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是一個神奇的年,一點兒也不吝嗇給人驚訝。3 月 19 日,羅永浩宣佈帶貨,立刻成爲了熱搜。
起初我認爲它是零和遊戲,不創造任何新的價值,但看了招商證券那份著名的調研報告之後,我決定做電商直播了。——羅永浩 2020.3.19 微博在 2019 年,李佳琦的直播帶貨火的一塌糊塗,我當時覺得這就是一個精神病,但我很快就修正了自己的觀點。在 2018 年吧,我有一個朋友,男的,給我看過他的手機屏幕有一個 app 文件夾,叫“購物”,裏面全是賣東西的 app,我的乖乖,至少 20 個 app,我完全不相信這世界上需要這麼多賣貨的 app。我說這些肯定會倒閉。到了 2019 年,我徹底改變了看低電商平臺的態度。我注意到,我最常用的手機 APP,和我最常上的網頁,全變成了電商。微信全是賣貨的;公衆號全變成了帶貨的;支付寶成淘寶;知乎滿屏的購物鏈接;微博十條之內必有一貨;所有的銀行 APP 也在賣貨;得到 APP 在賣貨;滴滴打車有一個商城……互聯網,移動互聯網變成了電商網。我說,媽的,精神病在這些地方買東西啊。淘寶京東不香嗎?我想,一定是我漏掉了什麼,我纔會看不慣這些“不務正業的電商”。今年的新冠病毒疫情下,五菱汽車造口罩,喊出口號:人民需要什麼,五菱就造什麼。人民需要的是購物,而不是需要電商平臺,更不是需要大的電商平臺。我以前看不上那些衆多的電商平臺,是因爲我錯誤地認爲人民需要的是大的電商平臺,而不是購物。這些衆多的“不務正業”的電商和帶貨正是爲人民服務,所以纔會出現。 我在幣圈討生活已經 5 年了,慢慢地清晰了,在幣圈到底做什麼是爲幣民服務。幣民最大的需求,就是交易。無論你在幣圈做什麼,至少都應該考慮下爲幣民提供交易服務,哪怕是周邊服務。幣圈交易所特別特別多,而且現在還在增加。很多朋友都會有這個疑問,幣安、火幣、ok 等等巨頭之下,開交易所還有機會嗎?交易有網絡效應,小交易所沒機會吧?我也一樣,在 2018 年,我滿腹疑慮地看所有的那些新開展的交易所。有些開交易所的是我認識了好多年的朋友,我爲他們擔心,其中包括幣看。幣看在 2019 年,也轉型做交易,當時很多朋友不看好。都說,交易所盛宴已經結束,馬太效應已經形成。幣看是加密數字貨幣和區塊鏈行業的老革命了,從 2012 年就開始在幣圈創業。做了行情、做了內容、做過挖礦監控、做過 OTC 交易平臺、做了錢包,現在重點做交易。到現在 7 年了,幣看爲幣民提供了 7 年的服務。積累了很多用戶,如何服務好用戶是創業者最應該考慮的事。幣民最底層的需求是什麼?就是掙錢,通過獲取信息和交易來掙錢。無論你將來會不會成功,爲人民服務都是你的企業責任。你不願意承擔責任,那用戶只能另找別的平臺。就像互聯網上各種流量平臺,最終都去帶貨一樣,這是流量平臺的社會責任。人家帶貨當然是爲了掙錢,這不是沒良心掙粉絲的錢,不是什麼醜陋的嘴臉。帶貨能掙錢核心是因爲爲粉絲提供了服務,降低了粉絲的選擇成本,以及節省了費用。流量成本是極其昂貴的,像淘寶和京東這樣的大平臺,賣的貨要支付大把的流量成本。而各流量平臺本身就已經有了用戶流量,它們不需要再花錢去買流量,節省下來的成本就可以和粉絲均分了。這就是羅永浩否定了自己之前認爲直播帶貨是零和遊戲的根本原因。或許我們可以認爲流量方帶貨提供的是增值服務,而不是轉型。幣看這樣的 APP,運營了 6 年,已經積累了很多用戶流量,這些用戶當中天然有部分有交易的需求,幣看有責任爲用戶節省各種交易成本,爲他們提供交易服務,站着掙用戶的錢,雙贏。阿里巴巴 CEO 張勇說,商業的最本原是“讓消費者在合適的時間、合適的地點,遇到他所需要的合適的商品”。幣看做交易,正是契合了張勇的“人、貨、場”理論,讓幣民在合適的時候和場所買到或賣出適合的交易。 網上的各種流量平臺,最終都搞帶貨,這會不會是違背了分工的趨勢?我們知道,分工有利於提高社會效率的,逆分工不就是阻礙社會效率嗎?如果帶貨是逆分工,那絕對是沒有前途的。恰恰相反,互聯網帶貨是社會分工的結果。整個社會已經在生產製造、物流、支付、售後服務,和銷售這些分工非常完善了之後,纔會產生流量帶貨的商業模式。帶貨本身是銷售的再分工,藉助互聯網信息傳播超低成本的優勢,直接向粉絲出售適合的商品,降低了粉絲選擇成本。這個分工細化,優化了整個商業生態。幣看做交易的成本,也是在加密數字貨幣和區塊鏈社會分工當中找到了恰當的生態位的結果。一方面,幣看行情、K 站內容和聚合交易,一站化的平臺,是在前三個分工都非常完善後,才產生了一站化的平臺,前三者是因,後者是果。分工是前提,平臺是分工的結果,讓平臺本身成爲了一個分工。另一方面聚合交易是數字貨幣交易分工的再分工,優化了交易的深度和顆粒度。這也是幣看成爲搬磚神器的根本原因,這就是分工的體現。優化社會分工,降低社會成本是企業的責任,這也是爲什麼幣看能成功轉型的關鍵。 但對帶貨,我們多少還會有些心裏犯嘀咕,他們會不會高價賣劣質商品,欺騙粉絲?幣看轉型做交易,會不會不如從開始就做交易的交易所專業,也因此提供不了更優質的交易服務?防欺詐永遠都是商業行爲的主題。一方面整個社會會有監督機構,另一方面民間輿論也讓欺詐行爲更少。互聯網的信息傳播優勢,爆光欺詐變得更容易。就像滴滴打車,只要有事故就被爆光,但滴滴事實上比以前的出租車要安全太多了,只是因爲以前的出租車事故很少被爆光罷了。互聯網帶貨,粉絲是帶貨人的自營流量。粉絲監督帶貨的主動性要遠比監督其他電商平臺高,而帶貨者自己經營自己的流量,也必然比淘寶和京東更愛惜自己的名譽。帶貨是增值服務,基礎服務做不好,增值就沒了。幣看做交易的增值服務也一樣,用戶更容易監督,幣看更不敢造次。唯有提供更好的基礎服務和增值服務,才能活下去。 你要想成功做企業,最好爲人民服務;爲幣民服務,才能做好幣圈企業。


全民電商和幣圈交易所——爲人民服務是做企業的責任


另請閱讀:投資更需要真實而非真誠 上一篇:發幣的初心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