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FT 利用 Layer 2 的優勢或許會獲得爆發的機會。

延伸閱讀:《顛覆百年球星卡市場?NBA Top Shot 憑什麼

原文標題:《1.5 萬倍超高回報率、融合盲盒玩法背後,NFT 仍是巨鯨樂園》
撰文:Nancy

僅用 600 美元該如何賺取 900 萬美元?年僅 29 歲的 NFT 收藏家 Pranksy 給出了答案。1.5 萬倍超高回報率背後,今年迅速走紅的 NBA Top Shot 竟是財富密碼,Pranksy 有將近價值 700 萬美元的 NFT 收藏品來自於該平臺的數字版球星卡。

其實,在傳統體育世界裏,一張只有 6.3cm×8.85cm 的紙質球星卡片,也曾屢屢賣出幾十上百萬的天價。當這套「左手情懷,右手理財」的玩法「移植」鏈上時,依舊具有強勁的生命力,甚至力壓其他同類型對手。

上線僅僅半年時間,NFT (非同質化代幣)收集遊戲 NBA Top Shot 的成交量就一舉超越「老大哥」CryptoKitties,並坐上「NFT 一哥」的寶座。在 NFT 出圈尚欠火候的當下,不斷創新高的 NBA Top Shot 是否會如曾掀起狂潮的 CryptoKitties 那般高開低走?加速狂奔的 NBA Top Shot 又能否帶領 NFT 走向更大的舞臺?

曾作爲贈品的球星卡,如今卻屢屢賣出天價

作爲逐漸興起的收藏品分支,球星卡的歷史頗爲悠久。

早在上個世紀九十年代,美國一家菸草公司將以棒球明星爲主的球星卡作爲香菸售賣的贈品送給消費者。而正是這個小小的舉動,使得該品牌香菸的銷量大幅提高。看到如此不錯的市場反應,糖果和玩具製造商也羣起而效之。

緊接着,一家名爲 Topps 的公司嗅到了商機,開始專門生產球星卡。1951 年伊始,賺得盆滿鉢滿的 Topps 還一度壟斷市場。而在此後市場的一輪輪洗牌中,球星卡也逐漸有了授權生產、售賣、估價、交易、收藏等一系列產業鏈,並發展成爲一種具有特色和廣大受衆的文化符號。

與「炒鞋」類似,球星卡成爲了一個兼具收藏和投資潛力的產品。一般而言,歷史、發行量、球星潛力、卡的種類、背後的故事性等都是衡量球星卡價值的重要標準。而這種價值並不是一成不變的,它往往隨着球員的賽場表現與名氣、稀缺程度等因素而變動,因此我們時常能看到一些重量級球星卡拍出天價。例如,2020 年 7 月,一張 2003-2004 年的勒布朗·詹姆斯新秀卡在拍賣會上以 184.5 萬美元的價格售出,該價格刷新了 1980 年以來的球星卡記錄;2020 年 9 月,一張極其罕見的 NBA 雄鹿隊球星揚尼斯·阿德託昆博(希臘怪獸)簽名的新秀卡以 181.2 萬美元的高價被售出。

不過,這些高價售賣的紙質球星卡在流通中不可避免地會出現氧化磨損或掉漆等問題,而 NBA Top Shot 的數字版球星卡不僅可以避免品相受損問題,且基於 NFT 的特性,以及限時銷售,其每張數字球星卡還具有唯一性與稀缺性。同時,相比以往紙質球星卡的靜態畫面,數字版球星卡不僅有着圖片和描述文字,還有一段特定的短視頻可回顧球星的「精彩時刻」。獲取方式也結合了「盲盒」玩法,在 NBA Top Shot 中,玩家可以通過開卡包抽卡的形式獲取 Moment,每一個 Moment 的價值不同。

除了交易和收藏功能,NBA Top Shot 還將實現收藏「遊戲化」。其研發團隊透露正開發一款可以自組球隊、操控球員的 3D 遊戲模式「Hardcourt」,用戶可通過手中球星卡的 NBA 球員組隊進行比賽,以提升球員能力。

「對於像我這樣的體育球星卡收藏者來說,NBA Top Shot 非常有趣,他們正在從傳統靜止的紙質卡片過渡到具有革命性的動態數字時刻,我可以看到 NBA 賽季中的實況瞬間。」有玩家如是向 PANews 表示。

確實,這樣的數字版球星卡正大受歡迎,例如今年 1 月,NBA Top Shot 中洛杉磯湖人隊著名球星勒布朗·詹姆斯的數字收藏卡以 7.14 萬美元售出,新奧爾良鵜鶘隊著名球星錫安·威廉姆斯(胖虎)的數字收藏卡以創歷史新高的 10 萬美元售出。

NBA Top Shot 仍是巨鯨樂園,NFT 爆發尚缺東風?NBA Top Shot 上錫安·威廉姆斯 NFT 創紀錄作品

兩個爆款出自同一團隊,NBA Top Shot 用戶多「巨鯨」

從去年 8 月份公測以來,NBA Top Shot 僅用半年便獲得逾 4200 萬的成交量,而曾位居鐵王座的 CryptoKitties 則用三年之久才完成 2900 多萬的成交量。

NBA Top Shot 短時間內躥紅背後,麥子錢包產品經理陸遙遠認爲有三大原因,一是實體球星卡的收藏曆史,球迷早已接受該類周邊,能夠接受電子球星卡、區塊鏈球星卡;二是粉絲經濟,NBA 球星的推薦與開發團隊知名度,使得該類收藏品愛好者聞風而動;三是互聯網產品的體驗,不需要收藏者先學會使用區塊鏈並創建錢包。

不得不提的是,風靡加密圈的 NBA Top Shot 與 CryptoKitties 都是出自 Dapper Labs 之手。得益於 CryptoKitties 的大獲成功,Dapper Labs 積累了一定名氣,並且其在過去 4 輪融資中獲得了共計 5100 萬美元融資,投資陣容包括 Coinbase Ventures、a16z 等機構,以及斯賓塞·丁維迪(Spencer Dinwiddie)、安德烈·伊戈達拉(Andre Iguodala)、阿隆·戈登(Aaron Gordon)、加勒特·坦普爾(Garrett Temple)、(賈維爾·麥基) JaVale McGee 等著名 NBA 球星。

儘管來自同一團隊,但兩者卻不盡相同。首先是用戶畫像,即便 NBA Top Shot 的歷史成交量超越了 CryptoKitties,但其買家和收藏者數量卻無法與之媲美。從 CryptoSlam 的數據來看,NBA Top Shot 的買家數量僅佔 CryptoKitties 的 21.1%,收藏者數量僅佔 34.3%。與此同時,在售價最高的前 15 名加密收藏品中,NBA Top Shot 僅 2 幅作品,而 CryptoKitties 數量佔據近一半。也就是說,NBA Top Shot 更多的是由巨鯨玩家主導,著名 NFT 藏家 WhaleShark 近期在推特上披露的兩個估值高達的 1580 萬美元 NBA Top Shot 賬戶也從側面證實了這一點。

NBA Top Shot 仍是巨鯨樂園,NFT 爆發尚缺東風?來源:CryptoSlam

其次是出圈能力,作爲首款現象級的 NFT 遊戲,CryptoKitties 的投機性遠大於娛樂性。同時,由於 CryptoKitties 是基於以太坊開發的,以太坊「路不夠寬」的發展桎梏使得 CryptoKitties 不得不面臨高 Gas 費和網絡日益擁堵等問題,這些問題也在很大程度上阻礙了當時 CryptoKitties 進一步探索 NFT 發展的可能性。而 NBA Top Shot 是基於公鏈 Flow,這是條 Dapper Labs 專門爲遊戲開發的區塊鏈,主要是解決網絡擁堵和降低使用門檻問題,相比以太坊而言對開發者更爲友好,可有效避免 CryptoKitties 曾經面臨的發展困境,面向更大羣體。

不僅如此,NBA Top Shot 的出圈能力更甚於 CryptoKitties。頂着 NBA 官方授權甚至發文打 Call 的光環,以及安德烈·伊戈達拉、賈維爾·麥基、斯賓塞·丁維迪、加勒特·坦普爾、亞倫·戈登和泰勒·赫羅等衆多著名球星也都紛紛「應援」支持,NBA Top Shot 正受到更多傳統體育行業,甚至更廣泛羣體的關注與參與。例如粉絲數達 240 萬的邁阿密熱火隊新秀 LeBron James 就在自己的 Instagram 上爲 NBA Top Shot 聲援。

相比 CryptoKitties,NBA Top Shot 顯然更具擴圈能力。但這個「區塊鏈版盲盒」高收益背後隱藏着不少風險,類似 Pranksy 這樣的逆襲者僅爲少數。「收藏無價,風險在於人們對 NBA Top Shot 的購買行爲是投資還是收藏,如果把它當做投資品、拼運氣抽稀有卡包、倒賣撿漏等謀利工具,那很大可能獲得失敗。如果僅當做一種體驗、收藏自己喜歡的球星卡那不會存在風險。畢竟使用了區塊鏈技術使得球星卡免去了鑑定、保養等繁瑣的工作,更加大了球星卡的流轉效率。」陸遙遠指出。

此外,NBA Top Shot 的提幣有着較長的週期,也引發了外界的擔憂。近日,The Block 研究分析師 Ryan Todd 發推質疑道,NBA Top Shot 的開發團隊 Dapper Labs 是否有明確的提幣政策。之前 NBA Top Shot 的提幣需要 8-9 個星期時間才「被允許提幣」,現在又改成需要 6-8 個星期的時間。目前 NBA Top Shot 銷售額高達 4000 萬美元,那麼這意味着此筆鉅款可能需要耗費幾個月時間才能被提取。

NBA Top Shot 仍是巨鯨樂園,NFT 爆發尚缺東風?來源:Ryan Todd

對此,Dapper Labs 創始人解釋稱,這是較爲保守的時間,實際上幾乎所有的提幣需求都會在兩週內完成處理。不過,提幣問題也是其目前首要改善的任務,他們會增加反洗錢、欺詐等方面的人才,加快 NBA Top Shot 的提幣進度。

Layer 2 將成 NFT 爆發基建

NFT 看似處於爆發邊緣,實則尚是「虛火」。

儘管 NBA Top Shot 似乎正讓 NFT 這把火越燒越旺,但現實卻是大部分 NFT 項目仍不溫不火,市場上二八分化嚴重。CryptoSlam 數據顯示,在歷史成交量前十的項目中,排名靠後的八個項目的成交量總和僅與 NBA Top Shot 打個平手。

其他 NFT 遊戲要想實現齊頭並進式的發展,陸遙遠認爲,首先需要處理好圈外用戶使用的體驗,把加密貨幣作爲其中的一種支付手段。例如 Niftygateway、Opensea 等 NFT 平臺是能夠做到的,但大部分 NFT 應用並未做到這一點,這是他們值得學習的。其次遊戲的切入點是自身帶有情感的用戶,而不是自己重新描繪的世界觀和打造的小衆 IP,強大的 IP 與粉絲經濟的結果。

實際上,NFT 早在去年就已在 NFT 圈內小火了一把,尤其是 MEME、DEGO 等 NFT+DeFi (去中心化金融)的結合品種讓市場眼前一亮。然而,創新模式尚待驗證、基礎設施不完善等因素使得 NFT 只是攪起幾朵水花,並未掀起大浪。

對此,陸遙遠解釋道,NFT 的主要陣地還是在以太坊,但由於以太坊的限制(高昂 Gas、緩慢的確認速度、半中心化單點故障、區塊大小限制)一直限制着 NFT 賽道的發展,真正世界的資產多是非同質化的,NFT 在未來是非常重要的,NBA Top Shot 可以引起小範圍的爆發,但它屬於球迷和對籃球有些許瞭解的用戶,還未成爲更通用的 NFT 應用。如果 Layer2 在 2021 年獲得爆發,NFT 利用 Layer2 的優勢也會獲得爆發的機會。」

儘管 NBA Top Shot 的影響力受限,但在陸遙遠看來,近期 NBA Top Shot 參與人數較多且多爲圈外用戶,能夠讓他們逐漸瞭解並相信區塊鏈和 NFT 技術,甚至他們不需要知道原理就已經在使用,NBA Top Shot 的走紅對區塊鏈行業、NFT 賽道而言都是受益的。

「NBA Top Shot 正在成爲特洛伊木馬,讓真正的球迷粉絲和收藏家能夠收集到他們真正想要的東西。」正如 Pranksy 所言,這或許就 NFT 給傳統世界帶來的可能性。

來源鏈接:www.panewsla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