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 Capital 介紹了 NFT 應用變遷,並點明瞭重點關注的 NFT 領域投資機會。

撰文:Jasmine Zhang 與 Fiona He,分別爲 A&T Capital 合夥人與投資經理

《三體》中,伊文斯創造了三體遊戲,通過虹膜鏈接和整套體感設備的幫助,將虛擬世界作爲先導,以三體文明的歷程作爲藍本吸引地球文明社會精英去了解三體的高級文明。如果我們把目光移回現實生活中的人類社會,在近幾個世紀科技的不斷進步下,我們已經初步掌握了實現太空旅行、搭建虛擬現實的技術,並且在不斷地向 Web3,去中心化物聯萬物的時代邁進。同時,我們也面臨着地球資源的不斷枯竭,生態環境的惡化,和一步步走向滅亡的太陽系----星際穿越和虛擬現實冥冥之中變成了讓人類長久生存併成爲高等文明的工具。而在現實世界和數字世界必然交織的未來,我們又會以怎樣的方式擁有屬於自己的事物呢?

NFT,或許是答案。

NFT 有望成爲最快落地的區塊鏈應用

無論是遊戲還是藝術品,NFT 都可以助其實現從現實通往虛擬的跨越。從藝術家們的數字作品,到職業運動員場上的高光時刻,再到電子遊戲中的稀有卡片,越來越多不一樣的目光開始聚焦到 NFT 的玩法上。而活躍於藝術、娛樂、甚至快餐市場的巨頭們也開始把注意力投入到 NFT 市場上,如佳士得開始拍賣 NFT 藝術品、NBA 合作推出 Top Shot、迪士尼和 Taco Bell 也陸續推出周邊電子收藏品。但 NFT 的發行並不止限於擁有龐大粉絲基數的專業玩家,由於 NFT 市場本身極廣的受衆面,人們也可以把任何他們認爲有獨特價值的資產變成無需許可的區塊鏈可編程資產,並通過 NFT 平臺鑄造屬於自己的 NFT,被發現進而進行拍賣。

自 2020 年 8 月再度爆發,NFT 成爲不容忽視的賽道

隨着 NBA Top Shot 去年 8 月公測,憑藉 NBA 強大 IP,帶領 NFT 迅速爆發。根據 Coingecko 數據顯示,截止到 2021 年 6 月 10 日,NFT 整體市值已超過爲 170 億美元,約佔整個加密貨幣市場市值的 1%,而去年 8 月之前,NFT 市場幾乎小的可忽略。從 NFT 市場歷史交易額看,根據 nonfungible 數據統計(未包括 NBA Top Shot,僅追蹤以太坊上的 NFT 數據) ,2021 年第一季度 NFT 市場交易呈現出歷史性高活躍度,並於 5 月第一週錄得 1.73 億美元歷史最高的周交易量。雖然目前 NFT 交易量略顯頹勢,但已成爲不可忽視的賽道。

下圖介紹了 NFT 市場上幾幅值得注意的藝術品,前兩幅作品由美國圈內知名圖形設計師 Beeple 創作,分別是 NFT 歷史最高交易紀錄的第一名和第四名。第三幅作品 Stay Free 的發行者的是 NSA 棱鏡門揭祕者 Snowden 本人發佈的,隨後他將拍賣所得的收入全數捐給了版自由基金會(Freedom of the Press Foundation)。而第四幅作品 NYAN CAT 則是由一段十年前風靡網絡的視頻由來,隨後衍生成了如遊戲和加密貨幣等項目,也象徵了流媒體在數字世界的生命力。

A&T Capital:NFT 將定義未來文化輸出最終形態

NFT 加強區塊鏈與傳統行業關聯性,萬物皆可且萬物皆願 NFT

新冠疫情 Covid-19 的爆發迫使傳統商業模式由重線下轉而重線上,人們將更多行爲轉到互聯網上。比如,藝術品收藏和拍賣一直以線下展覽、實物交割等爲主,區塊鏈的賦能或許將深刻改變這個行業:a)鏈上溯源且透明,鑑證真僞,解決信任問題;b)非實物交割,疫情下的倒逼轉型。比如球星卡可以直接便捷地收藏在數字錢包;c)提高藝術品等交易的流動性;d)無論對於用戶還是創作者,NFT 的鏈上交易平臺提供了一個較低的進入門檻,更易於創造者及其作品價值被髮掘。

NFT 作爲區塊鏈中的一個資產表示工具,核心在於將獨特的價值 Token 化。在此之前,只有 FT,代表的是無差別的價值,而 NFT 進一步拓展了鏈上資產的種類和場景,使之前無法在鏈上表示的各種資產成爲可能。

在目前新冠疫情倒逼傳統行業進一步線上化和數字化的時代,NFT 是最快能落地和賦能傳統行業的工具。

我們正經歷從創造 NFT 到使用 NFT 到社交 NFT 的變遷

回顧 NFT 發展歷史,每次牛市都有一個 NFT 代表項目引領市場。第一次牛市,以 Colored Coin (BitcoinX)爲大家所知, Colored Coin 可標記多種特有資產,類似在 1 美元鈔票上打上一行信息「可兌換 1 股 Tesla」。這次嘗試讓更多人瞭解了區塊鏈和比特幣除交易之外的可能。到第二次牛市時,加密貓的爆發造成了以太坊的嚴重擁堵,使 NFT 第一次進入公衆視野。當時加密貓有近 2 萬用戶,貢獻了價值 4000 萬美元的交易。最貴的小貓「龍」以 600ETH (彼時摺合 17 萬美元)的價格售出。第三次牛市即我們所經歷的階段,NBA Top Shot 讓 NFT 火速出「圈」,已有超過 100 萬用戶 ,總銷售額超過 6 億美元,目前最貴的銷售單品近 39 萬美金,是詹姆斯致敬科比的灌籃時刻。從歷次牛熊變遷看到,NFT 從 0 到成爲市值 170 億美元的賽道,趨勢從 NFT 創造(Colored Bitcoin,加密貓),到 NFT 使用(NBA Top Shot)的變遷。

我們預測,下一個 NFT 的爆點將會是 NFT 社交。

A&T Capital:NFT 將定義未來文化輸出最終形態

首先,NFT 爲主的社交平臺爲 NFT 持有者提供了一個展示和炫耀的平臺。無論你是投機者,還是投資者,都對一個提供藏品展示及其價格發現的平臺有需求。在人類社會的社交環境中,愛好證明(Proof of Passion)給人們提供了交流價值和靈感碰撞的渠道。這些證明可以是一件藝術品,一雙限量球鞋,或者一張唱片;在 1961 年,Keith Richards 在英國達特福德的火車站碰見了手裏拿着一張藍調 Chess 唱片的 Mick Jagger, 於是兩人展開交談。幾年後,他們兩個共同創建了滾石樂隊,一併成爲搖滾音樂歷史上最有影響力的一對音樂創作家。如今,人們已經習慣了用流媒體平臺聽音樂,並且把收藏的藝術品保存在家裏,而 NFT 的到來讓他們能夠更輕易地通過數字的形式向他人展示自己的愛好證明。

第二,NFT 的代幣激勵機制能進一步提高社交媒體內容的原創性,鼓勵創作者提供更有趣,獨特和有價值的內容,最終提高平臺的整體價值。我們從社交網絡的幾個基本要素來比較目前常用的幾個社交形式,要素如下 :

  • 傳播範圍:能觸達多少到的人數和社交圈
  • 傳播速度和頻率:觸達方式是否便利從而提高速度和頻率
  • 獨特和原創性:觸達內容是否獨特有趣和真誠

A&T Capital:NFT 將定義未來文化輸出最終形態

第三,社交平臺讓內容創造者們有了自由推廣和分享的渠道,降低了創造者進行展示的門檻,並且能夠跳過中間人與粉絲建立更加直接、透明的交流。對於創作者來說,他們可以隨時隨地通過社交平臺發佈作品相關的 NFT 來籌資進行創作,而這些 NFT 形式的「作品代幣」也會隨着作品集一同升值,並且可以作爲粉絲們的愛好證明於社交平臺上進行展示。Instagram 和 Twitter 是目前中心化社交平臺的代表,他們的亮點在於鼓勵用戶用簡短的字數以及圖片傳遞和分享信息,並利用龐大的子社區和精準的算法向用戶推薦他們愛好相關的內容;對於 NFT 的社交網絡平臺,我們認爲出‘圈’的機會也存在於能夠讓用戶簡單傳遞並展示 NFT 愛好證明,提供準確地 NFT 內容和價值索引,並且合理設計社區 / 作品代幣的平臺。

目前 NFT 的用例僅是拼圖的一部分,當各個拼圖模塊逐漸拼合完整,才能看到 NFT 整體的價值。截止 2021 年 6 月 10 日,公鏈方面,以太 NFT 生態最爲活躍,按歷史總銷售額 排名,前 15 名中有 10 名是以太坊生態上的 NFT 項目。綜合交易平臺方面,OpenSea 歷史總交易額最高,超過5 億美元 。應用項目方面,總交易額超過 1 億美元的只有兩個項目:Flow 上的明星項目 NBA Top Shot,歷史交易額排名第一,達到 6 億美元;另一個是 CryptoPunks,憑藉獨樹一幟的像素藝術頭像,總交易額超過 3 億美元。可以看出,目前市場最爲買單的 NFT 代表了兩個極端:有獨特且受衆廣的 IP 資源(與現實世界極強關聯)和網絡世界獨有的加密藝術(與現實世界極弱關聯)。

NFT 領域的投資機會

目前 NFT 賽道發展還在早期,項目標的集中在垂直領域,主要涵蓋遊戲以及藝術品。我們重點關注以下方向:

  • 底層:關注 NFT 底層協議規範。
  • 平臺:關注綜合性平臺,比如是否包含便捷地 NFT 鑄造、全面的搜索引擎、傳染性的社交或擁有高價值的 IP 資源;
  • 應用:關注兩方面與 DeFi 的結合,一是 NFT 作爲底層資產衍生的新 DeFi 生態,二是 NFT 作爲價值表示工具展現的更復雜的可組合性。

我們從中篩選出了幾個重點關注子賽道如下。

底層機會:NFT 的底層協議規範

底層協議運作在公鏈之上,一定程度上決定了上層 NFT 應用的發展空間,比如 ERC721 是最嚴格的 NFT 標準,每個智能合約僅對應一個 NFT,無法定義遊戲中的 FT 部分,這限制了遊戲的場景,比如 1000 件同一等級的盔甲實際是 FT。而 ERC1155 解決了這個問題,允許智能合約代表一系列 FT 的集合 NFT,但缺點在於無法追蹤集合裏單個資產的信息。

NFT 的可組合性也極大程度上取決於底層協議,嘗試包括:ERC998 允許任何一個 NFT 擁有其他 NFT 或 FT,包含多個 ERC721 和 ERC20 代幣;Fractional 項目允許拆分 NFT 的所有權,轉化爲 FT 提高流動性;RMRK 項目在 Kusama 上嘗試跨鏈的 NFT。

還有一些討論中的協議在探索特定場景下的使用,比如 EIP2615 嘗試定義 NFT 的抵押和租賃、EIP1523 嘗試定義 NFT 保險單、EIP2981 嘗試定義 NFT 版稅等等。

總結來看,協議規範各有優劣,ERC721 由於出現較早,成爲了試錯成本最低的協議而被廣泛運用。從需求來看,底層協議需要開放性(開發者友好,限制少,想象空間大)、可組合性(跨鏈,拆分重塑等)、定義信息的完整性等。

平臺機會:NFT 鑄造

目前 NFT 的鑄造發展非常早期和精英化,匱乏普惠大衆和成熟的上鍊流程,存在鏈上 NFT 和鏈下資產脫鉤的問題。

首先,大多 NFT 平臺的鑄造僅向小部分藝術家開放,比如 MakersPlace 和 SuperRare,且篩選標準不透明,由於平臺自身需要流量,因此偏向已經比較有名氣的藝術家。參照 NFT 研究者 Kimberly Parker 最近的分析,65% 的 NFT 銷售價格都低於 300 美元,考慮到 Gas Fee 根本無法賺錢,因此在所有通過篩選的藝術家中,只有少數有名的藝術家比如 Beeple 才能真正享受 NFT 帶來的技術變革紅利,而無法更大程度賦能整個行業。可以思考 NFT+DAO,如何讓 NFT 更加開放和去中心化。

其次,上鍊鑄造成 NFT 過程中,藝術家僅通過完成一系列 問卷 ,並勾選是否原創等信息供平臺後臺查閱。缺乏一個完整的數據庫和確權過程。

最後,大部分 NFT 的底層資產和數據在鏈下,而 NFT 能多大程度錨定其代表資產取決於數據儲存方式,比如 Aavegotchi 可以完全在鏈上存儲所有的媒體和元數據。而 Mintbase 使用以太坊和 Arweave 組合來鑄造 NFT;SuperRare 使用 IPFS 存儲文件及文件的元數據。

應用機會:NFT 賦能 DeFi,相輔相成

DeFi 當前的借貸和交易等主流應用僅支持 FT,和 NFT 的結合仍在一個割裂獨立的狀態。早期的嘗試有 grab.finance (DeFi)的 cryptowine 形式(NFT):用戶通過在 Uniswap 上提供 Grab/ETH 代幣對流動性,獲得一定的 tickets,得到的 tickets 可以換取代表隨機分數的 cryptowine NFT,而交易手續費則注入進獎池,最終按分數高低平分獎池獎金。這裏 NFT 在中間只是可有可無的嘗試。

也有項目試圖使 NFT 作爲 DeFi 底層資產,豐富 DeFi 生態和擴張資產類別,但 NFT 由於流動性較差,對上層 DeFi 應用構成了挑戰。嘗試有 Whale 項目,基於質押「具有價值的」NFT 發行 FT 代幣 Whale,價值判定比較粗暴,NonFungible 每個月爲其質押資產池審計,主要依據過去一段時間的各相似 NFT 的交易價格做 估值 ,延時及滯後性嚴重,目前很難在此之上建立有意義的 DeFi 生態,目前 Whale 資產池估值僅不到 5000 萬美元 。然而,一旦能夠在 NFT 的流動性和定價上找到解決方案,不僅能建立起新一代 DeFi 借貸及交易(比如新的「MakerDAO」、「Compound」、和「Uniswap」),還能撬動傳統領域藝術品、收藏品等弱流動性資產的資本市場。

DeFi 項目的一些 NFT 嘗試也值得關注。比如 Aavegotchi NFT,通過抵押 Aave 借貸平臺上的付息存款憑證 aToken 獲得(DeFi),向遊戲場景拓展了 NFT 的用途。比如 Zapper,通過與平臺的交互獲得 NFT,但 NFT 使用場景還未打開。還有一些嘗試展現了使用 NFT 的真實需求,比如 yinsure.finance 將獨特的保單以 NFT 代幣化 ,可在二級市場流動,增加了保單的流動性;比如 Uniswap V3 將 LP Token 以 NFT 表示 ,定義了不同做市策略下的流動性價值,從而使複雜的金融場景隨着 NFT 的表示開始呈現在我們面前:多頭寸、自動 Rebalancing、借貸、對沖等。

總的來說,我們關注深挖 DeFi 中有必要結合 NFT 特性的場景,而不單單只是簡單的在 DeFi 上疊加 NFT 概念,尋找可以被 NFT 表示的價值,能擴大 DeFi 底層資產或加強 DeFi 的可組合性。

NFT 的一些其他機會:遊戲與文化

人們在錢包裏持有藝術品,但他們除了收藏和展示,目前還沒有更高效的使用價值,而遊戲可以提供藝術品目前無法做到的互動性及參與度。據 Forte 統計,自 2012 年開始遊戲產業的年度收入都在電影和音樂產業的總和之上。NFT 如何賦能遊戲行業,老生常談,過去我們看到的遊戲多是將遊戲內道具 NFT 化,或是傳統遊戲區塊鏈化,但我們也在其中一個內嵌市場看到了另外一種思路。據 Statista 統計,2020 年英雄聯盟全球總決賽最高時收看數 達到 了 4600 萬 。試想,如果能夠推出記錄電競運動員精彩一刻(Godlike,Legendary 等) NFT 形式的收藏品,其市場潛力不亞於 NBA Top Shot。而且電競市場受衆和幣圈用戶特徵重合度較大,非常年輕且易於克服區塊鏈使用門檻,教育成本較低。

當前大額的 NFT 交易,仍侷限於藝術品交易,背靠的是大 IP 以及知名創作者,獲益人仍侷限在以歐美審美爲主流的小圈子內。這既與現實世界相似(對比歐美劇與國產劇,NBA 與 CBA,德甲與中超),也可比對當前幣圈 DeFi 版圖與區域基金抱團的意識形態。而中國在國際上影響與日俱增,亞洲區塊鏈基金期待獲得來自全球基金與創業者更多的認可,既然有資本也有廣闊的市場,我們應具有足夠的文化自信,透過 NFT,向世界輸出我們自己的東方審美和評判價值。行業內,如果我們看公鏈、DeFi、二層、跨鏈賽道等,金字塔頂端的大多是歐美項目;在 NFT 這個冉冉升起的極易出圈的賽道,我們期待看到更多的亞洲創業者能夠抓住機會。文化與文明,一直是一個進化的存在,而這個進化的載體是人。我們期待我們這一代幣圈耕耘者,可以在發現並支持強大自信的自有文化輸出者,更透明和有效的與全球玩家平等的競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