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 23 個月的「法律戰」,印度央行、政府、最高法院以及加密行業都做了些什麼?

原文標題:《印度加密行業求生記 | 破除印度央行禁令的 23 個月》
撰文:耀平

加密行業與印度監管當局的這場「法律戰」打得十分艱險。

2020 年 3 月 4 日,印度最高法院取消印度儲備銀行(即印度央行,簡稱 RBI)針對加密貨幣的禁令,並裁定,2018 年 4 月 6 日的印度儲備銀行通函違反憲法。

隨着禁令的解除,之前退出印度市場的加密交易平臺計劃重啓服務,印度加密交易平臺開始提供印度盧比購買加密貨幣業務,不少加密企業籌劃擴大印度市場業務,印度加密行業呈現復甦跡象。

回顧印度加密行業的發展,加密行業與印度央行這場對決案的階段性成果背後,是歷經近 23 個月的「法律戰」。

小蔥梳理了過去近三年內,印度國內圍繞加密行業發展與監管的主要動態,包括印度加密行業從業者的爭取與努力、印度央行維護國內銀行體系而做的堅持以及印度政府對加密貨幣監管決策的制定與完善…

從中可以看到,印度最高法對 RBI 禁令的聽證和審理過程也是印度加密行業艱難掙扎的過程,各方角色之間經歷了一場複雜的博弈和斡旋,加密行業的發展歷程充滿艱難和不確定性,而這些,未嘗不是當今整個加密行業的生存現狀。

2017 年下半年:數字貨幣監管風起,印度央行和政府開始不安

2017 年下半年開始,由於數字貨幣交易量及 ICO 項目的劇增,中國政府全面禁止 ICO 和數字貨幣交易,韓國政府也在年底全面禁止 ICO,並公佈 7 條加密貨幣監管措施,數字貨幣的監管風起。

彼時印度數字貨幣交易市場也十分狂熱,據印度所得稅部門的一項調查,印度的 9 個數字貨幣交易所中,有 60 萬活躍的數字貨幣交易者,有 250 萬人註冊了交易。

印度央行(RBI)從一開始就認定加密貨幣不是法定貨幣,表示不會使用它作爲任何支付或結算手段,也從未向印度任何一家公司授權開展數字貨幣業務,印度政府官員也對數字貨幣猖獗表示擔憂,認爲比特幣和其他加密貨幣將導致恐怖主義融資、洗錢和逃稅的增加。

2017 年 11 月-12 月期間,RBI 及財政部先後就比特幣等數字貨幣向市場發出四次警告,印度財政部稱數字貨幣是「龐氏騙局」,並設立專門的政府委員會研究加密貨幣相關政策。

整個印度的加密貨幣社區都在耐心等待監管決定,不過直到 2018 年 3 月,印度政府都沒有出臺相關的監管細則,監管當局始終不確定他們將如何監管或對比特幣實施法律。

而與此同時,印度央行和稅務部門採取的一些舉措又似乎預示着什麼。

2017 年 12 月,印度稅務部門開始突襲調查比特幣交易所,隨後又開始向全國約 50 萬名比特幣交易者發送徵稅通知以規範交易行爲,但相關稅務執行細節並不成熟。2018 年 1 月開始,RBI 和莫迪政府共同對虛擬貨幣採取限制措施,主要是通過限制印度盧比(INR)的存取款來遏制比特幣交易所,RBI 還警告銀行加強對涉及比特幣和數字貨幣交易的審查。

迫於監管壓力,多家銀行開始聲明禁止客戶購買或交易加密貨幣,部分交易所(如 Koinex、Coindelta 等)被銀行關閉數字貨幣賬戶,交易開始受限, Btcxindia 和 Ethexindia 兩家大型交易所也宣佈從 2018 年 3 月 5 日開始暫停交易,印度加密貨幣市場的衝擊開始。

印度加密行業求生記 | 破除印度央行禁令的 23 個月

印度央行 RBI 禁令發佈,加密從業者尋求「反轉」

2018 年 4 月 5 日,印度央行發佈銀行對數字貨幣的服務禁令(簡稱 RBI 禁令)通函,禁止受 RBI 監管的金融機構批准用戶購買數字貨幣,且禁止銀行爲涉及或者結算數字貨幣的企業提供服務,若已經提供這類服務,必須在 2018 年 7 月 5 日前終止。

禁令出臺後,印度各大加密交易所日均交易量和代幣價格均出現急劇下降,主流交易所負責人皆對這項禁令感到憤懣和不安,不少交易所開始尋求將總部遷出印度,同時多家交易所就 RBI 禁令向印度最高法院提交請願和上訴。

RBI 禁令公佈當天,Change.org (社會公益請願網站)上就提交了反對該禁令的請願書,三天內獲得超 1700 萬的簽名。2018 年 4 月中旬,CoinRecoil 交易所又宣佈向相關部門提交請願書,稱 RBI 禁令違反印度憲法;此外,Kali Digital 交易所以及印度科技公司 Flinstone Technologies Pvt.Ltd 在德里高等法院提起上訴,反對 RBI 對加密行業進行的打擊。

印度德里高等法院接受了 CoinRecoil 的請願書,並宣佈於 2018 年 5 月 24 日召開聽證會。印度加密行業與印度央行的「法律戰」由此開啓。

衆多請願和上訴似乎帶來了幾分「反轉」的希望,印度數字貨幣市場再度升溫。許多人利用 RBI 禁令的三個月過渡期來進行交易,且不少人認爲銀行渠道無法使用還可轉向幣幣交易平臺。

但印度最高法院最終拒絕了此前 11 個不同數字貨幣公司的代表遞交的請願書,稱 RBI 禁令仍然有效,且並沒有爲 RBI 禁令提供緩衝期,銀行仍應於 2018 年 7 月 5 日停止對數字貨幣交易所提供服務。

而針對此前的訴訟,最高法院表示將在禁令開始兩週後的 7 月 20 日聽取所有反對禁令的請求。

隨着 RBI 禁令實施日期的臨近,印度的數字貨幣交易所不得不採取合規性調整,停止印度盧比(INR)的存取款,推進幣幣交易以及其他加密資產配置業務等等。

印度加密行業求生記 | 破除印度央行禁令的 23 個月

RBI 禁令生效,印度加密行業從「臺前」轉向「幕後」

印度加密從業者未能通過請願和上訴推翻 RBI 禁令,因此該禁令終在 2018 年 7 月 5 日正式生效。

印度央行對實行 RBI 禁令的態度堅決,立場始終未變,並公開表示推行 RBI 禁令的原因有三:

一是出於對投資者的保護,二是數字貨幣缺乏固有價值,三是數字貨幣具有匿名性。

與此同時,印度政府對加密貨幣的監管框架依然尚未出臺,印度最高法院又一再推遲審理針對 RBI 的銀行業禁令的申訴。

衆多印度交易所只能通過自己的方式來應對這場禁令。

爲繞開 RBI 禁令,印度交易所紛紛停止法幣兌數字貨幣服務,並轉向幣幣交易業務,同幣安等大型交易所展開競爭,部分則轉向諸如 LocalBitcoins 等點對點交易平臺,或是啓動加密貨幣 ATM

據區塊鏈社區 Incrypt 進行的一項調查,已有超 80% 的區塊鏈開發商和創業公司轉移到新加坡、迪拜、瑞士等數字貨幣友好的國家。

一部分交易所因無法應對監管壓力而宣佈停業。

例如印度最大的加密貨幣交易所之一 Zebpay 在 2018 年 9 月底宣佈關停,Zebpay 的 CEO Ajeet Khurana 稱,印度的環境嚴重不利於加密業務,對銀行賬戶的限制極大削弱了他們的業務交易能力,Zebpay 的 24 小時交易量在禁令實施後的三個月內暴跌 92%。Coindelta、Koinex 等交易所也在 2019 年先後宣佈被迫停止運營。

此外,在禁令推出後,很多加密貨幣交易業務被迫從「臺前」轉向「幕後」,執法部門擔心的事情也一步步上演。

印度開始出現針對主流加密貨幣(如 BTC、ETH)的其他交易方式,包括多種多樣的 Dabba 交易(在官方平臺之外的非法渠道處理交易的過程)方式, RBI 禁令阻止非法資金流動的初衷似乎被挫敗。

印度著名律師、加密市場諮詢專家 Jaideep Reddy 對 RBI 禁令持批評態度,認爲這種敵對政策不會產生預期的效果,反而會使加密經濟轉入地下,使現有的情況變得更糟。

漫長的博弈:印度加密行業 VS 政府監管和 RBI 禁令

由於印度政府及相關監管機構缺乏法律明確性,印度在加密貨幣問題上的立場一直處於灰色地帶,而自印度央行推出 RBI 禁令後,印度加密行業利益相關方就開始通過各種途徑提交請願和上訴,以挑戰該項禁令。

自 2018 年 7 月禁令正式實施至 2020 年 3 月禁令被取消,20 個月期間,各方勢力經歷了一個漫長而曲折的博弈過程。

印度加密社區:一邊迅速調整自身業務,一邊向印度最高法院爭取積極的法律判決。

印度互聯網和移動協會(IAMAI)、各大加密貨幣交易所及其他機構始終未放棄尋求印度加密行業的「生機」。

不僅積極與印度最高法院接觸,多次對印度政府部門和最高法院發起請願、對 RBI 禁令提出質疑和複議請求,還堅持呼籲政府對加密貨幣實施積極監管,以實際行動影響政府對加密貨幣的監管草案。

印度加密行業求生記 | 破除印度央行禁令的 23 個月

印度央行:一邊堅決維護 RBI 禁令的執行,一邊研究推出印度特色數字貨幣的可能性。

印度央行維護 RBI 禁令的實行,與印度加密社區形成了最直接的對峙關係。在過去 20 個月內,印度央行對加密貨幣的立場始終如一,認爲 RBI 禁令的實施是出於對投資者和實體金融機構的保護。

並先後向最高法院提交了多次宣誓書,以澄清其對比特幣等加密貨幣的立場,並解釋 RBI 禁令的合法性和合理性。

與此同時,在全球數字貨幣浪潮興起的大勢下,印度央行也持續研究引入央行數字貨幣的優勢和可行性。

印度政府:積極制定和調整加密貨幣監管法規和草案。

加密監管法律法規上的空白是導致加密行業持續陷於尷尬境地的根本原因,而面對這一新興事物,印度政府也也不敢貿然出臺監管法案,只能在不斷研究中加深對加密領域的監管定奪。

2017 年印度就成立了一個部際委員會,由前經濟事務部(DEA)祕書 Subhash Chandra Garg 領導,專門負責致力於研究並提出加密監管建議,最終於 2018 年 7 月向財政部提交了一份法案草案報告。印度財政部則在同年 12 月向最高法提交宣誓書,表達了政府打算在監管或禁止加密貨幣方面採取的行動。

關於「完全禁止買賣和發行各類加密貨幣,並關閉所有加密貨幣交易所」的加密法國草案內容一經流出,市場輿論一片譁然,大多數的聲音都是反對這種「一刀切」的做法,要求政府應建立合適的加密監管框架。

加之 Facebook 的 Libra 項目提出,全球政府及央行開始重新審視加密貨幣,印度政府似乎對加密貨幣的態度有所轉變,先後做了一系列研究與跟進。

據悉,2019 年 9 月,印度政府的一份新報告對加密貨幣給予了正面評價,認爲加密貨幣的發行機制徹底改變了全球金融科技格局,不過原計劃於去年底推出的加密貨幣法案再次推遲。

印度加密行業求生記 | 破除印度央行禁令的 23 個月

印度最高法院:負責審理加密領域的兩起案件,一是關於 RBI 禁令的,二是關於印度政府的加密監管規則的。

關於 RBI 禁令一案,主要是「印度加密社區」與「印度央行」的對峙。此案自 RBI 禁令實施(2018.7)後開始,經歷了漫長的審理過程,最終在今年 3 月有了階段性成果。

關於印度政府加密監管規則一案,印度最高法院在 2018 年受理後,也經過了幾次聽證,但至今尚無定論。

印度加密行業求生記 | 破除印度央行禁令的 23 個月

遲來的「反轉」:RBI 禁令被取消、印度加密市場復甦

2020 年 3 月 4 日,印度最高法院就 RBI 禁令一案做出判決,法院取消了印度央行鍼對加密貨幣的禁令,並裁定,2018 年 4 月 6 日的印度央行通函違反憲法。

在衆多加密從業機構和組織的數次請願、上書和申訴下,在印度最高法的一再推遲和審理下,這場「加密行業 VS 印度央行」的法律戰打打停停,最終得出階段性成果,而印度加密市場也隨之呈現反彈和復甦跡象,全球加密貨幣企業也計劃向印度擴大加密業務。

當地公益組織印度加密公牛(The Indian Crypto Bulls)也擴大其加密貨幣路演規模,聲稱這將是世界上最大的加密貨幣意識運動,活動將有 10000 多人蔘加,包括來自 500 多家初創公司的代表。

加密貨幣交易所 PayBito 的母公司 HashCash 宣佈,計劃在 2020 年內向印度加密貨幣產業投資 1000 萬美元。

美國加密貨幣交易所 Kraken 宣佈計劃通過其數字資產交易服務擴大印度市場業務。

區塊鏈廣告平臺 AdsDax 公佈在印度擴大業務活動的計劃,將與更多品牌和機構合作推出創新性的廣告活動。

此外,關閉印度本地加密貨幣兌換業務長達一年的 Zebpay 也宣佈將在印度重新啓動並推出新服務。

但有市場分析認爲,印度最高法院的判決文本中存在多個危險信號,且有知情人士透露,印度央行計劃向印度最高法院提交複審請願書,以反對此次判決,或許,印度加密市場的前景依然不容樂觀。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