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治理方式的演化與人類社會民主制度的發展具有高度的相似性。

原文標題:《【大文觀鏈】「治理民主」波卡 VS 以太坊:EIP1559 生死難料,以太坊民主危局》
撰文:大文

以太坊採用的「貴族制」民主有着巨大的缺陷。所謂的「民主投票」只是少數人的民主。這一點在網絡規模較小的時候並不明顯,但如果作爲一個區塊鏈底層設施,設施的使用者無疑會成爲古典民主中奴隸和婦女這樣的「非人」。這一點在以太坊中尤爲明顯,能夠改善 DeFi 體驗的 EIP1559 受到礦池的反對正是一個絕佳的例證。

探討區塊鏈治理演化路徑:從貴族制到代議制民主

1739 年,蘇格蘭哲學家休謨(David Hume)寫道,公民政府的起源,是因爲「人們無法從根本上救治自己或他人的靈魂之狹隘,(這種狹隘)導致人們舍遠圖近」 。

休謨相信,政府機構——比如政治代表和議會辯論,有助於緩和我們衝動、自私的慾望,促進社會的長期利益和福祉。同樣,完善的民主制度也無疑會促進區塊鏈系統的長期發展。

區塊鏈治理方式的演化與人類社會民主制度的發展具有高度的相似性。那麼從鏈下到鏈上,什麼樣的治理方式是更加民主的?

比特幣和希臘式民主

作爲一個極客實踐項目,比特幣脫胎於一個匿名的密碼學主題極客郵件列表。現在我們知道,這個被稱爲密碼朋克的小團體內包括了詹姆斯·A·唐納德(James A. Donald)、雷·迪林格(Ray Dillinger)等一系列負有盛名的密碼學科學家。

作爲一個小圈子討論的產物,比特幣一直保持着鏈下治理的模式:使用者在鏈下的郵件列表或論壇中討論比特幣的改進方向,並最終將改進補丁應用到比特幣網絡當中。

比特幣採用的鏈下治理方式是 BIP (Bitcoin Improvement Proposals,比特幣改進提案)。任何人都可以提交一份針對比特幣的改進提案,並在社區中進行討論。如果一份提案被大多數社區成員接受,改進代碼就會被部署到所有礦機上。

但這種方式總會導致各種各樣的分歧,最糟糕的結果就是導致硬分叉:比特幣現金、比特幣黃金、比特幣 SV 等就是線下討論中的分歧無法調和的產物。這種分叉嚴重影響了比特幣社區的發展,併爲後來者敲響了警鐘。

作爲第二代區塊鏈網絡的代表,以太坊同樣採用了類似的治理方式,社區參與者通過提交 EIP 對以太坊進行治理或升級。

在比特幣和以太坊社區經歷過數次分裂之後,如何在避免社區分裂的同時對區塊鏈系統進行高效的治理成爲了考驗後來者的關鍵問題,鏈上治理也逐漸成爲了新興公鏈進行治理的主流方式。

簡單來說,鏈上治理是一個自動化的機制,社區用戶通過投票對升級草案進行選擇,結果會自動應用到協議當中去。

這種形式一方面極大的提高了治理效率,另一方面又能夠極大程度上避免社區頻繁發生分叉。

脫胎於這種治理模式,去中心化自治組織出現了。一般來說,DAO 的治理模式的核心是對於提案的最終決定由民主投票產生,參與投票的 token 數量越多、鎖定時間越長,權力就越大。

DAO 被廣泛應用於各種去中心化金融服務的治理當中,並發展出了一些相當成熟的模式,乃至 DAO 組織服務提供商。

較爲著名的有 Snapshot、Aragon 等。隨着鏈上治理技術和理念的逐步成熟,鏈上治理甚至發展出了更加高級的形式:其中最爲典型的莫過於波卡採取的鏈上治理模式。

按照波卡白皮書的說法,波卡生態的治理方案中包含多種角色,其中包括議案與公民大會、理事會和技術委員會、平行鏈卡槽的分配、國庫管理。

簡單來說,波卡生態的治理主要圍繞着代幣 DOT。DOT 的主要的作用包括:提交議案、爲議案背書或者提前決議某議案、對所有活動議案投票、成爲理事會的選舉成員、對成員進行選舉。

總體上來說,持有的 DOT 越多,在波卡生態治理中就擁有更多的話語權。

鏈下治理和貴族民主

從政治學的角度來看,我們可以看到區塊鏈治理的發展與人類民主制度的發展擁有高度的相似性:由雅典的古典民主逐步發展到貴族民主和金權民主。

在比特幣方興未艾的時代,比特幣的治理毫無疑問是古典民主的早期階段,村議會式的。在歷史的早些時期,希臘的人口只聚集在一些小村莊中,並沒有貧富不均的現象。

當有需要公衆討論的重大事件,市民就會聚集在村落廣場上議事,每一個人都能平等地得到發表自己意見的機會。

然而隨着比特幣的發展,算力分化逐漸出現,專業礦工和礦池通過其算力優勢獲得更多的話語權。礦池的地位類似於貴族民主制度中的貴族階級。

礦池(以及礦池私下產生的礦池聯盟)毫無疑問掌握社區的最高權威,他們通過提交各種各樣有利於礦工的提案,將自身集團利益置於社區發展之上。

以太坊 EIP1559 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2018 年,V 神提出了該提案,本質上是關於以太坊網絡交易定價機制的解決方案。

EIP-1559 改變了付費結構和付費流向:將交易費用分爲基本費用+小費,同時基本費用被銷燬,礦工無法獲得,礦工可以獲得打賞費用,也可以獲得新增發的區塊獎勵,從而減少礦工操縱交易費用的動機,並讓包括礦工在內各種參與者有機會獲益。

這項提案在社區當中獲得了壓倒性的支持,EIP1559 的實施毫無疑問會改善以太坊擁堵的現狀,顯著提高用戶體驗。

但該提案的上線並不是所有人都樂見其成:一些礦池選擇聯合起來抵制這項提案。礦池們認爲這一提案並不公平,削減了他們的可得利潤。

根據 BitInfoCharts 數據,由於鏈上擁堵將交易費用在 2020 年推至歷史新高,挖礦盈利能力達到近三年最高水平。而實施 EIP-1559 之後,用戶需要支付的金額並沒有變少,但是礦工卻不再能夠像從前一樣收到全部的數額,這些本該屬於礦工的 Gas 費沒有給到礦工,而是被銷燬。

所以纔出現了強烈反對的聲音:EIP-1559 的升級並不能給礦工帶來什麼好處,反而會損害礦池的利益。

EIP1559 的爭議依然還在進行中,未來是否能夠上線依然很難預料。但礦池對於社區的控制能力已經可見一斑。

DAO 和金權政治

當區塊鏈的治理模式逐漸發展到鏈上治理後,相對應的就進入了金權政治的時代。在這類網絡裏,權力屬於 token 的持有人,最終的決定則由民主投票產生,參與投票的 token 數量越多、鎖定時間越長,權力就越大。這類制度已經非常接近政治學界劃分的現代民主的概念。

與比特幣、以太坊社區的「古典民主」相比,波卡這樣的治理方式更類似於國家已經成熟且規模變大之後逐漸產生的代議制民主。

簡單來說,古典民主是直接民主,用戶不僅僅投票選擇支持提案,也可以直接提交提案,而後者則將用戶的這些權利讓渡給了代理人,即理事會、技術委員會等更專業的角色。

另外,在以太坊的治理當中,社區擁有的投票權實際上被礦池嚴重的削弱了,在投票結果產生之後還需要經過大礦池的投票,即所謂算力戰爭。

而在以波卡爲代表的鏈上治理模式當中,只要持有 token 就擁有投票權,社區和礦池之間的角色並不會產生割裂。

毫無疑問,以太坊採用的「貴族制」民主有着巨大的缺陷。所謂的「民主投票」只是少數人的民主。

這一點在網絡規模較小的時候並不明顯,但如果作爲一個區塊鏈底層設施,設施的使用者無疑會成爲古典民主中奴隸和婦女這樣的「非人」。這一點在以太坊中尤爲明顯,能夠改善 DeFi 體驗的 EIP1559 受到礦池的反對正是一個絕佳的例證。

從這些角度來說,以波卡爲代表的鏈上治理模式毫無疑問的更加偏向於現代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