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 |BISS 幣市交易所“失聯”調查

作者丨中本愚

編輯門人

運營丨一百 小石頭**
**

“進去了,都進去了,誰都沒出來,一個都沒出來。 ”

11 月 2 日,在北京市朝陽區來廣營派出所,面對深鏈 DeepChain 以及 BISS 幣市員工家屬的詢問,值班民警迴應道。

事情發生在 10 月 30 日晚間,有媒體報道稱“大量用戶反饋 BISS 幣市交易所無法提幣,團隊疑似集體失聯”,隨後關於“BISS 幣市團隊跑路”、“BISS 幣市老闆 BMAN 被抓”、“BMAN 已經被釋放”等消息相繼傳出,但是由於團隊的失聯,外界所傳播的消息無從證實。

深鏈 Deepchain 曾試圖聯繫 BISS 幣市創始人 BMAN 以及 BISS 幣市的相關員工,但所撥打電話一直處於無法接通的狀態。

11 月 4 日,BISS 幣市官網發佈公告稱 BISS 幣市部分業務負責人正在接受有關部門調查,調查結束,將會恢復正常營業。

BISS 幣市究竟發生了什麼,團隊究竟去哪裏了?懷着疑問深鏈 Deepchain 對 BISS 幣市失聯一案展開了調查。

獨家 |BISS 幣市交易所“失聯”調查“都被抓進去了”」**

“警察同志,三天了,我女朋友已經失聯三天了。”

11 月 2 日,和深鏈 Deepchain 記者一同來到北京市朝陽區來廣營派出所的還有 BISS 幣市員工的家屬張強(化名)。

張強的女朋友是 BISS 幣市的員工,張強表示在週三(10 月 30 日)上午還和女朋友有聯絡,但之後就怎麼也聯繫不上了,發微信打電話都沒有任何迴應。

感到勢頭不對的他請了假從外地趕來北京尋找女友。

由於交易所業務在國內的敏感性以及特殊性,一般都不會向外界透露公司辦公地址,張強表示,女朋友曾告訴他,BISS 進行員工面試時,都會選擇公司附近的咖啡館,只有確定入職,HR 纔會把真實的地址告訴求職者。

但關於 BISS 幣市公司的具體地址,張強也不清楚。

通過知情人士,深鏈 Deepchain 獲悉,BISS 幣市位於朝陽區來廣營附近,11 月 2 日,深鏈 Deepchain 記者與張強一同來到了當地的派出所。

“你們是來報案的? 是不是北京朝陽區來廣營 XXXX 號那個案子?進去了,都進去了,誰都沒出來,一個都沒出來。”在得知是詢問 BISS 幣市的案子後,派出所民警告訴深鏈 Deepchain 和張強。

雖然關於 BISS 幣市的員工爲什麼會被抓這一問題,民警沒有給出解釋。但從民警處,深鏈 Deepchain 獲悉了 BISS 幣市的公司所在。

獨家 |BISS 幣市交易所“失聯”調查“大家有說有笑,就都上了這輛小巴”」**

在來廣營的某處辦公樓一層,深鏈 Deepchain 找到了 BISS 幣市的辦公室。

獨家 |BISS 幣市交易所“失聯”調查

從外部看,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下拉着的百葉窗和緊閉的玻璃門。大門上把手處還有一個沒有來得及取的快遞。

獨家 |BISS 幣市交易所“失聯”調查

“你們來找這個公司? 別找了,早就被抓走了,好幾天了。”

就在深鏈 Deepchain 在公司門口查看之時,路過的一個男子告訴深鏈 Deepchain。

該男子表示,他是樓上一家公司的程序員,週三中午下樓買零食時見證了 BISS 幣市被抓的全過程。

此外,BISS 幣市的某合作方也告訴深鏈 Deepchain,10 月 30 日中午十二點左右還在與 BISS 幣市的員工溝通合作事宜,但之後就再也聯絡不到了。

“當時來了一輛普通的小巴士,也看不出是警車來,車上下來一個人,進去就去找一個老闆模樣的人說話。當時那個老闆還連連點頭,還笑着問來人會不會耽誤吃晚飯?”男子表示,當時老闆模樣的人看起來十分淡定。

“接着,大家有說有笑,就都上了這輛小巴,一點都看不出他們是被抓了,就像團建一樣”。

據男子透露,被帶走的大約有 20 人,在當天晚上還有人過來把辦公室裏的電腦都抄走了。

透過玻璃深鏈 Deepchain 發現,辦公室依稀還有兩盞亮着的燈,辦公桌上確實沒有電腦的蹤跡。

獨家 |BISS 幣市交易所“失聯”調查

“接下來幾天,斷斷續續有些人過來看這裏,還有人在玻璃上貼了一個家屬羣,但後來也被撕了。”男子稱。

關於 BISS 幣市,男子表示並不清楚其從事何種業務,只知道是和金融有關,看起來挺有錢的,被抓的前一天還聽到公司有招聘的計劃。

獨家 |BISS 幣市交易所“失聯”調查幣股交易或涉非法洗錢」**

“我懷疑 BISS 幣市出事兒是因爲幣股交易。”李華(化名)告訴深鏈。

李華此前參加了早期 BISS 幣市發起的社羣活動,成爲了一個 BISS 幣市幣股交流羣的羣主。但在 BISS 幣市被傳出事後,爲了規避風險,李華隨即解散了社羣。

事實上,在 BISS 幣市出事的第二天,也有知情人透露,BISS 幣市之所以被調查,是因爲涉嫌向境內投資者提供美股的投資渠道。

所謂幣股交易,即用戶可以在平臺使用加密貨幣 (主要是穩定幣 USDT) 直接買賣美股,無需開戶,無需美元入金。

公開資料顯示,2019 年 3 月 14 日,BISS 幣市推出了“幣股交易”的服務。

在 BISS 幣市官網的介紹中,BISS 幣市認爲,通過傳統券商交易美股,至少需要從註冊開戶、信息審覈、美股入金以及買入美股等 7 大步驟。

獨家 |BISS 幣市交易所“失聯”調查

而其中最難的就是如何換匯美元入金。這把大部分人攔在了外邊。但在 BISS 幣市裏,用戶只需要通過充值 USDT,便可直接購買美股。

獨家 |BISS 幣市交易所“失聯”調查

業內人士表示,由於 BISS 幣市沒有此類服務的經營牌照,也未獲得過相關機構的交易許可。因此,BISS 幣市的行爲事實上已經構成了違法。

根據我國的《證券法》規定:未經國務院證券監督管理機構批准,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經營證券業務。

境內投資者通過境內互聯網公司的平臺網站或移動客戶端參與境外證券市場交易,由於沒有相應的法律保障,且證券投資賬戶及資金均在境外,一旦發生糾紛,投資者權益將無法得到有效保護。

“這還不是最要命的,最要命的是 BISS 幣市破了中國外匯管制的法規。 ”李華告訴深鏈:“今年 10 月,國家已經處理了很多起外匯管制的案子了。”

外匯管制 (Foreign Exchange Control) 是指一國政府爲平衡國際收支和維持本國貨幣匯率而對外匯進出實行的限制性措施。在中國又稱外匯管理。一國政府通過法令對國際結算和外匯買賣進行限制的一種限制進口的國際貿易政策。

“按規定,中國公民一年內只能兌換不超過 5 萬美元的外幣。”一位外匯管理局人士告訴深鏈:“主要目的就是反洗錢,BISS 幣市的這個行爲,直接打破了 5 萬美元的定額,讓國內能自由兌換外幣,事實上是存在洗錢嫌疑的。”

早在 2018 年 8 月,中國便嚴懲非法跨境外匯支付業務。央行對支付寶、國付寶、聯動優勢等第三方支付平臺,接連開出數百萬元的高額罰款。

10 月 25 日起,國家層面開始重視區塊鏈,全國也掀起了區塊鏈的熱潮,但與此同時,人民日報也發表多篇文章,表示要防止利用區塊鏈發行虛擬貨幣、炒作空氣幣等行爲。

業內人士表示,區塊鏈熱潮下,監管也在同步加強。

在加密貨幣領域裏,少部分開通幣股交易的交易所中,BISS 幣市的聲勢最爲浩大。BISS 幣市的種種行爲,或許正好撞在了國家法律的槍口上。

獨家 |BISS 幣市交易所“失聯”調查

李叫獸聯合創始人的交易所?**

公開資料顯示,BISS 幣市目前其會員用戶近 1.5 萬,用戶總量達 72 萬。成立至今拿到了真格基金、經緯中國、策源創投等多家頂級機構的數千萬戰略投資。

一直以來,BISS 的對外發言人都是 BMAN,天眼查數據顯示,BMAN 真名李博文,曾經是營銷網紅“李叫獸”團隊(北京受教信息科技)的聯合創始人。

2016 年 3 月北京受教信息科技成立,2016 年 12 月被百度以近億的估值收購,“李叫獸”李靖也成爲百度歷史上最年輕的副總裁。

在公司被百度收購之前,李博文偶爾會出現在公開場合進行營銷內容的分享,但這之後網絡上就鮮有關於李博文的消息了。

2017 年,李博文再次出現在公衆的視野中,身份是大都會資本創始合夥人。

天眼查信息顯示,大都會資本是一支專注於投資區塊鏈領域的基金,投資了包括 IOST、Lambda 等在內的 5 個區塊鏈項目。

2018 年 5 月,大都會資本宣佈戰略投資 BISS 幣市交易所。李博文也因此和 BISS 幣市緊密聯繫在了一起。

知情人透露,雖然李博文名義上是投資人的身份,但事實上是 BISS 幣市的掌門人。

非小號平臺數據顯示,BISS 幣市目前共上線幣種 30 個,開通交易對 62 個。

受“失聯”風波的影響,10 月 30 日開始,BISS 幣市平臺幣呈暴跌狀態,10 月 30 日當天跌幅超過 50%,近 7 日跌幅超 43%。

獨家 |BISS 幣市交易所“失聯”調查
截至發稿前,包括李博文在內的 BISS 幣市成員仍然無法取得聯繫。
**本文爲深鏈 Deepchain(ID:deepchainvip) 原創。未經授權,禁止擅自轉載。轉載請後臺回覆關鍵詞【轉載】

**獨家 |BISS 幣市交易所“失聯”調查獨家 |BISS 幣市交易所“失聯”調查「 推 薦 閱 讀 」獨家 |BISS 幣市交易所“失聯”調查獨家 |BISS 幣市交易所“失聯”調查獨家 |BISS 幣市交易所“失聯”調查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