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鏈下一代,除了資產轉運,還能做哪些?|Slibrary Roundtalk 全回顧

以下是我們第一期思想圓桌 Slibrary’s Roundtalk“What’s next? Cross chain to Web 3.0”的訪談實錄。

Slibrary 作爲海外影響力平臺,希望推倒語言的柏林牆,連接東西區塊鏈共識中的橋樑,幫助中文世界的優秀內容、出色項目、以及行業專家直達西方的英語體系,同時作爲西方世界瞭解中文語境的窗口,成爲英語世界中獨有中國專業背景的影響力平臺,加速全球區塊鏈的共識。Slibrary’s Roundtalk 彙集行業頂尖大咖,在圓桌中用思想的火花裏找尋確定性的未來,第一期思想圓桌“Bull is here, What’s next? Cross chain to Web 3.0”邀請到了章魚網絡應用鏈的創始人劉毅,邊界智能的研究院院長鬍智威,還有 NEAR 公鏈的亞洲工程負責人嚴澎屹,討論跨鏈的過去和未來。

跨鏈下一代,除了資產轉運,還能做哪些?|Slibrary Roundtalk 全回顧

跨鏈的新時代

在跨鏈領域工作深耕 2 年的劉毅和他的團隊,曾經和 COSMOS 還有邊界智能一起合作,幫助在 Substrate 上實現 IBC 協議。在多年的等待後,劉毅認爲複雜程度相當的 IBC 協議會是跨鏈協議的黃金標準。作爲跨鏈領域的早期參與者劉毅表示:剛開始有人會說跨鏈或互操作性是一個僞概念。當時大多數人認爲兩個主流的資產就已經構成了完整的加密世界的生態了,跨鏈的價值並不存在。如果需要跨鏈的話也只是這兩種資產的跨鏈。

但是在今年跨鏈領域出現了很多有趣的進展,在跨鏈積累了豐富經驗的劉毅提出跨鏈的分類:我們可以將橋分爲兩類:基於信任的和無信任的。基於信任的橋,需要預先註冊的檢查人來執行。我們也看到 Avalanche 以太坊跨鏈橋在探索新模式。Avalanche 的跨鏈橋更新爲 Avalanche Bridge (AB),見證人們通過 MPC,也就是多方安全計算,生成私鑰片段用於簽署門限簽名,這是一種有效的方法。這其實是把跨鏈交易變成了一個普通交易,這是一個非常經濟有效的方法。同時他們使用一些 TEE 技術來證明私鑰生成過程是合法的。

在無信任的橋的分類裏,NEAR 的彩虹橋是第一個上線的無信任以太坊跨鏈橋,COSMOS 的引力橋是第二個。這兩個橋採取了不同,但是非常有趣的設計選擇。我認爲 COSMOS 橋的主要優勢在於可以驗證所有簽名,雖然成本比較高。對應的彩虹橋也可以相應的升級,在共識層加入一個小組件,來生成和收集可以在以太坊上可以直接驗證的 ECDSA-256K1 簽名。

嚴澎屹作爲 NEAR 的亞洲技術負責人對於劉毅的建議也非常的認可,並且詳細的闡述了彩虹橋的機制:NAER 跨到以太坊需要更多時間,因爲這取決於以太坊的交易速度。嚴澎屹也提出瞭解決方案,結合簽名算法,可以非常快地進行區塊頭的驗證。我們正在開發在 NEAR 上支持 secp256k1 簽名算法,這樣的話基本上可以將時間從 16 小時減少到最短 10 甚至 6 分鐘。這也是 NEAR 第四季度非常重要的升級。

同時嚴澎屹表示作爲一個開發者,可能每一個人熟悉的語言各不相同,有的開發者擅長 Rust,有的喜歡用 solidity,但是當一些鏈只能用某一種語言進行開發的話可能就會限制一些開發者。而 NEAR 做的就是提供好用的開發工具。

對於用戶來說,我們也希望用戶體驗儘可能的簡單直接。用戶可以在網頁上登陸 metamask 的賬號,然後就能直接領取一個 NEAR 賬戶,從而把資產從 NEAR 轉到以太坊的錢包裏。這是我們提供的用戶體驗的一個例子在以太坊上的 ERC 20 標準的資產通過彩虹橋跨鏈到 NEAR 只需要出 28 到 30 個塊,這意味着 5〜6 分鐘內就可以完成交易。

除了支持資產的轉移,彩虹橋還開發了更多的跨鏈場景,包括交易 NFT,傳輸存儲在合約上的信息例如合約的狀態或更改等。而且彩虹橋也是通用的,任何在 NEAR 上可以通過加密手段證明信息,在以太坊合約中也是可用的(反之亦然),包括閱讀另一條鏈上的合約狀態,以及調用在另一條鏈上的合約方法,並收到回調。這意味着用戶可以用他們的 ETH 餘額在 NEAR 的 DAO 投票,而不需要在以太坊上發送交易。並且我們還在彩虹橋里加入了 NFT 和 DAO 的跨鏈功能。同樣的 NEAR 的區塊頭會在以太坊上基於 solidity 的智能合約進行驗證。

同時被期待已久的 IBC 協議在近期上線,胡智威作爲 COSMOS 生態系統中跨鏈技術的開發者也詳細的解釋了這次更新帶來的影響:IBC 協議首先做的是對分佈式賬本的定義,也就是區塊鏈。一個區塊鏈應該是什麼配置,有什麼功能。IBC 協議通過讓區塊鏈交互,互相之間傳遞信息,也可以說是重新定義了區塊鏈互聯網,定義了區塊鏈爲了跨鏈而應該有的一些功能。現在的 IBC 也已經在內置在 COSMOS 的 SDK 裏,COSMOS 裏的區塊鏈都可以升級來兼容 IBC 協議。IBC 協議的上線讓不同的鏈互連,允許他們的鏈上資產自由移動到,甚至可以與其他的應用程序交互。像使用者廣泛的 Terra,預計就是今年 9 月出升級兼容 IBC。我們在這個鏈接 https://mapofzones.com/ 可視化了 COSMOS 可互操作的生態系統。

同時我們看到一些鏈還沒有上線 IBC 協議是因爲 IBC 協議有很多層。我認爲這對於不同的鏈來說實施起來可能有點困難。我們開發團隊其實在 IBC 上做了一些簡化,即 TIBC, 幫助不同的鏈來快速跨鏈交互。並且之後還會支持更多的功能,比如 NFT 的跨鏈、智能合約交互等服務。

另外,當我們提到 COSMOS 宇宙時,如果狹義的來講的話,是指 COSMOS Hub;而廣義的可以指整個 COSMOS 生態。如果我們去深入到生態系統中,基於 SDK 開發的各種區塊鏈其實可以去互動,比如說 Terra。而且區塊鏈之間的這種聯繫,是直接互連的,不需要通過 COSMOS Hub 這個樞紐。也就是說這樣的連接不會假定拓撲連接順序。如果你再看看 https://mapofzones.com/?period=24,你會發現這個圖非常複雜,所有的點都代表區塊鏈,現在它們現在相互連接。但是我認爲,從現在開始它會變得更加複雜。

之前和 COSMOS 合作過的劉毅在章魚網絡也通過 octopus 的 relayer 搭橋連接 COSMOS。作爲創始人的劉毅補充了更多的細節:我們一直在努力開發的 Substrate IBC 是非常重要的。這個關鍵組件將爲 Substrate 鏈提供更多跨鏈選項,他們可以加入 COSMOS 生態系統,或者加入章魚網絡,也可以選擇繼續在 polkadot 生態系統。但無論哪種方式,它們都可以通過 IBC 協議與其他鏈互聯。

由於章魚是基於 substrate 開發的,所以我們一直在討論可能的章魚和 NEAR 的直接通信。我和 Near 的創始人 Illia 討論了很多很好玩的方式。比如一個應用程序可以在 NEAR 上先啓動智能合同,然後如果他們覺得想擁有自己的鏈的話,可以無縫銜接到章魚網絡,所有的智能合約之間的通信將直接由橋來承接。這是一個非常酷的想法,同時一個應用也可以從章魚網絡上遷移到 NEAR 的鏈上。這就意味着章魚網絡和 NEAR 鏈是完全兼容的。

嚴澎屹總結道:我們其實有很多功能可以實現在跨鏈橋。橋的本質是去中心化和易於擴展。長遠來看,通過跨鏈部署到更多的區塊鏈上,使去中心化,我們可能看到更多的可能性。

跨鏈下一代,除了資產轉運,還能做哪些?|Slibrary Roundtalk 全回顧

多鏈的共識

加密領域的大多數人已經意識到,未來我們將不僅僅只看到一個佔絕對地位的公鏈。將來至少會有幾個主要的公共區塊鏈生態系統,不同的項目圍繞着各自的生態系統構建。

區塊鏈作爲一種架構設計的實現,常常會涉及到所謂的不可能三角,即安全性、去中心化,和擴展性。劉毅評論道,本質上,這是一個非常好的設計區塊鏈的思維框架。因爲一個區塊鏈不太可能做到適合所有的使用場景。一個好的鏈是需要權衡的,每一個鏈都會根據自己的應用場景去設計。這其實也是我們爲什麼覺得從長遠來看,公鏈不會一家獨大,我們將走向一個多鏈的未來。我們看到這些事情正在發生,在過去的一兩年中出現了很多跨鏈的基礎設施,其中一些已經看到了應用場景,也吸引到了大量的用戶。我們認爲這是一個長期的過程,可能會以圍繞頭部的公鏈爲主,跨鏈橋去連接這些不同的鏈,在這些鏈上有不同的應用和使用場景。

今年在跨鏈領域的開發,劉毅發現大家開始更加註重應用場,評論道:Defi 是目前最受歡迎的領域,所以今年開始我們也看到了跨鏈與 Defi 的結合,也有跨鏈的智能合約,甚至包括跨鏈的借貸和衍生品市場。我們也發現這些應用場景是有實際需求的,並且也吸引到了大量的用戶。

劉毅繼續闡述道,當我們考慮一個典型的基於 BFT 共識的鏈,交易吞吐量將在 1,000 TPS 左右。在這一條鏈上運行所以的應用就顯得力不從心了。比如說,1000 個應用程序,不同類型的交易具有不同的經濟價值,但是因爲他們在同一條鏈上所以需要和彼此競爭交易量。如果在一條鏈上需要和 Defi 競爭,那可能就導致手續費上漲到幾千美元甚至更多。但是,對於一個鏈上的遊戲的話,它可能只需要 5 個 TPS,而這時候在鏈上需要和 DeFi 去競爭交易的確認,這不是一個最優的解決辦法。

所以我認爲,現在的頭部主鏈我們看到主要的應用場景是金融類的,這意味着它們是金融中心。其實我們看到在現實世界中,如果你想建一個工廠,你應該不會選在曼哈頓或者浦東這樣的地方來租地建廠房的。你會選擇一個租金便宜的地方,然後交通設施比較完善的地方。我認爲在加密世界裏也是同樣的道理。如果你想做一款鏈上游戲,最優的選擇是定製一條鏈,並且通過跨鏈橋和其他公鏈進行交易。其實這和我們在郊區建廠,然後在交易所裏交易工廠的股票是一樣的邏輯。

我們認爲在加密世界裏,將有上千或者更多的應用場景在鏈上實現, 而章魚網絡就是爲此構建的。對於應用來說的話,他們只需要有自己的業務邏輯,有自己的資產。如果這座橋是足夠強大的,也可以直接在 NEAR 鏈上操作,這可能是我們以後發展的方向。本質上,我們是樞紐,爲不同的應用場景提供服務。而現在我認爲框架已經準備好了,IBC 基本上已經解決了這個問題。

同時劉毅的也與 NEAR 的創始人 Illia 已經開始討論 NEAR 和 COSMOS 的跨鏈,在 NEAR 和 COSMOS 都有可靠的、高效的輕客戶端的基礎三,預期在 1 年內將有一個基於 IBC 協議的 COSMOS-NEAR 跨鏈橋

胡智威院長也加入了對多鏈網絡的暢想:從 IBC 協議來講,現在的話資產可以在不同的區塊鏈上自由地轉移。但我期待的是在應用層的更多應用,通過 IBC 協議的底層提供更多通用的應用程序的跨鏈。而這種交互也許可以產生更多的合力,產生不同鏈之間的可組合性。這種應用專有鏈+跨鏈的方向可能會真正影響生態和行業。

作爲 NEAR 的亞洲技術負責人嚴澎屹最後提到在 NEAR 的分片技術的基礎上來支持不同的應用場景,加上章魚網絡提出的應用鏈服務於應用程序,結合彩虹橋,我們將看到越來越多的應用場景出現。章魚網絡正在提供以非常低的成本和非常強的可用性,爲構建應用鏈提供了非常堅實的基礎。隨着章魚的跨鏈橋的推出,我們也非常期待章魚網絡在 NEAR 上的互通,在未來我們應該會看到會有專注於更多安全性的定義解決方案。將會有一些類似遊戲的解決方案,更側重於可用性和可擴展性。所以我也很期待。

跨鏈下一代,除了資產轉運,還能做哪些?|Slibrary Roundtalk 全回顧

跨鏈下一代,除了資產轉運,還能做哪些?|Slibrary Roundtalk 全回顧文章所載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

跨鏈下一代,除了資產轉運,還能做哪些?|Slibrary Roundtalk 全回顧且不構成投資建議

跨鏈下一代,除了資產轉運,還能做哪些?|Slibrary Roundtalk 全回顧敬請注意投資風險

跨鏈下一代,除了資產轉運,還能做哪些?|Slibrary Roundtalk 全回顧

往期精彩報道

! 跨鏈下一代,除了資產轉運,還能做哪些?|Slibrary Roundtalk 全回顧

! 跨鏈下一代,除了資產轉運,還能做哪些?|Slibrary Roundtalk 全回顧

! 跨鏈下一代,除了資產轉運,還能做哪些?|Slibrary Roundtalk 全回顧

! 跨鏈下一代,除了資產轉運,還能做哪些?|Slibrary Roundtalk 全回顧

! 跨鏈下一代,除了資產轉運,還能做哪些?|Slibrary Roundtalk 全回顧

你 “在看”我嗎?跨鏈下一代,除了資產轉運,還能做哪些?|Slibrary Roundtalk 全回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