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太坊創始人 Vitalik Buterin 在 Uniswap 提案,建議 Uniswap 提供預言機服務,以提升預言機價格攻擊的成本。

原文標題:《鏈新聞翻譯|以太坊創辦人 Vitalik 提案,Uniswap 治理代幣 UNI 應作爲預言機代幣》
撰文:Vitalik Buterin,以太坊創始人
翻譯:Abmedia 鏈新聞

Vitalik 提案 Uniswap 應提供預言機服務

以下爲鏈新聞翻譯《UNI should become an oracle token》內容,請以原文爲準:

成功的 DeFi 生態系統最重要的要素之一就是高度安全的價格預言機 (price oracle)。

算法穩定幣 (例如:DAI、RAI、LQTY) 取決於預言機 (另注:價格提供功能,price feed),任何類型的合成資產均取決於預言機,抵押貸款取決於預言機,許多其他類型的專案也是如此。

Uniswap 確實提供了 ERC20 代幣在交易所價格的「預言作用」,但這不是一個真正的預言機,因爲它並沒有提供外在世界事物的任何價格。

這是一個問題:算法穩定幣需要以 ETH / USD 的價格預言機才能起作用,而且它們特別需要對美元的鏈下法定資產進行預言,而不需要任何特定的鏈上美元作爲價值基準。類似的道理,合成資產需要以預言機,反映任何以 ETH 計價的資產價格。

我建議 Uniswap 和 UNI 代幣介入並提供這樣的預言機 (例如:仿照 Augur 或 UMA 設計模型),專門用於提供強大的價格數據,並且讓操弄和攻擊成本變得昂貴。

採取 ETH / USDC 價格作爲解決方法,是不足的

算法穩定幣的目標是透過擺脫對「法定世界」的依賴,來最大化抵抗審查。如果這個目標對穩定幣用戶而言並不重要,那麼他們可以通過直接使用 USDC 來避免算法穩定幣的技術風險。

如果這個目標對穩定幣用戶重要的,那麼它對法幣市場不應只是避免直接依賴關係,間接依賴的避免也很重要。

用 ETH / USDC 價格來引導 ETH / USD 不能實現該目標,因爲這樣的系統最終仍會依賴於 USDC 而繼續存在,並可以自由交易。

最好採用多個 ETH 兌穩定幣匯率的中位數 (例如:USDC、GUSD 和 USDT),這是一個小小的改進,因爲傳統的金融系統非常協調,並且很容易對所有以資產支持的穩定幣變得不友善。因此,如果我們想擁有算法穩定幣存在的理由,就需要一個提供法定貨幣 USD 兌 ETH 的價格預言機。

大多數「治理極簡化的穩定幣」都使用 Chainlink 作爲其預言機。Chainlink 對於許多預言機用例來說確實很有價值,但是它也是一個具有許多功能的複雜系統。獎勵措施沒有像是 Augur 那麼純粹,特別是,沒有自動化機制懲罰提供錯誤答案的參與者。

很可能需要用 RAI 等更簡單的穩定幣,替代 MakerDAO。(聲明:我同時擁有 MKR 和 Rai 的 FLX),以便用不同途徑的多樣性來增強生態系統的彈性。

用更極簡的替代方案補足 Chainlink 似乎不錯,該替代方案可更側重於優化獎勵措施和最大化攻擊成本。一個欲以強大的預言機應以這些屬性爲目標,即便會需要爲一些特性的犧牲所妥協,例如:長解析時間 (long resolution times) 和受限於一種特定類型的數據 (高流動性資產的價格指數)。

UNI 可以應用於此類預言機

去中心化價格預言機(至少,如果它們想避免對身份層 (identity layer) 的依賴),需要有一個代幣,以建立女巫攻擊抵抗性 (sybil-resistense)。向代幣的持有者詢價,通常就能引入一種經濟機制,對提供多數答案的人給予獎勵,而提供少數答案的人則受到懲罰。

如果多數代幣持有人作惡,他們可以成功地提供一個錯誤的答案,此時,將取決於少數持有者來創建系統的分叉,在該系統中,攻擊者的代幣會被清零,以說服社羣從分叉點繼續。因此,這種攻擊的成本是代幣市值的一半,扣除一些即使在極端緊急情況下、可能造成損失,也不願參加投票的懶惰的持幣人,

因此,對一個 DeFi 專案來說,一個基於強大代幣的去中心化預言機,該代幣必須擁有龐大的市值。

預言機的效率並不重要:效率低下的預言機總是可以透過一種遊戲來增強,其中一方要求獲取價值,並且只有當另一方不同意時才真正呼叫預言機。

另一方面,攻擊成本需要最大化,因此市值是關鍵。而市值最高的兩個以太坊項目代幣是 LINK 和 UNI。

支持預言機不僅是 Uniswap 的無私之舉;而且實際上,Uniswap 會從更強大的穩定幣生態系統中極大受益。Uniswap v3 經過大幅優化,以實現穩定幣兌穩定幣交易的超高資本效率,並且很可能從這些交易中獲得非常高的手續費收入。如果我們也開始看到鏈上大量湧現的強大合成資產,那麼這對於 Uniswap 來說就更有價值。

宏觀來說,以太坊 L1 需要保持治理最低限度,但 L2 應該更具野心,而 UNI 可以成爲其中的一部分

比過去的區塊鏈平臺所嘗試涵蓋的應用範圍,以太坊生態系統旨在成爲能容納更廣泛應用的基礎層。

目標不僅是支持基本資產的持有和轉讓,而且還包括去中心化金融生態系統 (DeFi) 以及越來越多的去中心化治理 (DeGov) 生態系統。以太坊生態系統也非常需要大量的公共財資金。

支持這一更宏觀的願景,需要比「只是區塊鏈」更大的東西。可以說,它需要朝着「加密國度」(crypto state) 願景邁出幾步,區塊鏈生態系統提供的服務將不僅是安全性,還要擴展到預言機、爭議解決、公共財資金、身份等方面。

但是爲了使以太坊成爲一個穩定的平臺,區塊鏈基礎層需要秉持治理極簡主義。治理極簡主義會讓用戶有信心,他們在乎的應用程序不會受到干擾,而且基礎層也不會因添加有爭議的功能,而引起的治理衝突而被分裂。

因此,這些服務某種程度需要在 L2 提供。由 Optimism 所實施,在 Rollup 上用來資助生態系公共財的 MEV 拍賣,就是其中一例。作爲以太坊生態系統核心的去中心化交易所,Uniswap 也承擔着更多的責任 (包括提供價格預言),這是朝此方向自然邁出的下一步。

來源鏈接:www.abmedia.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