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是數字資產礦業格局急速變遷的一年。無論是比特幣減半,傳統投資機構佈局礦業,還是新冠疫情的蔓延,DeFi 崛起致使以太坊 Gas 費用的暴增,預期的發展、行業的黑天鵝和新機遇都在無時不刻的影響着整個礦業的發展。在技術和資本的浪潮下,礦業正在醞釀更大的變革。星火集結號「2020 以太坊生態全國行」在這個特殊的背景下再度啓航。本次大會由星火礦池、貝寶金融主辦,Nervos 提供戰略支持。

10 月 17 日,星火集結號「2020 以太坊生態全國行」第三站在昆明舉行,嘉賓包括星火礦池運營負責人 cz、貝寶金融金融服務部董事總經理佟磊、彩雲比特 COO 運營總監鍾銳、Nervos 基金會聯合創始人呂國寧以及 Amber Group 行業總監 Lorry 等。本文爲昆明站活動精彩回顧。

主題演講|ETH 2.0 時代,星火礦池助力礦工迎接新機遇

演講嘉賓:星火礦池運營負責人 cz

以太坊大概 11 月份會啓動 2.0 的零階段,但有兩個風險點存在的,第一個是單向質押,phase 0 階段轉入信標鏈的以太幣在此階段無法再轉出;第二個是沒有明確的可以開始交易和轉賬的時間節點。

一直以來礦工都很好奇如何參與這個質押,幾乎所有礦工都知道每個驗證節點必須要有 32 枚以太幣,但如果持幣數遠不足 32 枚或超出 32 枚該怎麼辦呢?比如你有 63 枚以太幣,你就只能先啓動一個節點,然後購買 1 個以太幣後再啓動第二個;再比如你有 320 枚以太幣,你就需要啓動 10 個信標鏈節點,這個過程是線性擴展的,整體的運維成本也會線性增加,無論是對開發者還是礦工來說,這都是一個有挑戰性的事情,而且對於持幣數很小的小礦工,是不是就參與無望了呢?

星火爲了解決這個問題,對賬戶挖礦進行了優化,讓礦工可以以更小的代幣來參與 2.0 的質押,在 ETH2.0 啓動的時候首先爲礦工羣體提供小額參與的機會,每天的挖礦收益都可以定投,就像買以太坊國債一樣,關於信標鏈、驗證者節點、slash 懲罰等都不需要關心,星火都會幫你搞定,爲你提供一站式的 2.0 質押挖礦解決方案。

主題演講|礦業金融如何爲挖礦增益?

演講嘉賓:貝寶金融金融服務部董事總經理 佟磊

貝寶的定位是成爲礦工身邊最值得信賴的加密金融服務商。貝寶從 2018 年起步,伴隨着礦工和挖礦行業一起成長,截至今年 5 月份我們在貸餘額近 4 億美元等值的加密貨幣。

貝寶業務矩陣包括 6 個主要板塊:一、借貸,包括多個幣種的幣質押借貸、以及礦機質押借貸;二、資管,包含標準化產品和大客戶定製產品、三、主經紀商,提供配資以及組合保證金等交易服務;四、加密金融私人銀行業務;五、貝寶礦業,包括礦池和其他相關服務。六、貝寶實驗室,包括區塊鏈技術和信息安全技術研究。

在礦業金融方面,貝寶專門爲礦工設計了 T+0 全能寶、礦機貸以及套期保值等產品。特別是 ETH 套保業務,在 8 月份 ETH 價格最高的階段,我們爲一些客戶鎖定了未來幾個月的挖礦收益,效果非常好。

主題演講| 傳統算力挖礦 VS 流動性挖礦

演講嘉賓:彩雲比特 COO 運營總監 鍾銳

彩雲比特成立於 2013 年,我是彩雲比特 COO 負責彩雲算力的產品設計和運營也負責礦場業務,今天跟大家分享主題是傳統算力挖礦和流動性挖礦。

首先講一下什麼是挖礦,挖礦就是一種投資,和大環境的週期是相關的,在對的時間進挖礦是賺錢的。什麼是挖礦?就是比特幣、區塊鏈的根基,是真實存在於世界中的雲計算,比特幣是區塊鏈裏面的銀行,礦工就是用戶,算力就是礦工領取股份,挖礦本質上是低槓桿,長期看漲的期權,用時間和電費換取比特幣或以太坊未來的超額收益。

以太坊 2.0 上線後我們預測還是會流動性挖礦的二次的潮流,去中心化交易所在交易中掌握更多的主動權,UNISWAP 還有一個意義就是鞏固了以太坊作爲中心借貸橋樑的作用,幫助 DEFI 建立了人類社會中最基本的銀行基礎設施:存貸業務。

流動性挖礦雖然是一項新的東西,但是可持續性非常的長,不過 DEFI 代幣的定價就是提供小型的資金池有一個小型的代幣,依靠是否有新增資金來加入,一旦流動性沒有了,代幣就沒有用處了,而且這些代幣安全性比較差,其實 DEFI 這個整個的類似於現實世界中的 P2P,就是個人可以來放貸,整個市場應該以後會越來越活躍,但是 DEFI 平臺一些流量最終迴流向以太坊,由於缺乏認證,未來的監管是非常嚴峻的問題,總的來說 DEFI 代幣的價值是小於 POW 這些礦幣的價值。以太坊、比特幣都是非常基礎的加密貨幣,本身流動性比較大,長期來看價值是非常高的。

算力作爲一種挖礦的工具是未來區塊鏈經濟的增長動力和財富來源,比特幣以後的地位就是越來越像石油、黃金這些,本身是低風險和長期彙報的復投的區塊鏈的資金,算力價值加上挖出來的基礎性的貨幣的價值二合一的投資方式,挖礦和算力對於普通人來說是一個普遍適合的低成本來獲得數字資產是參與區塊鏈的首選,下一個十年挖礦應該會成爲整個行業的一個賺大錢的一個機會。

彩雲比特創建於 2013 年,是國內最早的比特幣論壇,是國內主流的挖礦用戶聚集地,專業的團隊,豐富的數字貨幣挖礦服務經驗,集雲算力、礦機銷售,礦機託管和多幣種礦池服務於一體的,我們針對大客戶做私池的定製,一般不對開開放,彩雲比特目前主要對外的產品就是彩雲比特算力,就是針對散戶,還有針對高淨值用戶的彩雲託管,就是礦場礦機的託管。我們的礦機託管紮根雲南,整個的電力的穩定性都是有保障的。

比特幣挖礦市場的份額上來看,整個北美市場的挖礦的增量是非常大的,能源和算力在當前的經濟形勢下越來越重要,比特幣挖礦有的變成了當地政府的支柱行業,隨着北美挖礦的崛起,未來算力在能源這個領域出現新的中美爭霸。

主題演講|讓 DeFi 鏈接更廣闊的世界

演講嘉賓:Nervos 基金會聯合創始人 呂國寧
暢想新世代挖礦|星火集結號「2020 以太坊生態全國行」昆明站精彩回顧
今天的話題是讓 DeFi 鏈接更廣闊的世界。我首先想講的是,開放的密碼學源語支持,能夠讓任何一條鏈上的地址、錢包可以在 CKB 上收幣,同時在最底層可以讓各種鏈把資產很方便地跨到 Nervos 上來。假如今天你是以太坊的開發者,你在以太坊開發了一個應用,可以很簡單地不需要做什麼特別多的改變,就可以實現你的以太坊上的 dApp 去操作,同時這些用戶都會變成你的用戶,這些服務也可以無縫搬到這個上面。總的來說,打通了各家鏈,幫助各家鏈上的基礎設施能夠使用 CKB 上的 dApp 的關鍵就是開放密碼學原語支持。

Nervos 有能力在協議層模擬任何一條鏈的協議,讓他們的應用成爲 Nervos 的應用,這個不是以太坊等任何一條鏈,而是隻有我們 Nervos 在做的事情。這個世界當有了以太坊之後,絕大多數的公鏈都是跟隨以太坊的步伐,在 2018 年我們成立這個項目的時候,當時絕大多數的公鏈項目,做虛擬機的時候都會朝着兼容以太坊的虛擬機這條路做設計,他們做的就是一樣的架構,然後要比以太坊更快,更強,更快等等。但是我們當時在考慮做 Nervos 的時候,我們知道改變這個世界有兩種方式,一種方式是給這個世界帶來真正的變革,另外一種方式是兼容和漸進。絕大多數選擇了兼容和漸進,我們選擇了變革,我們沒有選擇只兼容以太坊虛擬機,但是我們虛擬機的能力可以兼容以太坊和其他所有的東西。這是今天分享的第一個點:我們開放的密碼學原語支持,可以讓所有的生態爲我所用。

社區裏面有一個人給我們起了一個名字就是 Nervos 可以「白嫖」所有的生態,我覺得很貼切。我們做下一代公鏈的目標是爲了承載百億,千億,甚至萬億的資產,所以必須要做到足夠的安全。如果要最高的安全性,底層共識協議用 PoW 是唯一的選擇,性能不是共識層要解決的問題。在共識層之外,區塊鏈還可以有很多層,比如底層存儲,P2P 網絡層,共識層,最上面是應用層,效率問題不應該在共識這個層解決性能,而應該在業務層解決性能,所以沒有必要一定在共識層上放棄安全性和放棄公平性來解決性能問題,所以我們知道我們要的是什麼,所以我們選擇了 PoW,堅定的選擇了 PoW。

我知道其實今天全國、全世界大多數的區塊鏈開發者,沒有真正從最底層的邏輯層面上思考到底 PoS,PoW 誰有更好的未來?該選誰?我們堅定的選擇了 PoW,我們必須和礦工做朋友。我們知道礦工會幫助我們,給我們做貢獻,所以我們回報礦工最好的方式就是想辦法在底層做最好的技術,想辦法在業務層催生更多的業務能夠證明這個行業的價值,讓這條鏈的整體價值增加,最後給礦工帶來更高的收益,想辦法讓礦工可以持續的不間斷的賺錢,希望礦工賺到更多的錢,最後還會支持我們,所以我們愛礦工。

最後回到今天的主題講 DeFi。現在很多人在討論 DeFi,給所有的公鏈團隊帶來了一種壓力,就是你不能講別的,必須講 DeFi,否則沒人聽。公鏈如何服務 DeFi,給 DeFi 創造更多的價值,DeFi 是我們的一個重點,但是我們還有其他非常重要的事情,DeFi 是我們所關注的所有重點當中的一個,並且非常重要。我們在 DeFi 上有很多計劃和佈局,比如說 Oracle,我們和 Coinbase,Chainlink,以及 Band 有技術的合作,今年年底的時候會推出自己的 DEX 協議,年底會和全世界範圍內頭部的是 Stable Coin 發行方合作,所以我們在 Nervos 平臺上會有全套的 DEFI 基礎設施。而且在這之上如果大家關注以太坊 Rollup 的話,Nervos 會發布我們自己的 Rollup 方案,並且比以太坊發佈得更早,且更安全高效。

主題演講|牛市繼續 or 熊市開始?—ETH 行情展望

演講嘉賓:Amber Group 行業總監 Lorry

我在 Amber 團隊當研究總監,Amber 是一家做量化交易和交易服務的公司。今天我的演講主題是關於以太坊的二級市場的展望。第一個部分是數字貨幣行業與宏觀市場,第二個部分是 ETH 的市場分析。

暢想新世代挖礦|星火集結號「2020 以太坊生態全國行」昆明站精彩回顧

首先看一下宏觀的東西,今年大家有一個比較深的感受就是數字貨幣的走勢不再單單是一個獨立的自己走自己這樣的一個情況,全球並沒有一個特別明顯的大趨勢,但是比特幣走出了一個不一樣的行情,今年開始伴隨着新冠肺炎的流動性危機在 3 月份的時候,包括美股、黃金以及比特幣都有一個猛烈的行情,之後央行注入了流動性,後來股票都有一個非常好的反彈,比特幣也在其中,錢總是流到最容易流的地方去,最容易的地方是股票,然後是大宗商品,然後是黃金,考慮到比特幣的體量比較小,所以我們覺得未來可以看到在流動性方面是不成問題的。

接下來是以太坊做的事情,圈外的朋友們也許對以太坊並不瞭解,甚至部分圈內的朋友對於以太坊也不夠了解。以太坊今年迎來了爆炸式的增長,活躍數很大,活躍用戶數較一年前增長 4 倍。以太坊的增長是真實的增長,是有活躍用戶的。對礦工的收益說,以太坊現在的手續費達到了比特幣的數倍。

現在講一下關於 DEFI 的故事, DEFI 這個東西來說,除了流動性以外,裏面其實還有很多有意思的東西,而且構架是和傳統金融是不一樣的兩個思路,裏面最有意思的就是 DEFI 的可組合性,不同的應用,一個借貸的應用加交易的應用可能結合一個很有意思的東西出來,這個東西看着很簡單,但是實現起來並不容易。

從基本面上來說我們覺得以太坊今年的基本的發展是非常好的,是遠遠領先於其他的公鏈或者是其他的數字貨幣項目的。現在正好是處於一個市場修整開始往更遠的方向走的時候,是處於一個看漲情緒濃厚的時期。

從更長遠來說,現在 DEFI 是有代表性的,我相信 DEFI 會在傳統金融裏有一席之地,傳統金融的市場非常大,哪怕只佔 1% 的位置也給行業帶來很多的助力,雖然有很多其他公鏈的描述很美好,但是上面並沒有什麼應用在跑,這個就是以太坊最大的價值。

圓桌|暢想新世代挖礦

主持人:貝寶金融全球合作部資深經理 任一

嘉賓:

熊貓礦機銷售總監 胡宇峯

貝寶金融金融服務部董事總經理 佟磊

ETC 亞太區社區經理 Iris

上海挖易金融服務部商務負責人 李梓樂

彩雲比特 COO 運營總監 鍾銳

Nervos 基金會聯合創始人 呂國寧

主持人:在座各位都多少跟以太坊,跟顯卡,挖礦有交集,請大家介紹一下自己和挖礦的故事。

胡宇峯:我跟熊貓結緣就是買了熊貓的機器,我們大概三個月的時間就回本了,我覺得這個事情太神奇了,就入坑了,就進了比較多的機器。後續一直下來關注到整個以太坊,我個人非常看好以太坊,也一直堅持,當然熊貓也是堅持在顯卡挖礦這一塊,基本上就是這樣的。

佟磊:貝寶金融是伴隨礦工成長起來的,一直和顯卡礦工一起並肩戰鬥和成長。實際上,數字貨幣挖礦除了是技術生意,更是金融生意,我們一直在幫顯卡礦工解決各種資金和金融方面的問題。

最近我們開始推出礦機貸,其中大部分質押的是顯卡機器,這讓我們對顯卡挖礦在技術層面的認知又更深了一層。

李梓樂:說到這個的話,我自己不是一個特別資深的,體量比較小,講一下我們部門,我們也是做礦機貸,因爲市場有這個剛需,從 3 月份到現在我們已經貸出去了 7 千萬規模的資金,然後做過一些調查,只要是機器選對,系統選好,他們其實已經賺了一大筆。

鍾銳:我自己的顯卡挖礦經歷不是很多,但是第一次接觸是辦公室臺式電腦,只有一張顯卡,我的礦機都是比特幣礦機,唯一的一個顯卡機就是臺式電腦,整體就是屬於一種興趣了。

主持人:怎麼看待今年年底 4G 礦機淘汰事情,兩位公司做了什麼佈局?

胡宇峯:4G 這個事情從年初的時候,其實從去年開始就勸客戶和新進場的朋友,就說希望他們儘早佈局,因爲 4G 不能挖,就是目前來說剛剛好像有一個數據就是預期至少會有 70T 的算力會在 4G 這個節點消失,其實年初的時候有一個直觀的數據,當時沒有人做 4G 升級的事情,全網當時是 170T 左右的算力,在當時我們去做一個簡單的反推就是全網應該是有 300 萬張 4G 的顯卡,就是 28 兆的反推,目前沒有升級完的可能還有 100 萬張,我們認爲這個事情不會再短期內解決,不是說今天想升級明天就可以升級,有一個非常長的週期,從 6 月份開始大部分礦工有一個意願做升級,但是到現在依然還有非常多的 4G 卡是沒有升級完成的,這個機遇就是這裏。

挑戰就是願意不願意做升級的,因爲要付錢,2.0 即將到來,老礦工到底還願意不願意付出額外的成本做這個事情,按照我們的層面我們覺得是值得的,因爲大部分的業內探討下來,2.0 這個事情可能大家最比較公認預期是 2 年後纔會發生,那麼這兩年的時間我們認爲可能就是如果真的 2.0 這個階段完全到來,這兩年就是我們以太坊礦工最後的黃金週期,所以我們認爲這裏面有非常多的機遇存在的。

呂國寧:4G 升到 6G 夠不夠,還是一定要到 8G?

胡宇峯:涉及到另外的一個問題,我們知道 GPU 通道並不是一個一個加的,現在 4G 是有 8 顆 512 的顯存組成的,如果要升級可以做的選擇是什麼,就是可以在單通道升級爲 1G 就是 1024,就是 8G 的,目前來說前幾天出現了一個比較新鮮的方案就是顯卡有正反面的,正常就是貼正面,但是現在有一些維修他們推出來,背面也可以貼,就是正反貼,正常卡是 8 個顯存,你可以貼到 8 個,但是這種 16 個顯存的方案穩定性比較差,因爲通道就只有這麼多,那你原來只能進一個人,現在想要進兩個人,那兩個人可能就有擠的風險。

李梓樂:說到這個情況下,我相信很多,因爲市面上很多 4G 的顯卡是 2017 年,2018 年進場了,他們已經回本,他們是願意去花這個錢去升級的,然後在機遇和挑戰上,也是在算力衝擊,在這個時候進場的話可能是一個比較好的時機,對於我們來說,我們現在佈局就趕緊把 4G 先升級爲 8G,再佈局一些機器,再擴大規模。

主持人:對於顯卡礦機切換幣種,一般用戶喜歡選擇什麼礦機?是顯卡礦機還是什麼礦機,背後的投資邏輯有什麼不同?

鍾銳:顯卡的礦工我們遇到的還是以以太坊爲主,總體來講我們覺得還是因爲以太坊整個生態比較好,就是大家偏向於挖以太坊,所以說總體來講我們覺得這個顯卡目前來講主要的算力還是在以太坊上,其他支持顯卡挖礦的幣種相對而言算力體量太小,就是如果說以太坊這些算力全部切到另外一個幣種上,另外一個幣種就會被挖崩,承載不了那麼多的算力。對於算力挖礦,不管是顯卡和 ASIC 礦機都要面臨隨着難度升級算力的需求,只是 ASIC 礦機的算力市場波動性更大。

主持人:現在做的大部分是顯卡的礦機,其實這個礦機貸聽起來簡單,但是其實做起來是複雜的,在很多方面很分析,分享一下做礦機貸大概流程是什麼樣子,貝寶爲什麼做礦機貸?

佟磊:與加密貨幣相比,礦機屬於重資產,它的流動性相對差一些,貝寶的業務就是以礦工爲中心,服務礦工,礦工有需要我們就盡力去提供,同時配套礦機貸給客戶、提供套保等等完整的金融服務,幫助客戶解決資金流問題,把挖礦收益最大化。這是我們做這個礦機貸的初衷。

礦機貸業務最難解決的環節有兩個:一是確權,確定礦機權屬,防止雙重質押;二是處置,在行情不好的時候,幣價下跌,壞賬風險上升,此時礦機價格會加速下跌,流動性很差,需要很細緻的風險模型和很強的處置能力。

暢想新世代挖礦|星火集結號「2020 以太坊生態全國行」昆明站精彩回顧

主持人:對於公鏈來說很需要礦工們通過挖礦來維護這個網絡的安全,作爲公鏈項目更希望礦工們是以顯卡挖礦還是 Asic 挖礦的項目來支持項目。

如初:顯卡挖礦和 Asic 挖礦是不同的時間階段不同的投資者策略的選擇,並不存在明顯的優劣之分。我們知道 Asic 礦機代表了一個高效率和規模化,但是當下的這個市場階段可能確實是顯卡挖礦更加的適合,至於說後面會發展到什麼階段,就看歷史如何推進。

呂國寧:選擇了 PoW 之後,就會有顯卡挖礦和專業的 ASIC 挖礦這兩條路可以考慮選擇,我們也理解 ASIC 挖礦會帶來顯卡挖礦做不到的極高地安全壁壘,這個安全壁壘對於資產的管理和資產規模會帶來一個更大的可能性。

不過作爲項目方我們沒有權力干預市場,開發團隊不應該處在一個上帝的視角安排和管控市場各方的權利,我們可以做到的就是讓挖礦的複雜度降低,同時提高安全性。

主持人:大家覺得是以太坊成就了顯卡挖礦還是顯卡挖礦成就了以太坊?

胡宇峯:我認爲應該來說是以太坊成就了目前的顯卡挖礦是更多的,因爲經歷了這麼多的幣種並沒有把顯卡挖礦推上現在的位置。早期的時候,以太坊有去中心化的基本原則在裏面,早期的時候實際上這個不是特點的重要,但是後期肯定如果一直堅持顯卡這件事情的話,就有助於維護水平,後期以太坊發展了就是去中心化。就是兩個不一樣的看法。

李梓樂:我認爲是互相成就,因爲顯卡礦機在以太坊出來之前是存在的,可以挖很多的幣種,小幣種可以挖,但是爲什麼選擇以太坊,就是市值大,礦工們收益穩定了,可以說是它成就了顯卡礦機,但是顯卡礦機同時也爲以太坊交易、鏈上安全性提供了很大的幫助,所以說我認爲是互相的。

鍾銳:我的觀點是以太坊和顯卡礦工是互相成就,總的來說以太坊整體的生態非常龐大,礦工也需要這麼多礦工的支持,沒有這麼多礦工的話,整個鏈的安全性非常差,同時礦工受益於以太坊生態,產生了一些利益對於礦工費,對於礦工應該是一個意外之財,我覺得是互相成就的。

呂國寧:大家都說了要麼共同成就,要麼以太坊成就顯卡礦機。顯卡礦工除了以太坊,確實還有很多的項目,所以其實就是以太坊成就了顯卡礦機。所以我並沒有辦法在這上面給出更新的觀點和判斷,但是我認爲它們是互相成就的,但是更準確地說是以太坊的發展策略成就了顯卡礦工。

主持人:大家如何看待以太坊 2.0,以及遠期以太坊的未來?

胡宇峯:我認爲 2.0 肯定是以太坊的將來,一定會更好。關於前景這一塊我覺得每一個事物有自己的生命週期,比如說比特幣一開始創立的時候是一個點對點的信息系統,可能是承載價值交互,但是目前來看已經變了,性能不夠承載任務了,所以被以太坊取代了,以太坊經過了發展階段現在是非常非常熱的一個時間點,但是它的性能的制約也明顯。我覺得如果以太坊 2.0 兩年才能到就慢了,有這麼多優秀的公鏈,有這麼多戶區塊鏈的東西,以太坊需要加速,未來能動性更好,取決於以太坊的速度。

李梓樂:其實有兩個方面,一個是幣價,就是 2.0 轉 PoS,大量的以太坊被質押鎖倉,針對幣價是一個長期的利好,所以在座的肯定就是想幣價漲了,至於說另外一方面以太坊的生命力方面,平臺可以給到很多的項目方一個很好發展的平臺,可以帶來更好的項目,可能是下一個地方也不知道,但是可能有更新的東西會進來,所以生命力肯定很強壯,我們相信它會越來越遠。

鍾銳:分兩個方面,從持有以太坊的投資者的角度和礦工的角度,持有以太坊的人希望 2.0 來得越快越好,對整體的幣價,對以太坊的幣價是一個大的提升,而且是一個新的熱點,對於礦工來講,他肯定是希望 2.0 來的越慢越好,總的來說我們覺得 2.0 目前來看有一定的階段,基本上就是礦工一半,質押的一半,總體來講我覺得我們是希望以太坊轉 2.0 儘快,而且儘快的成功,這個東西是一個博弈的過程,如果它沒有成功就是到明年,礦工肯定就是賺錢的,如果成功了礦工肯定面臨着一定的壓力,從目前來看 2.0 會是一個並行網絡階段,總體來講沒有什麼危險,就是從利益雙方來講不會短時間內不會產生一個你死我活的局面,我覺得大家都能夠接受,除非是以太坊徹底的拋棄礦工。

如初:我個人的角度上來說,還是非常看好以太坊未來的,無論說轉不轉,因爲其實以太坊的成功是很難複製的。

呂國寧: 2.0 的路線規劃不是從現在開始的,可能是從三、四年前就已經開始了。那個時候和 2.0 不同,隨着技術的迭代和一些嘗試性方向的探索以及曲折之後不斷的調整,慢慢形成了今天的版本。剛剛更新了下年的發展規劃,在分片之外有二層的擴展方案,到底是走分片這條路,還是二層這條路,我們理解現在的做法是兩條路都不放棄,都向前發展,最後哪一條路走出來就選哪條路。

作爲礦工的話我覺得是埋頭挖礦過程中需要擡頭看路,我認爲以太坊 2.0 是可以的,但是不代表 POW 最終會走向一個弱勢,礦工只需要當下選擇最適合的產品去挖的同時,也要稍微擡頭看路,也許還有其他的路線,有新的 POW 的項目出現。

主持人: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