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恐慌大傳染,理性預期何時歸?昨天,沙特宣稱將提升原油產量至‍1300 萬桶 / 日,不甘示弱的俄羅斯放話稱能達到創紀錄的 1180 萬桶 / 日,川普緊急致電沙特王儲,以及與原油市場份額此消彼長的北美頁岩油,讓沙俄美三國捲入一場原油“三國殺”。‍疫情下“三國殺”,全球股市“熔斷日”。繼道瓊斯昨日跌入技術性熊市後,今天又大跌逾 9%,標普 500 指數觸發美股史上第三次熔斷,歐洲斯托克 600 指數跌幅擴大至 10%,創歷史最大跌幅。據不完全統計,除了美股外,日內還有巴西、加拿大、泰國、菲律賓、韓國、巴基斯坦、印尼等國家股市發生熔斷。同樣在昨天,世衛組織將新冠肺炎疫情提升至最高等級的“全球大流行”。零售銷售下滑、工業生產趨弱,原油需求本就疲軟不堪。主要產油國又誓言大幅增產,油價在經歷最近 30 年來的最大單日跌幅後,目前已創自 2003 年以來的價格之最。CBOE 恐慌指數 VIX 最高觸及 69.26,超過 2008 年的歷史高點。這一指數表明市場目前處於極度恐懼狀態,恐懼程度與美國次貸危機相當。全球恐慌大傳染,理性預期何時歸?
‍我們知道,原油是大宗商品的代表,具有生產要素和消費品的雙重屬性,原油價格背後反映的是全球經濟走勢與狀況。國際原油需求低迷,油價就會下跌,消極經濟預期就會出現,股市相應下跌,這是正常邏輯。然而,疊加原油供給增加造成的油價進一步下跌,會讓人們對經濟惡化的預期進一步強化,因爲我們只感受到了油價下跌帶來的深深危機恐慌感,並未考慮到底有多少成分是真實的需求銳減造成的。供給+需求雙重疊加造成的恐慌將使股市被血洗,在股市快速下跌時機構出於避險考慮退出市場,導致流動性枯竭、市場共振,出現爭相拋售的踩踏現象,並連鎖反應到全球債市、黃金、商品、匯市和加密貨幣市場等。‍比特幣:短期不避險,中期看減產,長期看需求。上篇文章 中我們已對數字資產市場的核心資產做出以上三個判斷。“避險新貴”不避險。從原油減產失敗的當天,比特幣從 9000 美元連續下穿四個整數關口,最低報 5500 美元,周最大跌幅 40%,幾近腰斬。據金果子數據,數字資產市場今日全網淨流出 66 億元人民幣,再創年內新高。BitMex 比特幣永續合約當天多頭爆倉高達 347 億元人民幣。從資金流出數、爆倉額來看,近日比特幣交易擁擠狀況明顯,受到了非常明顯的流動性和恐慌情緒衝擊。全球股市大跌,加之新冠病毒帶來的恐慌心理,機構面對產品贖回和追加保證金等壓力,流動性存在兌現需求,比特幣今日成爲巨大的流動性出口,資金出逃極其猛烈。‍理性預期何時歸?恐慌主導下,理性預期要佔據上風並將恐慌擊敗,主要看兩方面:疫情端:新冠疫情顯露控制跡象。原油端:第一季度經濟數據陸續披露,顯示良性,則原油需求端見暖;主要產油國達成減產協議,或者價格博弈減弱甚至消停,抑或北美頁岩油主動減產使得油價回升。疫情端:主要國家疫情情況所處的大體位置:目前僅有中國進入疫情消退期;新增確診數下降,病例數量下降的僅有韓國處於緩和期;新增確診數還在增加,但病例增速下降,目前僅有意大利和伊朗是處在初步控制期;而美國、德國、英國、法國、西班牙、瑞士、挪威、荷蘭等都處於爆發期。‍
全球恐慌大傳染,理性預期何時歸?
已經開始遠程指導歐洲抗疫的鐘南山教授今天稱,“6 月份結束疫情是可以期待的”,具體要看各國的實際行動。上述左邊國家新增病例數“見頂回落”之日,應該就是市場“見底回升”之時。原油供給端:在疫情敏感時刻,沙特和俄羅斯以幾乎自殘的方式,開打石油價格戰,出牌之詭異,令人匪夷所思。價格戰起碼在短期內不會結束,博弈或將常態化,減產暫時處於難產狀態。原油需求端:美國宣佈歐洲旅行禁令,歐日及中東南美多地隔離管控力度加強,芝商所成爲美國首個關閉交易大廳的交易所,全球市值最大的紐交所也在採取預防措施將交易員和其他員工分開,包括微軟、亞馬遜、蘋果、推特、谷歌在內的多家跨國大型公司都已經建議員工在家中工作,NBA 宣佈將無限期停賽等等一系列事件,都預示一季度的經濟數據不會太好看。最後,從資金流看,比特幣價格最近短期內確實受到了美元和股市等其它資產價格波動的較大影響,市場表現存在一定連通性和相似性,主要在於心理恐慌具有傳染性,這是人性本質,無論在哪個市場。恐慌本質上是一種社會信任危機,是個體對自己所處的環境喪失信任之後的應激性反應。恐慌時首先會出現“否認”心理,隨之而來的就是“過度作爲”心理,然後認知偏差。然而,不管是用戶數量還是總市值,數字資產對於投資者仍是“尚未被滿足”的需求。技術成熟度、法律滲透度、市場採用率等各個方面在逐漸完善。因此,中長期看,數字資產市場仍舊是初期茁壯成長的樣子,並且一直都有相對獨立的市場漲跌週期,擾動常常存在,過度衝擊也時常存在,但減產週期一直存在。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