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 CBDC 試點主要的職能其實由中介機構完全承擔,日本銀行只是起到了領導項目的作用。

原文標題:《【鏈得得獨家】日本銀行不會 All in CBDC,或會「坐收漁利」》
撰文:毛利五郎

日本銀行 4 月 5 日宣佈,籌備了 2 年的央行數字貨幣落地實驗將於今日開始,預計時間到 2022 年 3 月底,爲期 1 年。

本次落地試點是實驗計劃中的第一步,也就是構建完整的系統結構,將會主要測試央行發行的數字貨幣在支付領域的功能是否可行,包括髮行、匯款、還款等基礎功能。

3 月 26 日,日本銀行主導召開了「日本 CBDC 官民聯絡協議會」,參會主要成員包括日本財務省、金融廳、日本銀行,以及民間銀行、支付企業等。該協議會主要負責相關民營企業和政府之間的信息共享,以及今後的方針政策事宜的討論,以後會不定期舉辦。

日本銀行理事內田真一在會上表示,「CBDC 的興盛就在這 1、2 年開始的。就我國的情況來說,起初有人提出‘覺得現金比較安全,而且國民基本上都有自己的銀行賬戶,日本真的需要 CBDC 嗎’等疑問,也有‘目前又沒有什麼具體的案例參考,就算有,也還沒有必要這麼大動干戈’等言論,雖然這是事實,但我們也應該放眼全球。在現在各國實際都在檢討本國 CBDC 的大環境下,大家也要加以深刻理解。」

日本銀行開啓 CBDC 試點,與中國數字人民幣有何差異?

他補充道,如果日本銀行真的發行 CBDC,「也一定是根據支付系統的未來形象進行設計……CBDC 就像原材料,我們需要用它去做菜,這道菜叫爲用戶提供便利的結算服務。」

日本銀行會 All in 嗎?

上個月,日本銀行行長黑田東彥就呼籲,要結合可以整合的所有力量,爲 CBDC 的落地鋪平道路。但他同時認爲,需要鞏固銀行的地位,具體請參看鏈得得之前報道「日本銀行行長黑田 :主推「央行即服務」策略,暫無發行 CBDC 計劃」。

但是,無論是根據「日本 CBDC 官民聯絡協議會」的立項宗旨,還是日本銀行行長黑田東彥的講話,都可以看出來,日本銀行並沒有 AII in 的打算。

日本銀行開啓 CBDC 試點,與中國數字人民幣有何差異?

日本銀行 2021 年 3 月 26 日公佈的《日本銀行關於中央銀行數字通貨的方針》文件顯示,日銀對於 CBDC 的基本看法如下:

  1. 在信息和通信技術迅猛發展的背景下,數字化正在世界各個領域中發展。鑑於技術創新的速度,未來 CBDC 的社會需求可能會急劇增加。
  2. 目前日銀尚無發行 CBDC 的計劃,但從確保整個支付系統的安全性和效率的角度出發,做好充分準備以應對未來環境的各種變化非常重要。
  3. 因此,我們將與內部和外部利益相關者合作,進行試點,並進行制度化設計層面的合作。
  4. 有必要與衆多利益相關者一起摸索適合數字社會的理想支付系統。CBDC 除了具有現金支付功能外,還可以作爲私營企業創新起點,成爲提供各種新支付服務的基礎。
  5. 只要市場有現金需求,日本銀行將繼續負責任地提供現金。

從項目設計來看,也沒有 All in 的結構

上述文件還顯示了此次 CBDC 試點的結構設計。日銀其實在很久之前就披露了試點的結構設計綱要,日銀的 CBDC 主要是面向消費者的一般利用型數字貨幣,採取的是雙層結構的「間接發行」,日銀給出的解釋是:一般利用型 CBDC 的發行,需要維持央行和商業銀行、地方銀行雙系統構造的穩定,因此需要採取「間接型」發行形態。

主要的職能其實由中間的中介機構完全承擔,日本銀行只是起到了領導項目的作用。但是日本銀行的野心可不止這些,黑田東彥行長一直強調,日本銀行不僅要成爲「銀行中的銀行」,還要構建「銀行即服務」的概念,從民間機構奪走個人和企業用戶。

這種打法,在日本可能是行不通的。民間 4 大銀行巨頭參與其中,也不會乖乖讓日銀去瓜分市場。即使是央行,動了搶商業銀行大餅的心思,沒有哪個商業銀行就「乖乖待宰」的道理。

第一階段試點就開始外包

根據日本銀行的文件,第一階段的概念驗證,主要是實現數字貨幣的發行、交易流通、回收等基本職能。本次實驗的主要任務還包括 CBDC 系統的基礎——分佈式賬本中所包含的交易信息的蒐集和構建。僅限於日本銀行的存款系統、中介機構的系統,末端用戶的錢包的簡單的使用設置這些。

日銀表示,此次 CBDC 試點將在日本銀行清算機構局完成,通過招標選定外包商的合作方。

從一開始,日銀就沒有 All in 的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