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易所之間的 token 存在價格差距,這是正常的事情,交易所的機器人以及量化交易團隊會在短時間內把這種價差給抹平或者控制在合理的範圍內,但是當價格差距過大且短時間內無法調控的話,就會產生套利空間,將一個交易所的 Token 搬到另外一個有溢價的交易所,這種行爲在幣圈叫做搬磚。

沒有人統計過搬磚產業有多大,但是市場上確實存在這樣的團隊正在靠搬磚獲利,而他們最喜歡的搬磚地點就是:韓國。

因爲韓國交易所採取強認證限制,投資者必須具備韓國的銀行賬戶才能進行交易,同時對於交易所的金錢往來,政府了也採取了極其嚴厲的監管措施。去年 12 月,多名中國投資者因爲從事搬磚洗錢活動而被捕;今年 2 月份,兩名日本炒幣者在韓國通過泡菜溢價將比特幣兌換成金條出境時被捕。

國外投資者已經不能在明面上直接搬磚,而是通過和韓國人的合作的方式來搬磚,但也非常小心謹慎,因爲韓國政府對洗錢、異常資金往來監管極其嚴格,幾乎任何非法的資金往來都可能將銀行賬號凍結。再加上交易所的充提限制,目前韓國交易所幾乎已經沒有搬磚者的身影。

「泡菜溢價」搬磚,真香?

2017 年 12 月 12 日美國 CNN 第一次報道韓國市場的加密貨幣熱,將其稱之爲「泡菜溢價」。

泡菜溢價發生在韓國,是指全球同一加密貨幣在韓國市場價格偏高的特殊現象。

這一現象產生的原因是由於韓國政府在加密貨幣領域對資金管制的政策限制,以及韓國交易所爲保護韓國投資者的謹慎態度,使得韓國市場上可交易的 Token 種類偏少,由此導致整個國家的幣種和數量相對稀缺,在國家內部形成了供不應求的孤島效應。

這裏面的利潤究竟多麼瘋狂?目前韓國交易所 Bithumb 上面的 ZRX 幣種,是其他交易所價格的數倍,所以投資者在價格正常的交易所以 1 元的成本買入 ZRX,然後將 ZRX 提幣到 Bithumb,這時投資者手裏的 ZRX 已經變成 3 元。然後再用 ZRX 交易比特幣後,提幣到場外交易或者繼續回到正常價格的交易所繼續搬磚變現。

如果沒有出現提幣充幣延遲的問題,投資者在很短的時間內便可以直接獲利 200% 的收益(不含交易手續費和提現手續費)。

而因爲這些非主流 Token 價格畸形的存在,也導致韓國 Bithumb 交易所交易量最多的加密貨幣並不是比特幣和以太坊,而是 EOS、ZRX 和 VEN 等其他交易平臺上交易份額不大的幣種。

B1.jpg

甚至在國內都出現不少幫助搬磚者進行套利的導航網站,在這些網站上,你能看到從哪個交易所搬到 Bithumb 交易所可以獲利,也可以看到哪個幣種的搬磚獲利最豐。

中國人在國內買幣,搬到韓國交易所去套利,最後再把 BTC、ETH 等貨幣拿回國內來買,在 2017 年的時候這一套流程早就曾經產業化。

泡菜溢價在 2017 年底達到高峯,韓國和其他國家的幣價差異突然飆升至 30%,最終在 2018 年 1 月 8 日創下歷史新高達到 50%以上。

韓國泡菜影響全球交易

泡菜溢價在拉昇了韓國加密市場的比特幣價格的同時,也使得搬磚現象越發頻繁。

2017 年 5 月韓國內部市場的比特幣價格一度達到 24000 美元,引得全球資本進行花式搬磚,韓國各大交易所的交易量也隨之大幅增加,CoinMarketCap 記載最高時全球交易量排名第 5 名。作爲韓國四大交易所之一的 Bithumb,受到搬磚手續費的福利,在 2017 年收入達到了 3.3 億美元,同比 2016 年增加了 171 倍。

同時,韓國加密貨幣市場的虛假繁榮也間接擡高了全球市場加密貨幣的平均價格,進一步導致全球加密貨幣在價格交易上的嚴重扭曲。

爲了對加密貨幣的價格進行修正,2018 年年初 CoinMarketCap 修改了算法,臨時將韓國三大交易所 Bithumb、Coinone 及 Korbit 的數據從中剔除,在將「泡菜溢價」剔除掉之後,部分 Token 流通市值出現大跳水,一天內市值蒸發 1000 億美元。

B2.jpg
CoinMarketCap 調整算法後部分加密貨幣的流通市值大跳水

在這次幣價大跳水事件中,Cointelegraph 認爲與 CoinMarketCap 剔除韓國交易所數據有關。

儘管韓國政府對數字加密貨幣市場監管苛刻,面對觸手可及的暴利,市場上依舊催生了國際上不同勢力前往韓國交易所搬磚的專業隊伍,同時也不斷地推動韓國數字加密貨幣價格往更加畸形的方向發展,對於搬磚者來說,韓國泡菜,是真的香。

隨着搬磚運動的瘋狂涌動和外部資金的大量進入,搬磚運動也終於吸引了一些黑客的注意,當然他們並不搬磚,而只是想把搬磚者的錢偷走。

黑客攻擊引爆搬磚工地

2018 年 6 月 20 日,按捺不住內心激動的一名黑客終於按下了對 Bithumb 的攻擊按鈕,Bithumb 隨之被盜走超過 3000 萬美元的數字資產。

儘管 Bithumb 通過努力追回了 1400 萬美元,但這已經足以暴露 Bithumb 交易所在安全方面存在嚴重問題。

B3.jpg

之前一直封閉的 Bithumb 也並沒有和國際一線交易所同水平的安全防護機制,所以爲了防止黑客對 Bithumb 發起更爲嚴重的攻擊,Bithumb 團隊迫於壓力宣佈禁止充幣、提幣。

無法充提幣之後,發生了一件讓投資者非常驚訝的事情,交易所 Token 的價格畸形進一步增加了。根據 Bithumb 的數據顯示,當天 ICON 和 Aelf 等主流加密貨幣的價格上浮均超過了 12%,Ethos 等數字代幣的溢價率甚至達到了 600%。

B4.jpg

受到韓國銀行合作(投資者必須要有韓國銀行賬號)到期的影響,Bithumb 在 8 月 1 日宣佈停止開設新的賬戶,Bithumb 的資金流動性也被進一步封鎖。

不務正業的 Bithumb

Bithumb 已經是韓國四大交易所中,唯一一家銀行不願意和它合作的交易所了。

由於異常複雜的韓國幣圈亂象和各種層出不窮的安全隱患,韓國監管機構於今年 1 月初開始宣佈禁止虛擬銀行賬戶進行匿名交易。

隨後,六家韓國銀行於 1 月 30 日開始宣佈開設加密貨幣交易帳號,根據 KYC 的強制性規則,只有在相關銀行開設了虛擬帳號的人才被允許進行加密貨幣投資,也就是說,投資者必須通過身份驗證(個人身份與相關銀行虛擬帳號進行綁定)才能在交易所進行加密貨幣交易。

這意味着,加密貨幣交易所想要在本國合規正常運行,就必須和這六大銀行之一進行合作簽署相關協議。而國外的搬磚套利者將無法完成 KYC 認證,除非在韓國獲得工作或者永久居留權,又或者是韓國人合作套利搬磚。

根據 CCN 8 月 1 日的報道,在 Bithumb 和新韓銀行的合同到期後,Bithumb 曾尋求與另一家韓國銀行韓國農業銀行進行合作洽談,但遭到對方拒絕,原因是 Bithumb 目前依然存在巨大的「價格扭曲」,並且 Bithumb 並沒有有效的解決方法。

如果不能和銀行進行合作,那麼 Bithumb 很有可能會被定爲非法經營,遭到政府更加嚴格的管控,甚至是查封;如果不能充提幣,那麼 Bithumb 將很快失去用戶和交易量,最終淪爲二流、三流交易所。

後者的影響已經產生了,在過去 2 個月裏,Bithumb 從全球第 5 名已經掉到了全球第 13 名。

6 月 20 日黑客事件發生後,已經讓 Bithumb 交易所成爲韓國交易所中進退兩難的孤島。此刻危機重重,你們不應該抓緊辦正事解決一下安全技術問題和銀行關係問題嗎?

不,Bithumb 團隊在搞選美。

B5.jpg
B6.jpg

2018 年 7 月,福布斯分析師 Joseph Young 關注到 Bithumb 的事件後發推特 diss Bithumb 的做法:「作爲曾經的韓國最大虛擬貨幣交易所,在長達 1 個多月不能充提幣也不能進行交易的情況下,然而卻熱衷於區塊鏈小姐姐選秀的活動。太噁心了,請先修復好交易平臺。」

迫於銀行無法繼續合作的壓力可能會帶來平臺交易量的下跌以及口碑的惡化,Bithumb 在本週四下午宣佈開始恢復部分 Token 的提幣,包括比特幣、以太坊等。

可能真的要搬磚了……

一個交易所的核心價值應該是它的產品和服務,對於亂象重生,技術准入門檻較高、容易發生安全事故、尚處於行業蠻荒期的數字加密貨幣領域來說尤其如此。

我們看到太多的區塊鏈項目就靠創始人的一張嘴,一份白皮書(甚至都沒有認真寫,純靠複製粘貼),各種大佬還有漂亮的小姐姐站臺,產品無法落地,項目 delay,拉投票搞評選……然而最重要的產品卻無法兌現。

沒錯,宣傳營銷也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產品和服務,畢竟讓用戶滿意留住用戶,讓產品產生長久可持續的價值纔是一個真正想做產品的人的訴求。而對於加密貨幣交易所而言,數字資產的安全和價格穩定纔是重點,也是加密市場健康發展的前提條件之一。

在暫停提幣 40 多天之後,在即將面臨政府警告之際,Bithumb 迫於多方壓力恢復了提幣,但是對於這個不務正業的交易所來說,Bithumb 如果再不認真對待自己的客戶,極有可能會被查封,最後自己變成搬磚的。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