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源消耗、交易量與鏈上產品流動性出現了週期性振盪,這些動態趨勢在比特幣中早已存在,在以太坊上露出了苗頭。

原文標題:《乾貨 | 公鏈手續費週期與負反饋循環》
撰文:Nic Carter,Castle Island Ventures 合夥人,Coin Metrics 創始人,曾任富達首位加密數字貨幣分析師
翻譯 & 校對:Elisa & 閔敏

1788 年,詹姆士·瓦特發明了離心式調速器,這是一種小巧的裝置,能讓蒸汽機的工業運用成爲可能。它將蒸汽機所產生的旋轉力施加給兩顆重球錐擺,隨着錐擺受力旋轉,離心力使其升高,推動連接閥門的槓桿。當錐擺旋轉得更快時,閥門關閉。就是這樣,調速器由蒸汽機發動,以機械運作調節蒸汽流量,從而調節蒸汽機的速度(譯者注:大意是,重球錐擺本身隨着蒸汽能量的輸入而旋轉,但如果蒸汽機的功率太大,擺錐會反過來關閉蒸汽機的能量輸入;轉速低了就增加輸入、轉速高了就關閉輸入,這樣的負反饋會使擺錐的旋轉穩定在一定的轉速上)。

乾貨 | 公鏈手續費週期與負反饋循環(上)

這項發明讓蒸汽機能夠用於需要穩定性與可預測速度的工業設備,比如機械紡織機。其核心理念在於,設計一個會隨着系統能量的輸入而生成的負反饋循環,使之反過來控制系統能量的增長。對於蒸汽機而言,這是其設計的一大優點。正如我們所見,公鏈中也存在類似現象,其結果更加複雜。

有趣的手續費週期

2017 年熱潮退去後,我注意到比特幣的交易費和交易量走勢似乎遵循一種週期性模式。隨着區塊被填滿,交易費飆升,交易量下降,然後區塊再次被填滿。如果我沒數錯,這個週期在 2017 年就重複了 6 次。

乾貨 | 公鏈手續費週期與負反饋循環(上)圖表在 Coin Metrics 可見

請注意,我已經以 7 天移動平均值(moving average)的方法對平均交易費和交易量進行了平滑處理。人們通常認爲 2017 年末的比特幣 「交易費危機」 是一個獨立事件,然而事實上,比特幣交易費至少經歷了 4 次暴漲期,如果算上峯值較低的時期,則達到 6 次。只不過大多數人都以美元而非比特幣來計算交易費,所以他們只在比特幣的美元價格飆升時才注意到已經持續了一段時間的交易費高峯。

乾貨 | 公鏈手續費週期與負反饋循環(上)

平均而言,在交易量達到峯值後的大約兩週內,交易費也會達到峯值。整個週期需要兩個月走完,不過從全年來看,這一週期是在逐步縮短的。隨着區塊空間的使用率增加,一旦交易量出現小高峯,就會將交易費推高到令交易者咋舌的地步。當然了,交易費只是表徵,深層次的問題在於區塊容量。

通過探究區塊的區塊打滿程度與平均交易費之間的關係,我們可以看到交易擁堵是如何發生的。

乾貨 | 公鏈手續費週期與負反饋循環(上)

通過這個方法,我們可以看到,隨着區塊被打滿並保持該狀態,交易費開始上漲。而在交易費達到頂峯之後,用戶選擇減少交易量,區塊空間的使用率下降,導致區塊大小參差不齊。但是,隨着交易費下降,閒置的區塊空間又重新吸引用戶,蜂擁而至的用戶再次將區塊填滿。請注意 2018 年 1 月左右的最後一次交易費暴漲,在之後的數個月裏,區塊都是滿滿當當的,交易費令人垂涎(無論是以比特幣還是美元計價)。

別忘了,SegWit (隔離見證)在 2017 年 7 月 23 日就正式啓用了。由於 SegWit 提高了區塊容量(等價於允許每個區塊容納最多 4MB 的數據),區塊大小在 2017 年下半年突破了 1MB 的限制。但是,並非所有客戶端都使用了 SegWit,因而平均區塊大小漲幅不大。

這裏有個流程圖,描述了交易費和區塊空間使用率產生振盪的流程,就像正弦波一樣。我們也可以將它看作是一個負反饋循環,因爲當交易費達到某個閾值時,就會抑制交易量。

乾貨 | 公鏈手續費週期與負反饋循環(上)

僅僅是出於好奇,我當時就指出過這一發現,但總的來說發現這個週期實際上沒什麼用,我們也沒辦法據此預測往後一週的交易量。我從中學到的教訓非常直接:一旦交易費超過某個閾值,用戶就會感到失望,不再優先選擇鏈上交易,尤其是當交易費相對其交易額而言過高時。SegWit 和批處理機制使情況緩解了很多。從某種角度看,交易費是會自動調整的,因爲它鼓勵大型交易者在區塊空間消費上更加節儉。但是,所有這些讓我更加堅定了自己的觀點,即,擴展比特幣的吞吐量需要大量的延遲交易系統,基於信任模型在比特幣區塊鏈上進行交易結算。另一點收穫是,用戶有明確的交易生命週期,當他們經歷了巨大的交易費壓力後,需要幾周時間才能恢復到原先的消費水平。

以太坊在 2020 年的 「交易費危機」

今年,當以太坊交易費開始上漲並超過比特幣時,我開始好奇以太坊是否會重現比特幣當年的交易費和交易量週期,以及這個週期是否會對以太坊帶來相同乃至更嚴重的影響,因爲有很多流動性都在鏈上(相對而言,中心化交易所的交易量基本上是 「鏈下」 的)。據我猜測,我們會看到同樣週期,不過振盪可能沒那麼劇烈,因爲以太坊的區塊空間並不是定死的,可隨使用量的增加而擴大。但事實證明,交易費暴漲比我所預期的更具破壞力。

乾貨 | 公鏈手續費週期與負反饋循環(上)圖源:Coin Metrics

和 2017 年的比特幣一樣,隨着交易量增長,以太坊在 2020 年區塊利用率飆升,逐漸推高了交易費。6 月中旬,Compound 上線治理代幣更是加劇了這一情況,爲交易費帶來了上漲壓力,而 8 月中旬,各種代幣上線更是將交易費推向新高。這裏有幾個事件值得注意,特別是 SushiSwap 和 UniSwap 的代幣上線時,交易費簡直令人垂涎。9 月 2 日,以太坊的按筆平均交易費超過 14 美元。當日,共有價值 1670 萬美元的以太幣用於支付交易費,遠遠超過新增發的以太幣(價值共計 598 萬美元)(也即礦工獲得的區塊獎勵)。由於交易費增加,一些用戶決定推遲交易,導致交易量開始下降。從 8 月中旬起,我們進入了交易費高峯期,以太坊的日交易量開始穩步下跌,交易費在 9 月 2 日晚達到頂峯,但也開始下降。

兩天後的 9 月 4 日,我在 On The Brink 播客中預測,高昂的交易費不僅會影響以太坊區塊鏈的使用率,還會影響去中心化交易所的流動性。以下是我從這場播客中摘錄的一段(從第 36 分 30 秒開始):

Nic:我們發現比特幣在 2017 年出現了這種交易費和交易量振盪,我預計以太坊也會出現同樣的情況。因此,隨着區塊使用率上升,交易費增加,在達到一定的閾值後,用戶就會受不了,然後停止交易一段時間,因爲交易成本太高了。這樣一來,交易量和交易費又重新下調,交易費變得便宜了,人們重新開始交易,如此循環往復。

我認爲,市場上出現的拋售也可能是由此造成的。由於交易費上漲,散戶投資者被迫退出交易費競賽。然而,對於聰明的交易員來說,消息不靈通的散戶是他們最喜歡的交易對手。我認爲,這會導致流動性降低。

Matt:沒有了散戶,遊戲就不好玩了。

雖然以太幣的價格動態很難確定,而且我也不認爲以太幣的價格波動是引起振盪的唯一原因,但以太幣的美元價格在 9 月 1 日達到頂峯後開始下跌,而交易費在整個月剩下的時間裏都保持高漲。

所以到底發生了什麼?有這麼幾件事。第一,我認爲以太坊的交易費和交易量首次進入主要振盪期,交易費在交易量達到頂峯的三週後觸頂,隨後二者同時開始下降。更有趣的是,以太坊交易的平均交易額和幾種穩定幣的交易量隨着交易費上漲而飆升。這是事出有因的,用戶比較在意交易費佔交易額的比例,而且隨着交易費增加,他們停止了小額交易,大額交易開始佔據主導地位。

這一相關性非常密切,由此可見,用戶對交易費的敏感度非常高。

乾貨 | 公鏈手續費週期與負反饋循環(上)圖源:Coin Metrics

這種對交易費的敏感度不單體現在以太幣交易上。隨着以太幣交易費增加,像 usdt 這樣的穩定幣的交易額也有上升。

乾貨 | 公鏈手續費週期與負反饋循環(上)圖源:Coin Metrics

這表明,交易者心中有一個交易費閾值,即,他們能接受的交易費在交易額中的最高佔比。隨着交易費增加,除非必要的交易,交易者通常不願意進行小額交易。

上述這些還可以通過引入第三個變量來解釋,比如流動性挖礦的增長,這既導致區塊鏈出現擁堵,也吸引了大額交易者。研究了以太坊交易的構成情況後,我更加明白了這點。直覺告訴我小額交易者是被高昂的交易費勸退的,但直到我整理出這張圖後,我才明白:

乾貨 | 公鏈手續費週期與負反饋循環(上)

乍看之下或許並不明顯,但是這張圖確實反映出:隨着交易費增加,交易量在減少。更有趣的是以太幣和 USDT 交易的動態變化,我以 500 美元爲界將其劃分爲兩部分。我們可以看到,隨着交易費增加,500 美元以上的以太幣交易佔比穩步增長。我們現在移除合約調用的部分,只關注上面提到的兩類以太幣交易:

乾貨 | 公鏈手續費週期與負反饋循環(上)紅線爲轉賬額低於 500 美元的交易佔比;藍線爲以 ETH 計價的平均手續費

這就是鐵證。在非合約調用交易中,低於 500 美元的以太幣交易在 6 月佔比高達 85%,但是交易費飆升後,一下子跌到了 40%。終於,有證據證明我的直覺是對的:高昂的交易費勸退了小額交易。

可以預見的是,同樣的現象在體量最大的 ERC20 代幣 USDT 中也有跡可循。可以清楚地看到,隨着 8 月中旬平均交易費攀升,小額 USDT 交易量開始減少。大額 USDT 交易量依然保持堅挺,但總體而言呈現下降趨勢,因爲在交易費高峯期,交易熱情逐漸冷卻。

乾貨 | 公鏈手續費週期與負反饋循環(上)

高交易費會影響流動性嗎?

那麼我們已經證實,在比特幣和以太坊中,交易費與區塊區間使用率之間存在明顯的負反饋循環。我們已經知道這個週期在比特幣上是兩個月左右,那麼在以太坊上會怎麼樣呢?此外,交易者心中顯然存在一個相對交易額而言的交易費閾值,而小額交易者會避開交易高峯期。這就導致以太幣和其它代幣的平均交易額在交易費高峯期大幅上漲。

但除了這些還有別的嗎?還是說這只是重現了比特幣在 2017 年的週期性振盪?我敢打賭,這裏面還有些別的道道。

要知道,在 2017 年,比特幣交易都是在中心化交易所進行的,區塊鏈僅作交易所間結算和用戶存取款之用。整個市場實際是在鏈下的。用戶可以將法幣存入交易所賬戶,然後持有或出售比特幣,無需真正用到區塊鏈。因此,當交易費危機出現時,比特幣經濟雖然受到了一定的影響,但是很多用戶在交易所平臺上都有資金,或想用美元轉賬,他們還是可以繼續交易的。

相比之下,在 2020 年,以太坊上的交易(包括那些流動性挖礦代幣)很大程度上都發生在鏈上。雖然中心化交易所目前對價格形成來說依然至關重要,但是 Uniswap 之類的去中心化交易所上的交易量有時甚至會超過最大的中心化交易所。採用自動做市商模型的交易所不需要用戶進行 KYC 審查,也無需將代幣託管給第三方,或經歷繁瑣的引導流程,因此對於用戶而言方便得多。沒有訂單薄概念的自動做市商模型也非常容易上手。另外,某些資產和敞口類型只能在鏈上交易,比如,小型 DeFi 代幣或參與流動性挖礦。因此,鏈上流動性行業蓬勃興起。由於這些去中心化交易所上交易的不是以太幣,就是基於以太坊的代幣,每筆交易都需支付交易費。不同於中心化交易所,去中心化交易所上的每筆交易必須在鏈上結算。因此,鏈上交易費始終縈繞在所有交易者心頭。

因此,不同於比特幣在 2017 年呈現出的週期性振盪,我們重新繪製了一個修改版本,來說明以太坊在 2020 年的新動態。

乾貨 | 公鏈手續費週期與負反饋循環(上)

這第二個循環從何而來?爲什麼要單獨拎出擁有較大鏈上流動性的協議?

我們先要理解的一點是,如 Maya Zehavi 所述,高額交易費是對用戶徵收的累退稅。所謂的累退,指的是交易費與交易額大小無關,無論轉賬價值 100 美元還是 500 美元的以太幣,交易費都差不多(因爲交易費是基於交易的 Gas 使用量計算的,與交易的美元價值無關)。這就類似於具有累退性質的營業稅。與富人相比,食品等消費在工人階級的收入中佔比更大,因此對於後者來說,固定的 5% 營業稅實際上佔了他們收入的很大一部分。

打個比方,我們來玩一盤德撲,開盤佣金是固定費用(以美元計),不按彩金池底金額的百分比來計算。(這裏所說的佣金是賭場收取的運營費用)。玩家可以支付固定費用來玩某一手牌,或者選擇棄牌而不用付費。牌桌上有各種各樣的玩家:幾個職業玩家、幾個半職業玩家,還有一羣不太會玩的狂熱賭徒。開盤佣金可以隨意設定。要想贏錢,你不僅要贏過牌局中的對手,還要考慮開盤佣金這部分成本。也就是說,僅僅贏牌還不夠:你必須在支付完交易成本後仍有盈餘。

如果開盤佣金低,大家都會樂此不疲地玩下去。但是,一旦賭場變得貪心,想要增加佣金時,籌碼低的玩家就會更傾向於選擇棄牌。如果玩家要支付超過籌碼價值的 1/10 才能起手,他們就不玩了(除非手牌拿到了雙 A)。總的趨勢是,隨着佣金的絕對值上漲,越來越多玩家退出遊戲,最先退出的是賭資最少的玩家。

當非職業小玩家開始退出時,其他玩家可獲得的利潤也會大大減少。畢竟,半職業玩家就靠贏這些小玩家爲生。每個德撲玩家都知道,沒人想在週二早上跟半職業玩家和那些天天苦練牌技的玩家開一桌,而週五晚上跟一羣散漫的業餘賭徒開一桌就不一樣了,可以看着他們輸光籌碼,連滾帶爬逃出酒吧。

再說回以太坊,交易費就是牌局中的佣金,高昂的交易費讓散戶望而卻步,而這些散戶之前在 Uniswap 等去中心化交易所上花了不少時間。但當交易費漲到平均 14 美元一筆(如果是在 Uniswap 上用以太幣買入 DAI 之類的 DeFi 交易,交易費會高得多)時,對於小散戶來說,參與交易或流動性挖礦就變得無利可圖了。小散戶不得不退出市場。由於散戶消息不那麼靈通,他們是職業交易員最喜歡的交易對手(韭菜)。如果散戶不入場,那麼整個市場的利潤就少了很多,從而導致整體流動性下降和交易機會減少。

話說回來,上述理論很難憑經驗得到證實。如果根據不同的閾值以及對交易費的反應來分析 DeFi 領域表現活躍的錢包,或將價差與以太坊交易費進行比較,可能有助於證實上述猜想。但是,我們可以分析幾個數據點。首先,下圖摘自 Friedrik Haga 的 Dune Analytics,將去中心化交易所的交易量和以太坊上的平均交易費進行對比。

乾貨 | 公鏈手續費週期與負反饋循環(上)

我們可以看到,過去幾個月來,交易量和交易費呈相同走勢。這與高昂交易費會降低使用率(特別是從散戶的角度來說)的猜想相吻合。問題在於這之間的因果關係很難推論。通過這張圖,我們很容易就能推斷出,去中心化交易所上的交易量較高是交易費上漲的原因(反之亦然),而不是高昂的交易費會減少交易量。更有趣的是,下圖顯示了參與各種 DeFi 協議的每日新增地址量與以太坊上的平均交易費的對比(摘自 Richard Chen 的 Dune Analystic 報告)。

乾貨 | 公鏈手續費週期與負反饋循環(上)

除了 SushiSwap 和 UNI 代幣發行前後出現的兩次大漲之外,當以太坊交易費在 8 月中旬漲到新的水平後,DeFi 似乎不再像從前那般吸引新用戶了。

我們得出的只是一些推論。顯然,在交易費出現高峯期時,小型用戶會推遲交易,但是這對鏈上流動性的影響很難衡量。

以太坊交易費的前景

目前,我們還沒有在以太坊上看到完整的週期性振盪,因此很難估算週期長度。但是,本着作出具體預測的精神,我還是要給出自己的預測:在以太坊上,交易費、交易量,以及去中心化交易所上的流動性和交易量之間將持續呈正相關波動。可能會如下圖所示:

乾貨 | 公鏈手續費週期與負反饋循環(下)

如果你也相信去中心化交易所上的交易量和鏈上流動性環境通常會推動以太幣價格上漲,那麼我們很容易就能對這種現象產生的潛在價格影響做出有依據的猜測。由於 DeFi 系統需要鎖定以太幣來實現足額或超額擔保,這一保留需求影響着以太幣的價格。從這一方面來看,高額交易費會降低使用率,很可能會導致 DeFi 系統中的總鎖倉量減少,進而給以太幣的價格帶來壓力。

儘管如此,有一些反週期的特徵或能減輕振盪,使以太坊免受交易費高波動性的影響。

動態區塊空間

自誕生以來,比特幣只正式增加了一次區塊容量上限。以太坊則不同,它在必要時可以產生更多區塊空間,雖然幅度有所限制。從理論上來說,彈性區塊空間有助於穩定交易費,但這會帶來更多驗證需求,而以太坊的驗證需求已經非常高了。隨着以太坊的區塊使用率上升,礦工爲交易者提供的算力也不斷達到新高。

乾貨 | 公鏈手續費週期與負反饋循環(下)

但是,由於提高 gas 上限會提高叔塊率,使網絡更容易受到 DoS 攻擊,並提高全節點的運行成本,以太坊社區在是否要進一步增加 gas 上限的問題上存在分歧。雖然在節點運營成本方面,以太坊用戶比比特幣用戶更能接受折衷方案,但是二者都普遍認爲,僅僅增加區塊空間的供應量並非解決可擴展性問題的靈丹妙藥。因此,儘管一定彈性的區塊空間供給可以應對不斷增長的需求,但是很少有人願意支持完全可調整的區塊空間政策。

以太坊 2.0 與分片

我第一次寫文章談以太坊交易費的前景時,我認爲以太坊交易費可能會長期走高,而這將影響非金融應用的可用性。Vitalik 給我的回覆是:

乾貨 | 公鏈手續費週期與負反饋循環(下)

他的意思是,他仍然相信以太坊可以實現其願景:成爲一條低成本的區塊鏈,可以讓各種金融或非金融應用在上面運行。他提議的方案是,短期採用 Rollup,長期採用以太坊 2.0 和分片。Vitalik 稱,他預計以太坊 2.0 可以將可擴展性提高 100 倍以上,但他也認爲在 「誘導需求」 的影響下,交易費最終可能會漲到同等水平(譯者注:「誘導需求」 的一個例子是,修更多的公路並不能緩解擁堵,因爲更多的公路提高了汽車的性價比,使人們願意購買更多的汽車)。

我是傾向於同意他的觀點的,如果一個商品的生產效率提高,人們就會發現更多使用該(更便宜的)商品的用途。因此,即使把擴大區塊空間考慮進去,我們也會看到平均交易費達到較高水平。無論如何,以太坊 2.0 依然遙不可及,很難對此作出推論。至少,短期內我們不會看到費用方面的調整。

Rollups

在以太坊社區,目前正統觀念認爲,Rollup 是緩解以太坊當前交易費問題的主要方法。Rollup 有兩種主要類型:ZK 和 Optimistic,二者主要通過將多筆支付捆綁在一起,大大提高交易的經濟密度,從理論上來說可以保障底層交易安全的同時大大提高吞吐量。簡單來說,交易者要依靠中繼者來聚合大量交易並廣播這些交易的摘要。

ZK Rollup 要求廣播經過大量截斷的交易存根,以及這批交易的有效性證明。而 Optimistic Rollup 需要準可信的運營者來聚合交易,而交易者需要很大程度上假定這些運營者不會作惡。從理論上講,反激勵機制是通過將欺詐證明結合起來,對惡意行爲進行經濟懲罰來實現的。目前,ZK Rollup 僅支持簡單轉賬,而某些 OR 有望處理當前版本以太坊上所有類型的交易。關於 OR 的全面詳述,請看 Daniel Goldman 的這份綜合報告。

Rollup 可以將交易數據轉移到鏈下,並將有效性證明上鍊(譯者注:作者在此處的表述有誤。無論是使用有效性證明的 Rollup 方案如 zk-rollup,還是使用錯誤性證明的 Rollup 方案如 Optimistic rollup,都是將計算放到鏈下,而將交易數據發佈到鏈上)。比特幣在幾年前也採用了同樣數據極簡化的思路,推出了閃電網絡(能夠將數十萬筆交易減少至幾筆鏈上交易)和側鏈技術,同樣倡導提高效率的措施,比如,批量處理和 SegWit (譯者注:同樣地,rollup 與閃電網絡(狀態通道的一個特例)的原理有相似之處,但迥異的地方也多有)。多虧了 Rollup 的普及和快速的開發進程,Vitalik 大力支持將 Rollup 方案作爲實現以太坊可擴展性的最佳短期方案。雖然以太坊 2.0 可能還未準備好,但 Rollup 的願景已觸手可及。

Rollup 或許無法成爲解決以太坊交易費問題的靈丹妙藥,主要有兩個原因。第一,哄着所有區塊空間消費者變成區塊管家並沒有那麼容易,特別對服務供應商來說,他們本可以將費用轉嫁給終端用戶而無需內部消化。我們從比特幣中學到的教訓是,如果中介機構可以將費用轉嫁給終端用戶,他們對於投資建設可持續網絡基礎設施的動力就非常有限。

此外,由於以太坊已經反覆地提高 gas 上限來爲區塊空間消費者紓困(以增加驗證工作量爲代價),重度用戶可能更傾向於努力遊說以進一步提高 gas 上限,而不是耗費時間去打包 Rollup 交易。同樣,以太坊 2.0 能夠帶來的超大區塊空間可能會降低重度用戶對 Rollup 的熱情。而以太坊 2.0 目前的主要 「貢獻」 可能是導致重度用戶惰於提高區塊空間的使用效率。

第二,像以太坊這樣的區塊鏈在全球擁有龐大的用戶羣,並不是僅僅靠開發者或倡議者就能號召的。以太坊是開放的,不排斥任何參與者,也因此受到了龐氏騙局或其他歪門邪道的歡迎。而這些騙局的始作俑者(通常也是區塊空間的重度消費者)並不會爲了區塊鏈的未來做打算,也不會想優化他們的鏈上足跡。當然了,要是能看到 Forsage 用 Rollup 把龐氏騙局交易打包,推動技術發展,也是很有意思的。

在技術層面,Rollup 特別是 OR 在結算質量上與底層區塊鏈交易並無不同。當前版本的以太坊幾乎可以實現即時終局性,不會產生退款或無法結算的風險。這一特性使以太坊具有 「原子性」,也就是說,一筆鏈上交易要麼完全發生,要麼完全不發生。這讓用戶可以安全連接多個系統,而無需擔心因單筆付款結算失敗而產生的連鎖效應。正是這一特性使得以太幣可以成爲數字不記名資產。原子性還帶來了以太坊常被鼓吹的可組合性,它可以讓智能合約安全地互相引用,無需評估每個模塊即可構建更加複雜的系統。

引入 Rollup 等較爲複雜的系統會給原子性和可組合性帶來不確定性。由於某些 OR 採用了以錯誤性證明挑戰爲核心的信任模式,實現終局性的時長變得不容樂觀。Matter Lab 估計 OR 實現終局性的時間可能需要 1-2 周。(注意:這是 2019 年 11 月進行的估算,現有技術水平可能已經發生了變化。)爲解決該問題,有一個方案【‘提現期’】是通過中介讓用戶能儘早取出挑戰期內臨時凍結的代幣。我的理解是,這實際上創建了一個分級系統,「免費版」 Rollup 需要更長的終局期,而付費加速版可以縮短這一時間。

說白了,OR 打開了延遲結算的潛力。這不是什麼問題,延遲結算是所有高效現代支付系統的核心,但是與以太坊底層交易(類似現金)的結算模型不同。如果你只習慣使用銀行電匯轉賬,那麼改用自動清算所或信用支付會更高效,但這也意味着你必須忍受結算保證不足。這就是爲什麼信用卡付款可以申請退款,因爲信用卡付款並不會即時結算。這對消費者有利,但是對商家不利,特別是在商家需要這些資金來週轉的情況下。

除了終局性問題之外,引入 OR 可能也會影響到可組合性。我的確不是 Rollup 專家,但我看到有文章稱 OR 最大的缺點之一就是可組合性問題(中文譯本)。

由於上述原因,我並不認爲以太坊上所有主要智能合約都會切換到 Rollup 系統。對我而言,快速結算的以太幣或其它代幣轉賬與 Rollup 版本的代幣轉賬存在明顯差異,尤其是在結算方面。而且,如果可組合性或者原子性受損,那麼我們將要構建的系統會與已有系統差別很大。由快速結算的以太幣和代幣轉賬構成的 DeFi 必定有其獨特之處,我相信當大型區塊空間消費者開始切換到 Rollup 系統時,這一點將變得顯而易見。因此,即使有部分智能合約轉移到 Rollup 上,我也不認爲 Rollup 會在短期內有效降低交易費。

結論

離心式調速器與鏈上交易費之間的區別在於,調節費用是一個正常運作的系統帶來的副作用,而不是關鍵的設計考慮因素。在公鏈中,交易費的存在是爲了確保網絡資源不被浪費,並且爲驗證者提供收入,其目的不是抑制系統的使用。但實際上,交易費的確產生了這樣的影響,而且這種抑制作用變得越來越強。

因此,我們看到資源消耗、交易量、甚至鏈上產品流動性出現了週期性振盪,而非緩慢減速。這些動態趨勢在比特幣中早已存在,在以太坊上露出了苗頭。但由於以太坊以鏈上交易爲主,這對當下的以太坊破壞性更大。正如 Kyle Samani 所說,在高額交易費的壓力下,有限吞吐量很可能是 DeFi 的 「隱形漸近線」。

以太坊社區應該考慮交易費的週期性振盪對以太坊網絡的影響,並且知道可能永遠會有一些應用被高額交易費排擠出市場。最後,Rollup 雖然能解決可擴展性問題,但是從交易費的角度來看,可能並非最佳方案,因爲它會影響結算保證。

感謝 Ryan Gentry、Lucas Nuzzi 和 Antoine Le Calvez 對本文的幫助與反饋。

來源鏈接:medium.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