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全球的遊戲用戶已經超過 24 億人,通過手機、電腦和其他 VR 設備,人們可以進入一個讓感官完全沉浸的新世界。借用來自科幻小說的概念,賽博朋克已經成爲現實。隨着區塊鏈的興起,遊戲內的裝備不再受制於某些遊戲巨頭公司,而成爲真正的個人所有物。今天,我們就來談談 NFT 和賽車遊戲打造的全新世界和玩法——ForceForFast 生態。

撰文:張雅陽

賽博朋克這個概念幾乎是與互聯網同時誕生的。互聯網和科技的快速發展,使得不少人在享受和想象種種此前不可思議的高科技產物時,也不免陷入了一種對未來的悲觀和焦慮之中。

作爲一種文化現象,一個符號隱喻,一個時代註腳,賽博朋克文化萌芽的里程碑作品是美國科幻小說家 Philip K.Dick 於 1968 年發表的小說《Do Androids Dream of Electric Sheep (機器人會夢到電子羊嗎)?》,備受矚目的《銀翼殺手》便是採用這本小說作爲故事藍本。隨後則是巔峯之作《黑客帝國》,主角 Neo 通過腦機接口進入了虛擬世界,成爲拯救人類的救世主。

區塊鏈加持《賽車經理》:ForceForFast 搭建由用戶掌控的賽車新世界

現在,計算機的硬件性能已經發生了指數級別的提升,也誕生了越來越多的優秀軟件,這個連接全球用戶的互聯網世界,爲用戶提供了越來越多沉迷於其中的數字化原生服務,例如遊戲。數字化不斷深入,越來越多人進入虛擬世界探險,在今天全球遊戲用戶超過 24 億人。通過手機、電腦和其他 VR 設備,人們可以進入一個讓感官完全沉浸的新世界。借用來自科幻小說的概念,賽博朋克已經成爲現實。

其中,沙盒遊戲《我的世界》是玩家最多和影響力最大的遊戲之一,《我的世界》沒有給玩家設置直接的任務或目標,它足夠開放足夠自由,側重於遊戲性,玩家可以隨意發揮自己的創造力,在遊戲中收集材料與資源,與敵對生物戰鬥,並使用各種材料打造建築物或藝術品。

日本青年藝術家 Tokura 便是以在《我的世界》進行創作爲生,這並不是個例,基於《我的世界》Marketplace 平臺提供的創意和經濟工具,不少藝術家和工作室都能夠通過創作獲得經濟回報。

區塊鏈加持《賽車經理》:ForceForFast 搭建由用戶掌控的賽車新世界Tokura 基於《我的世界》創造的作品 Aquasomnia

如果說《我的世界》側重於鼓勵玩家創造,那麼另一款虛擬世界遊戲《第二人生》則側重於打造一個虛擬的經濟體,玩家在遊戲裏變成了「居民」,居民們可以四處閒逛,會遇到其他的居民,可以社交、參加個人或集體活動、相互交易虛擬資產和服務。

《第二人生》發行了虛擬貨幣 Linden Dollar,居民可以製造新的商品或提供服務,然後在第二人生的虛擬世界裏進行買賣,居民可以在貨幣交易所把美元等現實世界中的貨幣兌換成 Linden Dollar。其中最出名的便是身着紅色唐裝的虛擬化身「安社鍾」,她在《第二人生》中成功開發房地產,成爲網絡世界造就的首個百萬富翁。

區塊鏈加持《賽車經理》:ForceForFast 搭建由用戶掌控的賽車新世界曾登上《財富》雜誌和《商業週刊》封面的「安社鍾」

開放自由地鼓勵玩家進行創造,引入 「Currency」打造一個高效流通的經濟體….. 這會是遊戲的終極形態嗎?

兩年前大火的 Cryptokitties 讓我們發現了一種區塊鏈與遊戲結合的全新可能:

  • 通過區塊鏈技術保證遊戲的去中心化,沒有任何一個組織可以隨意修改遊戲規則,避免玩家遭遇以太坊聯合創始人維塔利克在 16 歲時面臨的處境——遊戲開發者隨意修改規則,而玩家抗議無效
  • 通過 NFT (非同質化代幣 Non-Fungible Token,簡稱 NFT)徹底保證玩家遊戲資產的所有權,而不是存儲在中心化遊戲開發商的服務器中;同時還具備可追溯性、更強流動性、可編程性等特徵

現在,越來越多開發者試圖將區塊鏈技術引入遊戲領域,Decentraland 和 The Sandbox 可以簡單理解成區塊鏈版《我的世界》,而賽車遊戲 Force For Fast 則可以看作是 《我的世界》《第二人生》與《賽車經理》的結合,頗有打造「競技娛樂的服務平臺」+「經濟體」的意味。

ForceForFast 的劇情簡介具有濃烈的賽博朋克風格:在 2199 年,嚮導 Trinity 通過引力加密信號——第 99 號超級時間信道——向現在的玩家求救,在未來,因資源濫用地球環境惡化,危害人類生存。權貴們從地球搬到了「天空之環」的環狀衛星帶,但他們並未停止對地球的破壞,激進分子成立了「原力公司」,掠奪僅存的地球資源,並加以改造,他們在全球舉辦汽車賽事來掩蓋背後的陰謀,讓整個星球成爲新能源的試驗場,去製造新的能源武器向未知的星域發動戰爭,一旦戰爭失敗,人類將因此滅絕。嚮導 Trinity 懇請玩家從遙遠的過去加入拯救者的隊伍,通過時間信道和機械替身成爲賽車比賽的冠軍,揭穿陰謀。

區塊鏈加持《賽車經理》:ForceForFast 搭建由用戶掌控的賽車新世界遊戲嚮導 Trinity

在 ForceForFast 生態中,所有的車輛和相關生活設備(加油站、綜合經銷商店等)都是玩家的數字資產,玩家可以通過購置、養成和改裝自己的夢想車輛,參與競爭各大虛擬賽事的冠軍榮耀,享受血脈僨張的競技快感,與此同時所有的行爲都將獲得 Token 獎勵。而在這個經濟體內,玩家可以扮演經濟體內的任何角色,如:汽車改裝店鋪的老闆、汽車配件售賣商店的電店員等,資產化自己的服務。

區塊鏈+賽車跨界融合,一覽 FFF 生態參與者

賽車遊戲玩家:在建模 24000 個重要城市道路和 24 億個汽車產業 POI (信息點)後,FFF 團隊通過車輛運動基本算法和車輛流體力學解析等技術,爲玩家提供最接近真實的車輛養成體驗和策略競技感受。

與《黑客帝國》中的腦機接口類似,玩家可以在線下通過物理硬件模擬器直接體驗到駕駛自己車輛的快感,同時還可以對車輛進行升級、改裝、定製化、收藏等操作,而相關的汽車配件等均爲 NFT,徹底保障玩家的資產所有權。

玩家可以駕駛自己的車輛參加比賽贏取獎勵,也可以不斷升級自己的車輛或收藏稀缺車輛和配件享受資產升值,或觀看廣告獲得廣告商提供的「注意力激勵」。隨着 VR 技術的發展,未來 ForceForFast 將支持 VR 化,爲玩家帶來更加豐富的體驗。

基礎設施服務商:遊戲內擁有真實的世界地圖,與《我的世界》類似,玩家可以成爲基礎設施服務商,爲其他玩家提供各類生活服務,如垂直領域的電子商務、加油站、汽車改裝店等,並將獲得經濟回報。

廣告商:廣告商可以在社區內做有計劃的廣告投放,例如在傑克的汽車改裝店投放兩則輪胎廣告,社區的高頻互動性和服務的精準性都將幫助廣告商鎖定目標用戶。廣告商只需要支付廣告位費用或對目標用戶觀看廣告的獎勵,在非常垂直的 FFF 汽車社區內精準投放,就可以吸引目標用戶的關注,進而產生消費,實現高效地管理廣告投放資金,最大化廣告費用使用效率。

以上 ForceForFast 生態角色可以互相轉化,例如賽車遊戲玩家也可以成爲基礎設施服務商,也可以在其他社區消耗自己的 FFF Token 爲自己投放廣告。

基於 ForceForFast 的核心產品和通證經濟激勵模式,ForceForFast 將區塊鏈和賽車兩個元素進行跨界融合,爲全球車主提供最便捷的生態服務,包括 Eshop——爲玩家提供感興趣的垂直品類 SKU、喫喝玩樂 O20——通過沙盒地圖自然推送該區域的娛樂消費廣告信息、出行服務接入——提供自駕導航或出行服務商的接入、真實車主服務——爲真實車主提供包含保險,維修等在內的車輛綜合服務…..

Force For Fast 團隊表示:儘管區塊鏈和 NFT 的概念在小圈子內很火,但絕大多數遊戲玩家並不瞭解區塊鏈,真正落地還需要無用戶門檻的殺手級遊戲出現。而賽車遊戲是非常契合的,區塊鏈不止是資產交易的媒介或底層技術,也可以進入年輕人的生活,助力年輕人喜歡的遊戲,使它更有趣。

區塊鏈加持《賽車經理》:ForceForFast 搭建由用戶掌控的賽車新世界

據 2019 年的數據顯示,全球車主 6.7 億人,且保持着高速增長,而汽車文化愛好者數量達三千萬人。而相關模擬賽車經營類遊戲,如《賽車經理 3》數據表現亮眼,Google Play 市場的 100 個國家裏,賽車遊戲在 98 個國家都排行第一,在美國市場排行第二,在俄羅斯市場排行第三。這都表明潛在市場規模巨大,而 ForceForFast 完全有可能通過區塊鏈技術做得更好。

ForceForFast 運用區塊鏈技術帶來的變化

首先是所有權的變化,例如《賽車經理》等中心化遊戲,玩家購買的汽車、配件等表面上歸玩家所有,但實際上卻由遊戲開發商擁有、控制或擔保。相關資產存在於遊戲開發商構建的封閉系統中,不具備良好的流動性,玩家也無法驗證它的稀缺性,一旦服務器遭遇黑客攻擊,相關遊戲資產則可能被篡改。而如果服務開發商停止運營運營或被關停,那麼玩家的遊戲資產就化爲烏有。

而在 ForceForFast 中,玩家的獨特汽車、配件等通過 NFT 數字資產標示,它們的歸屬權真正歸玩家所有,而相關 NFT 數字資產的稀缺性可以在區塊鏈上得到驗證,確保沒有暗箱作弊風險。與此同時,作爲完全數字化且可編程的 NFT 資產,玩家可以直接在公開市場出售這些 NFT 資產,ForceForFast 生態中的 NFT 資產將擁有更加良好的流動性,這將促進 NFT 資產的交易活躍度,有利於 NFT 資產的價值發現,引入更多新用戶並擴大整個市場規模。同時也將創造更多全新用例,例如在 DeFi 協議中使用 NFT 資產作爲抵押品。

其次是經濟體系變化,例如《第二人生》引入的虛擬貨幣 Linden Dollar 也可能因爲「中心化作惡」或其他不透明的貨幣調節機制稀釋用戶持有的虛擬貨幣價值,導致用戶資產遭受損失。

而 ForceForFast 的 FFF 總量爲 100 億,永不增發,有着明確且公開透明的 Token 釋放政策,不會對市場造成衝擊。

爲了激勵玩家參與 ForceForFast 生態,玩家在遊戲內的各種行爲都將獲得 FFF 激勵,包括:玩遊戲賽事等、購買經營產業資產質押 FFF、組織賽事活動、觀看廣告等……..

通過 Token 激勵早期玩家,隨着玩家數量的增多,ForceForFast 產品影響力增加,也將吸引更多的玩家和合作商,而這也將產生更多的 FFF 需求,形成正向循環。

區塊鏈加持《賽車經理》:ForceForFast 搭建由用戶掌控的賽車新世界

最後是近乎無限的可擴展性,不同於《賽車經理》等中心化遊戲,ForceForFast 允許玩家不斷組裝、升級自己的賽車,玩家甚至可以把賽車想像成一件藝術品,想象一下可以不斷地再創作,例如車輛的塗鴉等帶來的樂趣。

ForceForFast 團隊認爲:「在經過 2017 年爆火的 Cryptokitties 後,區塊鏈遊戲規模一直沒有爆發式的增長,NFT 這個概念也被逐漸淡忘。但在 2020 年,NFT 以一個全新姿態重新入場,其最重要的改變就是:IP 化和廣泛化。

如兔斯基作者與加密貓合作推出的特別版兔斯基 Cryptokitty,在短短几分鐘內便通過拍賣售罄,這便是 IP 化的最好例子。而廣泛化則體現在:越來越多的公司或組織發行特定的 NFT,如:原定於今年舉行的歐洲盃,有數萬張球票通過以太坊 NFT 在 Alpha Wallet 進行銷售;幣安賀歲 NFT,以太坊 Devcon 會議紀念 NFT 等。」

NFT 作爲「內容」+「價值」的一種特殊載體,在 IP 化和廣泛化方面有奇效。在 IP 化方面,ForceForFast 團隊可以與賽車領域的 KOL 或知名廠商進行合作,定製化汽車或零配件;而在廣泛化方面,汽車受衆規模足夠大,玩家在遊戲中的各種行爲相對通用化,使用 NFT 資產作爲價值傳導工具對玩家而言更便利且沒有用戶使用和心智門檻。

基於賽車領域的 IP 多樣性和廣泛化,ForceForFast 團隊能夠在這個虛擬世界內實現近乎無限的可擴展性,爲玩家帶來多種多樣且持續具備新鮮感的 NFT 資產和玩法,並賦予 NFT 資產新的流量價值和社交屬性。

ForceForFast 是一個賽車領域的元宇宙

ForceForFast 團隊並不想只打造一款遊戲,而是希望輸出一整個賽車元宇宙,基於 ForceForFast 打造的 SDK 和 NFT 協議,ForceForFast 團隊希望所有玩家都能夠享受到一個令人驚歎的生態系統。

這表現在同一個 NFT 資產可以在多個賽車遊戲中複用,而它在每個賽車遊戲中所表現的屬性或性能是不一樣的,這將極大地增加 NFT 資產的趣味性和可用性。

區塊鏈加持《賽車經理》:ForceForFast 搭建由用戶掌控的賽車新世界

ForceForFast 團隊將結合玩家願望與需求,積極與更多遊戲室合作,通過底層的道具共識,開發分門別類的競速遊戲玩法,以滿足多種遊戲類型的喜好覆蓋。

ForceForFast 團隊目前集結了行業內的最強陣容,其中包括 7 年廣告營銷從業經驗的遊戲大拿,前 NUT 方程式車隊隊長、汽車設計、遊戲等領域經驗豐富的研發人員等,還包括如 MixMarvel 等區塊鏈行業的資深發行方和技術解決方案提供方。

ForceForFast 概念於 2019 年 Q1 完成技術型選擇與測試,Q3 確定遊戲社區經濟模型,目前已完成限量版跑車工坊體驗版本,即將在 2020 年 Q4 上線核心賽事版本,屆時玩家們就可以參加血脈僨張的競賽了。

區塊鏈加持《賽車經理》:ForceForFast 搭建由用戶掌控的賽車新世界
從 ForceForFast 目前交出的成績單以及未來的路線圖規劃來看,也許他們是推動區塊鏈遊戲走向主流用戶最有希望,走得最踏實的探索者和先行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