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區塊鏈行業飛速發展的背景下,區塊鏈行業正在面臨人才供不應求的問題。爲了滿足企業業務快速增長的需要,提前圈定爲數不多的人才,爲未來做儲備,包括阿里、百度在內的許多大型互聯網公司以及區塊鏈頭部公司開始自己下場進行區塊鏈人才培養。

中國區塊鏈行業人才缺口將達 75 萬以上,歐科雲鏈「鯤鵬計劃」將大幅擴容技術人才

自 2019 年 10 月 24 日以來,區塊鏈行業在「脫虛向實」的方針之下飛速發展,區塊鏈相關企業數量飛速攀升,各行各業對區塊鏈人次的需求也呈現爆發式增長。

然而,作爲新興產業,區塊鏈行業本身的人才存量較小,同時區塊鏈行業對人才能力要求複合、培養人才的週期長。現有的人才培養機制已經無法滿足快速增長的行業需求,造成人才供不應求現象。

爲了滿足企業業務快速增長的需要,提前圈定爲數不多的人才,爲未來做儲備,包括阿里、百度在內的許多大型互聯網公司以及區塊鏈頭部公司開始自己下場進行區塊鏈人才培養。

作爲國內本土成立最早的區塊鏈企業之一,2020 年 5 月,歐科雲鏈在人才培養上推出「鯤鵬計劃」,計劃從「人才擴容」、「人才培養」、「伯樂計劃」三個維度,擬 3 年內培養 1000+區塊鏈領域精英。

區塊鏈行業發展面臨人才緊缺

在區塊鏈行業飛速發展的背景下,區塊鏈行業正在面臨人才供不應求的問題。

2019 年 10 月 24 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就區塊鏈技術發展現狀和趨勢進行第十八次集體學習,區塊鏈被上升爲國家戰略高度。2020 年,政府工作報告首提新基建,區塊鏈技術與人工智能、雲計算等技術一起,被列入信息基礎設施範疇。

政策紅利之下,區塊鏈產業正在加速爆發,區塊鏈企業數量逐年上升。根據賽迪智庫發佈的《2020 年上半年中國區塊鏈企業發展報告》,我國區塊鏈技術相關企業註冊數量持續增加,總數已超過 4 萬家,僅 2020 年上半年,新成立的企業高達 8146 家,增長率達到 275.31%。

各行各業對不同種類的區塊鏈人才有了更大的需求。根據拉勾大數據研究院發佈的《2020 年新基建人才報告》,六大新基建直接相關行業的人才需求指數大幅上升,其中區塊鏈行業人才需求增幅達 67%,爲新基建相關行業最高。

但是,作爲一個新興發展的行業,人才緊缺正在成爲制約區塊鏈企業進一步發展的重要因素,在區塊鏈招聘市場中,人才處於「一將難求」的地步。《光明日報》報道援引從業者觀點指出,區塊鏈行業仍處在相對早期的起步階段,目前在國內外的大學裏幾乎都沒有單獨設置針對區塊鏈行業的學科,用人單位雖然開出了豐厚的待遇,但符合要求的求職者可謂鳳毛麟角。

由工信區塊鏈產業人才研究所指導發佈的《2020 區塊鏈產業應用與人才培養報告》中具體指出了中國區塊鏈行業人才培養面臨的難題:

一 . 在人才培養時間方面,因爲區塊鏈行業還是一個新興事物,行業人才的培養時長和入行難度均比互聯網行業要高;

二 . 在政策方面,缺乏人才培養政策。上海、香港、杭州、重慶、貴陽等地紛紛出臺數字經濟區塊鏈產業「搶人」政策,但相關明確的人才培養政策還未完善。

三 . 存量人才質量方面,擁有相應知識結構和工作經驗的存量人才鳳毛麟角。

四是在人才標準方面,工信部人才交流中心已發佈首個區塊鏈崗位能力標準,但整個行業的人才培養標準還有待豐富和完善。

概括來說,由於區塊鏈人才培養週期長,高校培養體系不完善,且區塊鏈涉及 IT、通信、密碼學、經濟學、組織行爲學等諸多知識領域,需要具備一套高度複合性的知識體系,因此「區塊鏈+產業」的複合型人才嚴重匱乏,持續面臨供不應求的局面。

根據國際權威諮詢機構 Gartner 預測,隨着區塊鏈技術的發展,中國區塊鏈人才缺口將達 75 萬以上。這意味着,如果不加大區塊鏈人才培養力度,未來區塊鏈產業發展將面臨人力不足的問題。

企業成區塊鏈行業人才培養重要力量

在人才緊缺的背景下,政府、企業、高校等主體都在區塊鏈人才培養的方向上持續發力。

歐科雲鏈研究院發佈的《歐科雲鏈研究院:從中美對比談國內區塊鏈人才培養》報告指出,自 2020 年以來,全國各地政府已累計出臺超過 11 項區塊鏈人才相關政策,部分地區甚至開出了數百萬的人才扶持計劃。 在 2020 年 5 月,人社部公佈的 9 個新興職業名單中,區塊鏈工程技術人員、區塊鏈應用操作員亦被包含在內。

高校端,2020 年 5 月,教育部印發《高等學校區塊鏈技術創新行動計劃》,計劃提出到 2025 年,在高校佈局建設一批區塊鏈技術創新基地,培養匯聚一批區塊鏈技術攻關團隊,推動若干高校成爲我國區塊鏈技術創新的重要陣地。

互鏈脈搏、獵聘聯合發佈的《2020 年中國區塊鏈人才發展研究報告》顯示,全國已有 33 所高校開設區塊鏈課程,其中不乏清華大學、北京大學、浙江大學等知名學府。2020 年,成都信息工程大學開設全國首個區塊鏈本科專業,計劃招生 150-200 名。

不過,從時間上看,這批來自高校的增量至少需要等到 2024 年才能畢業進入市場。而對於當下急需人才進行發展的區塊鏈企業而言,是遠水解不了近渴。

原騰訊區塊鏈業務總經理蔡弋戈在接受《中國企業家》採訪時曾表示,(騰訊區塊鏈項目)技術人才基本都是騰訊內部轉化過來的,因爲區塊鏈行業本來就很新,沒有幾個人做過區塊鏈。「就像當年移動網絡的到來一樣,你要招做安卓、iOS 開發的很難,我們都是自己培養。」

越來越多的企業正在自己下場爲區塊鏈人才做儲備。2020 年以來,多個大型企業相繼宣佈推出區塊鏈人才引進 / 培養計劃,並探索與高校或科研院所合作,聯合培養區塊鏈人才。2020 年 7 月,螞蟻集團宣佈面向全球高校設立一項 X 合作計劃,旨在加大招募和培養區塊鏈核心技術人才,目前已有上海交通大學、麻省理工學院、華東師範大學、中山大學等國內外知名高校加入。百度超級鏈組織各類區塊鏈開發大賽、推出超級鏈實訓室、百度超級鏈學院等等。

短期來看,如騰訊蔡弋戈所說,爲了滿足快速發展的區塊鏈業務需要,企業自己培養可以縮短鏈路,儘快完成人才補給;長期來看,在《2020 年中國區塊鏈人才發展研究報告》的預測中,未來若干年,區塊鏈企業們還將在區塊鏈人才上展開新一輪的爭奪戰。因此,對於企業來說,自己下場可以提前圈定人才,爲未來的發展贏來優勢。

歐科雲鏈加碼區塊鏈人才培養

歐科雲鏈由徐明星在 2013 年創辦,定位於全球區塊鏈技術與服務提供商。是中國本土成立時間最早的區塊鏈企業之一,旗下有區塊鏈大數據、區塊鏈技術研發與應用、區塊鏈產業投資、區塊鏈孵化器、美元合規穩定幣、持牌數字資產交易等業務。

面對人才緊缺,2020 年 5 月,歐科雲鏈亦宣佈啓動一項「鯤鵬計劃」,計劃從「人才擴容」、「人才培養」、「伯樂計劃」三個維度,擬 3 年內培養 1000+區塊鏈領域精英。

中國區塊鏈行業人才缺口將達 75 萬以上,歐科雲鏈「鯤鵬計劃」將大幅擴容技術人才

人才擴容方面,歐科雲鏈表示,在疫情下該公司仍保持着較高水平線的招聘量,超六成爲區塊鏈技術研究、應用落地等相關崗位,包括區塊鏈開發工程師、資深 Java 開發工程師(區塊鏈)、資深 iOS 開發工程師等。

據其集團人力資源總監透露,2020 年其全年引入各類區塊鏈人才近 500 名,通過線上聯合海外高校進行的海外校招,吸納近 40% 的海外留學生。2021 年,歐科方面將在全球範圍內大幅擴容,同比增幅預計超 30%,增容中超五成爲技術性人才。

人才培養方面,設立專項資金,專門投入於區塊鏈潛在人才培養,並且之後將與院校、科研機構合作,實現人才精準對接。具體來說,歐科雲鏈稱對於新增人羣,主要以適崗爲先,對其技術培訓。對於專業人羣,則夯實基礎,修煉內功;對於管理人羣,優化賦能,創造績效。

伯樂計劃方面,則是通過豐厚的獎勵機制,邀請行業人士廣泛推薦人才,可獲高至數萬元獎勵,以達到更廣範圍引入人才目的。

歐科雲鏈表示,總體來說其培養思路主要分爲三個部分,一是加強內部人才培養,二是吸納外部優秀人才,三是尋求與高校、科研機構的合作,探索聯合培養模式。2021 年,「鯤鵬計劃」將在原有基礎上進行大幅升級,新增加的具體舉措主要包括有:

第一,加快需求側力量整合,聯合北京青年互聯網協會區塊鏈委員會、海南省區塊鏈協會、福建省區塊鏈協會等各地行業協會,與產業界的優秀企業共同發起成立區塊鏈人才發展聯盟,共同打造需求側的綜合性人才招聘與職業發展平臺。

第二,推動供給側優化升級,聯合工信部人才交流中心、工信區塊鏈產業人才研究所、中國區塊鏈智庫人才專委會等政府機構和專業機構,發起設立區塊鏈產業人才培養基地,聯合高校、科研院所等各方面高水平師資資源,面向存量人才和高校學生開展認證培訓。

第三,開展社會化科普教育,在教材編寫、圖書出版、音視頻生產等領域繼續發力,爲區塊鏈的社會化認知提供高質量的工具;同時還將聯合行業各方力量共同組織開展「區塊鏈科普教育公益行動」,組建專業講師團走進機關、學校、社區,開展形式多樣、通俗易懂的科普教育活動,爲全行業的長遠發展夯實社會認知基礎、挖掘儲備人才。

來源鏈接:www.jiemi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