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傳染病防控能力“都挺差”,中國要如何改進?

大部分國家對生物安全問題重視不夠,並未將其放在優先考慮的政策領域,部分國家對衛生安全投資不夠,相關工作停留在表面,可以說沒有任何一個國家對新冠肺炎等生物安全威脅做好充分準備。

全球傳染病防控能力“都挺差”,中國要如何改進?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文 | 馬亮 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研究員、公共管理學院教授

儘管世界衛生組織在將新冠肺炎確定爲“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的同時,不建議成員國採取旅行限制等防控措施,並呼籲成員國冷靜對待,但是,美國、日本、新加坡、泰國等多個國家和地區仍然採取了緊急防控措施。從全球來看,哪些國家在應對新冠肺炎及類似傳染病跨境擴散方面會更加有力?

此前發佈不久的《全球衛生安全指數》(Global Health Security Index,簡稱 GHS Index)或可爲我們評估和預測新冠肺炎的全球應對與各國表現提供參考依據。

上述報告是在 2019 年 10 月,由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布隆伯格公共衛生學院(Johns Hopkins Bloomberg School of Public Health)聯合核威脅倡議(Nuclear Threat Initiative,NTI)和經濟學人智庫(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EIU)發佈的,對 195 個國家進行了全面評估。

從該報告來看,可以說沒有任何一個國家對新冠肺炎等生物安全威脅做好了充分準備,這也意味着世界各國都不能對疫情掉以輕心。

如何評估一個國家的衛生安全水平

一個國家的衛生安全水平是指政府是否有能力去有效預防傳染病爆發,並在傳染病爆發時快速查明、報告和響應。這項評估從 6 個方面、34 個指標、85 個子指標和 140 個問題出發,通過可以公開獲取的數據進行綜合評估,爲各國診斷衛生安全體系並發現問題和提高能力提供了指南。這項評估花費了兩年半,有 13 個國家的國際專家組參與評估。該指數包括如下 6 個維度:

預防(Prevent):預防病菌的出現或泄露。

查明和報告(Detect):快速查明並報告有可能引發全球關注的傳染病。

快速響應(Respond):快速響應並減緩傳染病的擴散。

衛生體系(Health):建立了充沛穩健的衛生體系,收治患者和保護醫護人員。

遵守國際規範(Norms):承諾提高國家能力,在衛生安全方面提供資金用於補短板,並遵守全球相關規範。

風險環境(Risk):總體風險環境和各國面對生物威脅的脆弱性。

該指數主要從各國的能力進行評估,不僅關注各國是否具備能力,而且評估這些能力是否得到定期檢驗。與此同時,該指數不僅評估各國自身能力,而且也評估各國能否對全球災難性生物風險進行應對和做出貢獻。

該指數認爲,衛生安全的核心原則是強調集體責任,因此需要採取集體行動。在傳染病防控方面,任何國家都不能置身事外,並需要在抗擊傳染病擴散方面加強國際協同。一方面,各國需要對本國的傳染病防控能力瞭若指掌,才能不斷補短板並全面增強衛生安全水平。另一方面,各國也需要對鄰國坦誠公開,使其他國家能夠在出現傳染病時採取必要措施。

評估顯示,滿分 100 分,全球平均分只有 40.2 分。60 個高收入國家的平均分也只有 51.9 分,可以說是不及格。沒有任何一個國家達到了應對傳染病的完全就緒度,多數國家在對傳染病爆發的預防、發現和響應方面都存在能力欠缺。

總體來說,大部分國家對生物安全問題重視不夠,並沒有將其放在優先考慮的政策領域。部分國家對衛生安全問題投資不夠,相關工作停留在表面上。多數國家都建立了傳染病防控體系,但是卻少有國家真正實戰操練。還有一些國家政治動盪,並使政府應對生物威脅的能力嚴重不足。該報告指出,人口少的島國評分普遍較低,在應對傳染病方面會力不從心。

如表 1 所示,美國、英國、荷蘭、澳大利亞、加拿大等國家在衛生安全方面表現最佳,但是這些國家也還有較大的提升空間。該報告認爲,泰國表現不俗,評分爲 73.2 分,綜合排名第 6 位,是中等收入國家中唯一躋身排行榜前列的國家。泰國的衛生體系健全,醫療服務的可及性高。在監測和追蹤病毒、與否和快速響應等方面,也都表現不俗。

全球傳染病防控能力“都挺差”,中國要如何改進?

該報告認爲,超過三分之二的病毒都是從動物傳染到人,然後才人傳人的。但是,針對人、動物和環境的衛生管理卻分散在不同部門。這意味着要秉承“整體衛生”(One Health)的理念,加強人、動物和環境方面的衛生安全協作合力,通過相關部門的信息共享和人員培訓。

中國的衛生安全狀況如何

中國評分爲 48.2 分,在全球 195 個國家排名 51 位,而且各個方面的分項排名差別較大。中國在東亞五國中排名第 4 名,在人口超過 1 億人的 13 個大國中排名第 6 位,在 56 箇中高收入國家中排名第 12 位。

全球傳染病防控能力“都挺差”,中國要如何改進?

中國在衛生體系方面表現最高,全球排名第 30 位;其次是快速響應,全球排名第 47 位;中國在預防、查明和報告、風險環境等方面的表現緊隨其後;從評估來看,中國表現不太理想的是遵守國際規範的情況,排名是第 141 名,同其他維度的表現相差甚遠,也是 6 個維度中唯一一項低於全球平均分的。

但是,從此次新冠肺炎的應對來看,中國政府同世界衛生組織保持密切溝通,得到了國際同行的高度肯定,在遵守國際規範方面的排名不應如此之低。該指數的研究人員也承認,針對各國的評估不是一錘定音,而是需要動態觀測和因應調整的。我們相信經此一“疫”,中國在國際規範履行方面的表現會得到包括世界衛生組織在內的國際組織和更多國家的認可。具體來看,中國在如下方面的表現有待提高。

預防:在預防動物傳染病、負責任的科學研究、免疫等方面,不妨參照美國、瑞典、泰國、荷蘭、丹麥等幾個排名靠前的國家,進一步增強這些方面的傳染病預防、免疫接種和科學研究工作。

查明和報告:在人、動物和環境衛生部門之間的數據共享方面可以學習美國、澳大利亞、拉脫維亞、加拿大、韓國等國家的做法,使跨部門信息共享和業務協同能夠支持傳染病的快速查明和及時報告。

快速響應:在演練應急預案、公共衛生與安全部門的溝通等方面可以借鑑英國、美國、瑞士、荷蘭、泰國等國家的做法,定期開展應急預案的實戰演練和模擬測試,並加強相關應急管理部門之間的溝通和合作。

衛生體系:在醫療服務的可及性、發生公共衛生緊急事件時醫護人員之間的溝通等方面可以學習美國、泰國、荷蘭、加拿大等國家的經驗,進一步擴大醫療服務的覆蓋面,併爲醫護人員提供更強的支持和服務。

遵守國際規範:在遵守報告要求、國際承諾、財政投資、共享數據等方面,可以效仿美國、英國、澳大利亞、芬蘭、加拿大等國家的做法,加強同國際組織和其他國家的信息共享和合作,既爭取它們的支持和援助,也在全球公共衛生領域發揮更大的領導作用。

風險環境:在政治與安全風險方面可以參考列支敦士登、挪威、瑞士、盧森堡、奧地利、瑞典等國家的做法,認識到傳染病防控的重要性和整體性,並從經濟、社會、政治等其他方面提供支持。

從這些評估來看,整體而言,全球在防範傳染病方面同最理想的狀況還存在令人堪憂的巨大差距,即便是表現最好的國家也很難說能夠萬無一失。如果發生全球災難性生物風險,後果不堪設想。在此次新冠肺炎的防控中,中國政府本着對全球負責的態度,採取了遠超過世界衛生組織建議的措施。武漢等湖北城市採取“封城”這樣極端的防控措施,爲全國其他地區降低疫情風險做出了貢獻,也爲降低新冠肺炎在其他國家和地區肆虐做出了巨大犧牲。

當然,這個指數試圖“一刀切”地使用一把尺子來衡量各個國家的衛生安全狀況,這可能會存在削足適履的問題。比如,在疫苗接種方面各國會結合本國國情而採取不同標準,要求各國都按照該指數來做可能也不妥。再如,在對風險環境的評估方面,該指數仍然戴着有色眼鏡,無法對中國等國家做出公允的評價。

與此同時,我們在參考該指數的同時,也要警惕和避免被國際排名“牽着鼻子走”。儘管中國專家參與了該指數的編制,但是該指數的主導權仍然掌握在發達國家的專家手中。公共衛生相對來說是中性的政策領域,不像廉政、人權、民主等帶有政治意識形態色彩。但是即便如此,也應結合中國國情采取適合的措施,而不是對這些國際排名照單全收。

最後,中國是一個幅員遼闊的大國,各地區在傳染病防控方面的表現也不盡相同。在此次疫情防控中,各地政府採取了不同措施,也反映出不同的應急管理能力。未來可以考慮參考該指數開發中國版的評價體系,對各地區在應對傳染病方面的各項能力進行定期診斷和評估,並通過各地區之間的互學互鑑來逐步增強衛生安全水平。

全球傳染病防控能力“都挺差”,中國要如何改進?

全球傳染病防控能力“都挺差”,中國要如何改進?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