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技術對國家級傳染病監測預警網絡的升級,表面上看只是硬件層「工具」服務上的助力,但背後更多是軟件層「組織彙報關係」的迭代。

原文標題:《反思武漢疫情,國家疾控中心預警系統是時候該「升級」了》
撰文:郝天

父輩一代總把春節稱之爲「年關」,以往我們並不解其中味,但隨着武漢疫情的持續發酵蔓延,一個史無前例的大「年關」擺在了全體華夏兒女的眼前。

截至目前,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全國共計確診 9692 人,疑似病例 15238 人,治癒人數 171 人,死亡人數 213 人。

世界衛生組織也宣佈: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構成國際公共衛生緊急事件。

此刻一句「赳赳老秦,共赴國難」的悲壯旋律在華夏大地上唱響,我們的國家「病」了,到了我輩上下齊心共同克服磨難的關鍵時期了。

毫無疑問,新型冠狀病毒造成的經濟損失和社會影響都已經遠遠超過了 17 年前的非典。而且,更可怕的是,由於新型冠狀病毒存在一定的潛伏期,現在公開的數據遠未到達其峯值,疫情何時才能結束還是個未知數。

和病毒一樣發酵的是數億宅在家中的人民羣衆無處安放的情緒,包括焦慮、恐慌、謠言、問責、祈福等等。

其中最洶涌的是對疫情全面爆發前,有關部門爲何沒能及時預警且有效控制的問責。

2019 年 12 月初,武漢市部分醫療機構陸續出現不明原因的肺炎病人,而直到 1 月 20 日左右,多條關於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消息登上微博熱搜後,這一輪傳染病爆發的輿情才真正開始發酵。

2002 年 11 月 16 日,廣東省出現了第一例非典感染患者,而到 2 月份,這種「非典型肺炎」的疫情纔開始在互聯網上流傳發酵。

期間都有大概 1-2 個月左右的空窗期。質疑、問責聲也因此而來。

我並沒有加入網絡問責討伐的媒體大軍中,儘管 10 萬+的確很誘惑人,這一方面是因爲其中不乏有多種陰謀論和未經證實的謠言散播;另一方面主要是因爲,病毒疫情是全國人民共同的敵人,不能給敵人從內部瓦解我們的機會,調皮臉

我只關心一點:

爲什麼非典疫情過了 17 年之久,我們的各項醫療水平也都取得了突飛猛進的質的飛躍,但突發病毒的疫情防控水平似乎並沒有太大進步。

這洶涌於媒體上問責情緒背後,藏着一個大家必須面對的事實:

我們的疾控中心「硬件+軟件」到了是時候該升級的時刻了。

1

昨天看到一篇非常硬核的文章,作者提出可以用區塊鏈技術改進國家級傳染病監測預警網絡。我看到之後受到很大啓發,再補充一些我的想法和建議。

我此前在多篇文章裏提到,人類科技技術的發展(生產力)已經到達一個階段性的天花板了,此刻應該及時補足生產關係上的不足。

區塊鏈技術對國際級傳染病監測預警網絡的升級,表面上看只是硬件層「工具」服務上的助力,但背後更多是軟件層「組織彙報關係」的迭代。

2003 年非典疫情之前,互聯網也只是少數人的信息獲取平臺,非典疫情之後,人們通過互聯網門戶、論壇、社交平臺獲取並傳遞各類消息。互聯網帶動政府開通在線平臺,爲百姓拓展公共事務討論提供了空間,直接推動了網絡問政的普及,促進了社會治理的進步。

每一次自然災害面前,人們除了團結一心共同患難之外,更應該「自省」一下,到底是哪個環節出現了問題。

就像非典之後,大家自上向下的重新審視互聯網一樣,2020 年新冠狀病毒肺炎疫情,目前大概率會給「區塊鏈」技術打開一扇天窗。

原因很簡單: 區塊鏈技術是「硬件+系統」的系統性升級。

2

早在 2008 年,我們國家就在全國範圍內上線了「傳染病自動預警系統」,該系統可以對已知的數十種傳染病的監測數據進行自動分析和預警應急響應。

具體流程如下:各省、市、區、縣醫院在臨牀工作中發現傳染病例,可填寫傳染病報告卡,提交給各醫院信息管理系統,然後多個醫院的同類型病例數據會再上傳到區、市、省、國家級數據交換平臺,再統一遞交給國家傳染病網絡直報系統,最終將病例信息上傳國家傳染病自動預警系統。(如下圖)。

區塊鏈技術對疾控預警系統能進行何種程度升級?

這個系統的優勢很明顯,對於已知傳染病例的,國家可以收到自下向上的數據回饋,進而能及時響應並調配資源進行防治。 但面臨未知傳染病例時,這個系統的硬傷就暴露出來了:

1)病例數據向上提交時會進行層層審批。這麼做是爲了確保數據的準確性,避免某個個環節人爲出錯造成後續連帶性不可挽回的影響。但這一樣以來也帶來兩個副作用:1、太多 人工干預和審覈機制會大大降低上報效率;2、同組織的審查問責制度會降低臨牀醫生上傳病例的積極性。

屁股決定腦袋的道理,大家都懂。醫生背上爲數據結果負責的壓力之後,對待新型的未知病毒就會異常謹慎小心,生怕一旦出錯會帶來不必要的麻煩和影響。大多數醫生可能會選擇不報或者選擇性樂觀的將其歸類爲已有類似病種。

2)醫院和醫院之間存在數據孤島情況。出於病人隱私和病例數據的保護,現在大多數醫院產生的病患數據並沒有及時同步共享。這就使得未知病毒發生時,醫院都會盲目性低估其破壞力和影響,不利於組織之間進行自下向上的決策督促推進。

醫院之間不願意同步數據的原因就複雜了。一方面,醫院系統性採集數據的成本就比較高,包括初診判斷分類,用藥類別、量,再診恢復情況以及各種臨牀 CT、核磁共振等醫療影像數據等;另一方面,各個醫院的數據往往都有一定的利益相關鏈條,臨牀醫療數據對醫院而言是寶貴的數據資產,可以幫助藥物研發機構進行藥品研發以及潛在不可描述的灰色商用價值。

3)國家疾控中心完全中心化的決策機制。由於傳染病定性非同小可,在數據模型給傳染病毒定性之後,透明開放權限往往不在當地政府手裏,需靠上層國家疾控中心來決策。國家疾控中心在收到數據反饋後還要派專家前往進一步覈查確認。整個過程一套下來,會犧牲掉很大的時效性,不利於危險性新型傳染病種的及時披露和防控。

以上種種原因,概括起來,無非三點:1、審覈週期長且人爲干涉; 2、數據不開放共享;3、完全中心化決策機制。

3

我們在宣泄情緒之餘也務必認清一個事實,傳染病的披露工作的確是個複雜的系統性工程,涉及到社會組織架構的各個層面,稍有不慎就會釀成一發不可收拾的惡性後果。

對有關部門而言,謹慎是應當的,在謹慎的同時如何避免「瞞報」事件的發生就成了關鍵。

本質上,這是疫情的蔓延速度在和主管部門的審批決策效率在賽跑。如果後者慢了一拍,我們應該意識到,這背後是一種制度性的缺失,解決問題的最佳策略就是對當前醫院疾病上報組織架構體系進行優化和調整。

衆所周知,區塊鏈技術具有「分佈式」、「去中心化」、「不可篡改」、「透明性」等諸多特性,且 1024 以來,國家已經將區塊鏈技術升級到核心技術突破口的戰略高度,產業區塊鏈的春風業已吹起。

既然當前的傳染病自動預警系統已經不合時宜了,何不借助「區塊鏈技術」對其進行一番升級改造呢?

我本人作爲區塊鏈從業者一枚,只是略懂一些區塊鏈技術,爲避免不必要的麻煩,先做以下聲明:1、我本人並非一線的醫護人員,也未和醫護人員交流過當下系統的改造難處,以下構想可能很不切實際;2、區塊鏈改造醫療大健康行業並不是個新課題,已經有不少更詳盡的解決方案,我提供的思路更多隻供大家開開腦洞。

簡單來說,兩個原則:1、聽臨牀數據的差遣和調度; 2、設定分層、分級的預警閾值和相應防範舉措。

1)基於區塊鏈的開放性數據原則,以省級爲單位,由當地疾控中心主導建立一條「疾控聯盟鏈」,首批成員是當地省、市、區、縣級的大小醫院。疾控中心應設定一套獎懲制度補貼各個醫院,鼓勵醫院積極地提交各類傳染病性質的病例,包括已有傳染病例和未知傳染病例及疑似傳染病例等。

2)每一次新數據提交後都會向全聯盟鏈的各大醫院發送廣播,各個醫院都設定專人負責審覈上鍊。這麼做可以對上鍊數據信息進行跨醫院交叉驗證。這樣一來,醫生不必擔心組織體系內的上報壓力,只負責呈現客觀的臨牀數據,確保了上報數據的及時性和完整性。而且交叉驗證過程需要由 2/3 以上的醫院共同確認,極大地確保了數據的真實性。

3)一旦一項新數據上鍊成功後,就會被加以時間戳,之後新產生的上鍊數據,只要病例相似度高達 95% 以上(閥值僅供參考)就會自動歸類成鏈。如果一個新病例上鍊後成爲了孤塊,可視爲臨牀病例尚未形成較大傳染性,僅做一定預防和監控即可。如果一個新病例上鍊後,很快就形成了一條數據鏈,可設定一個閾值,達到一定數量後,疾控中心可協調當地政府力量進行匹配的防控舉措(聽數據的調度)

4)同理在地方聯盟鏈之上,還會有一個以省級疾控中心爲聯盟鏈主體單位的國家級的疾控聯盟鏈。地區在採集到異常數據並進行相應預防措施之後的同時應將當地的傳染數據情況統一彙報給國家級疾控中心,並在鏈上鍊上進行廣播,以便其他各省市地區能及早高度重視並做好預防防護工作。

5)初期疾控鏈上鍊上的數據初期只對聯盟鏈的成員開放,一旦達到一定的傳播閾值之後再接入權威媒體進行透明化披露展示,讓公衆享有充分的知情權,避免不必要的猜忌和恐慌情緒滋生。

我承認,這是我個人臆想出來的一套基於區塊鏈技術的可能性解決方案,只是大體勾勒了一個方向。我相信,經過此次疫情,後續會有更多的專家加入改造這一系統,恰如非典之後的互聯網大爆發一樣,區塊鏈技術也會迎來一次大發展。

4

至於爲什麼是區塊鏈技術,因爲區塊鏈技術本質上是對組織生產關係的一種升級。數據從封閉到開放,完全中心化決策釋放給分佈式的弱中心,彼此割裂的協同關係通過利益綁定進行更高效率的優化等等。

對,這正是區塊鏈對疾控預警系統進行「軟硬件」升級的關鍵。

1)打破醫院和醫院之間的數據孤島現狀,讓傳染病例信息能第一時間聚合、歸類成大數據,引起各地疾控中心高度重視。

2)通過各個層級的危險級閾值設定,來輔助疾控中心進行預警或防控決策。讓數據真正掌握決策權,機構和人輔助,避免了人爲決策產生擔責任的顧慮或瞞報等。這如同一個智能合約,閾值和規則還是由疾控中心制定,但一旦觸發條件後儘可能減少人爲干涉。

3)醫院是採集病例的一線窗口,讓各個醫院做疾控聯盟鏈的主體,能夠發揮分佈式,弱中心的社區治理模型,避免了很多人爲或層級之間不必要的摩擦。

4)鏈上信息是不可篡改的,倘若因非抗力自然因素導致的疫情管控不當,數據是完全可追溯的,也能實現透明化,能最大程度化解社會質疑和各種陰謀論的謠言傳播。

以上我所說的只是區塊鏈技術應用到傳染病防治中的一個小腦洞。

區塊鏈+醫療涉及的類別還有很多。 比如區塊鏈+藥品打假溯源,區塊鏈+自動化醫療保險,以及區塊鏈+身份認證等等,每一塊都能延伸出不少硬核內容,至少可以改善當前的醫患關係,給公衆更好的醫療服務和體驗。

至於武漢疫情,一句「加油」勝過一切。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