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rvisPlus 聯合創始人兼 CEO —— Stephen Wu,向我們分享重構社羣經濟的兩個階段:第一階段從效用價值入手,賦能社羣經濟,第二階段打造一個去中心化的數據價值集市。

原文標題:《區塊鏈的核心價值在於確權和重構組織方式》
分享:Stephen Wu,JarvisPlus 聯合創始人兼 CEO

Jarvis+ 創始人:在未來,社羣經濟能讓這個世界變得更公平Stephen Wu,JarvisPlus 聯合創始人兼 CEO

一、很多人都在談論區塊鏈如何改變世界,然而在去年年初比特幣達到 20000 美元的高峯,又經歷了去年下半年和今年年初的大跌後,目前很多人持悲觀態度,覺得現階段區塊鏈除了炒幣,沒有任何成熟的項目。您覺得區塊鏈到底是「未來」還是「龐氏」?

Stephen Wu:儘管區塊鏈行業在短期經歷了高峯和低估,但這也是任何一個行業在初期階段所必須經歷的。很多人說區塊鏈可以改變當今的金融體系,可以改變互聯網巨頭壟斷的中心化現狀等等。每個人眼裏都有不一樣的哈姆雷特,我覺得,區塊鏈具備的最大核心價值是:確權和重構組織方式。

這兩者之間是有因果關係的:只有當我們能實現以極低的成本,去確定很多有形和無形的「物」(如產品)和「念」(如知識產權)的歸屬,才能在短時間內,依靠結果的好壞進行評價並分享利益給貢獻者,這樣就能夠根據體驗和結果的高低,來重構人和人之間的組織關係。從這個角度來說,區塊鏈非常有價值,而且很實際。

二、互聯網行業經常談社羣經濟,但除了熱熱鬧鬧的「網紅」,也沒有看見任何可以顛覆傳統互聯網的地方,社羣經濟是僞命題嗎?

Stephen Wu:互聯網讓信息可以便捷而快速的流動,沒有了地理邊界的概念,讓每個人都能夠連接到互聯網的一個邏輯 ID 上,是非常偉大的發明!但由於互聯網是全新的物種,在管理和規範上嚴重滯後,所以造成互聯網巨頭能夠發揮先發優勢脅持用戶,從而變成流量壟斷者。

這些流量壟斷巨頭爲了使自己長期壟斷利益最大化,反過來製造鴻溝,讓流量在自己控制的範圍內流動。一旦遭遇遇外界的創新威脅,這些互聯網巨頭就控制流量,使創新被扼殺在搖籃中。所以,再好的互聯網創意離開了流量,也很難成功。反過來說,就算不是很好的項目,只要能得到巨頭的支持,就會有流量,也可以飛速發展。這些項目可以依託互聯網巨頭的流量,在這個過程中慢慢修改完善,一樣可以打敗競爭者。

但是這種做法,不但扼殺創新,還會在市場經濟環境中造成供需矛盾加劇。一方面,商家需要花費大量的資金來投放廣告,但往往效果還不是很理想,產品依舊很難賣出去;另一方面消費者爲了一個馬桶蓋或者一個電飯煲這樣的日常消費品,不遠千里從國外買回來。商家花了非常高的成本做推廣,就拿不出更多的錢來做研發特別是基礎研發,產品同質化嚴重。控制信息流的互聯網壟斷巨頭,卻幾乎可以攤着分錢不勞而獲,美其名曰平臺分成。這樣的生產和銷售被信息巨頭的流量隔離,消費者能夠看見和聽見的信息被控制,只能被動接受,即使有選擇也只能是被動選擇。

社羣經濟是依託人們相同的需求和愛好,在一定的時間投入之下,凝聚人和人的經濟形式。初期由於自發形成社羣管理能力偏低,所以經濟規模和影響遠遠達不到流量經濟的規模。但物競天擇不進則退,在目前流量經濟的各種弊端面前,由於社羣經濟本質上讓生產者和消費者二合爲一,通過共同的體驗,讓用戶成爲全流程最佳體驗迭代的驅動力。

就好比在軟件研發過程中,面對最終消費者的軟件產品常常在研發代碼過程中,會選擇敏捷研發模式 (XP),以很多小的可以獨立運行的里程碑版本開發,來代替傳統的很大項目的複雜需求和開發。社羣經濟就是沒有代碼的敏捷開發模式,社羣管理的方法論和能力成爲產業升級的必要裝備。所以我覺得,社羣經濟不僅不是僞命題,更重要的它是未來。

三、您爲什麼這麼看好社羣經濟呢?

Stephen Wu:因爲我覺得在未來,社羣經濟能讓這個世界變得更公平:沒有巨頭壟斷,把數據還給用戶本身,並且能夠分享數據帶來的巨大價值。Jarvis+的誕生就是秉持着讓每個人和每個組織都可以擁抱智能經濟的原則。今天的世界每個人會產生出很多的數據,我們個人的基因數據、教育數據、社交數據等,很多數據都是掌握在中心機構裏面,並沒有達到真正的去中心化。

隨着深度學習技術帶給人工智能領域的突破性發展,沒有數據就沒有智能,數據變得異常重要,壟斷數據也成爲巨頭壟斷的新形式。而壟斷數據的最直接的結果,就是人工智能發展受到阻礙,甚至第四次工業革命浪潮的速度和廣度也會放緩。只有利用區塊鏈,每個人才能真正成爲自己數據的主人。

在以分佈式技術和密碼學知識爲核心創建的數據平臺和市場中,創意想法遠遠比流量重要,只要你能說服別人,你就可以非常快速和便捷的獲得數據使用授權,然後多中心化的創建一個跨平臺的各種社羣經濟實體。這裏會有多中心化的「Facebook」、跨平臺的「淘寶」和「Airbnb」,它們所需要的「數據語料」會作爲產品研發和價值體現的重要原材料,並且是屬於個人的。普通大衆通過先前設定好的標準,可以很方便的授權使用數據和產生數據之後的利益「分成」。

而且,我們現在社會最大的不公平,就是容易歧視一些少數派,但是在機器學習過程當中,最需要的就是少數派的數據。如果今天機器學習的精準率達到 90% 了,要使 90% 變成精準率達到 99%,需要的不是以前已經學過的數據,而是跟以前最不一樣的數據。這樣少數派不僅不會被歧視,還會更有價值,使人們無需爲了不被歧視,而特意扼殺自己個性,從而社會更加的公平。

四、確實,我們現在身邊有太多的不公平,讓數據特別是社交數據迴歸所有者,讓世界更加的公平確實是非常值得欽佩的願景,那你們目前打算如何解決?

Stephen Wu:我們目前是分成二個大的階段:第一階段從效用價值入手,賦能社羣經濟。通過 NLP 技術,從社交平臺中各顯有價值的數據應用場景開始,讓在這些場景中的參與者能夠把社交數據價值化,同時利用區塊鏈技術,先讓最重要的核心價值社羣數據上鍊。

第二階段致力於打造一個去中心化的數據價值集市,實現社交數據的價值傳遞和共贏。讓第一階段產生和沉澱的數據以社交數據價值主題中心聚合原則 (SSV:Social data Surround Valuable domain) 規範和流通,讓數據產生聚合效應,所有者和使用者平等共贏,服務智能經濟。

通過社羣經濟,使各個社羣產生價值,再通過區塊鏈技術,把不同的社交平臺「連接」起來,實現語料價值化之後的上鍊。也就是說,通過各個實現價值的社羣爲節點,回溯了對其產生價值的用戶語料,這樣成千上萬的社羣節點用分佈式技術鏈接起來,就是普通用戶語料上鍊,而且這樣的語料可以分享爲對其節點價值的利益分成。

社羣節點也就是社羣管理員,作爲 2b 成員,可以不用事先支付費用,而通過後期價值產生之後的分成獲得數據語料。這樣不管對於普通用戶來說,讓社交化數據語料迴歸自己控制(私鑰),還是授權自己的社交化數據產生價值獲得利益(上鍊,交易)都是有利的。

對於社羣各管理員來說,只要有一個好的想法就可以去實踐,並不會因爲拿不到流量和數據而止步。後期有了利潤,可以通過區塊鏈和數據所有者分成,並且數據還可以二次轉授權,給更能產生價值的社羣使用。

打個比方,就像宇宙星系,是由衆多恆星和周邊圍繞它運行的行星組成的。單獨拿一個恆星系來說,必須有圍繞恆星旋轉的行星,才能稱其爲恆星系,比如太陽系。就好比我們不同的人,通過興趣和時間的投入,圍繞一個或多個社羣產生交互和語料。

多個恆星系又被更大的引力所吸引和運轉(中心是巨大黑洞)形成星系,比如銀河系。我們多個社羣可以有相同或者相近的屬性,形成這一類社羣的羣落,比如快消社羣、戶外社羣、學習社羣等。多個社羣羣落合在一起,就是我們社羣的價值鏈,好比我們多個星系構成的宇宙。

我們目前主要處於第一階段,已經在包括 Telegram 和微信在內的幾大社交平臺實現了社羣管理機器人,並且我們的機器人和私聊場景的客服機器人完全不一樣,是基於羣聊場景沒有上下文情形下的機器人。目前已經可以從羣聊場景中凝聚共識、以對話方式做 bounty 活動、實現羣的裂變增長、羣分析等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