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不久以前,大名鼎鼎的對沖基金橋水(Bridge Water)發佈了一份研究報告,Ray Dailo 針對比特幣的態度出現極大的轉變。他在一篇橋水的研究報告中寫道,「比特幣是一個了不起的成就。」

行千里前,先積跬步丨 2021 年重新審視 CKB

無論這位《債務危機》的作者 Dailo 措辭如何的謹慎,不可否認的是他已經重新審視比特幣的價值。以重倉茅臺而出名的基金業大佬也在微博上公開表示,「已購買 1% 的比特幣 ETF 基金,雖然有點晚,但想通了就踐行!希望保持對新生事物的好奇心!」

東方港灣投資管理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時間的玫瑰》作者但斌在微博上表示,「已購買 1% 的比特幣 ETF 基金,雖然有點晚,但想通了就踐行!希望保持對新生事物的好奇心!」

你看,大佬從不畏懼打臉。不拘泥於舊識,不固執於己見,應該是投資人最寶貴的潛質之一。所謂投資,永遠是在爲未來下注,而不是爲過去下注。

行千里前,先積跬步丨 2021 年重新審視 CKB

CKB 出圈的初心從未改變

Nervos 是一條什麼樣的公鏈?

在我的理解中,Nervos 並不是一條公鏈,而是一套基於 CKB 的區塊鏈體系。從設計之初,Nervos 就是希望做成一個多層網絡。底層的 CKB 網絡主要用於驗證和核心數據的存儲,而基於 CKB 主網的所有架構(包括 Rollup、側鏈等)統稱爲 Nervos。

行千里前,先積跬步丨 2021 年重新審視 CKB

從一開始,Nervos 就有着非常大的野心。它要做的是一條真正可以被商用,可以「出圈」的公鏈系統。

而商用和出圈,最重要的就是「穩定」。因此 Nervos 團隊最強調的就是安全,合約代碼要不停的審計。其他公鏈忙着打造百花齊放的生態時,CKB 的團隊在穩紮穩打的夯實底層。

因爲 Nervos 關注的一直是 adoption,或者說應用,去吸引更多真正對區塊鏈有需求的人。從這個角度來看,一個安全、穩定,同時對開發者友好的底層顯得至關重要。高樓能起多高,最重要的就是看地基有多深。而到目前爲止,CKB 在做的事就是打好這個地基。

從這個角度上來看,我覺得 CKB 的團隊是值得尊重的。因爲我可以想象,一定有很多人,不論是機構、大戶、社區還是夥伴,都會不停的跟團隊說你們應該往這個方向走,你們應該試試 DeFi,你們應該拉盤。雖然天知地知你知我知,這並不是長久的玩法。

但最終,他們沒有被動搖,堅持了下來。我和所有投資人一樣期待 Nervos 上生態的爆發,但我也知道,如果要走「出圈」這條路,就註定要經過默默無聞的一段時間。

行千里前,先積跬步丨 2021 年重新審視 CKB

圖注:藍色爲 CKB/USD 價格,黃色爲 CKB/BTC 價格

不過好在,CKB 的表現也沒有讓我失望。1 月 12 日的收盤價,CKB 是 0.004436,昨天的收盤價是 0.01134,整體漲幅達到 155.6%。

但比起價格,我更想跟大家分享一下 Nervos 的四季報。錦衣不應該夜行,明珠也不該蒙塵。

行千里前,先積跬步丨 2021 年重新審視 CKB

基礎設施與互操作性 2.0

要「出圈」,Nervos 必須有一個安全而穩定的底層。2020 年的後半年,大家在討論 Layer 2,討論 zk-SNARK 和 Rollup,但裏面都有一個前提,就是大家對 ETH 的底層網絡是足夠信任的。

說白了,以太坊的今天是很多項目方用血(和錢)趟過來的。CKB 作爲後來者,不能也不應該讓開發者和用戶去再趟一遍 —— 所以底層的安全從一開始就應該做好。

在一個不夠安全的底層上構建二層網絡,無異於把高樓起在危牆之上。所以 2020 年,Nervos 的團隊都在專注 CKB 的基礎設施開發,而在這其中最重要的就是穩定性和安全性。

除了這個之外,就是開發者工具的完善。UTXO 模型有其優越性,但也會給開發者帶來比較高的開發門檻。因此這需要團隊在 UTXO 模型上抽象一個賬戶模型,來方便習慣賬戶模型的開發者上手。

這就是 Nervos 在 2020 年做出的 Animagus 和 Polyjuice 兩款工具。

Animagus 可以彌合 UTXO 模型和賬戶模型之間的空隙,而 Polyjuice 可以讓 CKB 直接兼容以太坊的代碼。換句話說,從現在開始開發者可以像在以太坊開發 dApp 一樣的在 CKB 上做開發。

除此之外,團隊還研發了 Force Bridge 和 Godwoken 兩個組件。Force Bridge 是一個跨鏈橋,支持連接以太坊等其他區塊鏈的數據和資產。Godwoken 則是一個能在 CKB 上構建 Rollup 的框架。

再加上之前的側鏈框架 Muta,Nervos 戰略中核心的基礎設施都已經開發的差不多了。不過這些工具還沒有完全面向市場推出,用團隊的話來說,60 分能用的產品已經做好,但他們想要一個更好的產品。

安全和穩定,是 CKB 絕對不能去妥協的地方。所以這些產品依然要等待安全公司的多輪審計,但應該會在 2021 Q1 以前推出。

另外一個,就是互操作性 2.0,這也是 CKB 和其他公鏈最大的不同。互操作性 2.0 主要是三個組件在發揮作用,PW Lock、Force Bridge 和 Layer 2 (Rollup 方案 Godwoken 和 EVM 兼容層 Polyjuice)。

Layer 2 我們前面有提到過 Godwoken 和 Muta,就是 CKB 團隊研發的 Layer 2 解決方案。

行千里前,先積跬步丨 2021 年重新審視 CKB

圖注:PW Lock 的 demo

而 PW Lock 則是允許 dApp 直接調用不同密碼學原語的錢包。怎麼理解這句話呢?相當於一個 CKB 上的 dApp 可以直接通過 Metamask 進行交互,也可以通過 Tron 的錢包交互,甚至可以直接通過微信掃碼進行交互(已經出了一個樣品版:https://pay.lay2.dev/#/)。

用戶不需要理解什麼是 CKB,也不需要理解什麼是錢包。區塊鏈將像 TCP/IP 協議一樣,成爲一個「不爲人知」的底層。

這是其他公鏈所做不到的地方,也是 Nervos 要出圈的第一步。只有將入口做的足夠的寬,用戶使用(adoption)的門檻足夠的低,纔有可能獲取到圈外的用戶。

之後就是 Force Bridge,單向的 BTC 到 CKB 的跨鏈橋已經有了成熟的去中心化方案。而 ETH 和 CKB 之間的雙向橋,目前已經在雙方的測試網部署測試,但出於安全考慮在審計完成前不會正式上線。

往小了說,Force Bridge 和 PW Lock 可以無縫的銜接以太坊的現有用戶(參考 GliaDEX,這是基於 CKB 出品的 Gilaswap 框架做的產品,可以實現 ETH/CKB 的跨鏈兌換,目前已經部署在測試網上)。

往大了說,Force Bridge 和 PW Lock 會是數以千萬計的新入圈用戶接觸加密資產的開始。就像互聯網一樣,用戶並不需要理解什麼是加密資產,只需要知道他們的資產是安全且可控的。

行千里前,先積跬步丨 2021 年重新審視 CKB

看好 CKB 的理由

之前的文章裏,我寫過一個觀點,就是礦幣的價值發現過程會更漫長,而且往往會從礦工先開始。算力的增長一方面預示着網絡的安全性增加,另一方面也意味着礦工在長期看好 CKB。

而我看多 CKB 主要有三個原因(這個看多並不是說明天就能漲,而是在三五年的時間尺度裏 CKB 的回報會高於大部分標的):

- CKB 的估值遠遠的低於其他公鏈,僅爲以太坊的千分之一;

- CKB 是最有可能承載以太坊溢出資產和用戶的;

- CKB 是最有可能成爲商用底層公鏈的。

由於目前整個市場還處於早期狀態,對於標的其實沒有系統的估值方式,所以我主要從橫向對比的角度來看待 CKB 的價格。

以太坊目前的市值大概是 2000 億美金,波卡的市值爲 290 億美金,Cardano 的市值爲 270 億美金,BNB 的估值是 200 億美金,NEAR 的估值是 12 億美金。

那麼 CKB 的估值是多少?只有 2.3 億美金。這也是社區一直在詬病的問題,沒人懷疑 CKB 團隊的能力和決心,但不封頂的增發和礦工的拋壓卻一直影響着二級市場的信心。

但其實這都不是問題。仔細去看,所有公鏈都會面臨這樣的問題。以太坊是無限增發的、EOS 也是無限增發的、Flow 也是無限增發。

而且 CKB 是有硬頂的。隨着時間的推移,增發的量會越來越低。10 年之後,CKB 的鏈上可用存儲空間也不會超過 100G。它不會像 BTC 一樣有一個確定的頂點,但會隨着時間的推移增發越來越小。

所以增發和礦工拋壓是僞命題。真正核心的問題是,那個需求大於供給的零界點會在什麼時候到來?

在我看來這個時間點已經非常近了。在基礎設施完善之後,Force Bridge 和 PW LOCK 會讓 CKB 成爲以太坊資產和用戶溢出的最好選擇。而且 CKB 可以提供雙向跨鏈的互操作性,這是其他公鏈所無法做到的。

你至少需要一個 NEAR 或者波卡的錢包來使用這些公鏈。但目前用戶端完成度最高的錢包入口,都集中在以太坊。而 CKB 的 dApp 和資產管理可以直接用過以太坊的錢包來完成。

對於 CKB 公鏈的需求(包括寫入數據、執行智能合約等)會直接反映到 CKB 的價格上。因爲 CKB 的設計並不是礦工小費,而是土地租金。1CKB = 1 Bytes,只要使用鏈上空間就必須要鎖倉 CKB。

CKB 直接將公鏈的價值和原生代幣掛鉤,因此我絲毫不擔心生態爆發之後的回報問題。

唯一的問題,生態發展什麼時候才能突破那個拐點。

老實說,我是個投資人不是個預言家。我所能做的僅僅是基於邏輯和已有的信息進行推測,這個拐點越來越近了。

最後,我想說一句比較雞湯的話:「在行至千里前,我們要做的就是積累足夠的跬步。」

-END-

Runchen 作者

Zhijie 排版

文章內容僅供參考,不作爲投資建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