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O 打破公司制,有通證就是股東 | 鋅聲 Conflux 張元傑

文 / 趙雪嬌
編輯 / 獨秀
來源:鋅鏈接

疫情蔓延,在線辦公一時間成爲新風口。

中心化組織的優勢是集中力量辦大事,但是弊端也很明顯。首先是權力集中,無法分權制衡,難以糾正錯誤決策;第二是規則在落實中易被人爲扭曲;第三,層級制度難以激發基層積極性和創造力;第四,工作效率容易因爲層層上報而降低。

DAO 是去中心化的自治組織的簡稱,通過智能合約保持運轉,並將交易和規則編碼在區塊鏈上,實現公開公正、無人干預和自主運行。

英國、法國等已經出現了用 DAO 形式設立的公司,分佈式自組織將會越來越多,基於 DAO 的生產力價值流動,將在全球發揮越來越大的作用。

不過,現實中 DAO 的落地嘗試還剛剛開始。什麼樣的組織適合成爲 DAO?DAO 在疫情應對和分佈式辦公的比較優勢是什麼?如何判斷 DAO 治理機制的優劣?

2 月 19 日,鋅鏈接創始人龔海瀚邀請 Conflux 聯合創始人張元傑做客第 55 期“鋅式派對”線上分享會,闡述“疫情下的分佈式協作爲 DAO 帶來新機會”。

DAO 存在的意義和作用是什麼?

張元傑

有人認爲,區塊鏈可以改變生產關係、商業體系,或者社會治理體系。

這其實很難。因爲現實社會中的很多體系,並不能用數學完美精確地表達,就無法用代碼來覆蓋其所有的可能性。

DAO 的意義就是解決代碼不能解決的問題——賦予通證持有人投票的權利。

所有關於 DAO 的組織裏,區塊鏈不能解決的問題,都可以用投票來解決。區塊鏈最重要的一點就是不可篡改,固然有可追溯、可追責的優勢,但另一個角度看,它顯得太僵硬了。因爲社會制度還是要留下可以變通的靈活空間。而留下空間,是不是可能變成一個作惡的空間?

怎麼能保證不做惡?這就需要用 DAO 的形式設立組織。

DAO 的形式和公司所有制的形式存在差異。公司沒上市之前可能是私有公司,投票權都集中在創始人、投資人手裏。而在區塊鏈世界的 DAO 裏,投資者可以購買代幣,獲得並行使投票權,去更改參數或者規則。

所有的通證持有人,就是治理的一員。

DAO 打破公司制,有通證就是股東 | 鋅聲 Conflux 張元傑

DAO 打破公司制,有通證就是股東 | 鋅聲 Conflux 張元傑

鋅鏈接

疫情突發,企業員工開始分佈式協作辦公,這可能爲 DAO 帶來哪些新機會?DAO 在分佈式辦公領域應該採用怎樣的模式,才具有落地的可能?

張元傑

這次疫情讓大部分國人開始熟悉分佈式辦公,如何有效管理進度,如何使用線上工具,都有了實戰性的普及。這讓 DAO 形式的合作變得不那麼陌生。

DAO 要真正落地,一定需要和現實公司制結合進行過度,將鏈上協作和鏈下收益能合法化的結合

這一點在海外已經有了類似 DAO 的實現。比如基於 OpenLaw 的營利性有限責任公司 The LAO,鏈上合約來治理鏈上實體,主營 Ethereum 生態項目投資。

DAO 打破公司制,有通證就是股東 | 鋅聲 Conflux 張元傑

DAO 打破公司制,有通證就是股東 | 鋅聲 Conflux 張元傑

鋅鏈接

從組織形式、運行效率、決策機制等方面看,相較紅十字會等政府部門,DAO 能體現出哪些比較優勢?****

張元傑

相比於傳統公司結構,DAO 可以極好地擴展一個組織有效生產力的邊界,讓更多的人在同一個利益共同體下獲得有效激勵,創造強擴展性的無邊界線上協作架構。

在應對疫情等災難時,社會力量已經在通過線上線下工具自發的分佈式協作了,社會自發形成了 DAO,沒有總負責人,誰都可以提出自己的援助提案,大家自發選擇支持哪個提案,然後互助完成提案,這就是一個 DAO。

只是這個 DAO 的形式沒有以區塊鍊形式體現,大家不圖回報地在貢獻,也不在於是否需要一個賬本來記錄大家的貢獻多寡。這股力量和政府的力量是相互補充的,DAO 很難在短時間內造出火神山醫院,但是能將每一份微薄的社會力量匯聚成有效的援助。

DAO 打破公司制,有通證就是股東 | 鋅聲 Conflux 張元傑DAO 打破公司制,有通證就是股東 | 鋅聲 Conflux 張元傑

鋅鏈接

在現實生活中,什麼樣的組織適合成爲 DAO?其特徵是什麼?如何判斷 DAO 治理機制的優劣?請舉案例闡述。

張元傑

目前看,腦力密集型的組織可能更適合 DAO,特別在 DAO 的早期,參與者的自驅動性將直接關係到 DAO 的成敗。

DAO 的治理機制開放性的優勢和決策效率低的劣勢都很明顯,比如 DashDAO,目前有 4000 多人在參與 DAO 的共同治理,數字還在持續提升,但是一天 5 個提案的上限目前都無法提滿,活躍度依舊不高。

脫離鏈下世界的 DAO 有點理想化,我們需要尋求鏈下到鏈上的逐步過渡方案。在海外主流 DAO 社區,我們已經看到了這樣的嘗試。OpenLaw 的 DAO 結構就是個很好的嘗試,他們稱之爲 LAO。

LAO 在鏈上組織無邊界的分佈式合作,然後鏈下成立合規實體將鏈上協作的成果和鏈下經濟網絡打通,同時發揮鏈下世界的成熟商業環境,以及鏈上更低成本的全球生產力。

在智力密集型輕資產行業,資產易於管理和清算,DAO 或許會率先發力。比如軟件開發,影視音樂等。

我們相信,隨着時間的發展,DAO 組織將會越來越多,基於 DAO 的生產力價值流動將在全球分佈式協作中發揮越來越大的作用,也將促使進一步細化分工的到來。

DAO 打破公司制,有通證就是股東 | 鋅聲 Conflux 張元傑

DAO 打破公司制,有通證就是股東 | 鋅聲 Conflux 張元傑

鋅鏈接

2016 年,The DAO 的智能合約被黑客攻擊,價值約 6000 萬美元的以太幣被轉移。如何保證智能合約設計的安全性,避免這種情況再次發生?

張元傑

不可否認的事實是,我們很難保證寫出來的代碼沒有任何問題。The DAO 是如此,EOS 鏈上隨機數是如此,FlashLoan 也是如此。代碼越複雜,就越容易犯錯。

但在 DAO 的場景下,慶幸的是並非一切問題都需要去中心化。DAO 的發展不能脫離現實世界,現實世界的信用體系,信任關係都可以也應該折射到鏈上,3box.io 就是個很好的嘗試。

3box 將鏈下身份帶到了鏈上,而且做了嚴格的自動化審覈,提供了一種可信賴的鏈下信用遷移到鏈上的方式。

在此基礎上,我們應該力求精簡化鏈上資管模型,引入更多鏈下個人信用來管理 DAO 的安全性,在不過分複雜化鏈上代碼的同時,做好充分的合約代碼審計,這或許是我們避免 TheDAO 時間再次發生的一個方式。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