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標題:《DeFi 之道丨上線即收割,獲 Coinbase 等 VC 支持的 Saddle Finance 腫麼了?》
撰文:Rekt 匿名作者

有些東西,還是不碰爲妙。

爲什麼要資助一個零創新的分叉項目?

這個行業還很年輕,還有很多東西我們還沒有建立,爲什麼要花時間和金錢來複制現有的產品,而不去增加任何的價值?

小團隊去做快速分叉是可以理解的(往往是匿名開發者,他們只是爲了快速獲得資金)。然而,這是一個資金雄厚、宣傳力度很大的項目,但它卻沒有給社區帶來什麼新東西。

融資 420 萬美元,從 Curve 那複製代碼,然後遭到收割。

如果你完全理解 Curve Finance 背後的數學,你就有能力構建推動人類技術進步的工具,那爲什麼要模仿呢?

如果你不完全理解 Curve Finance 背後的數學,那爲什麼要去模仿呢?

如果你有足夠的資金成立一家 VC 公司,你就有足夠的現金投資那些爲世界帶來新事物的項目,那麼,爲什麼還要去投資一個分叉項目呢?

任何支持這個項目的投資者,都把利潤看得比進步更重要。

這包括新的(和舊的)媒體公司,他們從 Saddle 那裏拿錢換取宣傳。我們知道創業是難的,有人給你工作,你就得接着,但請考慮一下你的聲譽。

上線即被套利數百萬美元,Coinbase 等機構青睞的 Saddle Finance 靠譜嗎?

在 Saddle Finance 池啓動後數小時內被套利數百萬美元后,Saddle 團隊被迫爲其糟糕的表現發佈了一些正式藉口:

「一些早期交易的執行滑點很高。」「個人可能沒有因爲高滑點警告而放棄交易。」「爲了應對某些早期的高滑點交易,我們更新了前端,使得高滑點警告更爲明確。」

Igor Igamberdiev 發佈了幾條警告,他建議用戶退出 Saddle Finance 資產池,而該項目的創始人 Matt Luongo 卻對使用其協議而遭受損失的用戶沒有表示出同情之意。

至少有 3 筆主要的套利交易在 6 分鐘內從早期流動性提供者手裏拿走了 7.9 BTC (價值 275,735 美元):

  1. 4.01 BTC $ 139,961 Jan-19-2021 04:06:54 PM + UTC
  2. 0.79 BTC $ 27,573 Jan-19-2021 04:08:46 PM + UTC
  3. 3.11 BTC $ 108,548 Jan-19-2021 04:12:37 PM + UTC

在 Saddle Finance 推出後一小時內存入其資產池的用戶,就這樣損失了自己存入的部分資金,他們只能期盼流動性挖礦帶來的回報是豐厚的。

你無法阻止模仿行爲的發生,但至少你可以關注結果。

也許這都是 Saddle Finance 營銷計劃的一部分。如果任何宣傳都是好的宣傳,那麼也許他們確實會贏,但是這是早期的 LP 爲這次糟糕的推出而付出了代價,而不是富有的 VC。

至少他們找 Quantstamp 進行合約審計了,但是如果沒有人看這些審計報告,那麼審計的價值是什麼呢?

Quantstamp 已對 Saddle Finance 的 StableSwap 實施進行了安全審查,重要的是要注意,這個項目是從 Curve Finance 合約複製過來的,而其中總共確定了 14 個嚴重級別的安全漏洞,以及與規範,代碼文檔問題和最佳實踐問題的一些偏差。由於糟糕的文檔,我們無法確定開發人員是如何從 StableSwap 白皮書中導出一些實現公式的。此外,我們注意到,當前測試套件中的所有測試在池中僅使用 2 個 token,我們強烈建議項目方添加更多使用 3 個或更多 token 的測試,並解決所有已發現的問題,然後再將代碼部署到生產環境中。

實際實現與原 StableSwap 是不同的,我們無法理解這一關係如何從最初的 StableSwap 論文中的關係派生出來的。

Curve 的 Ben Hauser 表示:

「saddle 代碼庫的註釋中包含了 curve 代碼庫的各個部分,以解釋其工作方式。在解釋某些內容時,它還提到了‘檢查一下 curve.fi 的實現’。他們顯然並不關心我的 gas 優化,或者只是缺乏理解爲什麼能進行 gas 優化的能力。」

Valentin Mihov 表示:

「在開源世界中,重寫代碼而不是分叉,是具有某些含義的。例如,如果明天 Curve 實施了其協議中的新功能,則重寫後的系統將不能合併這項更改。他們將需要花費大量時間在其系統中進行重寫。而 Sushi 或 DSD 並非如此,這就是區別所在。」

TG 管理員 Ivangbi 提供了以下類比:

「我沒有複製你的書,而是將它翻譯成了英文,並添加了 2 張圖片。」

以上引用來自 l0bsterDAO 電報羣。

考慮到 Saddle Finance 將 Curve 代碼從 Vyper 移植到 Solidity 花費了六個月的時間,最終結果還有很多需要改進的地方。

上線即被套利數百萬美元,Coinbase 等機構青睞的 Saddle Finance 靠譜嗎?

我們等待 Matt Luongo 和他的團隊給出一個說法。

上線即被套利數百萬美元,Coinbase 等機構青睞的 Saddle Finance 靠譜嗎?

Saddle Finance 的創始人與 tBTC 論文項目創作者有着密切的聯繫,因此 veCRV 持有人通過投票減少 tBTC 池的 CRV 獎勵,以表達他們對 Saddle Finance 項目的看法。

上線即被套利數百萬美元,Coinbase 等機構青睞的 Saddle Finance 靠譜嗎?

「優秀者模仿,偉大者剽竊」。

不成熟的詩人模仿,成熟的詩人偷竊。壞詩人詆譭他們所得到的,而好詩人把它變成更好的東西,或者至少是不同的東西。一個好詩人把他的偷竊行爲融入了一種獨特的感覺,與被撕毀的感覺完全不同。

Saddle Finance 的創始人和出資人都足夠成熟,能夠更好地瞭解情況。在這個行業裏,不抄襲別人的作品,也有很多賺錢的機會。

該項目不會替代其前身(Curve),但確實可以揭示推廣它的人的真實面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