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Bank 負責人湯洪波談 DeFi 爆發的驅動力及國內外 DeFi 行業差異。

原文標題:《對話 DeBank 湯洪波:DeFi 效應背後的四大驅動力 | 鏈捕手》
受訪者:湯洪波,DeBank 負責人
撰文:王大樹

6 月以來 DeFi 市值接連有所突破,目前已經超過百億美元,在各種組合性挖礦帶來的財富效應下有人進場暴富,有人因沒提前發現 DeFi 賽道價值而感到懊悔,然而熱度如此之高的 DeFi 到底是如何生長起來的?YFI 等熱門造富項目的價值又到底是什麼?爲何國外區塊鏈生態更具創新力?種種問題都需要在 FOMO 情緒瀰漫的當下被正視。

本次鏈捕手以此爲切入點與 DeBank 負責人湯洪波進行交流,DeBank 自 2019 年下半年開始專注 DeFi 數據研究,對上述問題及行業現狀有着深刻而紮實的理解,希望他的思考對你有所啓發。

對話 DeBank 湯洪波:DeFi 效應背後的四大驅動力 | 鏈捕手

DeFi 發展的拐點

鏈捕手:DeFi 協議怎麼在今年突然熱起來了,這背後的核心原因有哪些?

湯洪波:其實並不突然,今天的熱度是長期堅持的結果,背後是有驅動力的,主要來看有幾點:

1、資產方面,以太坊提供了優質且豐富的底層資產,包括 ETH 本身、DAI 等各種穩定幣、項目平臺幣等,在我看來這是 DeFi 能夠真正發育起來的土壤;

2、人才方面,以太坊生態裏有非常多優秀開發者,密度遠高於其他公鏈;

3、DeFi 本身的根源性創新,用可開源驗證的智能合約去做金融產品帶來了一個信任紅利,即智能合約和智能合約之間合作是免許可的,可以自動集成產生合作,與日常生活中人與人,機構與機構間的合作相比極大降低了合作成本;

4、資本層面,很多優秀投資人願意去長期投資 DeFi 賽道,資本的支持才能使得 DeFi 生態最終脫穎而出。

鏈捕手:DeFi 從理論上被熱議到如今在現實中掀起熱潮,經歷了幾個重要拐點?

湯洪波: DeFi 概念最早是在 2018 年因 MakerDao 的發展而被大家討論到的,並掀起了一場 DeFi 運動,大家想着顛覆傳統金融。

但其實在 2017 年以太坊上就一直存在做交易類協議的項目,只是那波浪潮中沒有什麼亮眼的成績出來,包括今年火起來的 AMM 概念,早在 2017 年就有人做,Bancor 就是當中的代表項目。

而 DeFi 真正被關注到是 dYdX、Compound 等老牌 DeFi 應用拿到了一些國外頂級投資機構大額投資,這才重新點燃了國外社區熱度,市場逐漸認識到 DeFi 的長遠價值,投資人也開始慢慢接受它。

後面 312 也算是一場行業大考,雖然讓市場陷入悲觀,但卻徹底驗證了 DeFi 一套可行的系統,而 312 過後我們發現一些國外論壇上在傳銷一些小幣,它們都陸續上了 Uniswap,在 Uniswap 的交易量起來後更多人關注到 DeFi 生態,同時它也助推了 DeFi 市值從 4 月前後的 20 億美金到如今百億美金,市場迎來了 DeFi 的大爆發,特別是從 Compound 的流動性挖礦開始,COMP 的暴漲算是徹底點燃了市場熱情。

國內外 DeFi 行業差異

鏈捕手:的確,其實剛纔的交談中提到國外知名資本的加持助推了 DeFi 的興起,對比來看,你認爲國內傳統投資機構是否對 DeFi 項目同樣具有投資慾望?

湯洪波:確實有一些傳統 VC 開始在看 DeFi 這個版塊,但真正投進來的還不算多,不過至少證明 DeFi 的長遠價值正在逐漸被傳統 VC 所理解和認可,並且在我看來未來可能會發生一種範式轉換,即幣圈原生短視的投資思維可能會逐漸被圈外做長期價值投資的機構和人所改變。

鏈捕手:存在這種可能性,其實在 DeFi 項目的投資佈局上 Coinbase 還是蠻領先的,不少項目中都有他們的身影。

湯洪波:很正常,其實整個 DeFi 生態都是 Coinbase 和 A16Z 推出來的,不少 DeFi 創業者與投資人也都是從 Coinbase 跳出來的,Coinbase 甚至可以說是 DeFi 的黃埔軍校。

鏈捕手:當前國內外 DeFi 發展環境存在着較大差異,在你看來這種差異究竟是什麼原因導致的?

湯洪波:不僅是 DeFi 行業,確切地說是國內外的區塊鏈行業本就不同,國內多數資本方和項目方基本只看短期利益,大家討論最多的話題是下個熱點,並且這種思維模式在這幾年不斷被強化,已經很難調整過來了。

正是因爲這種特點,國內的交易所纔會處於 Follow 的狀態,纔會有更多人發出 DeFi 怎麼今年突然火了的疑問,當然不能不排除國外不存在短期獲利的思維,但至少 DeFi 早期社區的目光還是很長遠的,比如 Uniswap 目前還沒發幣,也沒嘗試收取任何手續費,我們認爲它給以太坊生態注入了非常大的價值,這是我能明顯感受到的差異。

鏈捕手:雖然沒有發幣,但 Uniswap 上線的不少幣都崩盤了,某些程度上來看也收割了一部分的投資人。

湯洪波:幣種的崩盤和 Uniswap 沒太大關係,如果你去看 2017 年、2018 年、2019 年發行過的項目代幣,會發現很多幣都歸零或者跌掉了 90% 以上,這些幣並沒有發行在 Uniswap 上但卻同樣走向崩盤結局,這就說明崩盤的核心原因在資產發行方缺乏責任意識。當然不乏有人認爲去中心化交易所沒有審覈機制是很大的缺失,但實際上中心化交易所審覈過的代幣就都靠譜嗎?這其實是個值得思考的問題。

鏈捕手:DeFi 熱帶來了以太坊網絡擁堵並催高 gas 費,這在一定程度上使 DeFi 淪爲專屬大戶的遊戲,作爲局內人可否描述下 DeFi 圈子的食物鏈是怎樣的?誰纔是最後贏家?

湯洪波:頂端肯定是開發者本身,次一級的應該是眼光相對長遠的海外投資人和投資機構,再次一級是以流動性激勵爲主的礦工,要麼是挖出來直接在 Dex 上賣掉,要麼是挖出來提到 Cex 上賣掉,最後一級應該就是二級市場的炒幣用戶。

其實在我的認知裏,沒有誰能成爲最後的贏家,只要不虧就算贏,但長遠看大贏家肯定是以太坊的 DeFi 生態,用戶都沉澱到以太坊生態了。

鏈捕手:DeBank 也屬於開發者圈層,當時爲什麼沒有選擇熱門的協議層、資產層進行創業而是決定從數據聚合切入?

湯洪波:當時我們看好區塊鏈,也看好 DeFi,但關鍵的考量點在於如何找到進場的切入點,協議層在我們看來是一個非常適合創新型團隊去不斷創新的試驗場,但很難做出強的壁壘。雖然協議層非常有價值,很難把價值留存在自己手裏,很多時候是給生態做貢獻。

另一點考量則在用戶端,當區塊鏈應用越來越多,而傳統的 Token 錢包只能簡單轉賬卻不能滿足用戶玩 DeFi 的需求時,DeFi 應用的集成產品就將是下個階段的流量入口,就是鑑於這兩點我們做起了聚合器,包括數據聚合,資產總覽以及交易聚合器 DeBank Swap。

鏈捕手:之後你們是否會考慮推出平臺幣?

湯洪波:在區塊鏈還不能滲透到傳統互聯網圈的用戶羣前,我們基本不太會考慮這件事,畢竟發幣的本質是激勵用戶,在沒看到用戶有留存的前提下不會輕易考慮用戶激勵問題,成本又高還不利於項目的長期發展,而且我們認爲只要產品做得好,用戶自然會使用並幫助推廣,相反產品做的不好通過發幣來補貼用戶會透支自己。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