衆籌連發,Binance Chain、DEX 開啓測試,用例拓展,推動 BNB 持續上漲,而這些佈局將幣安逐漸推到了以太坊面前,今年兩者必有一戰。

原文標題:《衆籌新發,BNB 大漲 16% 成全球第 8!幣安以太坊終有一戰!》

北京時間 3 月 5 日早 10 點 30 分,Binance CEO 趙長鵬在 Twitter 上做了他的第二次 AMA (Ask Me Anything),除了談到大家近期關心的項目摘牌退市問題,再一次提到 Binance Launchpad,他表示 Launchpad 的目標是幫助好項目籌集資金,增加項目資金流動性,幫助優秀項目構建生態系統。隨後,他表示,Launchpad 今天將會推出一個新項目。

(最新消息:幣安 Launchpad 將於 03 月 19 日 2:00 PM (UTC) 開啓 BNB 專場衆籌 Celer Network (CELR) 。)

分析推動 BNB 持續上漲背後的原因,幣安是否能超越以太坊?隨着這句話,BNB 價格立即上漲,從 11.48 美元漲至最高 13.35 美元,最高漲幅 16.3%。

Binance Launchpad 的衆籌能力有目共睹,無論是熱門的 BTT,還是冷門的 Fetch.AI 都在 Launchpad 衆籌時成績不菲,而相比已經勢衰的以太坊,Launchpad 的展現衆籌能力最終將把 Binance 推到以太坊面前。

Binance,以太坊,終有一戰。

BNB 越來越接近 BTC 和 ETH 的定位:支付和生態。BNB 已經從半個月前的 9.25 美元漲至 13.2 美元,漲幅 42.7%。而這期間,Binance 和 BNB 都發生了不小的變化。

BNB 用例繼續增加

根據 Binance 發佈的公告,截至 2019 年 2 月底,BNB 用例已經由之前的 42 個增加至 52 個,主要增加在服務性場景(Service)中。

Binance Chain 測試網已正式上線

2 月 20 日,Binance Chain 經過近一年的開發和測試,最終上線了它的測試網,而與 Binance.com 高級交易頁面相同界面的幣安去中心化(Binance DEX)也開發公測。

無論從 Binance Chain、DEX、Launchpad 的活躍進展,還是從 BNB 功能的拓展來看,Binance 都已經在這個熊市中甩開其他交易所,更加深入的佈局區塊鏈行業;且長期來看,來自 Binance 的強背書也會持續推動 BNB 價格的上漲。

2018 年,數字貨幣市場寒冬如猛虎下山迅猛而慘烈,這裏所說的寒冬並不是指 BTC 跌破 6000 美元,而是指 BTC 從 19891 美元一週內跌至 10709 美元這個大熊市的開始。然而大多數人並未意識到這其實已是寒冬,依然抱着希望與信仰昂首期盼,直至 BTC 跌到 3215 美元低點才幡然醒悟,而此時 BTC 已然跌去 84%。

在這場後知後覺的大熊市中,沒有資產能夠倖免,從 2018 年 1 月至今,絕大多數加密貨幣隨 BTC 跌超 80%。據統計,除 BTC 跌幅 84% 外,ETH 在 2018 年中振幅 94.17%,EOS 振幅 93.26%,XRP 振幅 92.53%,LTC 振幅 93.92%,且當前均處於最低點位附近。但在這場曠日持久的寒冬中,有一類加密貨幣尤其吸引眼球,那就是平臺幣。

以 BNB、HT、OKB 爲例,雖然這三種平臺幣同樣遭受打擊,2018 年振幅均超過 80%,但也都在熊市中產生過較強的收益。HT 和 OKB 分別於 3、4 月在熊市中發行,並在價格上升 6 倍後回落,而 BNB 與其不同的是它經歷了 2018 年 1 月的大崩盤,並在半月時間內由 25.2 美元高點跌至 5.5 美元,跌幅 79.22%,但此後的 1 年時間內,BNB 同樣經歷了上半年的逆勢上漲和下半年的隨盤下跌。

分析推動 BNB 持續上漲背後的原因,幣安是否能超越以太坊?BNB/BTC,BNB/USDT 總趨勢

但仔細觀察發現,BNB 真正大幅下跌的時間只有 6、7、8 三個月,而後保持在 10 美元左右震盪,所以 BNB 也被譽爲熊市中「最穩定」,或最具對衝能力的數字貨幣之一,在 12 月中旬,以及進入 2019 年以來,BNB 更是氣勢如虹,創下 BNB/BTC 交易對新高。認爲,BNB 的走勢直接反映了 Binance 對 BNB 應用場景的拓展獲得成效,以及投資者對 BNB 逐漸清晰定位的認可。

試航

自 2017 年 7 月 BNB 發行以來,Binance 一直在探索並擴充它的應用場景,但在發行之初,BNB 還僅僅是一個平臺幣,其所含價值極大程度依賴於 Binance 的用戶活動和交易所收入。BNB 發行量 2 億枚,Binance 會在每個季度按其利潤的 20% 回購 BNB 並銷燬,直至銷燬 1 億枚 BNB,並表示這種回購銷燬機制可以給 BNB 用戶帶來可觀的持有價值。

根據 BNB 的應用場景,我們姑且把 BNB 視爲一種價值貨幣,那根據傳統貨幣數量論,在其他因素不變的情況下,貨幣價值變化與貨幣數量變化成反比,即減少了 BNB 數量理論上可以增加 BNB 價值。但是 Binance 並不是一個經濟體,BNB 也不是其唯一的「流通貨幣」,所以並不能使用貨幣數量論來判斷 BNB 的價值趨向。

而 BNB,或者任何 Token 的存在形式更像是一種證券,持有它們並不代表對其價值的持有,而只是一種享有其部分權益的憑證,所以我們分析,BNB 回購銷燬的影響可以參考證券的回購註銷機制。而上市公司進行回購首先可以向市場傳遞股價被低估的信號;並可降低外部流通股數量,提高每股價格;還可以優化公司現金流,調節公司所有權結構等,所以上市公司的回購確實是可以多方面刺激股價上漲的行爲。

存在形式與證券類似的 BNB,其回購影響在理論上也可取到類似結果,即 BNB 價值的上升。但觀察 BNB 此前 6 次銷燬時對其價格的影響,我們不難判斷,理論和現實仍有較大差距。



分析推動 BNB 持續上漲背後的原因,幣安是否能超越以太坊?BNB 季度銷燬當日漲跌,前後 3 天平均漲跌情況

我們認爲,這種現象除因 BNB 銷燬的利好已被提前預支外,也說明市場對 BNB 升值仍不夠認同。首先 Binance 成立之初,BNB 除了作爲交易手續費,LaunchPad 支付工具外,還沒有其他應用場景,其價值也不能真正代表 Binance 交易所價值,想要依靠回購銷燬來撐起它的價值仍是非常困難的。

漂流

Binance 畢竟只是一個 2017 年才成立的交易所,對於用戶來說,他們還需要時間來熟悉、信任、習慣這個新交易所,畢竟 Mt.Gox 交易所被盜的事件還沒過去幾年。新成立的 Binance 無論是服務還是技術都有待考驗,而對其平臺幣 BNB 自然也不會信任其價值,所以當 2018 年 1 月 BTC 暴跌的時候,BNB 隨盤下跌 79%。

但 2018 年後的 Binance 並沒有坐吃山空,或坐等市場回暖,而是繼續發展,提升平臺影響力據 Binance 發表在 medium.com 的文章,其在 2017 年底推出區塊鏈孵化器 Binance Labs,衆籌平臺 Binance Launchpad,2018 年推出資訊站 Binance Info,宣佈 Binance Chain (幣安鏈)和慈善基金會 Binance CharityFoundation,並開始了它的全球佈局。

分析推動 BNB 持續上漲背後的原因,幣安是否能超越以太坊?Binance 成立第一年的生態擴張

在 Binance 不斷擴展其生態版圖的時候,BNB 價格也不斷高漲,投資者對 Binance 交易所自內而外的去中心化給予認可,同時支撐 BNB 的價值。2018 年上半年,對於 Binance,以及 Huobi,OKEx 來說都是豐收的一年,BNB 和 HT 的銷燬或回購是一項有力的證明。「投資者」並沒有意識到寒冬的降臨,還沉浸的 BTC2 萬美元的夢中不願醒來,BNB 從 2017 年 10 月至 2018 年 7 月的銷燬數量持續增長,反映的是 Binance 交易所收入的不斷攀升。

轉眼來到 2018 年下半年,Fcoin 帶來「xx 即挖礦」等新興模式的崛起,進而引發大量交易所尾隨跟風的「百團大戰」。但隨着這股風潮迅速覆滅,越來越多投資者已經意識到熊市不可逆轉,交易所的寒冬到來了,Binance 收入折半,BNB 銷燬量驟降,各平臺幣進入大幅回撤時期。

2018 年 9 月中旬,BNB 止跌 9 美元。

遠行

相比其他還在大幅下跌的平臺幣,BNB 是最早出現止跌震盪行情的數字貨幣之一。我們判斷其主因是 Binance 持續釋放的 DEX 去中心化交易所的利好信號,以及 BNB 應用場景的不斷拓展。

2017 年 12 月,GIFTO 作爲第一個在 Binance Launchpad 完成衆籌的項目,併合作接受 BNB 作爲 GIFTO 平臺支付手段,這是 BNB 可查的第一個交易所外使用場景。次年 5 月,貸款平臺 Nexo 接受 BNB 抵押貸款,7 月加密貨幣支付系統 Pundi X 接受 BNB 支付,9 月 MoreCoin、Crypto.com、ADAMANT Messenger 接受 BNB,10 月與 TravelbyBit、Propy、CoinGate 達成合作等等。據統計,Binance 網站公佈可查的 BNB 交易所外使用場景達 23 種,且從 2018 年 9 開始顯著增加,Binance 正積極開闢 BNB 在交易所外的使用場景。

分析推動 BNB 持續上漲背後的原因,幣安是否能超越以太坊?

另外,我們可以從 Binance 發佈的 BNB 應用報告瞭解到,截至 2018 年 10 月,BNB 的使用場景包含使用、購買、儲存共有 27 種,隨後 2018 年 12 月公佈的資料,這些使用渠道已經增加到了 42 種,包含支付、出行、娛樂、購物等使用場景。

分析推動 BNB 持續上漲背後的原因,幣安是否能超越以太坊?2018 年 10 月,12 月 BNB 應用場景彙總

當 Binance 加速爲 BNB 創造應用場景的同時,並沒有忘記優化 BNB 在交易所內的應用途徑。在 Binance 交易所內使用 BNB 支付手續費可以獲得首年 40%、次年 25% 等逐年降低的減免,且近期推廣活動使持有不少於 500BNB 的用戶獲得 40% 的返傭,這確實可以激勵很多用戶長期持倉 BNB。以上激勵再配合 Binance Launchpad 中 BNB 的使用,以及交易所內的 78 只 BNB 交易對,使 BNB 多方位應用於當前的中心化交易所。

而在 2018 年 3 月 3 日宣佈打造的 Binance Chain (幣安鏈)以及運行其上的 Binance DEX (去中心化交易所)如今也有了眉目。今年年初 1 月 19 日在新加坡舉行的幣安峯會(Binance Conference)上,Binance CEO 趙長鵬公佈 Binance Chain 的部分細節,並宣佈測試網將於近幾週上線。

分析推動 BNB 持續上漲背後的原因,幣安是否能超越以太坊?

而 Binance Chain 原生代幣即是 BNB,現有的 BNB 也將轉移至新的 BinanceChain 上,作爲區塊鏈生態系統中的經濟支撐,就如以太坊與 ETH 的關係。所以 BNB 或許將作爲公鏈代幣,肩負交易費用、節點支出及回報、上幣費用等衆多用途,而這無疑又給 BNB 的使用場景拓展打開了新的大門。

風雨

BNB 應用場景的大力擴展給予了它越來越多的價值支撐,而這也是 BNB 近期的上漲邏輯。但 BNB 自發行之初就給限定了總共 2 億枚發行量,且保證永不增發,而 4 年後團隊持有的 40% BNB 將全部解禁,1 億枚 BNB 將於 8 年左右完成銷燬,屆時 BNB 總流通量將恆定 1 億枚 BNB。

恰恰是這 1 億枚 BNB,將被用在不斷擴大的場外場景中,以及 Binance Chain 和 DEX 中作爲貨幣支撐、交易費用、回報節點、衆籌等衆多使用場景中流通,這或將引起 BNB 的「通貨緊縮」等負面問題,而此時 Binance 的調控手段已所剩無幾。當然,這只是較遠期的判斷,但隨着應用場景的增加,逐漸減少的貨幣流通將在一定程度上增加 BNB 的價值,但過度減少的 BNB 供給將一定程度上提高交易成本,降低流通,並引發其他負面影響,這或許是 Binance 需要長期考慮的問題之一。

除此之外,數字貨幣交易所在全球面臨着較嚴格的監管,無論在中國、美國還是日本,都實行了較嚴厲的加密貨幣交易法規,交易所首當其衝受到監管機構嚴密關注。Binance 自大陸搬至日本後又被日本監管機構驅離,處處碰壁的 Binance 最後選擇將服務器分散在全球,並進駐島國馬耳他,並獲得了烏干達、英屬澤西島的合規交易所資格,根據其此前透露的發展計劃,Binance 計劃繼續佈局新加坡、韓國、阿根廷、俄羅斯等國。業內人士分析,Binance 獲得的這些「合規資格」並沒有實際價值,因爲當前大多數數字貨幣投資者還主要集中在中、美、日等國。

但是,同樣受監管問題困擾,Binance 對這些不允許數字貨幣交易的國家公民提供服務時,需要考慮交易所是否會觸發違法行爲,比如 Binance Launchpad 就規定了如下國家或地區居民無法參與衆籌。

分析推動 BNB 持續上漲背後的原因,幣安是否能超越以太坊?

我們認爲,這種情況的改善,或許要等 Binance Chain 主網上線以及 Binance DEX 正式推出,因爲 DEX 理論上並不需要 KYC,但各國收緊的監管以及高昂的違法成本依然是 Binance 不可忽略的風險,以及難以逾越的高牆。如果這些問題無法得到解決,勢必在很大程度上限制 BNB 應用場景的拓展,以及其價值的提升。

破浪

雖然當前 Binance 還面臨着如上困境,但 BNB 已逐漸走出交易所積分的運營模式,正在從 Token 蛻變成 Coin,無論是拓展中的應用場景還是由 ERC-20 走向獨立,都在彰顯着這一變革,而 BNB 也越來越接近 BTC 和 ETH 的定位:支付和生態。

對比中本聰提出 Bitcoin,BM 連續打造 BitShares、Steemit、EOS,V 神等人創立 Ethereum,趙長鵬成立 Binance 後就開始自上而下的發展基礎設施,計劃將其打造成完善的經濟帝國。這除因 Binance 是一家商業公司,趙長鵬是一個商人外,還因中心化的發展路線。Bitcoin,Ethereum 等決策需要核心社區提案、投票、裁決,最終才能定案實施,而作爲商業機構的 Binance,決策只需要領導層裁定即可實施,所以在基礎設施建設,項目效率推進方面是去中心化社區無可比擬的。所以無論是 Binance 還是 BNB 都在這不到 2 年時間內迅速發展崛起,成爲全球第一大交易所和排名第十的數字貨幣。

但是,只要在這個行業中發展,過度中心化必然會成爲機構被外界詬病的缺點。Binance Chain 以及 DEX 的發展越來越變得舉足輕重,而 BNB 作爲兩者生態中重要的一環,必然可以獲得長足發展,可以說中心化的 Binance 發展出了去中心化的生態系統。Binance Chain 自 2018 年 3 月公佈以來已近 1 年,但目前纔剛剛推出測試網,預計 Binance Chain 正式上線主網至少還需要半年,而這其中仍有許多不可預料的變數,雖然如此我們仍可期待 Binance 在這方面做出的先驅作用。

分析推動 BNB 持續上漲背後的原因,幣安是否能超越以太坊?

最後引用 Binance CEO 趙長鵬在 2 月 7 日直播中的回答:

「我們希望幣安成爲基礎設施建造者,我們希望幣安能夠自己建造基礎設施,或者投資其他建造基礎架構的項目。如果以現實世界來打比方,我們想要成爲修路者,這樣其他人才能建造城市裏的高樓大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