結構(工具)來實現我們的目標和願望。類似地,以太坊進化出了「貨幣樂高積木」,並將這些結構縫合並組合起來,以產生功能性的、輸入感應性的結構,從而使起競爭優勢超越其他對手。

用生物學視角解讀以太坊價值:信任之樹與 DeFi 之葉

在這方面,我之前寫過一篇文章《以太坊是一個有生命、自我進化和擴張的有機系統》(Ethereum is an Emergent Structure),這篇文章中的部分觀點可以讓大家更容易理解以太坊結構:

  • DeFi 應用程序的「貨幣樂高積木」是獨立集體 DeFi 結構的基礎;

  • 由許多不同獨立組件構建的的獨立 DeFi 結構,就是我們所說的「以太坊」;

  • 以太坊上的應用程序爲其他應用程序創建了新的表面(surface),MakerDAO、Uniswap、Compound 等 DeFi 協議都代表以太坊應用程序,這些協議產生了大量訂單,創造了新的穩定性舞臺,而且可以供其他應用程序使用;

  • 訂單生成的應用程序呈線性增長,促進穩定表明區域也呈指數級增長;

  • 應用程序的潛在組合排列數量可以迅速接近無窮大,這裏引入兩個概念:複雜適應(Complex Adaptation)和渾序組織(Chaordic Organization),可以閱讀這兩個概念的相關鏈接深入理解這一點。

鏈聞注:

別擔心,以太坊是一個有生命、自我進化和擴張的有機系統

用生物學視角解讀以太坊價值:信任之樹與 DeFi 之葉

第三章:以太坊是一個產生信任的植物

世界上許多植物都在想盡各種辦法吸引人類關注,農業革命是一個時代,植物「說服」人類放下弓箭和長矛,而將植物用作爲有益產品:人們對食物的渴望,也促進植物始終能夠生存下去,這也是一種激勵。

實際上,植物之所以能夠持續生存,是因爲它產生了人類想要的東西,人類爲了耕種這些生物幾乎放棄了一起,因爲農作物的生命和繁榮對農民來說意味着生命和繁榮。

小麥、咖啡、菸草、玉米——任何農作物都是一種有機物,這種有機物所產生的、被稱爲「植物」的東西對人類極爲有價值。由於植物非常珍貴,因此人類需要努力營造一個理想條件,以確保植物可以蓬勃發展。比如,我們確保植物能夠獲得足夠的水(但不要太多!),足夠的陽光(但不要太多!)和足夠的養分(但不要太多!)。我們甚至創新開發出只對害蟲有效,但對植物葉子無害的農藥,我們購買更多的土地並在上面種植更多的植物,然後我們找到了在更少土地上種植更多植物的方法,再然後,我們購買更多土地並重覆上述步驟。

從進化成功的角度來看,植物因爲賦予了人類所需要的東西,因此它也變成了世界上最成功的生物之一。事實上,植物已將複製工作和繁重工作「外包」給了人類,植物沒有大腦,但他們卻已經「說服」了幾代人類利用他們的智力來研究如何最佳地生長和繁殖這些生物。植物無需做任何工作就可以傳播和複製他們的 DNA,因爲人類會幫他們做這件事,爲人類創造價值的植物激勵人類不斷勞動去幫助這個物種繁殖和繁衍。很好植物,有一套!

小麥產生碳水化合物。咖啡產生咖啡因。甘蔗產生糖。菸草產生尼古丁。

以太坊產生信任

加密經濟系統的本質,其實是產生一種去信任的協調基礎結構,其目標是充當兩個或多個參與方之間的信任構建基礎。

信任是以太坊「工廠」生產的、最理想的「化合物」。

就像糧食和經濟作物「說服」全人類爲他們生存工作一樣,以太坊正在慢慢招募全人類來幫助其成長和保護,因爲以太坊「植物」的果實是如此寶貴:信任。就像農業革命如何人口增長和人類專業化爆炸式增長一樣,信任革命將爲人類的健康和擴散帶來不可思議的改善。

信任革命始於培育以太坊的信任樹

第四章:我的聖誕仙人掌

我最喜歡的一個植物是我的聖誕仙人掌,這種仙人掌一年中只會在聖誕節期間開花,但它的生長方式確實很酷,並且很好地說明了複雜適應和渾序組織的概念——以太坊是一種湧現結構(emergent structure)。

用生物學視角解讀以太坊價值:信任之樹與 DeFi 之葉

聖誕節仙人掌的新葉片會從較舊的葉片伸出,並形成一條鏈,一直延伸到植物的根部。有時,兩到三片葉子會從單片葉子中延伸生長出來,並朝着自己的方向前進,分叉成一條新的葉子鏈。

最初出現的新葉子脆弱而鬆軟,如果不注意,輕易就會被折斷!

如果這樣新的葉子弱不禁風地掉落,則必須等待新的葉子重新出現。

如果聖誕節仙人掌遇到困難(沒有足夠的水和陽光並遭受殘酷的天氣條件),它自己就會掉落所有多餘的、新形成的葉子!你會發現,所有植物其實都在以某種方式執行此類操作。如果有困難的條件,有機體需要變得更有效率,並通過減少成本和支出來做到這一點。離植物基部最遠的新葉需要最大的能量來運送養分,因此在困難時期會最先掉落。

這與在經濟衰退期間「向後修剪」的公司、或是在市場不景氣期間收縮業務的公司沒有什麼不同,這種模式也是我們宇宙的一部分,也正是您想要在抗脆弱且具有持久生命力的生物中看到的。爲了長壽和繁榮,最重要的就是要能夠適應周圍環境條件。當事情變得艱難時,您就可以保持資源緊缺,而不必冒險承擔昂貴的新投資。

但是,只要有足夠的生長條件,則新葉片能夠爲植物產生比其生產和維持所需的更多能量,從而成爲植物結構中更永久的部分。

對於植物來說,如果存在粘了很長時間的葉子,那麼這些葉子會逐漸變得「木質」。

「木質」是一個真實的、但不是技術性的術語,它描述了由高度耐用的纖維素和木質素組成的植物結構組織。纖維素提供了碳晶格結構,使木材異常堅固,木質素就像植物內部循環系統。纖維素提供結構,木質素提供營養循環,類似於人類的骨頭和鮮血。

變成「木質」是一個緩慢,反覆的過程,需要在纖維素的結構組織中添加一層又一層的纖維素,並隨着時間的流逝而硬化成莖。由於其對惡劣天氣和溫度的抵抗力,植物的木質部分在冬季條件下表現良好。

在人類生物學中,我們使用「鈣化」一詞來描述鈣和磷酸鹽在成爲骨骼基質中的分層。我們在加密貨幣世界中也使用「鈣化」一詞來描述這些系統不斷強化以及對自身進行優化的能力,比特幣由於對協議更改的抵制而被認爲是「鈣化的」。

「木質」植物的對立面是「草皮」植物,它們沒有木本性,因此只能短暫地在地上生長。到了冬天,地上生長就停止了,因爲「草皮」植物的根系會進入休眠狀態,直到條件變得更加有利才能生長。「草皮」植物策略是讓表面生長每年消失,然後稍後再增長,這是一個有趣的生存策略,這意味着植物的存活並不取決於其地上的生長,因此可以在極端惡劣的條件下生存。

但是,由於無法長期地上生長,因此總體上限制了「草皮」植物的發展潛力。木本植物生長系統可以使植物「鎖定」每個生長季節的生長。沒有這種能力,「草皮」植物就不得不每年重新開始一次。

每個生長季節,植物都會添加許多新鮮的新葉。由於生長季節中有充足的養分和有利條件,由於全年都有可能進行全新的、可持續的能源捕獲,因此植物能夠承擔昂貴的新生長風險。

同時,爲了支持和維持任何新的「葉子」,聖誕節仙人掌上所有舊葉子都會木質化。老葉子的內部結構開始變硬,從鬆軟、柔和、細膩變成木質、堅固和耐用。這些較老的葉子在其內部形成堅固的棒狀結構,有助於生成穩定可靠的分支,從而可以建立新的生長資源。在下一個生長週期中,一定會從這些老葉子中長出一些新鮮的新生葉子。

新生葉子可以捕獲新資源,而老葉子可以更好地循環這些新資源。這種積極的反饋循環就是生命的擴散方式。並非所有的葉子都能變得木質和穩定,但只要這樣做,葉子變成整個植物中永久結構的可能性就會大大增加。聖誕仙人掌越木質和牢固,從其穩定的根基生長出新葉子的可能性就越大。

用生物學視角解讀以太坊價值:信任之樹與 DeFi 之葉

第五章:什麼是信任植物?

讀到這裏,您可能在想:「說了這麼多植物,到底是幹什麼用的?」

其實,植物的生長方式,正是以太坊作爲生態系統的增長方式

以太坊早期原始基礎已經建立,隨着時間的推移,新的擴展出現了。如果擴展良好,它們將被系統保留。如果擴展不好,它們就會被忽視而被淘汰。

ERC-20 代幣標準是從以太坊基礎上最早出現的一種結構擴展,這種結構已成爲以太坊不可或缺的關鍵支架。2017 年,以太坊上湧現了衆多首次代幣發行(ICO)項目,就像成千上萬的新葉子從一種相對年輕的植物中誕生的,這些新葉子之所以能夠快速生長,是因爲 2017 年牛市給以太坊提供了大量資源,就像植物擁有看似無限的陽光、水和養分,結果以太坊協議中出現了數千片新葉子。

2018 年,陽光、水和養分全部枯竭,2017 年生長季節出生的樹葉已有 95% 死亡並從以太坊這株「植物」上掉落。以太坊還沒有建立足夠穩定的根基來容納所有這些新葉子,而且許多新葉子已經變形並且沒有爲基礎植物(以太坊)增加足夠的價值。

在這種情況下,像以太坊這樣的抗脆弱生物會發揮自己的最大作用。

以太坊開始修剪枝葉、囤積脂肪並在冬天變硬

對於以太坊來說,2018 年和 2019 年是漫長的冬天,幾乎沒有資源進入以太坊生態系統,導致「葉子」繼續減少,越來越接近植物的核心。就像經歷體溫過低的身體一樣,植物也會將資源收縮到更接近植物核心的位置,長時間的資源不足意味着以太坊不得不繼續進行自我鞏固並變得更有效率

沒有人能倖免於熊市的深淵。由於缺乏資金,即使是像 Nexus Mutual 這樣的高質量項目也接近「倒閉」。沒有足夠的資源,即使是最有復原力的植物也會死亡,因爲有機體會選擇不斷「削減」,直到新資源來臨,或是直到其徹底死亡。

幸運的是,DeFi 熱潮給以太坊系統帶來了新的能源,伴隨着新能源的出現,以太坊「植物」也出現了新的增長浪潮。資金流入經濟系統,新項目又能建立了!最重要的是,在 2018-2019 年熊市中取得成功的項目已經成爲支撐所有這些新增長的基礎,在學會了在饑荒條件下生存之後,以太坊度過了極爲貧瘠的動機,但也因此變得更加堅固和高效,能夠最大程度地增加註入生態系統內部新養分的價值。

Uniswap 最早出現於 2018 年,也是能夠在 2018-2019 加密寒冬中保持生長的少數「葉子」之一:如果一個新的結構可以在困難和缺乏新資源的時候成長,請想象一下在成長的季節它能做什麼。

以太坊「植物」迎來了春天,Uniswap 的交易量已經超過 Coinbase。

作爲一種結構能夠承載協議之外的新增長「葉子」,Uniswap 成爲了以太坊最 高效的葉子之一,因爲它創造了巨大的資源面積,而且可以從中進一步生長。Uniswap 很快變成了以太坊內部最穩定的「木質」循環系統,許多新葉子都能依靠它來繼續生長。雖然 Uniswap 建立在 ERC-20 代幣可靠穩定的結構之上,但其實它自己也產生了可靠穩定的結構,這種結構目前已經以太坊生態系統中承載着各種各樣的新增長。

第六章:結構模塊化

在研究去中心化金融生態系統時,人們看到了各種各樣的應用程序場景,這些應用程序都具有不同程度的攻擊矢量(attack vector)和協議硬度 / 安全性(protocol hardness/security)。Uniswap、MakerDAO、Compound、Aave、Curve、Synthetix、Balancer、Yearn 都類似不同程度的可靠植物表面,可以供其他「葉子」使用。

值得注意的是,許多人擔心 MakerDAO 增長太多,DAI 越來越受到中心化資產的支持,因此 MakerDAO 的葉子可能比理想情況更脆弱。如果以太坊植物上的 MakerDAO 葉子死亡,它也將殺死其上所有其他葉子。如果植物根基崩潰,根基之上的一切都會死亡。這對植物不利。但是,即使是最新手的園藝學家也知道,就算植物葉子有時會掉落,但總是可以隨着時間的流逝而重新生長出來。

我們已經在 AaveCompound 中看到了這一點——類似與植物根基的兩個冗餘副本。在 MakerDAO 主導去中心化穩定幣市場的同時,新的一批初創公司正在建立自己的根基來幫助支持「植物」生長,比如:RAI、Empty Set Dollar 和 Dynamic Set Dollar。

記住這個圖:

用生物學視角解讀以太坊價值:信任之樹與 DeFi 之葉

抗脆弱冗餘是所有生命的核心,而打造 DeFi 應用程序的多樣化生態系統將產生相互依賴和獨立產品的健康網絡。以太坊的植物根基正在生長出一個木質的、穩定的、整體的網狀網絡。網狀網絡越密集,木質性和穩定性就越高,DeFi 經濟也就越可靠。

第七章:以太坊是根,DeFi 是葉

中國竹子是世界上生長速度最快的植物,竹子能在短短六週內增長 80 英尺!

這怎麼可能?但確實如此。答案是因爲看似六週生長 80 英尺的竹子只是「表面」,這六週其實只是中國竹子漫長生長過程中的很小一部分,竹子根基需要在地下生長五年時間,最終才能讓你看到令人印象深刻的高速地上生長。

五年的休眠期,因爲中國竹子不願開發其養分收集和循環系統。然後,在條件合適的情況下,中國竹子只需在短短六週內彌補其五年的休眠期,「瞬間」長到 80 英尺高。這種場景與「加密熊市」非常相似——從 2018 年開始,到 2020 年初結束,加密貨幣行業的冬季很漫長,整整 30 個月的時間,加密經濟系統不斷進行自我修剪以維持生命。

礦工們下車了。資金盤破產了。項目方倒閉了。

但是,有一件事情從未發生過:以太坊 2.0 在不斷進步、發展,還有以太坊 1.x 版本結構也在不斷改進、優化。在加密貨幣冬季,以太坊的根基似乎沒有受到惡劣地面條件影響,並且已經發展成爲一個廣泛的平行增長網絡(請參閱 Vitalik Buterin 發佈的以太坊發展路線圖)。

隨着以太坊 2.0「階段 0」順利上線,EIP-1559 的出現以及彙總生態系統不斷整合,最終形成的以太坊經濟基礎似乎並不像我們曾經以爲的那麼脆弱,而是變得越來越可靠。同時,地上條件也開始不斷好轉,市場對以太坊產生了新的興趣,而且新資源也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匯入以太坊生態系統。

現在,以太坊正進入發展階段。從我們可以看到的實際情況來看,市場條件極爲有利。以太坊「植物」新葉子的生長速度將令人難以置信。

第八章:以太坊的「木質」就是其價值

實際上,以太坊完全是圍繞一組特定價值進行設計的,更重要的是,以太坊還在學習如何最大程度地表達這些價值。以太坊價值與協議沉沒理論(Protocol Sink Thesis)有相似之處,比如:

  • 免許可、開放

  • 抵制審查制度

  • 可信中立

  • 去中心化

鏈聞注:關於協議沉沒理論,請參閱

以太坊是協議盆地,DeFi 是江河般的全球公共物品

這些特質將私人產品與公共產品區分開,而加密貨幣行業存在的全部原因就是要以貨幣和金融方式生產全球可獲取的公共物品。簡單而言,加密貨幣行業發展可以歸納爲以下公式:

抵制審查制度+開放性+中立性+權力下放+ [應用] = 極有價值的全球公共物品。

爲了簡化操作,我們將等式合併爲:

去信任+ [應用] = ???

下圖展示了到目前爲止加密貨幣基於上述公式的發展狀況:

用生物學視角解讀以太坊價值:信任之樹與 DeFi 之葉

如果您構建了一個去信任的應用程序,其實已經在「協議沉沒」(Protocol Sink)中構建了一個密集的、且與以太坊價值產生共鳴的東西,當以太坊和以太坊之上的應用程序在設計上保持一致時,就會產生協同作用。

當以太坊應用程序發現自己位於「協議沉沒」的底部時,他們就會傾向於靠近以太坊協議,此時這些應用程序自然會受到以太坊生態系統中其他人的好評。去信任應用程序位於以太坊「植物」的核心位置,並且可以獲得訪問「植物」產生資源的特權,而在以太坊「植物」核心部分培育「生物」也會更容易。

當應用程序是去信任的,從以太坊請求資源也會變得很容易。

此時,以太坊用戶訪問這些應用程序時可能會問:「我能以自己期望的方式收回投資的錢嗎?」。去信任應用程序總是會回答:「是」。

去信任應用程序往往會收到充裕的資金,合約內部也會收到足夠的資本,木質增長所需的資源就來自於這些去信任的應用程序。以太坊通過去信任應用程序將自身從根基開始向外擴展,然後衍生到自己的應用程序層。

Uniswap 是以太坊應用程序層中的一個重要應用程序,也是以太坊本身高保真度的一個表現。Uniswap 和以太坊之間存在着「一致性」聯繫,這也是爲什麼 Uniswap 能在加密寒冬時依然蓬勃發展的主要原因,同時 Uniswap 也能迅速成爲以太坊生命早期階段最穩定的「木質植物」之一。毫無疑問,就像中國竹子一樣,基於以太坊核心的 Uniswap 得到迅猛發展。

以太坊希望通過應用程序層來表達自己,在現實世界中表現出來的媒介就是去信任應用程序。畢竟,以太坊 2.0 開發人員花了多年的時間來完善網絡表達去信任的能力,「去信任」之所以如此重要,是因爲過去應用程序只能表達基本層以太坊所能支持的去信任度。

我此前也寫過一些文章,比如《Uniswap 是基礎設施,以太坊是湧現結構》(Uniswap is Infrastructure, Ethereum is an Emergent Structure)、《全球公共物品和協議沉沒理論》(Global Public Goods and the Protocol Sink Thesis),其中詳細闡述了加密貨幣行業存在可靠且去信任的結構(比如 Uniswap),以太坊應用程序之間也存在反饋迴路。

DeFi 是一種金融應用程序的獨立超級結構,DeFi 應用程序是「貨幣樂高積木」,所有應用程序都具有這種不可分離的引力,彼此之間也因此可以融合在一起——但是,擁有獨立「樂高積木」又有什麼意義呢?對於以太坊開發人員來說,他們最感興趣的兩個方面分別是:

  1. 產生新的應用程序;
  2. 將其他應用程序拼接在一起(實際上這只是第一點的一個子集)。

因此,所有 DeFi 都朝着獨立應用程序結構邁進,我將此結構稱爲「以太坊」(Ethereum)。

當諸如 Uniswap 之類的應用程序添加到這種結構中時,就會讓結構中的其餘部分充滿去信任感。之後要 Uniswap 之類的應用程序存在,就可以幫助其他應用程序增強自身信任度,因爲如果應用程序需要代幣兌換功能,只需接入 Uniswap 即可。

隨着以太坊上越來越多的應用程序在去信任狀態下不斷髮展,構建更多可用的去信任工具和更多去信任應用程序也會變得越來越容易。如果拿「植物」比喻這個想法,去信任其實就是植物的「木質」,隨着以太坊上層建築在去信任狀態下不斷生長,以太坊植物的木質也會變得更強、生命更長、效率更高,繼而能夠容納更多的葉子!

當太陽最終衝破雲層時,以太坊將會建立一個循環結構,所有葉子都能獲得產生和維持生命所需的能量。

第九章:全方位價值

以太坊最好的一個功能,就是它可以託管任何形式的金融活動。以太坊協議本身旨在最大程度地表達金融活動,因此可以在網絡上實現潛在活動的完整分類。

有些人希望在以太坊上構建無法最大化去信任的東西,比如代幣化證券、現實世界資產、許可圍欄花園。

不管是信任,還是去信任,都是有用的產品

雖然我們認爲類似的事情不會落到協議沉沒理論的論點上,但沒有規則要求您必須在以太坊上構建一些東西。協議沉沒理論只是表明建立信任的事物更容易被以太坊生態系統「有機偏愛」,並且更傾向於趨向於「沉沒」底部。

考慮到這一點,協議沉沒理論也不排除在「沉沒」之外發現巨大價值的可能性。

像聖誕節仙人掌這樣的適應性植物,也可以使用協議沉沒理論!越靠近根基,就越容易木質,並獲得更可靠的結構支持,健康的植物需要綠色的,陽光充足的葉子!木質植物有能力爲結構提供養分,而枝葉繁茂的樹枝則可提供有價值的「葉面」。與去信任項目相比,以太坊上的中心化項目更容易構建,並且從植物的角度來看,所有增長都是良性的,僅需要幾個去信任項目即可支持許多中心化產品,總體而言,我希望中心化產品能夠爲以太坊之外提供最大的「葉面」。

在這方面,一些以太坊應用程序所做的工作非常出色,同時他們在中心化許可領域裏也表現的遊刃有餘,從而爲整個生態系統帶來了大量的價值,比如:

  • 來自 Circle 的穩定幣項目 USDC
  • 來自 Immutable 的 Gods Unchained
  • NFT 交易市場 Rarible
  • dYdX
  • Monolith 的加密貨幣 Visa 卡

所有這些都是以太坊應用程序,通過中心化產品和服務爲網絡帶來了經濟活動,也正在爲整個以太坊生態系統獲取價值。重要的是,用戶可以自由退出這些應用程序,然後回到以太坊生態系統的去信任部分。

隨着時間的流逝,中心化實體將獲得進一步強化自身的能力,因爲這是一種通過去信任應用程序插入攻擊矢量(attack vector)的好策略,或者當去信任應用程序可用時,可以在協議沉沒中再去建立信任度和密度,同時保持一定程度的中心化。

畢竟,植物不會只朝一個方向生長,而是向四面八方生長!

第十章:培養信任

在我們生活的世界裏,人們對機構的信任度似乎並不是而非常高,可以說,以太坊是一種最新被發現的生命形式,而且可以產生一種產品,即:信任。

我認爲布蘭登·奎特姆(Brandon Quittem)此前所著文章《比 特幣和第四次轉向》(Bitcoin and the Forth Turning)內容非常重要,他從比特幣的角度解釋了「第四次轉向」理論,以及在世代循環中所發揮的作用,我將其中一段引述如下:

尼爾·豪 (Neil Howe) 和威廉·斯特勞斯 (William Strauss) 兩位業餘歷史學家在上世紀 90 年代提出「世代理論」(Generational Theory),也稱爲第四轉向理論,該理論描述了重複的世代循環,歷史事件與反覆出現的世代角色相關聯,每個世代角色都釋放出一個新時代,在新時代中又存在着新的社會、政治和經濟氛圍(情緒)。他們是較大的週期性「小草」的一部分(人類壽命通常只能跨越 80 至 100 年)。每個世代之後,美國曆史上都會再度爆發危機,隨後復甦。在恢復過程中,機構和社區的價值觀很強。最終,成功的後代原型以自治和個人主義的名義攻擊並削弱了制度,但最終會造成動盪的政治環境,也爲下一次危機奠定了條件。

在下面這張圖表中,第四轉向理論由兩個不同步的正弦波表示,一個代表秩序的「供應」,另一個代表秩序的「需求」。

用生物學視角解讀以太坊價值:信任之樹與 DeFi 之葉

根據第四轉向理論,我們當前正處於秩序「供應」較低、秩序「需求」不斷增長的時代。

用生物學視角解讀以太坊價值:信任之樹與 DeFi 之葉

或許你們和我一樣,都對美國民主能夠「投票」進入更美好世界的方式感到悲觀,歷史軌跡似乎並不能證明這一點。但對我個人來說,更樂觀的是通過建立獨立於當前人類治理體系的替代機構來滿足人們對健康秩序的需求。

但是,除了可以幫助人們找到世界秩序和社會穩定之外,還有哪些其他機構能做到這一點呢?靠硅谷那些科技巨頭?似乎有點反烏托邦了……

市場將如何滿足我們生活中的秩序需求?又該如何滿足這種需求呢?

結論

以太坊是一種產生信任的加密貨幣經濟系統,以太坊被「培養」的越多、獲取的營養越多,對世界產生的信任就越多。

到目前爲止,以太坊只有短短六年曆史,現在有可能從以太坊 2.0 的「種子」中破土而出,生長爲一個成熟的「植物」,然後就能把信任延伸到互聯網的各個角落。就像植物「巧妙」地讓農民不斷增產農作物一樣,以太坊也在世界範圍內招募更多人來完成自己的使命,幫助它生長,爲它提供營養並提供陽光。人們之所以願意這樣做,是因爲以太坊越健康,產生的信任就越多,而在如今的世界裏,信任正處於一種「低供給和高需求」的狀態。

以太坊擁有我們想要的:信任

利用人類對信任的需求,以太坊將會茁壯成長,並最終成爲我們所知的、最大的單一生命形式。

感謝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