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密對沖基金 The Spartan Group 研究主管蔡浩霆談流動性挖礦風險與 DeFi 發展趨勢。

原文標題:《「Amber 解『密』」02:亞洲或將成爲 DeFi 未來發展主場》
受訪者:蔡浩霆,加密對沖基金 The Spartan Group 研究主管、Blockrunch 創始人

《Amber 解「密」》 Crypto Unstacked 是一檔高品質的加密金融訪談類播客欄目,致力於持續追蹤加密金融領域的動態,並在加密世界建立起與全球加密金融行業聯通的橋樑。《Amber 解「密」》由全球領先加密金融智能服務提供商 Amber Group 出品、Amber Group 海外研究總監 Leslie Lamb 主持,每期邀請一位加密行業的知名從業者、專家或意見領袖,爲聽衆提供從加密金融到全球宏觀經濟的前沿觀點,挖掘對加密資產更有深度的行業分析。

專訪 Spartan Group 研究主管:亞洲或成爲 DeFi  發展主場蔡浩霆,加密對沖基金 The Spartan Group 研究主管

本期嘉賓:蔡浩霆 Jason Choi,加密對沖基金 The Spartan Group 研究主管,也創辦了 Blockrunch 播客。他着迷於數字隱私、激勵經濟的設計和前沿技術。此前,他作爲 Contrary Capital 創始合夥人,投資早期創業公司;曾在德勤(Deloitte) 做過諮詢工作,支持該公司的區塊鏈實驗室和金融科技實踐;在全球最大的對沖基金橋水基金 (Bridgewater Associates) 學過 Ray Dalio 原則,並對宏觀經濟學產生興趣。

一條推特解讀 DeFi

Leslie:DeFi 領域的運作實在是太複雜、變化太快了。如果從基本面出發,用一條推特、不超過 280 個字符的長度介紹 DeFi,您認爲是什麼呢?

Jason Choi:DeFi 使我們能夠在不信任任何第三方的情況下管理個人財務。這也只是一個侷限的定義,因爲 DeFi 完全是一個新的範式。從它的基礎模塊(financial primitives)來看,DeFi 完全開創了一個新的範式。比如它讓我們在完全去信任化地情況下進行交易、儲蓄、理財、借貸、以及投機,並且所有這些協議都可以一起組合工作。

去信任化、可組合性,這與傳統科技金融(FinTech)公司獨立運作的方式截然不同。舉個例子,Robinhood 和 Stripe 都是傳統 FinTech 公司,雖然有提供付費 API (ApplicationProgramming Interface,應用程序接口),但多數情況下,公司還是完全獨立的。

如果把他們搬到 DeFi 生態中,我們或許可以看到:Stripe、Robinhood 和 PayPal 之間完全開放、相互嫁接,無需許可獲取彼此的流動性和用戶。某種程度上這也是我認爲的 DeFi 的願景。

流動性挖礦的風險分析

Leslie:對剛參與 DeFi 市場、想要開啓流動性挖礦的人,您想說什麼呢?

Jason Choi:我覺得我們可以先回到流動性挖礦這個概念本身。流動性挖礦無外乎兩點:一、通過獎勵激勵用戶使用平臺;二、向活躍度高的用戶發放平臺治理代幣。

正如你提到的,一些比較新的項目風險性還具有較高風險,在智能合約方面存在較高風險。過去兩週內在以太坊上發行的一些項目,甚至還沒有審計。所以我發現機構投資者還較少在此領域做大筆的理性投資。實際上,流動性挖礦的人大多是散戶或某些幣種的“巨鯨”,而不是大量持幣機構。我認爲,這在 DeFi 領域是一種既有趣又具有顛覆性的發展。

那談到風險因素,第一是價格風險。所謂 1000%的 APY (年化收益率),它的來源是什麼?它取決於治理代幣的價格,而治理代幣又是通過流動性挖礦產生並以此爲價格支撐。因此,在代幣價格下跌的那一刻,APY 也將下降。

參與流動性挖礦的人,我相信根本上考慮的還是長期。當然,除了那些立馬拋售的人。但即使這樣做,智能合約的風險仍然存在。DeFi 的可組合性讓很多項目可以與其他項目串聯,以此帶動其他項目的使用,但這也導致了多重風險。因爲即使你認爲項目 A 的安全性很高,如果項目 A 與項目 B 串聯,項目 B 與項目 C、項目 C 又與項目 D 串聯,那實際上項目 A 與項目 BCD 都串聯在一起了。所以任何其中一個項目崩潰,都將是一個巨大的風險。所以,雖然我有認識把整個投資組合都押到流動性挖礦上的人,我個人卻並不會這麼做。

亞洲將成爲 DeFi 的主場

Leslie:在結束我們今天關於 DeFi 的討論前,我想請教您兩個問題:對亞洲市場所發生的一切,您怎麼看?您認爲誰將參與哪些協議?

Jason Choi:結合上面所說,DeFi 的祕密武器之一就是可組合性。你無需許可即可與任何項目串聯。

大家似乎有這樣一種印象,即很多 DeFi 項目正在硅谷展開,因爲畢竟第一批項目如 Maker,Compound,dYdX,Dharma 都 base 在舊金山。但事實上,現在已不是這樣了。我們有 base 在新加坡的 Kyber 和同樣 base 在新加坡、允許跨鏈交易的 Ren,還有 base 在香港的 AirSwap、泰國的 BAND 協議,以及 Balancer ,我記得它的 CEO Fernando 也在葡萄牙。所以,其實 DeFi 項目已經遍佈全球了,可以說是一種全球現象。

從用戶來看,儘管因爲匿名性很難知道他們的確切位置,但我認爲很多流動性挖礦的改善者、很多去中心化所的交易者­——總而言之,去中心化協議的活躍使用者,都分佈在亞洲,尤其是那些對加密貨幣沒有資本利得稅的國家和地區。反觀美國,如果你是一位美國流動性挖礦者,在德克薩斯州進行去中心化交易,你一定會叫苦不迭。這也部分解釋了爲什麼 DeFi 協議的活躍用戶都來自於新加坡、香港、馬來西亞。

從文化來看,賭博也是一個因素。賭博在中韓等國幾乎被視爲非法,加密貨幣可以作爲替代滿足人們對投機、投資等方面的需求。所以,我們看到中國和韓國有許多非常本地化、非常有影響力且非常完備的加密貨幣社區。尤其是 2017 年,當時還沒有引入監管,韓國交易量瘋漲,kimchi 溢價高達 10%甚至 15%。

因此,基於以上多種原因,我確信亞洲將成爲 DeFi 需求增長的主動力。對於任何 DeFi 項目而言,亞洲也是他們必須要瞄準的市場。也因此,我認爲我們這種能夠接觸到東南亞市場、紮根在中國等亞洲市場多年甚至十幾年的企業,是 DeFi 項目(尤其是某些風險投資項目)非常重要的合作伙伴。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