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入區塊鏈的螞蟻金服公益平臺只能保證阿里體系的信息透明,用戶捐款最終流入基金會賬戶,阿里無能爲力。區塊鏈+慈善還有沒有希望?

原文標題:《支付寶們能用區塊鏈把你的愛心送到需要的人手中嗎?》
撰文:區哥

源起武漢的疫情,讓無數國人神傷,每天不斷增加的確診與疑似數字,沉重的讓人難以呼吸。

全國人民經歷了一次難以忘記的春節,無數醫護人員夜以繼日的奮戰,無數愛心人士捐贈的物資流水一樣運往了武漢、湖北。

在這場比非典更加嚴重的災難面前,人性的光輝閃耀光芒,人性的醜惡更是令人作嘔。

人們常常討論人性本惡還是人性本善,從實際看這個問題常常沒有結果,生活中既有捨己爲人的英雄,也有損人利己、中飽私囊的敗類,人性複雜多變,而往往我們對很多事情無能爲力。

人們焦急於一線戰場物資的緊缺,焦急於一線醫生要在沒有物資的情況下赤膊戰鬥,焦急於明明物資流水一樣的運往了武漢,爲什麼還是沒有物資?

在這場戰役中絕大多數人能做的最大貢獻就是捐獻物資了,可這些能救命的物資要麼堆在某會的倉庫內無人問津,要麼被領導隨手拿來自用。人們常說人命關天,可在有些人的眼裏我們看不到人命的重量。在某些人眼裏可能只有自己的命是關天的,別人的命是無足輕重的。

中國慈善機構的公信力被一波一波的醜聞錘的滿地找牙,對於處於起步階段的中國慈善事業造成了嚴重的影響,更是讓無數本該得到救助的人失去了機會。

大衆愛心的每一次被辜負,都使無數本應得到救助的人失去了機會,這也許就是一條生命,甚至一家的希望。

常被欺騙的傷害的人,總有一天會學會用冷漠保護自己。

一、慈善事業起步階段

中國的慈善事業還處於起步階段,空間廣闊。數據顯示,2016 年中國社會捐贈額約爲 1346 億,約佔 2016 中國 GDP 總量的 0.18%。2016 年美國的慈善捐款約爲 3900.5 億美元,約佔 2016 美國 GDP 總量的 2.16%。

最新數據顯示,2018 年我國內地接收國內外款物捐贈共計 1439.15 億元,較 2017 年小幅下降 4.05%,捐贈額佔 GDP 總量比率爲 0.16%,從佔比上看相比 2016 年還有所下降。雖然中美國情差異較大,美國捐贈給宗教領域的捐贈就佔比近 30%,但從總體來看,中國的慈善事業確實處於起步階段。

但中國慈善事業爆出的醜聞已經嚴重損害了大衆的慈善熱情,消減了慈善機構的公信力,此次疫情之中部分慈善機構不專業、不敬業、不重視、機構僵化、領導優先等等行爲,更因爲處於疫情危急時刻,而顯得那麼的不當、無能與官僚。

中國民衆對於慈善機構的信任再次受到了不可挽回的損害。

中國慈善事業的發展中,最重要的問題是透明度問題,善款流向不透明,財務信息的披露同樣極其缺乏,中國對慈善機構的監管存在事實上的空白,由此造成「郭美美」、天價帳篷、挪用善款等等行爲的發生。

2017 年上線了官方信息公示平臺「慈善中國」,用於慈善組織、慈善信託受託人等參與主體面向社會公開慈善信息,但其只是一個信息展示平臺,並沒有實質上的監督作用。

慈善透明度並非僅靠支付寶+區塊鏈就能解決

二、監管難題

《2018 年度中國慈善捐助報告》顯示,截至 2018 年末,在民政部登記註冊的全國共有基金會 7034 個,同比增長 11.53%,其中公募、非公募基金會分別爲 1925 個和 5109 個。

慈善透明度並非僅靠支付寶+區塊鏈就能解決數據來源:2018 年度中國慈善捐助報告

從國際上看慈善監管機構對於慈善組織的監管主要分爲三大方面:慈善機構的登記、信息收集與公示;慈善機構的指導與服務;違反慈善法律行爲的監督、查處。

中國的慈善機構歸民政部監管,目前在慈善機構的登記上做的比較好,信息收集與公示平臺也組建了起來,即爲上文所說「慈善中國」信息公示平臺。

對違反慈善法律行爲的監督、查處,從國際上看是慈善監管中的難點,這一點在中國同樣如此。

從民政部的處罰案例來看,大多是也是針對信息披露層面進行的處罰,對於慈善事業中具體行爲的監督、查處並未見到過,而針對此項監管的缺失,導致大量關於慈善機構的醜聞被爆出,引發大衆質疑,慈善機構的公信力被快速透支。

慈善透明度並非僅靠支付寶+區塊鏈就能解決

慈善透明度並非僅靠支付寶+區塊鏈就能解決

從現實看,短期內中國慈善事業的監管難題,通過法律體系解決的希望並不大,對於慈善事業具體事務的監管還需要等待監管制度的完善。

那我們還能做些什麼呢?

三、慈善的透明度

基於監管難題下誕生的慈善透明度問題,是阻礙中國慈善事業發展的最大障礙,大衆對慈善事業的熱情是足夠的,大衆的愛心也是充沛的,但常被欺騙的傷害的人,總有一天會用冷漠來保護自己。

由於對於具體事務上的監管空白,很容易被鑽了空子,傳統慈善機構的透明度是個謎一樣的存在,公佈的年報除了特別過分的,民政部門也難以知情,這就給了很多機構暗箱操作的空間。

近些年以互聯網巨頭爲主導的網絡募捐平臺發展迅猛, 2018 全年, 20 家網絡募捐平臺共爲 1400 餘家公募慈善組織發佈募捐信息 2.1 萬條,網民點擊、關注和參與超過 84.6 億人次,募集善款總額超過 31.7 億元,同比增長 26.8%。騰訊公益、螞蟻金服、阿里巴巴公益成爲慈善組織籌款最多的三個平臺,分別募款 17.25 億元、6.7 億元、4.4 億元。

基於大家對阿里、騰訊等的信任以及海量的用戶基數,依託於阿里、騰訊的公益平臺發展勢頭迅猛,阿里通過支付寶平臺把公益慈善和遊戲相結合,創造出了「螞蟻森林」和「螞蟻莊園」等受到廣泛歡迎的產品,爲慈善行爲賦予了獨特的趣味性,對年輕人慈善意識的培養貢獻很大。

大衆信任阿里、騰訊等線上募捐平臺,只是一個幫助慈善組織方募捐的平臺,募集資金的使用還是通過一個個慈善機構進行的。

《螞蟻金服公益平臺 2018 運營報告》顯示:

螞蟻金服公益平臺爲數千家慈善機構提供互聯網公開募捐信息發佈、零費率支付接口、信息披露、舉報受理等服務,同時,引入區塊鏈等互聯網技術,爲公益透明化操作提供解決方案。

螞蟻金服開發的螞蟻區塊鏈已經融入到了阿里體系內的方方面面,但在網絡募捐平臺上,螞蟻區塊鏈能記錄的只是在阿里體系的信息,用戶捐出的善款最終是流入到基金會賬戶內,基金會如何使用善款,阿里無能爲力,區塊鏈同樣無能爲力。

這就又回到了上面說的監管難題上,募捐資金具體如何使用,基本上沒有監管的,這裏面的空間就太大了。

所以回答一個問題:支付寶們能用區塊鏈把你的愛心送到需要的人手中嗎?

答案是:不一定。

阿里體系內很多業務都使用了區塊鏈技術,金融、生活、零售、通用四大場景涵蓋了阿里的大部分業務體系,區塊鏈+慈善的組合更是被認爲空間廣闊。

慈善透明度並非僅靠支付寶+區塊鏈就能解決圖片來源:《阿里、騰訊、百度區塊鏈落地案例大比拼,誰弱誰強?》

但是從現實看阿里使用了區塊鏈技術,好像也並沒有解決慈善事業的透明度問題,那慈善事業透明度問題就無解了嗎?

被寄予厚望的區塊鏈+慈善就這樣沒有希望了嗎?

四、區塊鏈能給出解決方案嗎?

首先如果所有信息的流轉都在區塊鏈上進行,資金 / 物資流轉的每個步驟都被上鍊存證,這對慈善事業透明度的增加是毫無疑問的。

區塊鏈是創造信任的機器,區塊鏈世界裏所有的操作都是公開透明、不可篡改的,所以其天然是可信的,這是信任機器的由來。

構建基於區塊鏈的慈善捐助系統,所有關鍵信息全部上鍊存證,使每一筆資金的流轉都是可追溯且不可篡改的。

如此做到了鏈上流轉信息的透明、可追溯。

但僅僅如此是不夠的。

信息上鍊就能讓慈善事業的透明度得到保證嗎?上鍊就不會出現慈善機構找人聯合騙捐嗎?上鍊就能保證不會出現「水滴籌」那樣的掃樓騙捐嗎?上鍊的信息就不可能是假的嗎?上鍊就真的能讓大衆的愛心給到需要的人嗎?

上鍊本身對透明度有一定提升,但誰又來保證上鍊信息的真實性?

區塊鏈創造信任是有前置條件的,那得是在區塊鏈世界,現實世界信息繁巨,真假難辨,誰能保證上鍊的信息都是真實的?倘若上鍊信息的源頭是假的,又如何能夠創造信任?

比如某會上鍊信息給某醫院捐贈了 3000 只 N95 口罩,但實際上醫院說自己並沒有收到,信息是記錄在區塊鏈上了,但不能保證區塊鏈記錄的的信息就是可靠的。

所以區塊鏈天然能夠創造信任,在現實世界是不成立的,沒道理一個虛假的信息,上了鏈就成了真實,就可以信任了,這是荒謬的。

那如何做到讓區塊鏈能夠鏈接現實世界,同時還能創造信任呢?

區塊鏈行業一直說去中心化,意思是不能一箇中心說了算,這樣難以避免作惡的可能性。比如某地發生了礦難事故,但爲了各種利益,進行瞞報,由於手握大權,其他人沒有任何辦法,中央也很難查知真實情況,這就是中心化作惡的弊端。

但事實上現實社會想要做到去中心化是極其艱難,且不一定是更好的,中心機構的效率優勢是無法抹殺的,且在信息不對稱嚴重的領域,中心化的中介機構存在是必須的。

比如讓儲戶自己去尋找放貸用戶,且承擔全部風險,這無疑是低效且風險巨大的。

在實際操作中追求絕對的去中心化基本是不現實的,更多的應該是追求多中心化、小中心化,用區塊鏈分佈式賬本的特性,通過多箇中心節點的互相監督,實現上鍊信息的可靠性,從而整體提升慈善事業的透明度。

下面通過模擬的方式簡單勾勒出一個基於區塊鏈的慈善捐助系統,並未和行業內專業人士探討操作可行性,只是作爲思想碰撞之用:

1、構建一個基於區塊鏈的慈善捐助系統,基於區塊鏈系統每一筆資金劃轉都是可以查詢的,資金最終流向了哪個賬戶是可以最終確認的;

2、系統內每一個用戶都必須實名,爲保護隱私實名信息可以不對所有人開放,但必須進行實名認證,以保證資金流轉的可追溯性;

3、組建專業的第三方盡調團隊(理論上盡調機構應該有足夠的信譽背書),不隸屬於任何一個慈善機構,理論上可以爲任何一個需要盡調的機構盡調,以盡調團隊的盡調結果作爲基礎判定依據,判定是否符合獲得捐助條件,去除不應公佈的信息後公示,完整盡調資料加密存檔;

4、每一筆善款 / 物資的收取方都應該反饋回執單,有受捐者圖片的儘量公示圖片,去除不適合公佈的隱私信息後公開展示,源文件加密存檔;

5、隨機引入不同的設計機構,定期對慈善機構和盡調機構進行審計,並公示;

6、受捐者可以在項目展示公示頁面進行評價,大衆也可以對公示資料進行查詢,如有疑問之處,可以反饋或者自行查證,反饋信息會推送到慈善組織、盡調團隊、審計機構處,由相關人員處理;

7、民政部門擁有所有查詢權限,除按照相關法規對慈善機構進行正常監管外,對於在業務進行中有疑問的點有監管權限,對於大衆反應強烈相關機構無法解釋清楚的事由,有處理權限。

如此通過引入多方相關中心節點,形成相互獨立、相互制約的多中心,沒有一箇中心可以任意操作而不受監督的,從而對慈善組織形成良好的約束機制,且能夠通過社會化的形式進行監督,減少監管機構對具體事務的監管壓力,監管機構可以更好進行頂層設計以及宏觀指導。

當然慈善機構的專業性問題同樣需要重視,提升專業性才能不斷提升效率,此次某會的物資堆成山沒有能力進行最基本的清點、分類、整理,不得不說在專業性上的提升空間還非常巨大。

希望中國的慈善事業能夠儘早實現透明化,而不是一次次消耗大衆的慈善熱情,希望不要讓大衆都用冷漠來保護自己那顆善良的心。

天災無情,人間有愛,慈善長青。

願我們早日戰勝疫情,渡過難關。

參考資料:

1、何飛,傅繼晗 . 基於區塊鏈技術的慈善捐助系統設計 . 2017

2、2018 年度中國慈善捐助報告

3、美國的年度捐贈統計數據究竟是怎麼算出來的?

4、李琪,李勃,朱建明.基於區塊鏈技術的慈善應用模式與平臺 . 2017

5、李政輝 . 慈善組織監管機構的國際比較與啓示 .2016

6、螞蟻金服公益平臺 2018 運營報告

7、阿里、騰訊、百度區塊鏈落地案例大比拼,誰弱誰強?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