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化寬鬆必然帶來既得利益者和既失利益者之間的衝突,阻止這類衝突的唯一方法是從一開始就捨棄對貨幣政策的自由裁量權。

原文標題:《觀點 | 勿畏魅影:比特幣不需要持續增發》
撰文:Nic Carter,Castle Island Ventures 合夥人,Coin Metrics 創始人,曾任富達首位加密數字貨幣分析師
翻譯 & 校對:閔敏 & 阿劍

在密碼學貨幣行業除比特幣粉絲之外的羣體中,有一個很流行的印象是,「天真」 的比特幣支持者總是拒絕探討比特幣是不是需要長期增發這一話題。簡言之,比特幣懷疑論者之所以喜歡這麼說,是因爲他們認爲從長期來看,比特幣會因爲無法向礦工支付足夠的報酬,最後被迫以超過中本聰預先設定的速度增發。按照這種說法,比特幣無從被標榜爲固定供應量的貨幣。但其實,無論比特幣懷疑論者承認與否,這個觀點通常是爲了替其它密碼學貨幣在貨幣政策方面的自由裁量權辯護。換言之,這些人認爲,從長期來看,密碼學貨幣的增發率不應爲零。

我認爲這個觀點是完全錯誤的,儘管它的核心前提(以交易費驅動的激勵機制可能無法提供足夠的安全性)是合理的。在本文中,我將給出我的理由,並解釋爲什麼我認爲比特幣支持者沒什麼可擔心的,無論交易費是否足以維護網絡的安全性。

觀點 | 勿畏魅影:比特幣不需要持續增發

淺談供應量

首先,我要指出一個顯然易見的事實:硬性供應上限並非資產獲得價值的必要條件。供應量持續增長的資產同樣具有價值,只要它們在全球範圍內有持續的需求。除比特幣之外,其它密碼學資產都具備這一特性,它們顯然都是有價值的。其次,無論是實物資產,還是數字資產,即使其供應量會在我們不知情的情況下增加,它們也不會因此失去價值。黃金是一種可靠的財富貯藏手段,但是我們無法準確得知它的供應量。當然了,比特幣具有很高的可審計性,因爲它不受物質世界的影響 —— 而一個軟件上的 bug 可能導致它任意增發,這正是我們要關注軟件 bug 的理由。本文的目的不是宣揚硬性供應上限的優點,或它在維持幣價方面的作用,而是介紹硬性供應上限與比特幣本質之間的聯繫。

爲便於闡述,我不會討論任何關於比特幣長期安全預算的預測。我碰巧確實認爲,僅僅依靠交易費,比特幣也很有可能實現長期安全性,但這不在本文的討論範圍內。此外,一種常見的假設是,未來比特幣的交易費將達到一定的閾值,與當前的安全性支出相匹配。我認爲這個假設毫無道理。目前,比特幣的安全性支出只取決於單位價格和發行量。從歷史上來看,比特幣的安全性支出範圍在每天 0 至 5400 萬美元。

通脹主義者的困境

讓我們說回正題。批評者們常指出,比特幣一定會引入通脹機制。因此,比特幣目前的免通脹性是虛幻的。爲了清晰起見,我們將採用三段論來闡述這個有爭議的觀點:

  1. (前提)比特幣的某個特性(預先定好的發行計劃)可能會成爲它的弱點
  2. (前提)爲了克服這個弱點,必須進行特定的更改(發行量超出預定計劃)
  3. (前提)如果系統的某個特性將來肯定會發生改變,我們就不能稱之爲永恆的。
  4. (結論)比特幣將來有可能改變當前規則,因此我們不能說它具有硬性發行上限這一特性。

我承認(1)的可能性,儘管我認爲這些結果是不可預測的,也不像批評家所說的那樣理所當然。(3)無疑是正確的。我認爲(2)和(4)不對。沒人能保證,如果比特幣區塊鏈因安全性不足出現重組的情況,比特幣支持者一定會建議重新引入增發機制。事實上,除了通脹之外,我們還可以採取很多其它措施來讓重組攻擊無效,如,挖礦制度化(institutionalization of mining)、協同反向攻擊、軟分叉等等。而我反對(4)的理由是,如果比特幣重新引入增發機制,就會變成全新的系統,背離了中本聰的描述和我們對它的理解。

根據我們目前的瞭解,無論是中本聰,還是比特幣社區,都沒有假設比特幣的供應量必將脫離當前計劃。雖然可能會有人創建另一個版本的比特幣,改變其預定的供應計劃,新版本的 「比特幣」 可能會像其它改變比特幣關鍵特性的分叉(如 BCH)那樣飽受爭議。

因此,我們不應該斷言,比特幣包含這樣一個假設:比特幣有可能 / 一定要更改其發行計劃。雖然中本聰所創造的比特幣有可能失敗,但是比特幣不能背離預定的供應計劃,否則就會創造出一種全新的資產。最後,如果中本聰版本的比特幣一定要轉化成一種新的資產,也不一定會是一場災難。

我們之所以說比特幣的供應計劃是不能更改的,是因爲供應計劃是比特幣協議、資產和系統所固有的。它是中本聰明確規定的少數幾個特性之一,而且是編寫進原始設計代碼中的。在絕大多數比特幣社區成員眼中,2100 萬的發行上限是比特幣的固有特性。如果我們讓一位比特幣支持者來定義該系統,ta 一定會提到「稀缺性」、「固定供應量」 和 「2100 萬個單位」。毫無疑問,中本聰設計的比特幣系統對發行量有着嚴格規定,在比特幣的概念中延續至今。

例子

以下是關於比特幣系統的首次描述(摘自白皮書):

一旦預定數量的代幣進入流通,交易費就成了礦工的全部激勵,從而徹底避免通貨膨脹。

請注意 「預定」 這個詞。在協議上線前,中本聰就已經決定了貨幣的總供應量。而且白皮書(相當於憲法文件)明確規定了,比特幣上線後,總供應量就不能修改了。中本聰已經預設過比特幣全部發行完之後礦工如何獲取收益了。

以下是 bitcoin.org 網站上對比特幣的描述:

總供應量爲 2100 萬。所有比特幣將作爲區塊獎勵分配給網絡中創建區塊的節點,區塊獎勵每 4 年減半一次。(因此各階段的發行量爲:)

第一個 4 年:1050 萬 第二個 4 年:525 萬 第三個 4 年:262.5 萬 第四個 4 年:131.25 萬

依此類推……

在這個網頁上,中本聰還描述了比特幣的 「主要特性」。其中之一就是沒有鑄幣方和其他第三方 。要想實現免信任發行且永遠不會引入貨幣政策的自由裁量權,必須遵守預定的發行計劃。要想根據環境變化決定通脹率,就要引入受信任的第三方來做出決策。中本聰顯然不希望如此。

之後,中本聰在 BitcoinTalk 上發佈了幾個帖子,重申了硬性發行上限的承諾:

否則,我們就不可能設定 2100 萬的硬性發行上限,因爲系統總是需要爲創建區塊提供最低獎勵。在今後的數十年,隨着區塊獎勵逐漸減少,交易費就會成爲節點的主要收益。

供應量對比特幣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比特幣的供應計劃不能更改,因爲這是比特幣的內核。一旦供應計劃更改,就會創建出一種新的資產。

許多比特幣支持者可能不同意我的觀點,辯稱我們應該採取更溫和的態度,不要教條地認識 「比特幣」,以免自縛手腳。我不同意。我認爲如果我們就其核心特性達成共識,比特幣就會變得更加具體,也更容易理解。正是因爲這種不妥協,比特幣才能將那些山寨項目遠遠甩在身後。那些徒有虛名的山寨項目根本無法實現比特幣的重要特性。對於比特幣來說,最大的威脅不是失敗(對於社區來說,接受失敗非常重要),而是概念上的妥協。只有堅定地恪守比特幣的願景,我們才能圍繞一個具體概念攜手努力。

即使後浪推前浪,比特幣是車票

話雖如此,這並不意味着,如果比特幣存在致命缺陷,比特幣支持者也要浪費時間在這條註定會失敗的鏈上。雖然這不是什麼新觀點,但是它值得再次重申。如果中本聰版本的比特幣失去了民心,所有比特幣持有者都會集中到另一條有價值的繼承鏈上。這種操作與以太坊即將到來的過渡沒什麼不同。除了使用同一個名稱以及以太坊 1.0 貨幣的持有者可以按比例獲得 2.0 的份額之外,以太坊 2.0 與以太坊 1.0 幾乎沒有任何相同之處。雖然 BCH 之類從比特幣上分叉出來的鏈都失敗了,但是從分配的角度來看,它們都找對了方向。有價值的繼承鏈必須建立在比特幣日積月累的成本投入和安全性上,這些都是比特幣獲得活力和分散性的來源。現如今,實現公平分配幾乎是不可能的事,一方面是因爲風險太高,另一方面是因爲大型投資基金會在公衆之前搶佔所有供應量,這與預挖礦幾乎沒什麼不同。要想像比特幣那樣實現真正的公平分配,唯一的方法就是繼承它。

因此,假設中本聰版本的比特幣最後失敗了,那就順其自然吧。它將是個體面的失敗者。然後一條繼承鏈會在比特幣已經發放的總計 190 億美元的區塊獎勵和已經形成的 UTXO 集合的基礎上出現。公平分配和供應計劃一樣都是必不可少的設計特徵。因此,比特幣支持者無需擔心。即使中本聰版本的比特幣失敗了,其價值也會轉移到繼承鏈上,他們依然保留這部分價值的所有權。

其它想法

最後,我想說的是,沒有所謂最佳的非零貨幣增發率。增發率 / 稀釋率 是一個政治問題,而非工程問題。總有一些團體會受益於新增發的貨幣 —— 近水樓臺先得月,距離協議最近的人能夠搶先獲得新增發的貨幣,這就是我們所說的 「坎蒂隆效應(Cantillon Effect)」。相反,另一些團體會反對增發貨幣,因爲他們不想讓自己持有的貨幣稀釋。所有關於貨幣的爭論都可以歸結爲:量化寬鬆的貨幣制度的既得利益者和既失利益者之間的衝突。阻止這類政治衝突的唯一方法是,從一開始就捨棄對貨幣政策的自由裁量權,就像中本聰所做的那樣。任何增發貨幣的行爲都是武斷的,而支持者總會辯稱說,少量增發將帶來巨大的好處(例如,爲一些新的基礎設施項目提供資金)。因此,那些反對者總會遭到來自支持者的打擊,增發率淪爲一枚政治棋子。簡而言之:我們不能一直實行量化寬鬆的貨幣政策,因爲這個世界上不存在非零的均衡狀態。

比特幣打破了這個循環,利用一個預定的供應計劃,從而避免一切有關貨幣政策的討論。在第一個區塊挖出之前,遊戲規則就很清晰。沒人會抱怨自己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或是被增發率嚇到了。得益於 PoW 機制,發行是一個極具競爭力的自由市場化進程,協議內部人士不享有任何特權。因此,比特幣的首創性在於它完全捨棄了對貨幣政策的自由裁量權。

在此之前,沒有任何一個貨幣系統做到這點。據我所知,此後也沒有其它項目做到這點。我還沒有遇到過任何一個替代方案,像比特幣一樣真正放棄了對貨幣政策的自由裁量權。這一特性非常重要,值得保留。保留自由裁量權的貨幣制度很常見,所有政府和央行都是這麼運作的。在密碼學貨幣社區裏,很多反對比特幣的 「精英」 總是企圖讓我們用央行來代替協議架構。不過這些都是司空見慣的事了,說白了我也不感興趣。

總之,比特幣、中本聰版本的比特幣、2100 萬發行上限的比特幣是一場消滅貨幣自由裁量權的偉大實驗。這是唯一一個新型貨幣項目。其它項目只是利用高科技重新構建了現有的專制型貨幣系統:便於精英利用增發貨幣牟取私利。如果比特幣失敗了,那就隨它去吧。我們會收拾好它的殘骸,繼續前進。比特幣會有一個異姓繼承者。但是,我們必須留下標記,牢記信仰,否則就成了無源之水、無本之木。

來源鏈接:medium.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