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幣世界

對於很多籃球迷而言,FTX 交易所與他的老闆 Sam Bankman-Fried (下文簡稱 SBF)是最近才熟悉起來的名字。就在今年 3 月,FTX 與 NBA 聯盟熱火隊簽訂了一份爲期 19 年的球場冠名權協議。從下個賽季起,美航球館將更名爲 FTX 球館。不過,對於加密市場的參與者而言,SBF 與 FTX 的大名早已是如雷貫耳。根據彭博社的統計,FTX 已經成爲全球第四大加密貨幣交易所,旗下合作伙伴橫跨做市商、交易所、公鏈、去中心化交易所等不同領域。如今,讓我們一起了解 SBF 和他的 FTX。

交易者的樂園

FTX 成立於 2019 年 5 月,至今也僅 2 年時間。不過,初建 FTX 時的市場環境並非一個理想時刻。彼時,加密市場剛剛走出上一輪熊市的最低點,市場進入了 BTC 減半前的小牛市。但交易所行業格局已初步成型。「HBO (幣安、火幣、OKEx)+ Coinbase」成爲全球加密交易所行業的頭部平臺,二、三線交易所競爭異常激烈。

FTX 能從列強環伺的格局中走到如今全球第四大加密貨幣交易所,四月的總成交量達到 4000 億美元,平均日成交量突破 140 億美元,必然有其獨到的吸粉手段。

在談到 FTX 的願景時,SBF 曾說,「我們盡一切可能將全品類資產融入交易產品,讓 FTX 可以提供用戶想交易的任何產品。」換句話說,FTX 想要打造的是一個交易者的樂園,讓每一個來到 FTX 的交易者都能得到滿足。

爲了實現這樣的願景,FTX 背後專業以及國際化的管理團隊功不可沒。老闆 SBF 畢業於麻省理工學院(MIT)物理系,後進入華爾街知名的量化交易公司 Jane Street 做交易員,對金融市場各類產品的理解自然深刻。

其管理團隊也主要來自於 Jane Street、瑞銀、德意志銀行、黑石、谷歌等金融或科技企業,在交易、風控、產品研發等方面有着深厚的背景,對各類金融衍生品都有着深刻的理解和豐富的技術研發經驗。就在今年 5 月,FTX 分別聘請了匯豐銀行(HSBC)前外匯銷售負責人 Jonathan Cheesman 和 城堡證券(Citadel Securities)的高級技術主管 Brett Harrison 出任公司重要職務,進一步增強公司的管理團隊。

正是這樣一支有着豐富金融經驗的高管團隊,FTX 才能不斷推出創新型的加密交易產品,爲整個加密市場帶來了更多前沿、創新的元素,滿足不同交易者的需求。加密業投行巨頭 Galaxy Digital 的創始人 Mike Novogratz 就曾評價 FTX 爲「最具創新性的交易所」。

目前,FTX 交易所的產品線豐富且完備,除了現貨及期貨合約這些大衆交易品外,還配備期權、波動率產品、槓桿代幣、預測類市場、股權通證等金融衍生品和現貨槓桿借貸產品。從這條產品線來看,FTX 可謂引領了近兩年加密二級市場的發展方向,大部分衍生品都屬於市場首創,或是領先大多數交易所推出,爲投資者提供了多樣性的投資工具。

近期市場非常流行的不爆倉槓桿代幣、混合保證金合約以及美元穩定幣錢包等玩法,均由 FTX 首先推向市場,在得到投資者認可後又被其他交易所效仿。通過槓桿代幣交易,用戶無需保證金便可以以 3 倍的槓桿進行多 / 空交易。混合保證金合約交易則免除了用戶以不同幣種存入保證金的不便,在默認情況下,用戶的所有倉位都使用相同的保證金池。此外,FTX 允許用戶向其美元穩定幣錢包(USD Wallet)存入 USDC、TUSD、PAX、BUSD 及 HUSD 等多種合規美元穩定幣進行補充,並跟美元進行 1:1 兌換。上述穩定幣被存入錢包時,FTX 會自動識別並存入 FTX 美元穩定幣錢包。

在股權通證方面,FTX 將美股熱門股票引入加密市場,讓用戶可以在 7 * 24 全時段參與熱門美股的交易,同時也可吸引美股用戶進入幣圈市場,這也讓 FTX 成了股權通證類產品最重要的交易所。

預測類市場被 V 神稱爲加密世界潛在的下一個風口,FTX 是中心化交易所中最早開闢這一市場的領路者。預測類市場的出現,不僅讓用戶可以參與到重大公共事件的討論,較早洞悉重大事件的動向,還有機會參與其中。在 2020 年美國總統大選期間,FTX 的川普合約預測產品就受到了市場的廣泛關注,併成爲一種有效的民意工具。

期權及波動率合約(MOVE)等更具專業化的衍生品推出,則顯示了 FTX 在產品研發上的專業能力。雖然這些工具大多更頻繁被機構投資者使用,但隨着投資者教育的推廣,這些專業化工具越來越受到普通投資者的歡迎。

此外,FTX 的上幣速度在行業內也是數一數二,主流或是熱門概念幣種都可以在平臺上找到。平臺也專門開闢了平臺幣指數合約交易(指數合約囊括了 BNB, HT, OKB, LEO, 和 FTT),抓住個幣漲跌是很難的,即使抓住也很折騰。指數合約完美的解決了躺着交易的痛點。

關鍵時刻不宕機

判斷一個交易所是否靠譜,最核心的因素體現在其安全性方面。交易所是否有足夠的技術、設備支撐,保證極端行情下不宕機,是一個很重要的安全因素。

加密市場行情波動往往非常劇烈,極端環境下,交易所宕機的情況也是困擾行業多年的問題。在本輪 5.19 暴跌之際,各主流交易所如幣安、Coinbase、Gemini 等,甚至是加密銀行 Revolut 都出現了宕機情況,而 FTX 運行平穩,並未出現宕機且整體爆倉率極低。以下爲推特大 V @Mr.Whale 整理的 5.19 各主流交易所在市場大跌時的宕機情況,FTX 並不在此列。

而根據加密數據平臺 Skew 的合約數據來看,5.19 當日全網合約交易量 2,410 億美元,FTX 爲 140 億美元,佔比 5.8%,但清算率僅爲全網清算數額的 2%。相比而言,我們所熟知的「三大」在大跌期間的清算率都不算低。
FTX:關鍵時刻不宕機,打造交易者的樂園
在清算機制方面,加密市場用戶相比傳統金融市場的投資者往往還會增加一層潛在風險。如果市場波動加劇,出現重大穿倉損失時,大多數的加密衍生品交易平臺都會採用分攤機制。儘管目前大部分交易所都會設置風險保障金來彌補穿倉損失,但用戶資金的很大部分還是會被用來彌補穿倉虧損。FTX 採用「三級清算模型」,最大程度避免分攤,保證用戶的收益。

首先,FTX 也會實時監測用戶倉位及其保證金率。不過與其他平臺不同,FTX 會在用戶保證金率低於維持保證金率時,發送限頻清算訂單,來平掉低於保證金的頭寸,這樣 FTX 平臺上的最大強平倉位會隨着清算訂單數量的增多而降低。也就是說 FTX 不會在短時間內過快地清算,防止因大單清算造成市場波動甚至崩潰。

一旦市場大規模波動,FTX 訂單薄中正常清算訂單可能無法及時平倉時,FTX 的流動性支持程序開始啓動。在這種情況下,流動性聯盟會自動介入有破產(爆倉)危險的賬戶,接管整個頭寸,將頭寸穿倉的風險移除。如此一來,在緊急關頭,通過流動性提供商的操作,可以快速爲 FTX 注入流動性,實現對頻臨爆倉賬戶頭寸的快速處理,防止出現破產以及出現頭寸成爲負資產的情況。

最後,FTX 設有風險保障金可以支付平臺因穿倉產生的損失。但是這裏最重要的還是流動性提供商的角色。因爲即使通過風險保障金可以支付某大額頭寸(如幾億美元)的淨虧損,但是如果頭寸沒有清算掉,一旦市場繼續快速下滑,風險保障金是無法一直償付的。所以流動性提供商在這裏扮演了保障者的角色,通過及時清算頭寸,可以解決風險保障金無法解決的問題。

通過以上的方式,FTX 大大降低了觸發分攤機制的可能性。目前,在 FTX 上即使 20 分鐘內市場波動 40% 都不足以觸發分攤。

時代變化的縮影

客觀而言,FTX 能出現如此迅速的躥升,離不開全球宏觀經濟的變化與行業的高速發展。加密市場無疑是未來金融市場中的新增長點,如果說 2020 年之前很多人還不願意承認這點,但隨着衆多傳統金融機構及實體企業大舉進入加密市場,這已經成爲了一種共識。

正如 SBF 在剛進入加密市場時曾說,「相比傳統金融市場,加密貨幣市場還處於早期,不夠成熟,有很多可以做二級量化交易的機會,所以我來了。」雖然時移世易,但在機構入市的大背景下,加密市場無疑仍然蘊含着巨大的發展機遇。FTX 提供的多品類交易與安全的交易體系,無疑能吸引更多的交易愛好者進入加密市場。在這方面,FTX 已經成爲溝通新興與傳統兩個市場的橋樑。

此外,作爲「New Money」的代表,FTX 也正在以一種自信、積極的心態向傳統世界展現自己的影響力。

今年 5 月,FTX 與 NBA 聯盟的熱火隊簽訂球場冠名協議,以 1.35 億美元的價格買斷了熱火主場未來 19 年的冠名權。從下個賽季開始,NBA 的轉播中將出現 FTX 球館的畫面。消息一出,就有部分美國媒體擔心,一個剛成立兩年的加密企業真的能簽下熱火未來 19 年的球館冠名權?對此,SBF 只是用略帶凡爾賽的口吻說,「今年還算是個不錯的年份,我們只是不需再等另外 18 年來償付這筆贊助罷了。」

從美航球館到 FTX 球館,球迷(或者大衆)只是記住了一個名稱的改變,但若是 19 年之後再來看,這可能會是一個時代的標誌。大浪淘沙之下,新興行業總會取代昨日輝煌,這並非說明傳統的工業分工不再重要,只是不同時代核心技術、社會協作方式的排位發生了改變。

加密行業是否能就此崛起,這需要很多變量的綜合作用,但從灰度基金在 Wall Street Journal 上的整版廣告,以及 FTX 對熱火的球館贊助,我們可以感受到這個行業的力量正在慢慢積聚。後疫情時代,加密市場與主流社會之間的鴻溝正在慢慢收窄,而 FTX 也正在成爲加密市場影響力外溢的重要代表。

FTX 的標誌

如果說 FTX 會成爲轉型時代的標誌,那麼 SBF 就是 FTX 的標誌。

大多數幣圈的用戶瞭解 SBF 還是從那張他躺在辦公室懶人沙發上睡着的照片開始。但若你真的初見 SBF,可能很難相信這是一位身家百億的金融大佬。蓬鬆、捲曲的短髮,輕鬆的笑容,常年 T 恤衫、短褲的裝扮似乎是任何一家 IT 公司走出的程序員。
FTX:關鍵時刻不宕機,打造交易者的樂園
從 2017 年 9 月離開華爾街進入幣圈開始,SBF 先是創立了加密做市商 Alameda Research,而後建立了加密交易所 FTX,在 FTX 成功站穩腳跟後 SBF 便加緊了投資的步伐:Solana 公鏈,去中心化交易所 Serum Dex,1.5 億美元收購加密資產管理工具 Blockfolio,都是他的得意之作。這位看起來「平平無奇」的大男孩正走在成爲偶像的路上,在幣圈建立起自己的加密帝國。

即便已經取得如此成功,但 SBF 似乎仍保持着一種“艱苦歲月”式的工作方式,至少在就 FTX 辦公室的員工而言,他們似乎誰都沒見到過老闆回家。

在 7 * 24 全年無休的加密市場,時刻保持對市場的敏感與警惕絕對重要。對於這種 24 小時待機的工作方式,SBF 曾解釋稱,他的腦子就像是一臺電腦,裏面有大量的內存(RAM)但只有少部分硬盤存儲空間,呆在辦公室可以保證他快速回到工作狀態,因爲他沒有真的「關機」,RAM 也就不需要重啓。

如果你想探究 SBF 爲什麼這麼忘我地工作,可能要追溯到他的「利他主義」思想。

也許是從小接受了很多公益思想,在 MIT 時期又接觸到了 Effective Altruism (有效利他主義)運動,SBF 認爲「Earning to Give (掙錢是爲了給予)」就是一種正義。努力工作,將更多的錢用於捐贈,爲最多的人提供最大的幸福,成爲了 SBF 利他主義的信仰根源。正因如此,他會拿出自己 50% 的收入向致力於解決動物福利以及人工智能潛在威脅問題的組織捐款。

無論是忘我的工作還是極具慈善精神的利他主義都是 SBF 鮮明的精神標籤,而這也在潛移默化的影響、引導 FTX 的發展方向,更是他們能在加密世界取得如此成功的精神根基。
FTX 近兩年的發展爲我們展現了一個創新型加密資產交易所的最佳發展路徑。資本市場的發展總會經歷高潮與低谷,市場也總會經歷牛熊,但堅持創新、持續創新的企業一定會收穫歷史進程的回報,我們期待 SBF 和他的 FTX 未來不斷給市場帶來更多的創新元素,也祝福他們可以在這個新興行業中繼續壯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