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子錢包陸遙遠、Cocos CTO Reed Hong 等資深從業者分享親身參與 GameFi 的體驗及看法。

原文標題:《GameFi 會成爲 DeFi 的下半場嗎?》
撰文:李小平

「接下來,我們將進入 GameFi。」自 9 月上旬 Yearn.finance 創始人 Andre Cronje 強調 GameFi 以來,GameFi 的概念在社區被廣泛討論,新項目和新玩法層出不窮。

目前有兩種對 GameFi 的理解,一是 GameFi=NFT+DeFi,即在 DeFi 中引入 NFT 的抵押,比如 Aavegotchi、Meme、Whale 項目;二是 DeFi 遊戲化,將用戶的資產變成裝備,通過流動性挖礦等方式完成任務獲得獎勵,比如 ARCx 項目,還有國慶前爆火的 DEGO 項目,一場空投活動在 3 天內吸引 4.8 萬人進入 Telegram 羣,區塊鏈「刮刮樂」的玩法讓很多玩家上癮。

實際上,GameFi 的理念由來已久。2019 年下半年,MixMarvel 首席戰略官 Mary Ma 在烏鎮峯會的演講中首次提出 GameFi,即遊戲化金融和全新遊戲化商業;孟巖發文探討遊戲通證化的問題,他認爲,「遊戲化是通證經濟的必由之路。」諸如此類。

如今 GameFi 被再次強調,也許是 DeFi 浪潮下的短暫狂歡,不久後將隨潮退去;也許是 DeFi 和 NFT 發展的下一個階段,蘊藏各種財富機遇。在此背景下,巴比特記者採訪了三位 GameFi 項目的深度參與者,他們從各自的體驗出發,分享對 GameFi 的看法,其中的「財富密碼」需讀者自行判斷。

老陸:目前的 GameFi 是 DeFi 屬性大於 Game

陸遙遠是麥子錢包的產品經理,也是 NFT 和 DeFi 項目的早期參與者,圈內人稱「老陸」。在他看來,GameFi 的提出並不突然,當市場將 DeFi 和流動性挖礦應用混爲一談 ,後者的套路被用戶熟知,微創新難以成爲新的熱點方向,基於 DeFi 和流動性挖礦的 GameFi,便成爲市場追逐的焦點。而 GameFi 本身是動態發展的概念。

早期的 GameFi 是對 DeFi 遊戲化的諷刺,「新興應用大舉流動性挖礦的大旗,資產即裝備,參與 DeFi 就像打副本,DeFi 玩家變成遊戲玩家。」玩家對 DeFi 應用的前端、合約和審計背書進行判斷,並選擇是否參與其中。

DeFi 前端相當於遊戲的 UI,畫面精美的遊戲總能吸引大量的玩家。

DeFi 合約相當於遊戲的模式和副本的難度設計,選擇 Pool1 或 Pool2 (流動性池)、有損或無損都屬於遊戲設計。

安全機構的審計背書就像大廠出品必屬精品,是玩家判斷一款遊戲能不能爆火的關鍵因素。

但兩者最大的不同是,遊戲可以重來,GameFi 一旦踩坑,掉進地獄難度的副本中,資產(裝備)就永久消失了。最後滿級玩家一身神裝,逐一攻破各大副本 新手玩家艱難開荒,所得收益可能還不及 Gas 費。DeFi 和遊戲都很殘酷。

後期由 GameFi 衍生出 NFTFi,但本質不變,「區塊鏈和遊戲讓人不由自主地聯想到 NFT,DeFi 和 NFT 隨之碰撞出新型 GameFi,本質上仍是資本的遊戲。」

對於 GameFi,老陸是熱情的參與者,同時也是冷靜的觀察者,就像他黑色帽沿下酷酷的馬尾辮。他坦言,相對於流動性挖礦,直接購買 WCK、MEME 和 DEGO 等項目的代幣更容易實現獲利最大化,這並沒有給他帶來新鮮感麼。

「參與 GameFi 項目要看創始團隊而不是市場規律,對普通用戶來說,鏈上手續費越高,就越難理解 GameFi 的玩法邏輯,其中所涉及的人文歷史等要素,比 DeFi 應用更難以理解。所以不建議大舉投資 GameFi 項目,用少量資金參與頭部熱門項目即可,會出現類似於 YFI 的頭部效應。如果資金充足,在經過多維度調研後,可參與無損的 GameFi。」

如果 DeFi 和傳統金融形成了平行體系,那麼 GameFi 的出現似乎並未解決行業現存的痛點,「理想的 GameFi 要有 2D 或 3D 的遊戲體驗,玩家擁有虛擬角色,參與其中也應有遊戲性更強的互動,目前市場的 GameFi 是 DeFi 屬性大於 Game。」老陸期待有更高製作水準的 GameFi 項目出現。

Reed:GameFi 是往 DeFi 裏融入更好玩的元素

Reed Hong 是 Cocos-BCX 首席技術專家,對 DeFi 有着強烈的好奇心和探索欲。

一個多月前,他在 Cocos-BCX 團隊內部進行了 DeFi 的研究分享,分析 DeFi 火熱的原因包括長期熊市的增值需求、以太坊 2.0 和比特幣減半週期等牛市預期、FOMO 性質的流動性挖礦和搭積木式的開發協議。

最後他向每位同事建議:拿出 1000USDT 去嘗試各類 DeFi 應用。

Reed 認爲,FT (同質化代幣)不足以描述 DeFi 應用的某些場景,因此需要 NFT 來補充,而 NFT 和遊戲是緊密相連的,GameFi 就自然被提出。附加遊戲化的元素,讓整個 DeFi 的玩法更加的豐富和有趣。

DEGO 是最令他興奮的 GameFi 項目,用他自己的話來說,「氪兩把鎬子試試看,很上頭」。

DEGO 是採用模塊化設計的 DeFi 項目,在流動性挖礦的基礎上引入多種創新玩法,被稱爲區塊鏈刮刮樂。

9 月 24 日,DEGO 項目方發佈空投任務,玩家可領取 V1-V6 不同等級的 NFT「鎬子」,三天的空投登記時間內 Telegram 羣湧入近 5 萬人。

9 月 27 日,DEGO 開放空投領取通道,有玩家抽中一把 V5 的「鎬子」,並以 800 美元的價格在場外賣出。

10 月 5 日,DEGO 開啓首次 NFT 拍賣,一件名爲「中本聰」的 NFT 被拍到 129ETH 的高價。

「有朋友用 6ETH 搞了一把 V6 的鎬子,在 Opensea 賣出了 30ETH 的價格,賺大了。」朋友的經歷讓 Reed 十分羨慕,當然他也不示弱,用 30ETH 購置了一批鎬子,這個過程很刺激,

「現在是創造新玩法的時候,創新的東西最容易流行。玩 DEGO 很容易上頭,因爲你抽到垃圾的(鎬子),就想去抽好的,抽到好的,就想接着試。」

空投營銷的成功和趣味性的創新玩法,讓 DEGO 走向了 GameFi 市場的風口浪尖。以太坊瀏覽器的數據顯示,目前 DEGO NFT 在 Gas 消耗量上排名第 3 位,僅次於 Uniswap 和 Tether。有的玩家抱怨高額的 Gas 費,也有參與空投的玩家因 Gas 費的問題而爲未領取 GEGO NFT。作爲 DEGO 的既得利益者,Reed 表示,「要在一線感受炮火,不然認知上肯定差點意思。」

GameFi 會是 DeFi 的下半場嗎?Reed 認爲這個問題並不重要,行業發展迅速,新項目層出不窮,變化之快難以預測未來,重要的是積極參與,「GameFi 是往 DeFi 裏融入更好玩的元素,但本質沒有脫離 DeFi,所以安全永遠是最大的需求。」

詩人:市場上有大戶在推動 GameFi 的炒作

張至人是來自臺灣的有趣朋友,從 2012 年起接觸比特幣,目前專職運營着中文區第二大的區塊鏈 Facebook 社羣,江湖人稱「詩人」,因爲他像一位吟遊詩人,把所見所聞的大神故事或專家觀點,分享給社羣的小夥伴。

比如 DeFi,他觀察到,老韭菜因爲高額的礦工費而卻步,場外踏空而懊悔不已,新韭菜則不知道如何加入戰局。資本市場往往是大者恆大,真正賺錢的是鯨魚大戶,本身體量大,有造浪的動能,而散戶一直以來是要想辦法活下來並持續積累,風險耐受度的實力不足是散戶的原罪。

比如 NFT,他友情提醒,NFT 是需要有愛再進入的市,因爲這個市場已經有各種新聞在醞釀,例如漲到天上 AAVE,本質上是借貸關係的 DeFi,同時引入各種不同的合作方,不能用正常的眼光去評估。

談及 GameFi,詩人毫不吝嗇對 ENJ 的讚美。ENJ 是全球最大的在線遊戲社區平臺 Enjin 發行的代幣,Enjin 同時也是 ERC-1155 協議標準的推動者。三個月前,他在 Enjin 官網上看到帶有 GameFi 字眼的標題,而後意識到,市場上有大戶在推動 GameFi 的炒作,

「如果 DeFi+NFT 的勢頭真的被造浪起來,那麼 ENJ 將是一個有機會的標的。作爲一個技術實力強硬的遊戲公司和前科累累的高端炒作項目,Enjin 從 2017 年的 ICO 進入加密市場,歷經沒節操的跌破發行價,後又從底部瘋狂暴漲幾十倍讓所有信仰者獲利。之後在牛熊轉換的不同時間點玩弄消息,比如和三星手機的合作、爲 Minecraft 創建 NFT 等。」

和老陸、Reed 一樣,詩人也看好 DEGO,併成功推薦 50 多位社羣成員參與 DEGO 空投。在他看來,DEGO 的流行並不在於 NFT 抵押,而是會員等級系統,「把 NFT 發給你,讓懂的人和不懂的人都可以參加,搭上 DeFi 和 NFT 的熱潮後就火起來了,這是很聰明的玩法。」

實際上,臺灣和內地的加密貨幣投資者並沒有太大區別,賺錢永遠是最重要的事情,其次是因爲喜歡。詩人說,10 月美國總統大選和美聯儲的動向,將決定未來一段時間加密貨幣領域的資金流向,他認爲 GameFi 不是 DeFi 的下半場,大戶反而希望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