貨幣國際化除了跨境支付基礎設施以外,對證券基礎設施也提出了要求,核心問題是區塊鏈應用於金融交易後處理。

原文標題:《鄒傳偉:在 CBDC 時代,跨鏈技術將成爲金融基礎設施中的核心問題
撰文:鄒傳偉,萬向區塊鏈、PlatON 首席經濟學家

2020 年 7 月 4 日,由萬向區塊鏈實驗室、新加坡新躍社科大學、巴比特聯合發起的「2020 中新區塊鏈領袖高峯論壇」圓滿落下帷幕。本次論壇通過線上連接的方式,邀請了中新兩國區塊鏈行業優秀專家、學者、企業家進行對話,解讀行業焦點問題,分享最新資訊。

鄒傳偉:CBDC 跨境支付有助於國際貿易結算,促進貨幣國際化

萬向區塊鏈首席經濟學家鄒傳偉博士,在論壇上分享了他對央行數字貨幣的最新研究「央行數字貨幣與貨幣國際化」。全文內容如下:

2020 年 4 月起,人民銀行 DC/EP 先行在深圳、蘇州、雄安和成都進行內部封閉試點測試。這是央行數字貨幣(CBDC)在境內的應用。DC/EP 還會在未來的冬奧會場景測試,幫助來華的外國友人享受中國的移動支付服務。隨着這些外國友人回到本國,DC/EP 將走出國內。這就帶來了一個重要問題——CBDC 對貨幣國際化的影響,也是我今天分享的主題。我的分享主要有四方面內容:

  • 貨幣跨境流通機制。
  • CBDC 的共同特徵。
  • 賬戶與 Token 的區別。這個學術色彩較濃的問題實際上是理解 CBDC 跨境流通的關鍵。
  • CBDC 跨境流通及對貨幣國際化的影響。

貨幣跨境流通機制

貨幣跨境流通需要結合國際收支會計理解(圖 1)。

鄒傳偉:CBDC 跨境支付有助於國際貿易結算,促進貨幣國際化圖 1:貨幣跨境流通

境內居民和機構(含政府和企事業機構,下同)用本國貨幣 C 進口境外商品和服務時,境外居民和機構擁有的 C 貨幣增加。在信用貨幣制度和記賬清算機制下,這體現爲境外居民和機構的 C 貨幣存款賬戶餘額增加。境外居民和機構用 C 貨幣進口境內商品和服務時,它們的 C 貨幣存款賬戶餘額減少。可以看出,貨幣「走出去」和「流回來」與商品出入境的邏輯完全不同。當然,商品和服務的進出口也可以用外國貨幣 F 來支付,分析邏輯類似。這些是經常賬戶交易涉及的貨幣跨境流通,體現了國際貿易結算貨幣功能。

境外居民和機構購買本國金融資產,相當於本國出口金融資產。反過來,境外居民和機構對外投資,相當於進口境外金融資產。這些資本賬戶交易也涉及貨幣跨境流通,體現了國際投融資貨幣功能。如果境外中央銀行持有本國金融資產,並將其作爲官方儲備的一部分時,就體現了國際儲備貨幣功能。

貨幣跨境流通,離不開跨境支付的基礎設施,目前以代理行模式爲主(圖 2)。假設 A 國居民 Alice 在 A 國的一家銀行 A1 有 A 貨幣的存款。她要付款給 B 國居民 Bob,Bob 在 B 國的一家銀行 B2 有 B 貨幣的存款賬戶。銀行 A2 和銀行 B1 就是代理行,在銀行 A1 和銀行 B2 之間起到了橋樑作用。在代理銀行模式下,跨境支付按如下步驟進行。

首先,在 A 國,Alice 在銀行 A1 的 A 貨幣存款被轉到銀行 A2。其次,資金從銀行 A2 轉到銀行 B1。代理銀行之間相互開設賬戶,即存放國外同業賬戶和同業存款賬戶。資金從銀行 A2 轉到銀行 B1 就是通過調整這些賬戶餘額來實現。最後,資金從銀行 B1 轉到銀行 B2。可以看出,代理行模式拉長了跨境支付鏈條。

鄒傳偉:CBDC 跨境支付有助於國際貿易結算,促進貨幣國際化圖 2:代理行模式

CBDC 的共同特徵

CBDC 有多種設計方案。人民銀行 DC/EP 採取的「100% 準備金+中心化管理+雙層運營+賬戶鬆耦合」模式在國際上很受認可。儘管也有其他的 CBDC 設計方案,但主流 CBDC 設計方案具有以下共同特徵。

第一,CBDC 屬於 M0 (基礎貨幣),是中央銀行直接對公衆的負債。這個債權債務關係不涉及商業銀行或其他金融機構。

第二,採取 Token 模式,也就是人民銀行說的賬戶鬆耦合模式,有些文獻也稱爲價值模式或代幣模式。CBDC 在交易環節對賬戶(特別是商業銀行存款賬戶)的依賴程度較低,可以和現金一樣易於流通。

第三,公衆擁有和使用 CBDC,需要通過 CBDC 錢包,並藉此直接與中央銀行建立債權債務聯繫。錢包運行管理者與用戶之間更接近託管關係,而非債權債務關係。商業銀行和其他金融機構可以作爲 CBDC 錢包的運行管理者,但錢包中的 CBDC 並不進入它們的資產負債表。

第四,在 CBDC 交易中,資金流動只涉及交易雙方,不經過錢包運行管理者的資產負債表。

賬戶與 Token 的區別

賬戶體系具有以下特徵。第一,賬戶分等級,比如中央銀行存款準備金賬戶、商業銀行存款賬戶和支付機構賬戶等。每級賬戶在開立時都需審批,是高度選擇性的。以人民幣境外支付而言,境外銀行需要接入境內代理行、清算行、CIPS 直接參與者或境內資金託管行等才能開展人民幣業務。境外居民和機構需要開立人民幣存款賬戶才能參與人民幣跨境支付(圖 3)。

鄒傳偉:CBDC 跨境支付有助於國際貿易結算,促進貨幣國際化代理行模式

鄒傳偉:CBDC 跨境支付有助於國際貿易結算,促進貨幣國際化清算行模式

鄒傳偉:CBDC 跨境支付有助於國際貿易結算,促進貨幣國際化CIPS,圖 3:人民幣跨境支付系統

第二,賬戶等級對應支付清算等級。比如,支付可以用支付賬戶餘額、商業銀行存款和中央銀行存款準備金。同行轉賬要同步調整收付款雙方在同一開戶銀行的存款賬戶餘額。跨行轉賬除了調整收付款雙方在各自開戶銀行的存款賬戶餘額以外,還涉及兩家開戶銀行之間的結算。商業銀行之間的結算需調整它們在中央銀行的存款準備金賬戶餘額。

第三,在賬戶範式下,資金流動採取記賬清算。資金從付款者到收款者,中間可能要經過多家機構的賬戶,體現爲相應賬戶餘額的調整。

第四,如果看賬戶體系的拓撲結構,應該遠非互聯互通狀態,而是存在不少「孤點」、「斷頭路」、「梗阻」和「迂迴路」等。

Token 體系與賬戶體系有顯著不同。第一,Token 體系無等級。地址並無上下高低之分,理論上都是平等。任何人,只要通過非對稱加密技術生成一對公鑰和私鑰,就可以參與 Token 體系。但在金融應用中,要做好 Token 體系開放性與 KYC 要求之間的平衡。第二,Token 交易即結算。Token 交易確認與分佈式賬本更新同時完成,沒有結算風險。第三,Token 體系是點對點的拓撲結構,任何兩個地址之間都可以直接交易。

CBDC 跨境流通及對貨幣國際化的影響

CBDC 跨境流通具有以下特點。第一,境外居民和機構參與 CBDC 跨境支付,只需開立 CBDC 錢包,無需經過境內外銀行中介。第二,因爲 CBDC 作爲 Token 體系的開放性,開立 CBDC 錢包的要求比開立存款賬戶(特別是離岸賬戶)要低得多,有助於促進境外居民和機構擁有和使用 CBDC。第三,站在中央銀行的角度,CBDC 錢包沒有境內和境外的區別。第四,任何兩個 CBDC 錢包之間都可以發起點對點交易,CBDC 交易也沒有境內、跨境和離岸的區別。這好比世界上任何兩個人之間都可以用電子郵箱交流,而無需知道對方的電子郵箱的服務器在哪個國家。

CBDC 跨境流通需要研究兩個問題。第一,境外居民和機構開立 CBDC 錢包要遵循不同於境內居民和機構的 KYC 程序和要求。應在完善 KYC 程序和要求前提下,提高境外居民和機構開立 CBDC 錢包的便利性。第二,如果境外居民和機構對 CBDC 的需求很高,中央銀行要與對方國家的中央銀行合作,以尊重對方的貨幣主權。CBDC 應以開放友好的方式走向世界。

CBDC 跨境支付有助於增強國際貿易結算貨幣功能。但貨幣國際化不僅是一個技術問題,更是一個制度問題,僅舉其要者:1. 可自由兌換;2. 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由市場主導;3. 境內金融市場成熟且開放度高;4. 境內法律環境完善,特別在產權保護方面。

之前已提到貨幣國際化的另外兩個維度——國際投融資貨幣和國際儲備貨幣。這兩個維度除了跨境支付基礎設施以外,對證券基礎設施也提出了新要求,核心問題是區塊鏈應用於金融交易後處理,特別是能否實現券款對付(Delivery vs Payment,DvP)。這個問題的複雜性在於,金融交易後處理有付券端和付款端,既可以用 Token 模式,也可以用賬戶模式,共有四種不同組合。表 1 說明,每種組合都能找到對應的項目,並且深度涉及主要國家的 CBDC 項目。

鄒傳偉:CBDC 跨境支付有助於國際貿易結算,促進貨幣國際化表 1:CBDC 用於金融交易

表 1 中值得特別說明的是付券端和付款端都用 Token 模式的組合(圖 4)。這個組合存在兩種情形。

第一,付券端和付款端使用同一個 Token 體系(也就是同一條區塊鏈),稱爲單賬本 DvP。原子結算(Atomic Settlement)智能合約可以協調清算和結算,使得證券和資金同時完成轉讓。

第二,付券端和付款端使用兩個不同的 Token 體系,稱爲跨賬本 DvP。哈希時間鎖(Hash Time Lock Contract,HTLC)在這個場景下的應用受到中央銀行普遍重視。測試表明,哈希時間鎖可以實現 CBDC 的跨賬本券款對付、同步跨境轉賬等功能,但存在結算失敗的可能性。這說明,今天區塊鏈行業對跨鏈技術的討論,在 CBDC 時代將成爲金融基礎設施中的核心問題。

鄒傳偉:CBDC 跨境支付有助於國際貿易結算,促進貨幣國際化圖 4:DvP 對跨鏈技術的要求

來源鏈接:www.8bt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