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利 VS 開源,DCEP VS Libra,國內外區塊鏈領域發展有哪些差異?中國如何在區塊鏈領域彎道超車?

原文標題:《中國如何在區塊鏈領域彎道超車?|代幣觀察》
作者:顧島(Robin Gu)

歷史發展就是如此有戲劇性,幾周前區塊鏈行業寒風瑟瑟,瞬間就被國家一個重大政策利好的釋放給點燃了。而近期,各種監管的推進,主流媒體對不合規的區塊鏈項目的打擊,又讓區塊鏈行業的氣氛快速降溫……

在外部環境變化如此之快的情況下,我們更應該冷靜下來,爲行業的未來多做一些思考。

專利 VS 開源:國內外區塊鏈行業有哪些差異?中國該如何彎道超車?

在之前巴比特主辦的烏鎮大會上,X-Order 創始人 Tony 發表了題爲 「從密碼學社區到大國博弈」 的演講。

本文順着其思路脈絡,我們在此仔細梳理比較了國內外在區塊鏈領域的各種差異,試圖找到更適合國內的發展模式。

「政策也需要因地制宜,因材施教」

差異 1:專利 VS 開源

根據《區塊鏈關鍵技術專利態勢白皮書》描述,截止 18 年底,全球區塊鏈領域專利總量達到 8996 件,中國達到 4435 件。全球年均增長率爲 276%,中國爲 321%。

專利 VS 開源:國內外區塊鏈行業有哪些差異?中國該如何彎道超車?Resource:《區塊鏈關鍵技術專利態勢白皮書》

可以看到,如果光看 18 年這一整年,中國專利佔到全球專利的 70%。從趨勢來看,中國對於區塊鏈領域專利的貢獻從 16 年的 27.9%,17 年的 46% 增長到 18 年的 70%。

來看看具體的公司:

從細分公司角度也可以很明顯的發現,中國公司的比重和排名明顯在迅速攀升,在專利研發方面,中國確實有很大的優勢。

專利 VS 開源:國內外區塊鏈行業有哪些差異?中國該如何彎道超車?Resource:《區塊鏈關鍵技術專利態勢白皮書》

這裏提一句關於最大的 Nchain,很有意思,這是 BSV 的公司主體,一直牢牢佔據專利榜首。背後澳本聰的故事相信幣圈諸位都很熟悉了。

拓展閱讀:《來深入扒一把澳本聰

專利 VS 開源:國內外區塊鏈行業有哪些差異?中國該如何彎道超車?

我們可以看到中國在區塊鏈專利領域的崛起,但另一方面,我們都瞭解區塊鏈這一技術並不是一個學院派的產物,而是植根於深度開源社區文化:無數對其感興趣的程序員加入到該項目,自願爲其貢獻。

比特幣是如此,之後的以太坊亦是如此,社區作爲最重要的項目推動方參與到項目的貢獻中。

開源文化的背後其實是極客對於某一需求極致的追求,以及他們形成的一種禮物文化。他們將完善軟件看作一件可以建立自己聲譽的事情。

這一點不得不承認與國內的文化大相徑庭,很多老外的項目他們的初衷很簡單,就是建立一個更好用的工具,爲此願意動用各種力量。而在國內則較少聽到社區的概念,沒有開源文化的環境,程序員都是爲某一個公司而非一個項目在貢獻代碼。

不過,最近我們可以看到一些好的跡象,我們引以爲傲的國產品牌華爲,發佈了其最新的鴻蒙操作系統,他們在 github 上已經建立了一個項目庫,準備逐步把系統進行開源,這是文化融合重要的一步。

專利 VS 開源:國內外區塊鏈行業有哪些差異?中國該如何彎道超車?

開源運動的《聖經》——《大教堂與集市》的作者 Raymond 並沒有一味強調必須開源。相反,他認爲在一個框架下,開源能更好的發揮作用。這套更適用於開源的標準框架見下:

  • 可靠性 / 穩定性 / 可擴展性非常重要
  • 除了獨立的同行評審,沒有其他便捷易行的方法驗證設計和實現的正確性
  • 該軟件對客戶的業務非常關鍵
  • 該軟件創建或運轉一個公共計算或通信基礎架構
  • 關鍵方法(或能夠實現同等功能的方法)屬於公共知識

這裏並不想去爭辯說究竟是把技術研發封閉成一個專利的做法好,還是說以開放的形式吸引大家參與貢獻好。兩者顯然各有利弊,不管白貓黑貓,抓到老鼠就是好貓。

那麼對於一項技術來說,「老鼠」是什麼?

應該是爲人類提供更好的服務,或是說可以幫助人類進化。那麼從這個角度上來說,我們應該吸收專利和開源兩種不同做法的優勢,形成一種更開放的文化。這裏的關鍵詞在於開放,摒棄對抗,擁抱對方的優勢來共同協作。

市場流 VS 技術流

可能有人會有些困惑,對於一個項目也好,對於一個產品也好,市場流和技術流到底代表了什麼呢?

圈內人有一個用詞叫做共識。

市場流的特點是把項目拋向市場,通過市場的各種博弈得出一個共識,這個市場當然不僅僅是指二級市場,而是面向包括政府,終端用戶,合作方等各方的全面市場。

技術流是指說團隊或是項目內部,或是項目相關的少數一些合作方對於該項目有共識,很多時候更偏技術。

可能是對於項目成功的理論模型的驗證,但是這個理論模型一直在開發打磨中,並沒有真正拋向市場接受市場的反饋。

本質區別是這兩者的共識範圍不同,共識強度也不一樣經由市場打磨的共識範圍更廣,共識更牢固。

國內很多項目非常偏技術流,有這兩種不同的「技術」形態,一種就是專注於技術研發,開發各種高大上的共識算法也好,治理,應用模型也好,但是實際只有理論的驗證,並無大範圍推廣。

典型案例是傳統互聯網各類區塊鏈項目的隔離狀態,我們可以看到傳統科技公司如 BAT,在區塊鏈領域號稱有很多研發和落地場景,實際上都只是和單點的公司做了一些小型的 demo,而且這些對於區塊鏈領域的研發應用並沒有受到那部分真正熱衷區塊鏈技術的極客的認可。

幣圈呢,更多是另一種「技術」形態:價格,價格還是價格。

19 年很多對於項目方的判定就變成了拉盤即正義,價格代表一切。當然幣圈也有些非常致力於底層開發的技術項目,但是由於價格比較慘淡,被認爲並無多大價值。就是這樣兩種極端的技術流造成了一種割裂,對立只會使得整體行業未來不確定性變的更大,監管難度也加大。

專利 VS 開源:國內外區塊鏈行業有哪些差異?中國該如何彎道超車?

而「市場流」則完全不同,這些項目更開放的接受市場或者世界各方的交互,並不封閉在一個小圈子裏。

典型項目就是比特幣。在全球範圍內,正規軍 (大部分的國家主權,政府部門,科技企業等)和游擊隊(無政府主義者,極客,黑客等)現在已經都認可了比特幣的存在,或是說可能有些還沒認爲它合法,但至少認可它存在的合理性。

這個案例太特殊了?

那麼來看下近期的 Blockstack,正規層面,他受到了 SEC 的認可,是第一個合法 ICO 募資的項目(當然也需要做一定 KYC), 在傳統的幣圈,也受到了社區一些人士的認可,有很多社區人員爲其貢獻代碼,其本身就是 ERC20 的 token 形式。幣安也爲其協助募資並且上市。

不夠?

還有 JPMorgan 的穩定幣,還有博弈過程中的 Libra,交易所上有 Coinbase,最近新開了 Bakkt 交易量直線上升,還有合規發售平臺 Coinlist 等等。這些項目也好標的也罷,無疑受到了更大範圍內的認可,也意味着這些標的可以未來接觸到更廣闊空間的人才,資金,資源。

19 年很火的一個概念叫激進市場,在開源社區有個概念叫越差越好, 兩者其實都推崇以市場的方式去解決產品,項目運作中的問題。

激進市場相對來說更極端一些,它廣義表達一種理念就是設計出一種市場機制使得需要從市場上獲得更多收益的人必須承擔更多的成本。越差越好強調的是一種更多的與市場交互然後迅速迭代

這些便是所述市場流的精髓,也是更好的推進項目發展的方式。

「擁抱市場,擁抱未來」

中國監管 VS 美國 (全球) 監管

專利 VS 開源:國內外區塊鏈行業有哪些差異?中國該如何彎道超車?圖:全球各國對於數字貨幣的監管

從上圖可以發現全球各國的政府都沒有對如何鑑定並且監管數字貨幣達成共識。大部分地區比較常見的做法是可以成立持牌交易所,數字貨幣不能作爲法償貨幣。

可以看到,相比全球對於交易所有監管的嘗試,而在這個領域,中國和印度兩國是偏保守的。

在這個中美貿易關係緊張的當口,我們很容易拿美國來做比較,發現這兩年美國在區塊鏈監管政策方面是走的比較快的,伴隨着政策變化,雖然還是禁止美國人蔘加大部分的 ICO,但是已經有了合規項目,允許符合 KYC 的人員參與。

專利 VS 開源:國內外區塊鏈行業有哪些差異?中國該如何彎道超車?

同時有各類合規現貨,衍生品交易所輔助。還推出了 Howey Test 等方式判斷可適用監管範圍,IRS 同時探索如何向比特幣交易者收稅等,逐步在形成一種區塊鏈監管方案的生態。

回過頭來看國內,自 17 年 9 月之後,政策方面是比較保守的,在合規化上,似乎亮眼的標的不多。但是我們可以看到在今年 1024 之後,市場已經出現一些可喜的變化,在國家對於區塊鏈的高光定位之後,政策開始回暖。現在已經有合規公司在往各類方向探索,包括:

  • 央行推出 DCEP
  • 據天眼查資料顯示,10 月 31 日,一家名爲「國鏈數字資產交易服務(廣東)有限公司」的企業在廣東省肇慶市註冊成立,註冊資本爲一千萬元。
  • 對於比特幣挖礦,從原來的清理整頓已經逐步改爲利用基礎挖掘新產業增長點。

這些利好預示着一些良好的方向,但是身處幣圈的我們都瞭解背後真正的痛點還沒有被解決——優質的幣圈項目還沒有得到足夠的政策傾斜

其實很多優秀的國際上有競爭力的項目背後都有很強的中國屬性,交易所領域可以看到幣安和火幣這兩年迅猛的發展,新舊公鏈像 NEO、ONT、NERVOS 逐步涌現,跨鏈領域也有緊跟 Cosmos 的 Irisnet。

這種感覺就有點像當年的中概股,很多沒有辦法在國內上市只能跑去海外資本市場尋求融資。我們應該乘此機會調整政策,更多的利好這些對行業有實際貢獻的項目。他們已經在傳統幣圈建立了自己的聲望,如果有政策上的支持可能會成爲下一個 Coinbase 和下一個 Blockstack,真正做到立足中國,放眼全球。

DCEP VS Libra

談到監管和合規化,DCEP 和 Libra 是繞不開的兩大話題。這兩大暴露在監管衆目睽睽下的項目,雖然尚未成功實施,但其初稿已經引起全球範圍內的大討論,任何一個一旦推行實施,必定將影響未來監管體系的方向。

這兩者其實無論從技術實現方案,背後治理結構,還是推行理念等方面可謂是千差萬別。網上有不少具體比較分析其差異的文章,有興趣的同學可以自行搜索學習。這邊想說的是兩點:

第一, 爲何這兩個如此不同的項目會放在同一個對話語境去對比?

第二, 如果形成對抗競爭的後果是什麼?

對於第一點,這兩個項目可以對峙的原因在於其代表了一種打破傳統金融系統的新型金融系統範式,套用達里奧對於週期的說法,就是範式轉移。

其背後是兩個大國同樣期望用數字貨幣方式來引領新的金融範式的意願。之前也提到了目前全球的監管環境還未能完全適應數字貨幣領域新的變化,那麼這兩個項目的嘗試成功與否將代表了數字新時代的話語權。

所以拋開項目本身的不同,他們所嘗試的內容和方向是背後大國需要佔領的戰略高地。

第二點就要看到這兩個項目本身代表着兩種不同的演進方向。

專利 VS 開源:國內外區塊鏈行業有哪些差異?中國該如何彎道超車?

DCEP 一定是一種高效中心化的數字貨幣解決方案,閉源,由技術人員集中內部研發。

而 Libra 代表了一種傾向於去中心化(至少意願如此)的社區化協作的數字貨幣解決方案,社區會不斷對其代碼對其治理有各種貢獻(我們可以看到純白矩陣開發的基於 Move 的 IDE 工具)。

專利 VS 開源:國內外區塊鏈行業有哪些差異?中國該如何彎道超車?

如果說我們認可未來數字貨幣一定會在全球經濟中佔據一個重要位置,那麼現在就是站在分叉路的當口。

複雜經濟學告訴我們路徑依賴的威力,一旦其中某條分叉路徑被證明是可行的,可能會導致一種最終鎖定的狀態,從而成爲未來的標準。

總結

比較了這些國內外區塊鏈領域發展的差異,我們會發現有兩個關鍵詞:

第一是開放。無論是專利 / 開源,還是與市場對接,我們需要的都是保持更開放的心態,可以真正的擁抱兩種完全不同行爲方式的優勢。就像幣圈一直爭論的 CEFI 和 DEFI,更好的可能是個混合體,最後形成自己特有的風格以達成最大化的共識。

第二是金融,這一點尤其是在 DCEP 和 Libra 的博弈中可以發現,未來的金融體系的標準可能會被改寫。

這裏引用萬向區塊鏈肖風說的一段話:他認爲在傳統全球化金融市場,中國在競爭中實現「大超車」相當困難,但區塊鏈創造了一個與傳統全球金融市場平行的「新型金融市場」,雖然新型金融市場還處於微小和脆弱的階段,但其潛力和增長速度極快。「隨着這個市場的發展和發育,中國有可能成爲領跑者,甚至影響規則制定,在競爭中具有先發優勢,最終成爲新金融領域的贏家。

迎接開放式金融的全新未來,我們每個人都應該準備好。