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月 26 日,北京當代 2020 特別主題「明天的藝博會」現場,由主辦方北京當代邀請當代藝術界與科技界的專家就「藝術市場線上化」「藝術與區塊鏈」「數字藝術、加密藝術」「數字時代藝術版權」等主題展開討論,帶來藝博會期間最重磅的藝術與區塊鏈的對話與思維激盪。

一場藝術與區塊鏈的思維激盪︱北京當代「明天的藝博會」精彩回顧

藝術如何區塊鏈?區塊鏈如何藝術?

「藝術如何區塊鏈?區塊鏈如何藝術?」論壇由北京當代與鏈聞共同主辦,北京當代藝術總監、策展人鮑棟主持,邀請嘉賓星礦科技(北京)有限公司 CTO、聯合創始人張磊,孫博涵,數字文藝復興基金會董事總經理曹寅,DAOSquare 發起人 Typto 一同針對藝術與區塊鏈展開探討,星礦科技(北京)有限公司 CTO、聯合創始人張磊,也針對區塊鏈技術如何對藝術公共價值存儲做了多維度的闡述。

一場藝術與區塊鏈的思維激盪︱北京當代「明天的藝博會」精彩回顧

主持人:鮑棟 北京當代藝術總監、策展人
嘉賓:

  • 張磊 星礦科技(北京)有限公司 CTO、聯合創始人
  • 孫博涵 師從藝術家、中央美術學院教授博士生師-劉剛
  • 曹寅 數字文藝復興基金會董事總經理
  • Typto DAOSquare 發起人

鮑棟:大家好,我們今天的題目是討論藝術和區塊鏈結合的問題,一個是藝術家傳統藝術創作方式的角度看需要區塊鏈解決什麼問題?一個是區塊鏈思維看區塊鏈能夠賦予藝術什麼?區塊鏈和藝術的結合到底能讓藝術的本身改變了什麼?

張磊:在過去做藝術品的過程當中,首先要有藝術的材質,這個材質可能是一張紙,也可能是一個雕塑,其實在信息時代,這個材質就變成了一種新的科技載體,可能是咱們最早接觸的,是 U 盤材質,或者顯示器材質,通過新的載體對藝術進行一種表達。但是,這種方式流轉過程當中會碰到一些很大的難題,比如說攝影創作的過程當中,一但完成攝影作品,藝術家在流轉的時候要放到 U 盤裏面,放到 U 盤裏面之後是鎖定的封閉空間,直到下次流轉之後,再通過 U 盤的形式,傳遞給下一個接收者,但其實這本身就是一個比較難的事情。互聯網本身存的就是一個數據,區塊鏈核心解決的是數據本身在鏈上就有一個產權的所屬,它的數據不管是通過音頻製作,視頻製作,還是加密新興語言製作,最終都是有存儲空間,存儲空間區塊鏈解決方式是更廣泛的存儲方式,而且不是存儲在某一個人手裏面。以往傳統的信息存儲方式肯定是基於 U 盤,這樣進行交易流轉。區塊鏈最大的能力,讓存儲變得更廣泛,更方便,且更安全,這次星礦科技與北京當代的合作,就是透過區塊鏈的方式,讓藝術公共的信息,交由給公衆,讓大家一起共同來存儲。

此外,我認爲區塊鏈本質上還是解決了藝術品轉移的功能,同時存儲了大量的藝術的信息,能夠便於大家進行公開的價值的認定,這是區塊鏈解決的問題。

曹寅:張老師介紹了區塊鏈從載體、形式上對於藝術帶來的創新,除了載體和形式以外,區塊鏈引入了很多新的創作語彙。從戰後開始,或者二戰之後開始,現代藝術已經強調,作品不僅僅是創作的結果,創作的過程也是作品本身,我們看到行動主義,還有現場表演的創作,他怎麼記錄表演,或者創作過程,他會拍視頻,會錄音,還有以集體展覽方式進行創作。藝術語彙在不停的往前進步,我們在數字時代還去重複過去的用表演形式或者說視頻方式記錄,已經有點殭屍形式主義了,時代已經過去太多了,現在有人工智能,有大數據,還有各種各樣物連網新設備。藝術作爲一種語言應該永遠探索人類技術社會形態前沿的語言。當區塊鏈進來之後,尤其是智能合約,基於智能合約的的互動性、區塊鏈的唯一性,區塊鏈上各種各樣工具使得我們可以有很多新的藝術創作語彙。

未來隨着各種各樣新興區塊鏈技術的融合,會有更多互動性表現的智能合約形式出現。當持續創作的,基於多圖層的技術引進到藝術裏面,會帶來很多新的創作語彙。讓收藏者、觀賞者決定創作形式,這個創作過程永遠可以在鏈上持續發生,這不僅僅只能通過對於當時創作的錄像來表現,這裏面帶來了很多新的創作的可能性,對於年輕的、精通數字工具的創作者來說開闢了一片完全和以前不一樣的新天地,非常有待探索。

Typto:區塊鏈和藝術怎麼樣真正的改變藝術本身,有兩個層面,一個是技術,一個是藝術本身。剛纔張總說了很多技術方面的問題,包括轉移,包括存儲,包括確權,這些都是區塊鏈能夠做到的比現有的模式 WEB 2.0 要優化很多,非常簡單的能夠進行這些工作,這是一個非常大的革新,這是在技術層面。

在藝術層面上,區塊鏈可能可以成爲一種語法,創作語法,或者說一種創作材料。我們知道每一次的材料的更新革新都會產生一種藝術形態,包括我們有了油畫材料,有了紙產生了這樣一個東西。當我們有了銅或者鐵的時候,我們有了一些基於銅和鐵的藝術創作。區塊鏈的技術實際上也是能夠產生新的材料和新的語法。這裏面會有很多層,每一層是屬於不同的持有人,這些不同的持有人通過一種和以前完全不一樣的創作方法,讓這些不同的圖層組合成一幅畫,這個畫可以動態更新的,我們可以通過去中心化的方式可以改變最終的圖層,最終呈現出來的是一個什麼樣的狀態或者說它能表達什麼樣的文化,這裏面能夠讓很多持有人去參與,這是以前我們在傳統藝術裏面很少能夠見到的。

這僅僅是一點,我們剛剛挖掘出來了一點,我相信在區塊鏈的技術下,肯定能夠開創很多很多具有想象力的,從材料或者說從創作語法上,能夠去改變我們現在傳統藝術的,區別於傳統藝術的創作方法。這個可能會開創一種藝術流派或者一種全新的藝術時代,可能會有這樣的一個局面,我也非常希望能夠看到這個局面。這也是我非常看好加密藝術其中一點,這個非常有前景,我們需要從這裏面去挖掘。

曹寅:我們人類進入二十世紀的時候也經歷過大爆炸,那時候未來主義通過表現汽車的速度,通過這樣虛化的創作風格來表現汽車、工廠、各種各樣大機器,那時候人類覺得是工業奇蹟。現在來看也需要新的未來主義藝術,我們目前來看區塊鏈,人工智能技術已經對我們世界產生了非常巨大的改變。在藝術空間裏面,對於新技術帶來的社會的改變方面的反應是缺位的,不是特別多的。當代來說,區塊鏈不僅僅提供了新的形式、載體以及新的語彙,也提供了新的主題,用區塊鏈,用 NFT 做新的載體,再用人工智能和大數據作爲創作工具,表現的是在新的互聯網革命當下出現的一些問題,以及對於未來好的憧憬。現在在區塊鏈藝術作品裏面最大的創作主題我們稱之爲是加密波譜主義,通過對於現在已經有的一些常見的加密物件、加密技術的挪用類似於現成品挪用,再用 NFT 表現,再用一些比較超平面的方式來進行創作,這其實是類似於大雜燴的方式,但是的確表現了當下加密革命、互聯網革命,新的賽博空間給人類社會帶來的巨大變化。

鮑棟:我們還有另外一個層面的問題,文藝復興是迴歸到當時他們認爲古希臘,古羅馬,那是一千多年前了。就像區塊鏈技術發展,人類未來還有更加厲害的、我們想象不到的技術,我們可以說藝術是隨着時代進步的,我們看到一件數字藝術作品或者一張海報的設計,一張數字圖片是不是可以和文藝復興那些大師和中國古代的大師,甚至更早的作品放在一起?這種價值的永恆性是不是一致的?在區塊鏈方向上,我們把藝術定義重新修改,有什麼地方和人類的一直貫通的東西是相同的?

張磊:這個問題太深奧了,整個的區塊鏈核心解決的是能把多人的價值鏈接在一起,在區塊鏈技術出來之前對於創作其實受限比較大,對於區塊鏈來說相當於在可連接的,只要互聯網可連接的空間大家都能夠進行多人協作的創作,但這個創作還不只是受限於藝術家本身,甚至後期的一些多人管理,多人的參與,整個會記錄到區塊鏈鏈條裏,我們把藝術看作人類文化的創作,以及傳承,區塊鏈本身就是把藝術上升到一個更高的高度,他把人類的文明從單人文明,變成了共同創作的一種文明的模式,這個模式是從創作人開始,到參與人,到整個的後期的管理過程,對整個流轉過程進行全方位的記錄,這個記錄的參與人數會更多,存儲的人數會更多,流傳的時間與空間也可能會更深遠更廣泛,這是我的一個見解。

鮑棟:我特別期待區塊鏈創造自己的語言,這套語言成爲一種新的藝術形式。我也希望區塊鏈加密藝術變得越來越壯大。

藝術如何區塊鏈,劉剛是中央美術學院的老師,我還是比較熟悉他的工作,在 80 年代、90 年代的時候做材料試驗,拿金屬做成作品,當時是非常激進的。你作爲他的學生,從藝術角度來說需要區塊鏈做什麼?

孫博涵:我從藝術和區塊鏈的角度大概談一下在創作過程中怎麼樣去理解,做藝術創作無非是先確定主題,或者是形式、形式語言,這兩塊主要是我們要解決的。從藝術和區塊鏈相互作用的情況下,我們先去了解區塊鏈,他是什麼東西,我們可能會從區塊鏈的生態文化,它的發展歷史,有沒有信仰這些東西可能會提取一些元素,這可能是最淺層的創作成果。我們做了區塊鏈主題的創作,但是這些創作語言可能還是原來我們油畫或者是一些傳統創作手段,或者是雕塑、裝置這樣的。也包括這周佳士得拍賣了 20 萬美金的區塊鏈作品,他相當於把比特幣白皮書代碼做到光碟裝置上面,做了 40 版,其中 21 版拍賣對應 NFT 的。從創作的第二個層級來講,我不光是需要具備區塊鏈的主題,我還要通過有區塊鏈語言去創作,這個語言可能 NFT 是一種語言,我上升到用編程的一些方法,比如說同時用一個軟件,既需要你擁有視覺審美,也需要你有一定的編程基礎,通過兩方面技能才能夠把比較有算力特徵的作品做出來,而且又有美學,又有區塊鏈的東西。第三層上升到區塊鏈最本質的源頭的東西,從代碼層面,從代碼的設計上面可以找到一些觀念性在裏面,這些都是從創作藝術作品過程中可以和區塊鏈產生關係的一些路徑。

靈光熠熠 加密藝術的生產、欣賞和收藏

「靈光熠熠 加密藝術的生產、欣賞和收藏」論壇由北京當代與鏈聞共同主辦,參與嘉賓就數字藝術、加密藝術的嶄新藝術創作方式一同探討,由大道融元合夥人、屏幕間內容總策劃郭成,加密藝術在線畫廊 ArtGee 創始人車嘉祿,區塊鏈企業家劉嘉穎,算法生成藝術家 Reva,一同帶來藝術世界發展趨勢及定義創作的不同表述。

一場藝術與區塊鏈的思維激盪︱北京當代「明天的藝博會」精彩回顧

主持人:郭成 大道融元合夥人、屏幕間內容總策劃
嘉賓:
* 車嘉祿 加密藝術在線畫廊 ArtGee 創始人
* 劉嘉穎 區塊鏈企業家
* Reva 算法生成藝術家

郭成:區塊鏈部分對於大家來說可能有一定的距離,「靈光熠熠」的主題怎麼來的呢?我們談到本雅明的美學探討,傳統藝術品、經典藝術品當中靈光是什麼?是每一個不能被複制的筆觸。因爲在二十世紀藝術史大工業生產複製時代的到來,藝術作品可以被反覆的複製,筆觸的靈光從作品中消失了,所謂的筆觸也確認作品的唯一性,在今天區塊鏈的技術背景下,今天北京當代也運用了區塊鏈技術爲作品做加密保護,爲收藏提供保障。今天的區塊鏈就是作品的靈光,每一個哈希值,每一個密碼就是作品不可取代的靈光。

「誰在創作加密藝術品」。圖像學分析,每一個圖像,每一個形式的出現是理性的,有一個鏈圈的朋友告訴我,「我們在做新的幣種,我在臺上演講的時候要穿一個大 LOGO 衣服,從最後排照相的時候可以看到我的廣告」。他說這是比特幣圈非常有意思的美學,這我覺得非常有意思。車嘉祿曾是鏈聞設計師,你在這個領域設計和其他領域有什麼不同?

車嘉祿:我之前是鏈聞的設計師,現在是 ArtGee 在線藝術畫廊創始人。我同時負責加密藝術品交易平臺 SuperRare 中國區。我們 ArtGee 之前有翻譯過一篇文章是關於一個加密藝術家 Tomnny Wilson,他很有意思,他是紐約大都會職業棒球手,你看他的作品不會覺得他是專業的棒球手。加密藝術領域會對藝術家有很放寬的寬度,你有一定的美術基礎,就可以申請做這方面藝術家,你申請上了,上傳你的作品你就是加密藝術家。「傳統藝術是個別人的遊戲,是一小撮人的遊戲,加密藝術是所有人的遊戲」,區塊鏈智能合約可以帶來這樣的魔力。

郭成:劉嘉穎是騰訊員工,從騰訊出來創業接觸了比特幣和區塊鏈領域,後來又參與到純藝術的學習,可以不可以講一下您的經歷在美學上,在視覺上的追求 ?

劉嘉穎:區塊鏈藝術最早的時候在關注以太坊上面加密貓這樣創新性的玩法,之後有一些加密朋克做各種各樣的藝術實驗。我 2017 年進入到區塊鏈行業,我 2016 年考上央美,2017 年讀研一,我當時想有沒有可能用區塊鏈的技術來做藝術,我當時做了很多無聊的實驗,比如說空投,當時給以太坊上 50 多萬個地址每個人投了 8888 個幣,突然這個幣值錢了,當時做一些非常好玩的實驗。當時我在央美讀研的時候,我們院長有講過一句話,任何新的藝術材料必將會經歷四個階段,第一,烏托邦階段,正面烏托邦和反面烏托邦,像互聯網當時出來的時候,很多人討論互聯網是好的還是壞的。第二,材料語言的研究階段。技術可以做什麼,不能做什麼,這是任何一個媒介都會經歷的階段,區塊鏈一樣也會經歷。第三,詩學階段,這階段比較容易出大師,比如達芬奇就是這個階段的,他表現一些宏大主題,愛、恨,一些永恆的主題,大師一般會在第三個階段出現。第四,實驗雜交階段。後來我們可以看到的達達,激浪派等等這些東西都是在基於第四個階段出現的,他是實驗雜交階段,但同時又在孕育新的東西。

區塊鏈藝術有幾個類別 第一,NFT 圖像,我在畢業展上,我創作了做了一系列關於美元作品,都是 NFT 的一些圖象,他在 OpenSea 上面進行拍賣。NFT 是一個區塊鏈藝術必經的一個環節。第二個階段開始用本質的特性,他用智能合約的一些特性來做一些創作,我後來做了「多多益善」作品,把智能合約改掉了,用我的智能合約改過藝術創作之後,你的幣會變得越來越多。當時比較好玩,有一個工程師花了 15 天時間把自己幣轉到一兆億個,這些是我在央美讀藝術的時候學到的一些方式,你在應用一種新的手段去創作藝術的時候,你可以做什麼樣的探索。第二類是基於智能合約的創作,也就產基於本質,比如說攝影技術出來的時候大家運用一些本質來做創作,這樣的作品更容易留在藝術史裏面。最後一類,系統級的創新的運用區塊鏈技術創作的作品,這也是我正在探索的部分。我覺得區塊鏈藝術形式是無限的,有很多很多的形式在等着我們,目前我們只看到這幾種類型,我們都是很希望有更多的人來進來做更多形式上的探索。

郭成:Reva 本來的專業是計算機圖形設計師,在我的經驗當中每次到深圳會問到畫廊,問深圳藝術圈一個問題,在深圳有沒有像騰訊,華爲這樣大廠的員工或者做互聯網行業的人,來買我們的傳統藝術品,繪畫,雕塑?我問過幾個畫廊主得到答案都是否定的,在金融和低產領域的大的藏家更相信背景和符號構建的人物形象。對於計算機領域,我們說 IT 男愛穿格子襯衣,這樣的美學,會不會有這種美學上的傾向,你是怎麼看待傳統的藝術史的,我們談到達芬奇,對於你來說重要嗎,還是一個全新的美學?

Reva:這個問題特別有趣,也是能回到現在的主題,就是誰在創作加密藝術品。這個圈子目前我感受到的氛圍,確實本身加密藝術這個東西,其實可以去掉加密這個東西,本質還是藝術,你在上面能夠看到的作品一樣有各種各樣的風格,因爲這個領域首先需要相對有一點計算機基礎的東西,你可能更理解加密是什麼意思,到底能改變的是什麼方向的東西。現在就是一個基礎設施,你可以認爲其實就是一個特殊的網絡。我有和很多傳統的藝術家聊過,我問他們有沒有聽說過區塊鏈,他們說有聽說過,並且有人建議他們往上面發佈作品,他們都會覺得我還是沒有太理解,不太敢發。他們的擔心還是因爲對技術方向不是那麼瞭解,我會跟他說,你其實可以無視技術,這個東西重點還在藝術品上,一樣的,他還是會有點擔心。導致這個圈子裏麪人有一半是程序員或者技術出身,他是能瞭解整個加密到底是怎麼回事,他認同這種方式就進場了。

還有一部分藝術家也有很多確實是有技術背景的,我也能看到上面有很多藝術家作品也是生成算法類型的作品,跟我的背景有一點點像,他一樣會用一些相對複雜一點的,用一些編程方式來做作品,他們有這些底子之後也可以認同知道區塊鏈是怎麼回事,放心把作品發佈,之前我聽有一些其他人討論過這個事情,我覺得特別有趣。他們認爲加密藝術市場,可以認爲是叫做科技資產階級對藝術話語權的一次爭奪。說白一點,好像說我們程序員也要有自己的審美,這個說法有點好笑,但是確實有這麼一點意思。

再說一下區別。我認爲加密藝術的概念,不要認爲加密藝術是一種藝術,加密是一個技術平臺,這是一條大路,我們在修這條大路,你在上面蓋什麼房子,這個房子還是核心,藝術還是核心。當然你有新的設施之後會改變你的藝術形式,你會改變你的審美,在這個圈子裏面確實會有獨特的加密藝術上面的審美。實際上誰都可以創作加密藝術,誰都可以創作,誰都可以表達,這個氛圍給我的感覺人人都是藝術家,你如果不太在意從上面能獲利什麼,實際上這個平臺是一個非常扁平化的狀態,你願意表達就可以表達。如果有人跟你有一樣的共鳴,不管是什麼樣的方向,他也可以購買你的作品,現在目前的狀態就是這樣的。

郭成「加密藝術的美學與受衆」。剛纔說有不同的樣式,可以專門面向加密圈子作品,也有棒球運動員加入進來創作作品。這個受衆不一樣,這可能與每個人的信息渠道或者朋友圈的構成不太一樣。加密藝術與傳統藝術史有什麼關係,創作形式和展示方式有什麼可能性?包括藝術觀念的拓展,剛纔 Reva 提到了一些關於在某一些領域或者某一些收藏方式,互動方式都會有新的可能。還是從嘉祿開始聊一聊加密藝術的美學與受衆。

車嘉祿:加密藝術是區塊鏈 WEB3.0 產物,我們現在在互聯網時代,大多數人接觸互聯網 2.0 時代。傳統藝術的落腳點是在藝術,加密藝術可能落腳點在區塊鏈和加密。

劉嘉穎:現在我們看到的區塊鏈加密的市場確實是需要翻牆的,你要有以太坊錢包可以登進去。區塊鏈的加密社區很多都是在推特上面發佈自己的作品,但這其實並不是核心的阻礙。區塊鏈藝術,從互聯網之後開始區塊鏈在互聯網之上的技術,它的側重點並不是以前的編程技術,他的側重點更重要的是在加密的密碼學上面,整個技術的難度升級以及及對於金融影響面可能是在互聯網基礎上又近了一步,區塊鏈藝術,在這個圈子裏面藏家,我接觸到的大部分基本上都是有計算機背景的區塊鏈的老人,可能是早期挖比特幣的,或者早期投資以太坊的,加上這一波 DeFi,我昨天看央視報道整個區塊鏈產業增長 70%,這只是從比特幣和以太坊大盤趨勢看到增長 70%,我們在 DeFi 圈子裏面看到,有一些項目已經漲了 300 倍了。財富的暴富的效應會激發整個區塊鏈藝術的收藏,它的收藏是直接在錢包裏面會顯示的,這個東西非常有個人品位的展示或者說自己資產配製,這個市場已經形成了。關於跟傳統藝術怎麼樣銜接,這裏面確實有非常大的課題,傳統藝術現在發展的方向是往哪邊,我們可以看到從達達到激浪派,到現在整個傳統的藝術是非常需要新的顛覆的創新,傳統藝術很多時候還是在發展比較緩慢的狀態。之前區塊鏈藝術和傳統藝術是兩個平行空間,是互相不干涉的。後來我仔細思考了一下,我覺得傳統藝術在某一個點,是可以跟區塊鏈藝術有一個非常好的銜接。區塊鏈藝術使用它的區塊鏈技術,把傳統的藝術發展脈絡銜接起來了,並且很好的能夠拓展和改變今天的藝術史,這是我覺得非常重要的點。

Reva:我想說關於創作形式和展示方式的可能性,剛剛提到 Async Art 有很多圖層可以不停的變換,一直看不完的藝術作品。這就是我一直特別想做的方向,我做生成藝術,原理是一樣的,我也是永遠不重複,或者跟特定的時間、人物、地點有結合的作品,不同的時間、不同的人、不同的情景看這個作品的時候都有呈現不一樣的畫面,這個展示方式是傳統藝術、實體裝置非常難達到的狀態。這是未來的一個方向,我覺得在加密藝術平臺上,它完全是虛擬數字化的,使得這個展示會更加的有趣。現在還處於初期階段,還有很多基礎的技術沒有完全達到,現在能做到的是一個確定的時間點去改變它的畫面,好象說現在是一個早上幾點,晚上幾點,使得這個畫有白天版什麼樣子,晚上版什麼樣子,最近有一個可以讀取比特幣價格的加密藝術作品,它能達到一個狀態,你看那幅畫如果有經驗的話可以知道比特幣最近 24 個小時發生了什麼樣的變化。這個作品也是創造了 Async Art 這個平臺上歷史銷售,有十萬美金的拍賣價,這個作品也是引起了一番轟動,這是很典型的,我認爲是生成藝術的魅力,它可變,每個時間都不一樣,現在比較遺憾的是做不到實時,這可能還需要技術上面的進一步完善。

郭成:有朋友去過隔壁尤倫斯的展覽,《非物質 / 再物質:計算機藝術展史》,關於算法和計算機的展覽,世貿天街已經開使用大型的裝置或者燈光結構來彙映當代藝術了,當代藝術的現場應用,加密方式有沒有這些方式的可能?

Reva:完全可能,從理論上來說,這是完全 OK 的,但這需要很多的工作。我現在都設想過,如果我想做的實時生成的藝術,我真的要做加密藝術上面的可展示的作品,他可能需要藏家,你要有一個合適的硬件去展示。生成藝術需要很多實時數據,這可能是視頻流,或者傳感器拿到的數據,你在家要看一個數字作品可能最簡單的是一個電視,普通的電視並沒有這些傳感器。

郭成「加密藝術的收藏和未來」。加密藝術如何增益創作者,加密藝術的開放性和邊界,如何增益創作者也沿襲整個論壇前面兩場,我們談一個非常小衆,甚至有人描述爲亞文化的領域的人羣,包括新聞聯播,包括佳士得昨天發佈要拍賣加密藝術品的新聞,逐漸的開始進入主流的視野和情景,我想今天在座的可能會在這個領域裏面有一些探索和嘗試,但是從我們三位嘉賓的角度來看,加密藝術有沒有可能進入一個更日常的生活?

車嘉祿 :我認爲加密藝術在未來會是一個很浪漫的金融產品。我特別喜歡的一個加密藝術家 PAK,在 SuperRare 售賣加密藝術作品,你會看到他的價格是在一直往上漲的,漲的過程中會篩選掉很多用戶,你如果沒有購買能力,你投資不了這些主流的加密藝術品。我們再說加密藝術如何增益藝術家或者創作者的。PAK 是今年 2 月份開始在 SuperRare 銷售自己作品,到現在有 58 件作品,到現在賺取了將近 200 萬人民幣,包含 85% 的藝術家首次銷售費用,以及每一次無論交易多少次會給他 10% 的二次銷售,也就是版權稅,只有區塊鏈智能合約才能夠給這些藝術家這麼多的權益。

郭成:可以不可以詳細介紹一下?我也瞭解到不同的分成和服務費比例,相對於傳統藝術品來說,傳統藝術品的銷售是因爲作品賣給賣家之後與藝術家沒有關係,後面不斷的收益,我們對藝術圈瘋狂的想象來自於拍賣數據公佈,這個東西上億了,多少錢了和藝術家可能節沒有關係了,當時五萬塊錢賣掉一件作品後來拍到一億了,你只有五萬塊錢收益,在加密藝術領域會不斷的收益,不斷的收益。

車嘉祿:你之後的每一次交易都會給當次交易額的 10%,非常豐厚的一個利潤,而且只有智能合約可以做到,以太坊上的智能合約。在場的有希望成爲加密藝術家的,可以申請一下相關的這些平臺,你會發現之前在傳統行業做不到的,加密藝術是絕對可以做得到的,而且他會讓很多沒有聲望的藝術家在經濟上獨立。加密藝術是市場競價的,買家競拍決定這個作品的價格,不會有一些傳統藝術走後門怎麼樣的,加密藝術不會的,這是很公平的。

主持人:從事加密藝術創作對於你們的身份認同有沒有什麼榮耀的感覺?在這個領域裏面進行創作有沒有優越感?

Reva:我個人是很看好加密藝術,我有這個 Title 肯定非常開心。我會發展成爲什麼樣子?現在還是在努力當中,我能成爲多成功的多熱門的藝術家,現在不好說,但是我在往這個方向努力。我也希望,我特別希望有感興趣的,真的可以去試一下,對於現在已經在做數字藝術的藝術家們來說,作爲這個平臺的藝術家你的資歷,你的能力是完全沒有問題的,他可能缺的是對這個圈怎麼運作的,什麼叫區塊鏈等等這些東西不熟悉,感覺不安全。這肯定也是建立在你自己必須信它的基礎上,你也還是要多學習,要多瞭解,目前這個社區的氛圍非常融洽,我目前遇到的都覺得挺不錯。幾個社羣裏面大家互相幫助,互相提攜。作爲加密藝術家來說跟傳統藝術家相比,有比較大的區別,加密藝術家要花不少時間做社交,我說社交是網上的個人發佈推廣。你可能少了代理或者說畫廊這一方。

劉嘉穎:我不管做什麼都覺得自己挺酷的,我的作品的標準是有沒有真的在做全世界都沒有人做過的事情,這是我對自己藝術品的一個標準。包括使用區塊鏈技術來創作,我也是這個標準,我是不是在做真正新的東西,我說的新不是說話一個圖像的緯度的新,而是從技術語言上有沒有探索出新的手法,你在藝術的創作媒介上有沒有往前推進一步,你有沒有用全新的東西在表達你的藝術,這是我自己的一個標準。區塊鏈藝術家是不是很酷這件事情,酷不酷無所謂,你的作品一定要很酷的,這樣子纔有意義。

車嘉祿:我們 ArtGee 採訪過 SuperRare 上很多主流加密藝術家,他們的觀點,我覺得相比傳統藝術來說,我在加密藝術平臺放自己的作品,我覺得我可以得到很多的收益。他們還有一個觀點,我在傳統藝術領域,有一些東西是做不到的,比如說版權稅的問題,可能是未來大方向的發展,傳統藝術會慢慢過渡到數字加密藝術這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